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才殺手
天才殺手 連載中

天才殺手

來源:google 作者:天才殺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友 李天

李天,一個剛上道的殺手,在即將到達人生巔峰的時候一場意外穿越唐朝,又經歷種種磨難回到現實的他已經脫離社會機遇之後獲過目不忘的異能,他為愛執着,為信堅守,為義橫行,在灰色都市中再次闖出自己的一片天……輪椅上,他看着潔白牆壁上幾行孤獨的金字:擾我安寧者,吾必先發制人傷我手足者,雖強必還亂我家族者,雖死不饒犯我華夏者,老亦必誅!展開

《天才殺手》章節試讀:

「濤哥,找我們什麼事?」兩人同時問道。

「恩……等會我和果少爺帶另外兩個兄弟回去。首領生死未卜,如果我們都走了,首領是真的沒有希望了。老劉和老張你兩就護送小天少爺回國,務必保護好小天少爺,剛剛船老大送來了飯菜應該有問題,但是船老大也不會傷人性命,頂多是下了點迷藥,我們知道小天少爺的性格,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會安心的回國的。」

老張接上:「我們雖然很想回去營救首領,但是也知道護送李天少爺的重要。濤哥一切保重,我們誓死保護小天少爺。」

「好吧,哥幾個再聚!」阿濤拍了拍老張的肩膀又拍了拍老劉的肩膀

「保重!」三個人半抱在一起。

三人回到艙內,阿濤對李果點頭示意。幾分鐘過後。李天就昏睡了過去。

「等會照顧好小天,船老大可能有什麼不軌,張哥劉哥當心。拜託一定要護送小天回國。」李果對張劉二人吩咐道。

「會的,一定誓死保護小天少爺。」

「阿濤,我們走!「

船艙內兩人看着四個消失在船頭的人影。李果帶着阿濤三人來到了一個店鋪。店裡邊全是槍支彈藥,就連在市場上可是能賣10萬美元的高價psg-1半自動狙擊步槍都有,而且有時候psg-1半自動狙擊步槍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得到。

店鋪有這麼稀有的東西依舊營着業,可想而知這店鋪背後勢力得有多大。這店鋪門口立着一個玻璃牌子,牌子上只有「天眼」二字

「老闆,92式linkin四把。來三百發子彈!快點!」李果沒有多餘的語言。

「好的,先生,一共是900美元。」老闆的態度十分友好。

李果拿出了十張遞給了老闆:「剩下的當小費。」

「先生,我們這裡不收小費的,還請您收好您的錢,謝謝!」老闆將找零的錢遞給李果。

李果拿起錢帶着對店鋪的好奇走了,在門口的時候還回頭看了一眼門口的立着的玻璃牌子。

迪拜天涯街的街頭多了四個頭戴黑色鴨舌帽的男子,他們統一的服裝,一身的腱子肉把西裝蹦的緊緊的。李果四人在街上左顧右盼。

而船上的小天深睡了半小時竟然莫名的醒來了,他睜開了朦朧的雙眼,拍了拍自己的頭:「好疼!「

「小天少爺您怎麼醒了?」老劉看着醒來的李天,不是飯里有迷藥嗎?

李天小時候他的家人就用藥酒給他泡澡,體格相對於常人算得上百毒不侵,這個事情是在一次野外訓練時誤食毒蘑菇李天才知道的。

「什麼叫我怎麼醒了,你們怎麼讓我睡了。」李天想了想,「不對,我是被下了葯,到底怎麼回事?」

老張將船上發生的所有事一五一十告訴給了李天。

「什麼!要走你們走,我要回去,你們跟不跟!」李天知道老張他們也十分想回去。

「小天少爺,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我們哪一個是臨陣退縮的人,哪一個是貪生怕死的人?」

「哎!」老張跟老劉相視一眼,「誓死跟隨小天少爺」

「我們走!」

兩人緊跟李天身後消失在夜色當中。

「老闆,來三百發子彈,92式linkin三把。」

「好的,先生!一共是900百美元」

「剩下的當小費了」

「先生,我們這裡不收小費的,請您收回您的錢,謝謝!」

天眼老闆摸摸了頭想着,今天是怎麼了,好奇怪。

迪拜天涯街上又多出了三位頭戴黑色鴨舌帽,身穿西服的男子,除了一位男子纖瘦點之外,另外的兩人肌肉快要衝破了空氣,他們就是李天三人,他們低着頭在街上走着,眼睛卻巡視着周圍的一切。

現在是夜晚九點,風在街道上席捲着塵埃。天涯街是迪拜最繁華的路段,天上人間在天涯街的正中間,前後大約相差二十分鐘的時間,相同裝扮的七人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着。四月的海風顯得格外的惹人疼,海面上微波蕩漾。一艘貨運船艙內除了鹽,只有六碗沒有動的飯碗和剩有半碗的飯碗和三個菜碗罷了,船艙內站了三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人呢?怎麼一個人都沒有了。」船老大楞在船艙。

「老大,飯菜不是你親手送的嗎?咦,老大,我們會不會遇見鬼了呀。」旁邊一個說話的這個人面黃肌瘦,寬鬆的襯衣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的大,格外的滑稽。

「混賬東西,什麼鬼,大半夜的哪裡來的鬼。」一直干走私生意的船老大從來不信什麼鬼神之說。

「老大,不對呀,鬼是大半夜才出來的。」另外一個男子應和道。

此時一股涼風從窗外吹了進來,還夾雜着魚腥味,吹動了瘦弱船長的衣角,不知覺額冷了起來。

「走,別說了,立刻開船。」他們以為還可以大發橫財一次,誰知道煮熟的鴨子卻飛了。想的是很美,即使李天幾人留在船上,他們也討不了好處,一艘大貨輪就這樣駛出港口消失在海洋里。

此時李果四人已然接近天上人間酒店,而離他們約二千米的地方依舊跟着三位黑衣男子。

「老五,老六,你們兩去酒店打聽打聽。」阿濤對跟在自己身後的兩人小聲的說。

「是的,濤哥。」

李果和阿濤留在了酒店的轉角處。

「歡迎光臨!”

兩位門迎六十度的鞠躬起身間,被阿濤喚作老五老六的二人已經來到了酒店前台處。

「請問一下,申少爺在哪裡去了?」

「這個不知道,可能去醫院了吧,聽說高層出事了。」

「好的謝謝!」

伴隨着老五老六二人離開的是兩位門迎的「歡迎下次光臨!」

前台見二人離開,趕緊對旁邊的同事說道:「快給申少爺打電話,說果少爺他們已經回來了。請做好準備。」

「好的!」一人說道。

「喂,申少爺嗎?我是阿陸,剛才果少爺他們來酒店了打聽您的行蹤,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做了,現在他們應該去醫院找您了。「阿陸小心翼翼的說著。

史申對着電話講到:「好的,你做得很好,前途無量。「

「謝謝申少爺!「阿陸感覺到離自己升職的時間不遠了。

阿陸跟史申彙報完畢後,老五老六也已經向李果交代清楚,史申在醫院陪史武去了。其實不用說是哪個醫院李果也知道一定是天煞旗下的天生醫院。

說完他們便向天生醫院走去,李天等人也越來越接近了李果他們。在醫院躺着的史武已無大礙,子彈只是穿過了肚皮,這還得幸於他這幾年的山珍海味。

「爸,果然不出您所料,李果他們回來了,而李天也跟在他們後面,不過李果貌似不知道。「史申將兩撥手下傳來的消息告訴史武。

「恩,我知道了,李果不能殺,剛才情急之下差點忘了,李果手中還有天煞旗下大部分股份。」史武坐在病床上一動不動,「至於其他人殺無赦。」

「好的,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安排一下,在醫院多添一些人手。」史申推了推他的金絲眼鏡,「加上在對面大廈安排好的狙擊手,量他們也插翅難飛。「

「恩「史武看着窗外的夜黑說著。

此時,李果四人已經來到了天生醫院的樓下,不停地環視四周後便走到醫院前台,

「請問,史武史先生在哪個病房,我是史先生的朋友「李果看着眼前的護士壓低聲音盡量裝成不着急的樣子。

只見這位護士白皙的皮膚,藍色的眼眸,看着年齡只有十多歲,顯然不是在這醫院正式上班的員工。

「哦,我找找,史武……」護士翻了翻登記表,「哦,在808號病房,右邊有電梯可以直接上去。「

「謝謝,你真漂亮!「

還沒等那位護士反應過來,李果已經走向右邊的樓梯口了,李果大搖大擺的走着,後面三人一直環視着四周,任何一粒塵埃的飄動都逃不過三人敏銳的雙眼。

李果敢大搖大擺的來找史武,是因為他知道,史武不敢殺他,因為這次天煞的變動就是因為史武愛錢,李果手中有天煞大部分的股份資金,史武怎麼可能會殺他呢。

一分鐘之後李果就已經來到八樓,不知是電梯太快,還是時間太慢了。李天三人也已經來到了醫院對面的」愛上「咖啡廳。三人點了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三人沒有一人喝了咖啡,也沒有一人的眼睛沒有離開過醫院。

李果剛出電梯就看見了808號房間,就在電梯的右手邊。顯眼的是808號房間前站着同李果他們一樣打扮的四個男子,四個男子一樣的神情,一樣的站姿。李果三人毫不猶豫的朝房間走去。

「申少爺,他們來了。」站在最前面的男子拿起手中的對講機。

「知道了,不要阻攔,放他們進來。」史申拿起手中的對講機說道。

李果在四位殺手的陪同下大搖大擺的走進808號病房,犀利的眼神掃過史武史申,以及另外的四名殺手,也許這就是殺手同地下勢力的區別吧,僅僅幾個人身上的氣勢都非比尋常。

「史武,我要見我父親。」李果長話短說。

「一號首領已經死了,死於一場意外。」每一個字都是從史申的牙齒縫裡鑽出來的。

李果設想過很多種結果,但是這個結果李果萬萬沒有想到。李果快要炸了,掏出腰間的手槍,咬着牙吼道:「史武,你這個混蛋。你把我爸怎麼了?」

李果這一動作引來四位殺手的一連串反應,掏槍瞄準,死死捏着槍柄。阿濤三人也都掏出了腰間的槍對準四個殺手的頭,門外的殺手聽見屋內的聲響也闖了進來,將槍對準李果等人的頭。

「都說了,友叔是死於一場意外,爸為了救友叔,肚子還受了傷,你也看到了。」史申指了指史武的肚子,「友叔的遺體已經厚葬,就埋在皇家陵墓。」

「卑鄙小人。卧槽你xx。」李果都快咬破嘴皮,舉着槍的手一直在抖。

但是李果始終沒有開槍。他知道槍聲一響,跟着自己進來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活離開。

「阿濤,我們走,去皇家陵墓。」李果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慢着,今天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武申向前走了一步,門口的殺手順手關上了房門。「史申,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敢殺我不成。」李果沒有絲毫的畏懼。

「不不不,果哥,您誤會了,我看您也累了,不妨讓小弟找個房間讓果哥好好休息下。」

「我看是想軟禁我吧。今兒我必須見到我父親,誰也阻攔不了我,阿濤我們走」

「是,果少爺!」阿濤看着這劍拔弩張的陣勢眼睛裏波瀾不驚。

唰唰唰,殺手們剛收下的槍又一起舉了起來。

「留下他們,一個也別放過,不要傷了果少爺,知道嗎?「史申一邊說一邊後退着。後退之間站在床邊的四個殺手擋在史申的面前,史武也完全被擋住。

嘭嘭嘭,阿濤三人毫無抵抗力,短短兩秒就全部中彈,沒有一人倖免,唯獨李果衣角都沒有皺一下。李果還沒有開槍,就已經結束了。

李果沒有朝史申那邊開槍而是朝剛才開槍射擊阿濤他們的四個殺手開了兩槍。

「你們幹什麼?」史申看着剩下的那兩個殺手竟然害怕李果射殺自己準備開槍將李果打死。

「阿濤!」李果沒有顧忌兩個殺手的反應和史申的「好意」。

李果看向殺手們身後的史申,史申站在殺手身後看見李果眼中的寒氣感到背後一涼。

李果沒有想到史申他們真敢開槍,內心愧疚不已,覺得是自己害死了阿濤三人:「阿濤,不要死,不要死」

「少爺,我……不行了,一定要幫我照顧我的兒子……要替我報仇……」阿濤口中不停的淌着熱血。

「阿濤,是我對不起你。」李果滴下了十年來的第一顆淚,「阿濤,安心的去吧,我一定替你報仇的。」

李果摸了阿濤瞪大着的雙眼,帶着殺氣的眼睛看着史申,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史申已經被李果的眼神殺死過上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