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破傳奇
天破傳奇 連載中

天破傳奇

來源:google 作者:上下左右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天 奇幻玄幻 孔大夫

白衣少年凌天,臨萬古塵世,了塵緣往事!展開

《天破傳奇》章節試讀:

泉水很可口,很溫潤,就算是沒事有事,臨鄉臨鎮前來走親戚的人,來到孔鎮的親戚家裡,或者是從孔鎮外路過的臨縣人,臨郡人,只要是聽過的行人,或者是口渴的人,就像凌天,路過,久久是想路過而已,不藉助任何一種舀水工具,用手捧起直接飲用,解着渴,想着,想着故事,不知到也會沒有關係,若是不知道,也可以想着,飲水思源往往也會是這個過程。

當然凌天不能這樣去飲用,就好像凌天坐落在馬車之上儘力屈着臂力,去駕着孔行的載着一車藥材的馬車從遠遠從孔鎮入口縱馳而入持行的那麼一刻,餘光之中早已經是微微有所留意這一口有別於其他城鎮甚至是村落的「聖靈泉」。

泉水是可口的,飲用過的人都是知道,無需多問,如果你要是多問,別人也是會說的,若是你問得太多了,特別是像一些上了年紀的孔鎮老人,他會用力敲着旱煙袋,盡量給人解釋着,特別是不遠萬千里來的外鄉人,不過要是問到難處,不知道之處,就會轉過身體,意思是別再問了,若是再問,就會發著火,甚至是唱着令人動聽,膾炙人口的歌賦,要是有人要現場記下,心細的他們會用旱煙頭敲着他們的腦袋,他們嚴禁他們那麼去做。

白天,往事,天空,夜色,投射在孔鎮。

此刻,曲大夫,凌天步行於此,夜色已深,孔鎮靜悄悄一片,諾大的鎮內已經全無一個人影,聖靈泉開闊之地,有四道漢白石玉入口,正對四個交通要口,平日,井口很高,也是為了防止孔鎮的小孩攀爬之顧。井口不遠,左側豎有漢白石牌,高越一丈的石牌正中上有紅色字跡,古雲「聖靈泉」古境三字。

此刻,夜色已深,孔鎮靜悄悄一片,諾大的鎮內已經全無一個人影,而卻也就在此刻,凌天欲要上前查探之時,遠處的曲亞立馬阻道「少俠請慢!」

凌天暗暗道「曲姑娘,怎麼了?」

「少俠,小心!」曲亞言必,衣袖微微向前一揮,一道勁風一送「撲哧」一聲輕響,井口綠瘴毒氣,橫音飛濺。

凌天,暗暗吃驚道「這井水果然是有問題!」一丈之外,凌天微微打量,井口之上,霧氣升騰,所因夜色,綠色瘴氣在井口自行囤積一片空間結界,剛才凌天只顧留意四周並沒有發現井口上方有異,所以那毒氣彙集漸漸囤積,就差一道清風微微一送,破裂了,此刻一旦破裂,也是毒性不少,青煙徐徐之中絲絲飛濺,還能毒起一絲絲可以忽略的青煙。

「嗦嗦,嗦嗦!」周圍此刻,腳步傳來。

凌天目光尋去,不遠之處果然有一個身影,卻是有些眼熟,微微道「什麼人在那?」

「少俠,是,是…是我。」不遠處,一位身材一般,樣貌秀氣的十六歲左右的少年一個轉身硬着頭皮,慢慢走了出來,道。

凌天微微戒備,繼續道「蒲傑,都這麼晚了,你這是要去哪?」

「少俠,我還能去那,我,這不,這不…是來提水來的么……」孔蒲傑一邊解釋,一邊用手搖晃了隨身所攜帶兩個水桶,不停搖晃着,還怕眼前這位少俠,看不懂,用手示意着,繼續道「提,水,用擔子上面的勾,勾着水桶,然後吊起來,取水!」孔蒲傑解釋着,微微懼怕着,想着白天自己在搗碎藥材的時候,想必那位白衣少年是看透了內心的心思一樣,但還是賣力地工作着。雖然那位白衣少年什麼都沒說,只是目光輕輕一掠,但是不管了,以前一直都在裝着不吃飯,其實是能吸引曲大夫的主意,博取她的關心。

「少俠,這不管蒲傑的事,他是來取水的!」

凌天微微笑道「我知道,你不用解釋那麼多,我還沒有問你呢?」

「曲大夫,少俠,我娘這次也是病了,這幾天家中所儲之水剛好用完,所以這麼晚了我才會來井中取水的!」

「蒲傑,你先回去,待會我令步榕給你送去一些醫館的儲備之水!」

「謝謝,曲大夫!」

「蒲傑,你母親也病了,這幾天你就在家好好照顧你娘!」

「謝謝,曲…曲大夫,曲大夫,少俠,我就不打攪了!」孔蒲傑一聲言畢,轉身離去。

第二天,時進午時,千行醫館之外依舊是排滿了滔滔不絕的兩隊的孔鎮鎮民,這些鎮民除了是前來看病就是前來取水的,或者兩者皆是的,原來昨夜曲大夫也早已是吩咐千行醫館的三位門徒步榕,通力,仲光連夜去通知孔鎮的所有的鎮民,若是水不夠,也可以一併前來千行醫館來取儲備之用的水。

二樓,凌天客房不遠,凌天剛從孔行廂房走了出來。

「少俠?」

凌天轉身,道「曲姑娘?」

「少俠,昨夜正是辛苦你了!」

「呵呵,我粗人一個,千行醫館眼下也是缺人手,我幫一下忙也是應該的!」凌天解釋道。

「曲,曲,曲大夫,曲….」卻就,千行醫館之外的空曠前街廣場,孔鎮的一些前來取水的鎮民,即可一陣騷動。人群之中再次傳來一聲疼痛之聲。

「哎呦,這疼死我了啊!」

孔鎮的大叔,大嫂,卻是指責道「怎麼,又是你這小子!」

「孔力,你這小子,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功夫來添亂?」

擔架之上,一位身形矮小,面貌醜陋的孔鎮的少年,有氣無力,道「啊喲唉…大叔,大嫂…們啊…這次我可是為了你們的事情受傷的啊……」

「兔崽子,你給我裝,繼續給我裝!」一聲沿路,一位孔鎮的大伯掄起膀子就過去了,卻是被這一擔架隨行的幾位十來歲的,孔鎮的少年,上前護着。

孔力一聽,見是自己大伯,更是心驚,直接是用手撓了撓裸露的傷處,果然立馬湧出不少鮮血,道「呵呵,大伯,你看,你看,這一次是真的啊!」

「這次,好像,好像是真的!」

「各位大嬸,大叔,都給我閃開啊,這都疼死我,了都!」擔架之上孔力面色更是煞白,有氣無力道。

這位受傷少年為孔鎮的鎮民孔力,經常活躍在孔鎮後山,昨夜聽說家人說鎮內的靈聖泉水有妖毒,於是組織一幫平日一群狐朋好友四處去尋找靈聖泉的水源源頭,不想在步入孔鎮後山不遠處的白花谷之外的時候,一道雷霆之音呼嘯,巨大的氣浪令所有人都旋飛了出去,作為遠處謹慎不要已的光桿司令的孔力,一見所有人被掀翻在地,一個拔腿就跑,一個不小心從一處高處跌落而下,直接摔昏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