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源道土
天源道土 連載中

天源道土

來源:google 作者:蒼筆下生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莫明樓 趙雪寒

從神話紀元斷代,再到天源新紀萬族並興昔日人皇放棄成就界主的機會,只為給後世留下更進一步的希望新紀開始,自此,界主爭霸開始,新的一紀,新的天驕可,就在這個無比重要的紀元中,天外來客「要爭霸,可不只是人爭,天也要爭!」展開

《天源道土》章節試讀:

莫明樓走上前,拾起那些掉落在地上的靈石。

不禁吐槽道:「此間人都是這麼窮的嗎……嗯?這是何物?」

莫明樓拿起地上一個錦囊,發出疑惑,他竟是在其中感覺到了空間之力,還有些陣法氣息。

雖然非常微弱,也很爛,但的確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其實,作為這混沌中至高無上的界主,原來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紅塵中的東西。

所以此時見着才有些驚奇。

不禁想到,誰會在這種東西上印上空間法陣,也不嫌麻煩。

接着,他將錦囊上的陣法破去,瞬間錦囊中的空間之力泯滅,其中的東西都是掉了出來。

此刻,剛剛那些人的家底才算是完全掉落出來。

這也讓莫明樓眼前一亮,因為這裏面的錢比之外面多多了。

而且其中也有些靈器,雖然沒有一件是莫明樓看得上眼的。

就在他整理那些財物的時候,有一物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個黃色的捲軸。

捲軸之上印着一隻百靈鳥,但卻是通體紅色,與捲軸的黃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最重要的是,他在這個捲軸上感覺到了熟悉的東西,不是關於他的,而是關於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的。

莫明樓走上前,撿起捲軸,展開一看,隨即入目的就是三個鎏金大字:百靈居

得,莫明樓頓時眼角抽搐,我還以為是什麼密書呢,搞了半天是張神君故居的圖紙。

然後他又掂了掂這張圖,這麼沉,莫不是內藏玄機?

但話又說回來,這藏寶圖怎麼就扯到他了。

他早已自查了自己的身體,除了自己,沒有再重生的痕迹。

那這具身體的原主怎麼會和神君有瓜葛。

要知道,在這神話末紀,特別是經歷過斷代以後,神君在這天源道土人界都是傳說中的人物了。

他左思右想,嗯,此寶與我有緣,一定是如此!

莫明樓直接把這種感覺看成了是一種命中注定。

接着,嘴角出現了若有若無的笑意,正好,剛到這個世界還沒有什麼事干,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下一個目標,端了百靈秘境。

至於這圖是不是真的,莫明樓還是可以看出來的。

一是因為這藏寶圖的質量不好仿造,二是因為這藏寶圖有一道契機,和這萬獸林中的一縷氣息息息相關。

這說明,這百靈居弄不好就在這百獸林中。

說不定原身就是為這事來的。

想着,莫明樓抬腳朝着那縷氣息的方向走去。

但,莫明樓不知道的是,就在不遠處,趙雪寒正在看着這裡的情況。

她愈發堅定的認為莫明樓來到這裡就是為了那寶物,而那寶物一定和剛剛那張黃圖有關。

只要自己跟着他,然後在關鍵時刻給他致命一擊,那寶物就是自己的。

自己救了莫明樓一命,然後自己再親手殺了他,這也算是一報還一報了。

而且還白順了一本武技,內心美滋滋。

但是她還是不解,因為莫明樓的毒雖然被控制住了,但這也造成莫明樓的境界下降,根本就沒有實力去對付百獸林深處的那些妖獸。

可為何莫明樓還是一副無比自信的樣子。

而在這之前,世人都傳莫無涯神鬼莫測,手段無窮。

難不成,他真有自己不知道的手段?

「有意思啊…..」女子喃喃道,別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莫明樓是來自神州的。

天源五界,其中人界三千州,神州足以排到前十之列,但是莫無涯就是遠走神州,來到這不起眼的臨州。

這大大引起了趙雪寒的好奇心,作為一個好奇寶寶,她理所當然的跟着莫明樓來到了這荒敗的臨州。

本來她見莫明樓已經被截殺,而且已經半廢,她已經想要回去了,可看到這樣的景象,她又決定繼續跟蹤莫明樓,說不定還會有驚喜呢。

莫明樓並不知道趙雪寒的有這樣的心理活動。

現在的他肚子餓了,可憐啊,當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界主,不知多少紀元沒有體驗過餓肚子的感覺了。

可現在,他體驗到了。

沒辦法,剛才那陣法太費體力了。

他也不着急了,因為一天的趕路讓他察覺到那道氣機根本就沒有移動。

換句話說就是對方因某種原因不能動了,或者是說,對方根本就不是個生物,而是一個信物或者標記。

所以莫明樓用不着着急,反正秘境不會跑。

等到莫明樓打獵回來,吃飽喝足後,轉頭看向身後無奈道:「你還要跟着嗎,都要一天了。」

其實莫明樓早就發現了趙雪寒,但是他沒有說,他其實是想要看看這女的想幹嘛。

可誰知道,這女的跟了自己一天,什麼都沒有干,讓他有些不耐煩。

可話音落下,卻不見趙雪寒出來,莫明樓無奈扶頭,「你難道還要我把你揪出來嗎?」

說話間,莫明樓身邊的靈氣沸騰,一縷縷都如同火蛇一樣沖向趙雪寒所在之地。

無奈之下,女子只能走出來。

冰潔如玉的臉上多了一絲暈紅,趙雪寒多少有些羞怒,畢竟是跟蹤被發現。

老不光彩了。

「你不累嗎?你不餓嗎?我都被你跟煩了!」瞧見她,莫明樓皺着眉頭低沉道,「我告訴你,你雖救了我,但我也給了你報酬,不要得寸進尺!」

說完,莫明樓轉身就要走,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跟蹤自己。

而女子被逮了出來,也索性不裝了,就在莫明樓將要邁動第一腳時道:「莫無涯,你來到臨州到底想要幹什麼?」雖然她知道這樣問有些不妥,但她還是要問。

聞言,莫明樓腳下一頓,轉身看向女子:「你認識我?」

原來自己的身世不用去找來找去,自己身邊就有啊。莫明樓心中瞭然,抬起手,頓時,在他周圍方圓百米之內的生靈都是活了過來。

雖然眼前這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他現在有充分的理由懷疑她是為了接近自己才設的局。

女子心下一驚,這人怎麼這麼果斷,難道都不問問的嘛?

而且此時此刻她周圍的樹都是活了來。

一時間,一種生靈出現在他的腦海。

「妖?」她剛剛喊出這一個字,就被她自己否定了,不可能,若莫明樓是妖的話剛剛她就能發現。

可這種操控樹木發起進攻的手段她還沒聽說過有人可以使出來。

能操控妖的只能是妖。

下一刻,趙雪寒索性不想了,將莫明樓抓住就都解決了。

然後女子面目凌然,「哼,當我好欺負?」

說話間,她手中已經出現一把劍,朝着周圍活過來的樹妖斬去。

一時間,道韻飛馳,漫天劍氣縱橫,將周圍所有樹枝斬落。

莫明樓瞧着不耐煩,乖乖被抓不好嗎,非要反抗?

接着莫明樓抬起的那一隻手輕輕一握,只見從女子腳下鑽出木籠,雖為木質,卻是牢不可破。

「找死!」女子也是怒了,她平時雖名聲不顯,但那是因為她還未出閣,若是讓她出來闖蕩,也是天驕一類的人物,何時受過這氣。

女子單手握劍,另一隻手取下頭上的發簪。

「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別人!」說話間將發簪朝着莫明樓扔去,這發簪看起來平平無奇,但竟毫無阻礙的穿過了莫明樓的層層禁制,直衝着莫明樓飛去。

她打算將莫明樓先解決,這樣這些樹妖也就不再煩人了。

莫明樓瞧着發簪朝着自己飛來,眉頭一皺,「麻煩!」

接着他張開自己輕握着的手,一指點出,只見其指尖憑空出現一個法陣,然後慢慢放大,擋在自己身前。

但,這發簪卻是沒有受到任何阻礙,朝着莫明樓的心口扎去。

這情形使得莫明樓都是一驚,直呼大意了。

可這時莫明樓也沒有時間做過多的反應,最後竟是任由發簪穿過自己的身體。

女子見這情景,心中一喜,看你還怎麼活。

那發簪是她母親送給他的十八歲禮物,可以無視一切禁制,並且直指目標,速度極快。

是偷襲的不二法寶。

可下一刻,莫明樓抬起手朝着自己心口一抹,那被發簪穿出的傷口瞬間恢復。

「真是小看你了,」說著,走到發簪之處,在女子瞪大的雙眼下將其撿起來,「無視禁制的好東西啊。還不錯。」

然後把發簪握在手中。

趙雪寒看着莫明樓將她的發簪收起來,頓時心中一急,那可是他母親送給她的成年禮啊。

而在這時,木籠也是完全成型,女子被困在了木籠之中。

「在我氣沒消之前,你先在裏面獃著吧。」

話音落下,莫明樓大手一揮,方圓百里的樹木都是恢復了原樣。

而莫明樓隨意找了一個樹杈,躺了上去。

不一會兒,竟還有呼嚕聲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