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女總裁的貼身狂醫
女總裁的貼身狂醫 連載中

女總裁的貼身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言王雅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言王雅舒

看清前女友的真面目後,他終於覺醒了!從此,醫道為聖,武道為尊,他要這天下,再不負他!展開

《女總裁的貼身狂醫》章節試讀:

「喂,120嗎,快來人,我女朋友出事了!」
「請問你地址在哪裡?」
「香格里拉大酒店1707號房,快來,她快要死了……」
「好的,救護人員馬上趕來,你先保持鎮定,告訴我病人現在什麼情況?」
「她昏過去了,但是在發抖……」
「之前做過什麼?」
「這,一定要說嗎?剛剛……」
「嗚嗚,嗚嗚……」
一輛救護車在大街上,急駛而過。
車上,除了司機,還有兩男一女三個急救醫生,都比較年輕。
年輕女醫生抱怨:「我都下班準備跟閨蜜看電影去了,結果來個這樣的病人,電影泡湯了,我敢肯定,絕對不是真女朋友!」
一男子道:「怎麼確定的?」
女醫生丟過來一張120接警單。
兩個男醫生湊上去一看——
「哦,我的天!」
「現在的女孩子,還真是不知自愛!」
女子翻一白眼:「別帶上我!」
頓了頓,看向另一個男子,「陳言,你倒是要長點心眼,你女朋友那麼漂亮,可別被富二代拐了去,萬惡的金錢,真是很難抵抗。」
叫陳言的年輕男子,微微一笑,眼中都要溢出幸福感,道:「放心,我家舒舒不是那樣的女人。」
女子撇嘴:「對了,你不是說今天你女朋友生日,你還買了禮物要給她慶祝生日,現在臨時加班,你不打個電話彙報一下?」
陳言道:「打了,沒打通,可能沒電了!沒事,她很通情達理,會理解的。」
另一男子道:「真是羨慕你,有這樣的女朋友。」
很快。
香格里拉大酒店到了。
幾個人快速衝到1707號房。
「病人呢,病人在哪裡?」
「哪裡不舒服?意識清醒嗎?病人……」
問話的是那名女醫生,結果,問到一半突然卡住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地上,坐着一位年輕女子,容貌長得挺美,但此刻頭髮散亂,臉色殷紅的不太正常,身上只裹着白色浴巾……
然而,女醫生認識她。
她叫王雅舒!
「舒舒?!」
一聲大喊如驚雷,陳言撲到女子身前,眼睛瞬間血紅,腦門青筋亂冒,「你……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女子,正是他的女朋友。
「陳……陳言……」
王雅舒也瞪圓眼睛,顯得臉色更白了。
陳言不敢相信,剛剛還在車上討論,不知自愛的女子,居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目光一轉,看向旁邊的男人。
這一下,眼神更是冒火。
「是你,蔣丞夫!!」
「你對舒舒做了什麼?你個卑鄙小人,無恥畜生,你是不是給舒舒下藥了?你個王八蛋!我殺了你!」
陳言大叫,不能承受這種痛,他的女朋友,他平時愛如珍寶,而且約定了結婚之夜再洞房花燭,卻沒想到,被這個蔣丞夫如此欺負。
都不像人樣了!!
蔣丞夫,陳言認識,同一個大學的,一個富二代,追求王雅舒很久了,但王雅舒根本不接受,認為他是個人渣,所以,陳言認定,王雅舒絕對是被這個畜生下藥弄來的。
他衝上去,一拳打在蔣丞夫的臉上,掐住他的脖子,然後……
「呯!」
一個酒瓶子落在了陳言的腦袋上。
酒瓶破了,陳言的頭也破了,鮮血直流。
動手的,居然是王雅舒!
她自己恢復了行動能力。
陳言看着她,頭痛,心更痛:「為什麼?難道你……不是被強迫的?」
王雅舒扔掉瓶子,把蔣丞夫拉到身後,指着陳言,用一種他從來沒見過的陌生表情說道:「當然不是強迫的,他是我男朋友!」
「那我呢,我算什麼?」陳言大吼道。
「你?你算個屁!」王雅舒冷笑道,「陳言,你給不了我要的,你沒房沒車又沒錢,沒爹沒娘還沒靠山,我以前是瞎了眼,覺得你有才華,但才華有個屁用,跟蔣丞夫一比,你連個屁都不是,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出局了!」
陳言臉色數變。
由青轉白,由白轉綠。
「舒舒,這真是你的真心話嗎?」
「是不是這個王八蛋威脅你?」
陳言剛說完,就被王雅舒打了一巴掌:「你才是王八蛋,沒用的軟蛋,我男朋友,不是你這種垃圾能罵的!還有,別叫我舒舒,你不配!」
蔣丞夫笑着,一把摟住了王雅舒。
手還在上面揉,一邊道:「陳言,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了吧?你曾經視若珍寶的舒舒,其實早就是我的女人,可憐啊,你做了她一年男朋友,恐怕連她的身體都沒看過,可我呢,早就睡過上百次了,這就是現實,還有,你打了我一拳,後果很嚴重,你現在跪下來求我,也許我會放你一馬,不然,讓你連實習醫生都沒得做!」
陳言,咬破了嘴唇。
他抓起一張椅子,就要跟蔣丞夫拚命。
「陳言,陳言,你冷靜點!」
女醫生衝上來,一把拉住他往後拖,一邊叫道,「你們是不是太過份了?有這麼欺負人的嗎?王雅舒,虧他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可以這樣?劈腿還有理了?」
王雅舒怒道:「信不信我連你一起打?」
「你……」
蔣丞夫揮手:「滾滾滾,全都給老子滾蛋,還有,今天的事,你們誰要是敢說出去,我蔣家,會讓你們從江州消失!」
……
從酒店出來。
陳言失魂落魄,心中最重要的信念崩潰,彷彿天都要塌了。
王雅舒,怎麼會變成這樣?
女醫生柳燕喊他:「陳言,快上車,我給你包紮一下傷口。」
陳言搖搖頭,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他現在感覺自己就像個天大的笑話,綠帽子戴了不知道多久,他卻不自知,還在人前顯恩愛,現在想起來,一頭撞死的心都有!
「陳言,陳言,你去哪?」柳燕喊道。
「算了,讓他一個人靜靜吧,男人遭遇這種事,哎,真慘……」
陳言走在路上,滿腦子都是王雅舒和蔣丞夫搞在一起的畫面,整個頭都要炸了,他沒注意的是,頭上的鮮血滴下來,落在他脖子上掛着的一塊玉佩上。
玉佩上,一個奇異的圖案突然亮了起來,猛的印在陳言的胸口上。
「啊——」
「好燙,好燙!」
陳言一聲大叫,連忙去抓胸口的玉佩。
與此同時,他感覺有什麼東西衝進了自己的腦子裡,洶湧澎湃,那是海量的信息——
醫術武功,符籙占卜,琴棋書畫,甚至還有廚藝。
五花八門,海納百川。
陳言感覺人都要傻了,思緒一動,那些信息就清晰的浮現在腦海,就像原本就是他的記憶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腦袋被打破後,我出現了創傷妄想症?」
陳言僵立在的走道上,正在這時,馬路上射來一道雪亮的車燈,一輛紅色法拉利,像喝醉了酒一樣,歪歪扭扭,又速度極快,然後直直的朝陳言撞了過來。

《女總裁的貼身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