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通房丫頭放肆寵
通房丫頭放肆寵 連載中

通房丫頭放肆寵

來源:外網 作者:葉珍珍齊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珍珍齊宥 都市言情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通房丫頭放肆寵》章節試讀:

她就知道,男人一旦開了葷,就和過去不一樣了,滿腦子想的都是那齷齪的事情。
即便她喜歡了多年的表哥,也和她那幾個紈絝哥哥差不多,一路貨色。
齊宥聽了之後臉色變了。
什麼小賤人?
他最不喜歡旁人開口閉口便罵人,這樣的話從他這位知書達理、飄飄欲仙的表妹嘴裏說出來,更讓他難以接受。
再說了,他和葉珍珍之間還沒有發生什麼呢,蘭照佳說這樣的話,簡直是在污衊人。
「你一個未嫁的女兒家,不該說這樣的話,再則,我幼年時不懂事,說要娶你,如今卻做不得數了,我的婚事,自然得由父皇和母妃做主。」齊宥正色說道。
他已經厭煩蘭照佳時常把幼年時的戲言時常掛在嘴邊了。
那時候他不過幾歲,懂什麼?
蘭照佳聽了之後心肝都要碎了,轉身便往外頭跑去。
葉珍珍和張嬤嬤見了,趕緊往後退去,躲到了假山後頭。
齊宥雖然生氣,但還是追了上去。
已是深夜了,蘭照佳畢竟是女子,又只帶了個丫頭出來,萬一回去遇到了麻煩,那就不好了。
他得派兩個護衛將她送回去才是。
「嘖嘖嘖……這蘭小姐還真是一次比一次大膽,竟然對咱們王爺投懷送抱。」張嬤嬤見園子里沒有旁人之後,頓時笑着說道。
不過,她說完之後便有些擔心了。
自家王爺那麼喜歡蘭小姐,人家投懷送抱都無動於衷,還把人推開往後退了兩步,莫非王爺身體有恙?
換作正常的男子,又是這樣血氣方剛的年紀,肯定不會是這樣的反應吧。
難道王爺那方面有問題?
這麼一想,張嬤嬤心中一片駭然。
怪不得王爺出宮自立門戶這三年來從來沒有碰過任何女人,原來是不行啊。
張嬤嬤面如土色,心裏像壓了一座山一般,喘不過氣來。
不行,必須要試一試,倘若王爺真的有這方面的毛病,那就得治啊,耽誤久了才真是無法挽回了。
「珍珍,等會回去好好沐浴一番,嬤嬤我親自替你打扮打扮,你爭取在今夜拿下王爺。」張嬤嬤一把握住葉珍珍的手,十分激動的說道,彷彿葉珍珍就是那根救命稻草。
「咳咳咳……」葉珍珍頓時面紅耳赤,一臉尷尬。
「嬤嬤,我之前惹怒了王爺,王爺今夜怕是不想見到我了,改日吧,改日……」葉珍珍說完之後,趕緊往正院那邊去了,因為走的急,腳下跌跌撞撞的,幾次差點摔倒。
「這孩子!」張嬤嬤見葉珍珍逃也似的跑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不過,小丫頭未經人事,對這方面毫無經驗,如此反應也是正常的。
她老人家那兒有本冊子,壓在箱底多年了,倒是可以拿出來給葉珍珍那丫頭好好瞧瞧,好讓她知曉如何伺候王爺。
葉珍珍驚出了一身冷汗,回到屋裡之後坐了片刻,才去小廚房那邊要了一桶水,將身子細細擦洗了一番。
她不是主子,不能用寢殿相通的凈房沐浴,只能與其他的丫頭們一般,在不當值的那一日沐浴了,平日里也只能擦洗擦洗。
等等……
葉珍珍突然皺起了眉頭。
她現在是通房丫頭,和從前不一樣了,到底哪一日不用當值呢?
看來她明天得去問問張嬤嬤才是。
躺到床上之後,葉珍珍突然想起那位蘭小姐來。
她上輩子雖然和人私奔離開了京城,但去的地方離京城也只有百里之遙,是一個比較繁華的小鎮,離官道很近,所以往來的人很多,消息還算靈通。
京中發生了什麼大事,有什麼八卦,她都知道。
那位蘭小姐,是王爺五舅舅家的庶女。
王爺的五舅舅是庶出,在蘭家本就屬於邊緣人物,加之又好女色,子女頗多,就更不受待見了。
蘭小姐在整個家族的貴女中排行十一,她的母親原本是外室,在生第二個孩子時難產,一屍兩命,蘭小姐才被她父親五老爺接回了蘭家。
外室生的孩子,一般情況下並不被家族認可,若不是她長得和五老爺有幾分相似,休想認祖歸宗。
這樣的女子,在大家族中舉步維艱,做夢都想飛上枝頭變鳳凰,所以才花心思賴上了靖王齊宥。
葉珍珍想到此忍不住撇了撇嘴。
他們這位王爺雖然長得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但卻是個古板的性子,有個小表妹從小賴着他,說他小時候答應娶她,成天把非他不嫁的話掛在嘴邊,又裝的溫柔可人,一副他不娶她就要了此殘生的架勢,他自然得負責啊!
可葉珍珍記得很清楚,兩年之後,蘭家十一小姐出嫁,嫁的人卻不是他們家王爺,而是王爺的七弟睿王。
那件事兒在清溪鎮傳的沸沸揚揚,都說靖王因此備受打擊,有些神志不清,在皇家狩獵時失手射中了七皇子,不僅被奪了親王頭銜,連帶着辰貴妃娘娘也受到牽連,被降了位。
她現在既然已經留下來當通房丫頭了,自然得為自家王爺考慮了,不然他倒了大霉,她也沒好果子吃?
葉珍珍想着想着,只覺得困意襲來,慢慢睡著了。
齊宥回到寢殿時已經快到半夜了。
他原本派了兩名侍衛送蘭照佳回去,可人家死活不肯,非要他親自送才罷休,大晚上的,她也不怕旁人瞧見,在王府門口就痴纏起來,他當時氣得不行,直接讓四喜把人打暈後送走了。
因為生氣,他去王府後頭的演武場練了一個時辰才回來。
發泄一番又沐浴更衣之後,齊宥覺得自個總算舒服了。
「爺,奴才去外間值夜。」已經趕回來的四喜恭聲說道。
齊宥絕口未提蘭照佳,輕輕點了點頭
四喜正要出去,耳邊卻傳來了自家主子的聲音。
「告訴門房上的人,以後未經本王允許,不許外人入府,違者重責三十板,發賣出府。」齊宥沉聲說道。
「是。」四喜連忙應了一聲,高高興興傳話去了。
今日那些人要是攔住了蘭小姐,也不會出這樣的事兒了。

《通房丫頭放肆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