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退婚後,八零女配憑實力單身暴富
退婚後,八零女配憑實力單身暴富 連載中

退婚後,八零女配憑實力單身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香香菜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星寒 現代言情 白薇薇

白薇薇重生了,穿成了年代文里女主的對照組,父母軟弱,還有極品奶奶天天找茬什麼女主的對照組,誰愛當誰當!不過,愚孝爹怎麼不愚孝了?軟弱娘也不軟弱了?好在她有空間,把日子過的紅紅火火什麼?退婚男人來求和?簡直做夢!是賺的錢不多,還是小鮮肉不香?!迫於無奈,白薇薇找了個俊美,稱之天之驕子的男人帶回家後來,知道被利用的某人醉酒,抱着她不撒手,喃喃道:「不要嫁給他,我也愛你啊..」薇薇:?展開

《退婚後,八零女配憑實力單身暴富》章節試讀:

李冬梅聽到有人喊自己,頓時緊張起來,看着白薇薇:

「該不是你爹尋來了吧?他這兩日也該回來了。」

李冬梅緊張的掐着衣袖,還沒做好面對丈夫質問的詢問。

「他來了就來了,我們又沒錯。」白薇薇是打心底替母女倆不值。

李冬梅卻還是念着情分,解釋着:「你爸還是疼你的,就是……

唉!」

前千言萬語,只能重重一嘆。

「好了媽,我去瞧瞧。」

白薇薇走到大門前,來的人三十上下的樣子,模樣端正,不正是原主記憶中的小舅,李冬志。

記憶里,這個舅舅還是比較疼愛原主的,每逢過年過節都來探望她們母女,在路上碰着了,也會給原主幾毛錢買糖吃。

受原主留下的記憶影響,白薇薇竟有些委屈的紅了眼眶。

「舅舅?」

李冬志看着眼前的人兒,不正是他找了一整天的外甥女。

「薇薇,你和你媽怎麼跑縣裡來了,知不知道舅舅找了一晚上!」

李家和白家離的本就不算遠,李冬志又在地里忙活了這麼久,這才打算帶點白糖,雞蛋帶過去瞧瞧,也算給自家姐撐面子。

卻不曾想,剛到村口,就從別人口中得知外甥女被退婚,母女倆被趕回來的消息。

李冬志就擔心自己這個性子軟的姐姐和可憐的外甥女一個想不開,出了啥事!這不,找了一晚上,才聽去縣城裡的人說,母女倆朝着趕來了。

白薇薇知道李冬志為了找他們,擔心了一晚上,趕緊說道:「舅,沒事的,我和娘都好好的,不會想不開的。」

李冬梅也紅了眼,小聲啜泣道:「都是姐沒有,還讓你跟着一塊操心。」

「媽!」

「姐!」

白薇薇和張冬志同時喚道。

李冬志看着母女倆安然無事,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下。但又看着白薇薇額上的傷痕,頓時又氣不打一處來:「你奶奶打的?

這白念國真不是個男人!」

李冬志氣的臉色發青,早就知道這白念國聽他媽的話,卻不曾想,連自己親閨女都不管!

「姐,薇薇,收拾收拾我們回家,那個白家不回也罷!」

白薇薇倒沒意見,反正白家她是不打算回了,舅舅家也沒打算長住,往後還是要搬出去的。

李冬梅卻猶猶豫豫起來,小聲詢問:「這不太好吧,這要是別人問起來可.怎麼說?」

「別人愛咋想咋想,我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白薇薇舉雙手贊成!

「還有爹娘那邊你別擔心,我都給他們說了,也都支持你回去。」

李冬梅這才同意地點點頭。

李冬志嘆了口氣,他這個姐姐就是心軟,沒主見,命也不好。

自小是家裡的老大,又帶妹妹又帶弟弟的,他便是他姐一手帶大的,自然對這個姐姐也格外關心些。

說是收拾,但母女倆哪兒有什麼行李,就兩個人,抬起腳就可以走。

臨行前,白薇薇從空間里拿出十顆雞蛋放在床鋪上,就當答謝鄧芬嬸的收留之恩。

路過縣城中心的時候,白薇薇又叫兩人等一下,轉身便朝着供銷社方向跑去,在沒人的角落,從空間拿出十來個雞蛋和一斤白面,一包白糖,還有兩把水果糖。

倒不是白薇薇小氣,只這個年代就這樣,拿多了惹懷疑,不帶點什麼,也總是不好。

而且她也瞧出來,李冬梅是個要強的女人,要不然,也不會無論如何不肯回娘家。

再說,李冬志沒意見,外公外婆不說,但舅媽也不算上太親,總是要講究些的。

自小無父無母的白薇薇,自小學會的第一件事,便是識趣。

看見白薇薇拿着一小布袋東西,李冬志想都不想,便知道白薇薇跑去了供銷社。

「薇薇,你買這些東西幹啥?舅舅是會在在意這點東西的?

趕緊,退回去,有這錢留着自己應應急,也是大姑娘了,手上總要有點票子。」

話說完,便拉着白薇薇欲往回走。

「這東西又不是給你買的,是給小滿買的。」

小滿正是李冬志的兒子,今年五歲,也是舅媽的心頭肉。

「那也不行,小滿還小,吃不着這些。」李冬志堅決要把東西退掉。

白薇薇算是看明白了,這姐弟倆有一處一模一樣,就是倔!

沒了辦法,白薇薇只好把目光投向張冬梅,向她求救:「媽。」

「買都買了,哪有退的道理。」張冬梅在一旁說道,又怕李冬志拒絕,說道:「話說,小滿長這麼大,我這個做姑姑的什麼也沒拿,我們這次帶點東西也是應該的。」

看着李冬梅為難的模樣,李冬志這才滅了退掉的心,接著說道:「誰說你沒拿,小滿剛出生的衣服不是你做的?

那手藝可比供銷社還要好,現在還都好好的,小梅還說留着下個娃接着穿。」

「是啊,娘的手藝最好了。」白薇薇也在一旁吹捧。

李冬梅也瞧出了二人是不想讓自己難過,露出一抹笑意,「留什麼留,到時候拆咯,我再給外甥女重縫,跟新的一樣一樣的!」

三人這才有說有笑地往回趕,原本兩個小時的路程,此刻也變得沒那麼煎熬。

直到快到了村口,遠遠的便瞧見村口站着幾個人。

白薇薇擋着刺眼的光,眯着眼,細細的瞧,怎麼瞧都覺得眼熟。

「薇薇,村口那人像不像你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