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王楠楠
王楠楠 連載中

王楠楠

來源:外網 作者:勝者為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勝者為王 都市言情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王楠楠》章節試讀:

「抱歉陳先生,您母親肝癌晚期已經……」

看着面前搖頭的醫生,陳東頭暈目眩,眼睛唰的一下紅了。

從小到大,他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為了供他上學,積勞成疾,來不及享半點福,就落到了這般境地。

「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媽,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陳東聲音沙啞,帶着哭腔。

醫生遲疑了下,道:「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就是肝移植,現在醫院正好有這個資源……」

頓了頓,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陳東,長久的醫治,讓他很清楚陳東現在的情況。

但,他還是說道:「不過……花費不菲,保守估計前期至少得要20w。」

20w?

陳東眼睛一亮,緊攥着醫生的手:「救,一定要救,我還有20w!」

錢沒了可以再掙,可母親沒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那你儘快籌錢,如果再往後拖,肝移植都沒辦法了。」

醫生點點頭,嘆息了一聲,轉身離開。

走出醫院,天空淅瀝瀝下着小雨。

陳東急匆匆地回到家,妻子王楠楠正蜷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嘴裏還吃着薯片。

瞥了一眼陳東,王楠楠說:「媽不行了嗎?」

「醫生說,如果能進行肝移植,還有得救。」陳東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欣喜地說,「需要20w,還好咱家還有,媽還有一次機會。」

說著,他轉身進屋去拿銀行卡。

王楠楠俏臉一變,急忙叫道:「陳東,你站住!」

陳東眉頭微皺,彷彿想到了什麼,轉身看着王楠楠:「錢呢?」

王楠楠神情一慌,支支吾吾不說話。

「又給你們家了?」陳東挑了挑眉,露出無比苦澀的笑容。

他腳步虛浮坐到了沙發上,掏出皺巴巴的香煙盒,「啪嗒」點燃了一支香煙,狠吸了一口,整個人都癱靠在沙發上。

結婚三年,同樣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

「楠楠,這是我媽的救命錢。」陳東疲憊的說道,「能要回來嗎?」

「要回來?」

王楠楠眉頭一挑,尖嘯道:「陳東,你什麼意思啊?我拿點錢孝敬我爸媽,哪有臉往回要的?」

陳東神情冷了下來,道:「醫院正好有合適的肝臟資源,能把錢立刻給醫院,醫院就能立刻為我媽進行肝移植手術,以我媽現在的狀況,根本撐不了多久。」

「我不管,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想辦法。」王楠楠登時哭嚷了起來,淚眼婆娑。

「一時半會兒我去哪再弄二十萬?」陳東感覺頭都快炸了,半是哀求道:「楠楠,幫我一次,要回來吧,我媽等着那二十萬救命呢!」

「陳東!錢已經給我媽了,我不可能再往回要的。」王楠楠哭嚎着癱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撒潑着:「你媽都快死的人了,你還往醫院裏砸錢,你到底有沒有為這個家想過?」

陳東身軀一震,這口氣已經頂到了嗓子眼。

他猛地抓起王楠楠的手機:「你不打,我打!」

不等王楠楠阻攔,電話就被接通。

「媽,楠楠是剛給了你們二十萬吧?」陳東哀求道:「求求你們把這二十萬還給我,那是我媽的救命錢,她老人家還在醫院等着救命呢。」

電話那頭,丈母娘陡然尖嘯起來:「陳東你放什麼屁?那錢是楠楠孝敬我們的,你居然還有臉往回要?當初楠楠要和你結婚,我們就不同意,以你的出生,也就楠楠豬油蒙了心才會下嫁給你。」

「現在倒好了啊,楠楠有孝心,拿錢孝敬我們老兩口,你個鳳凰男居然還舔着臉往回要,我告訴你,王昊要結婚了,那二十萬我們準備拿去給王昊買房付首付了。想要錢?一分錢都沒有!」

啪!

電話掛斷。

陳東徹底呆住了,丈母娘是根本聽不懂我的話嗎?

「陳東,你瘋了嗎?」王楠楠瘋了似的抓住陳東衣領,「你怎麼乾的出這樣的事情,我拿錢給我爸媽難道還要天打雷劈不成?」

陳東頹然地看着王楠楠,眼睛都紅了,「在你們眼裡,我媽的命,還不及你弟弟一套婚房首付嗎?」

「狗屁!」

王楠楠鬆開了陳東,抓起屋裡的東西就是一頓亂砸。

眨眼間,客廳就是一片狼藉。

王楠楠梨花帶雨的癱坐在沙發上:「陳東你個沒良心的東西,當初我怎麼就嫁給了你啊,你為了你那個媽,都搭進去多少錢了?我跟着你吃糠咽菜,連住的房子都是租的,你有沒有心疼過我?小昊是我弟弟,也是你弟弟,他要結婚了,我這當姐姐的,難道還不能幫一把嗎?」

「幫一把?」

陳東徹底火了:「咱倆結婚三年,你幫過王昊那個廢物多少了?王昊那個廢物玩物喪志,死宅啃老,全都是被你們慣得!」

「不許你說我弟弟!」王楠楠五官扭曲,猙獰的指着陳東威脅道。

陳東冷笑道:「為什麼不能說?他讀大學搞大了同學肚子,是我賠錢平事,他要買車也是我出錢給他買,這三年明裡暗裡我給了你們家多少?你這個扶弟魔當得,才是真的不顧我們這個家了!」

「啊!你住口。」王楠楠撒潑打滾的尖叫着,「你什麼意思?這日子你還想不想過了?」

「你們家拿着我媽的救命錢去給那廢物買房子,置我媽於不顧,這日子是你不想過的!」

陳東聳了聳肩,面無表情地說:「離婚吧!」

王楠楠登時呆住了:「你,你說什麼?」

結婚三年,陳東從來沒用過這種口氣說這種話。

「離婚吧。」陳東說,「嫁給我確實太委屈你了,我也配不上你,你們這一家子,我扶不起。」

說完,他轉身就走。

他不是個拖泥帶水的性格,三年來一次次的忍讓,也是我想着當年王楠楠嫁給他,確實算是委身下嫁,況且王楠楠對他的感情也尚可。

但這一次,他終於忍不了了。

等陳東離開家後,王楠楠才終於回過了神。

她驚慌失措的拿起手機給母親打了過去,哭嚎道:「媽……陳東要和我離婚了。」

「那個混蛋敢和你離婚?」

電話那頭,母親尖聲咆哮道:「離就離!他那個窮酸廢物,尾巴居然還翹上天了!最後的二十萬都在咱這了,他和你離婚,那就成全他,讓他和他那個死老媽哭去吧。」

此時此刻,陳東漫無目的地走出家門。

夜空中,淅瀝瀝的下着小雨,打濕了他的全身。

他煩躁地撓撓頭,一腳踹起路邊的積水。

錢錢錢,都特么是錢鬧的!

現在和王家鬧翻了,我特么上哪去找那二十萬救命錢啊?

嘎吱……

這時,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陳東身邊。

車窗放下,一位身穿唐裝的老人面帶微笑的看着陳東。

「是陳東少爺吧?請上車,跟我去利津醫院。」

少爺?!

陳東一臉懵逼的看着面前的老人,半天沒回過神。

老人微微一笑:「您母親已經在醫院進行肝臟移植手術了。」

《王楠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