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物化靈訣
萬物化靈訣 連載中

萬物化靈訣

來源:google 作者:楊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輕瑤 奇幻玄幻 楊崇

"楊崇進入宗門就是一個廢物,修為總是沒有達到標準,不過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女孩幫助她,關注她,哪怕知道他的修為也沒有放棄過,沒有看不起他,為了這個女孩的這份情誼,楊崇決定努力一把在最後一次機會的時候,楊崇在宗門後山的到了奇遇,楊崇的修為達到了宗門標準,回到了宗門,楊崇在宗門面前證明了自己,看到女孩臉上的笑容,楊崇覺得無比滿足而後,遇到了自己的妹妹,得到自己的身世,楊崇為了自己的父母開始修鍊……為了那份愛情,為了親情,看楊崇如何在世界縱橫下去"展開

《萬物化靈訣》章節試讀:

  

  「楊崇,你如果在三個月內不能突破淬骨期,那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了!」

  一個小男孩聽到這句話,沉默的點了點頭。

  「你知道就好!」說完,那個男人就走了。

  小男孩轉身,眼中透着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如果離開逍遙門,那麼他一個人該會怎麼生活下去。

  「淬骨!」小男孩緊緊的捏緊了自己的拳頭,眼中透着不屈的目光。

  小男孩叫做楊崇,在進入逍遙門之前,楊崇是一個孤兒,身上除了有一塊玉佩以外,什麼都沒有,是逍遙門的外門弟子,進入逍遙門已經三年了,在逍遙門有個規定,就是在入門三年內,進入淬骨期,那麼就可以成為內門弟子,如果不能進入淬骨期,就會被逐出宗門。

  這個規定雖然十分的殘酷,但是在修鍊的宗門是很簡單的規定,如果你沒有那個資質,那麼宗門為什麼要養一個廢物呢?

  楊崇現在才是練體七層,練體,淬骨,兩個階段都是有九個階層,也就是九個小境界,要突破淬骨期,楊崇還要突破三個階段才行。

  楊崇依然記得自己上一次突破還是在半年前,半年的時間自己都沒有再次突破了,怎麼可能在三個月的時間內突破到淬骨期。

  不過楊崇並沒有放棄,在楊崇的字典裏面並沒有放棄這兩個字,哪怕到死,都不能放棄。

  回到自己的房間,楊崇再次運轉起了宗門發給自己的法訣,這是最基礎的法訣,能讓人修鍊到練體九層,一旦達到練體九層,那麼就可以繼續和宗門要功法,進行新的修鍊。

  「三個月,我要加油!」楊崇心中想到。

  第二天,每天早上晨練的時間,楊崇再次出現在晨練的現場,這個時候,一個女孩向著楊崇走去,所有人對着楊崇指指點點的。

  「你看,師姐又去看那個廢物了,不知道師姐為什麼對那個廢物那麼關注!」

  「就是,師姐那麼漂亮。」

  ……

  對於議論聲,那個女孩聽到,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楊崇聽到這樣的聲音,更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楊崇師弟,你修鍊的怎麼樣了?」一個女孩出現在楊崇的面前,這個女孩看上去比楊崇大個一兩歲左右。

  「師姐,我還是老樣子!」楊崇說道。

  女孩似乎對楊崇的情況十分的了解,聽到楊崇這樣說以後,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看着楊崇說道:「你不要放棄!」

  「我知道!」楊崇點了點頭。

  「那就好!」

  那個女孩從楊崇身前走上檯子,對所有在晨練的弟子說道:「現在開始晨練!」

  晨練其實就是用重物鍛煉身體的力量,這樣的鍛煉可以提高對練體期的修鍊速度,加快練體期的進展,所以每天逍遙門的弟子都在晨練。

  晨練很簡單,對於楊崇來說十分的簡單,這樣重量的重物楊崇已經鍛煉了很長時間了,今天楊崇有些不滿足,他看了看旁邊更重的石頭,打算將那個石暾給抬起來,看看自己能不能鍛煉下去。

  想到就要做,沒準自己現在做了,馬上就恢復了呢!楊崇心中這樣想着。

  楊崇將旁邊的石暾抬了起來,一直關注着楊崇的女孩,就是剛剛看着楊崇的那個女孩,看到楊崇將大的石暾給抬起來,臉上立刻出現了緊張的神色,因為在逍遙門,一直都是有一個規定,不到某個階段,不能抬下一個階段的石暾。

  因為曾經出現過這樣的事情,就是一個弟子抬了一個超量的石暾,導致這個弟子最後廢了,成為了一個不能修鍊的人。

  那個女孩看到楊崇也抬超重的石暾,頓時擔心楊崇不能修鍊,害怕楊崇出現危險,但是看到楊崇竟然很安全的抬了起來就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看來楊崇師弟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力量已經超過了練體三層了!」女孩心中想到。

  完成了晨練,楊崇獨自一人向著院子走去,楊崇住的是一個單人的院子,整個院子裏面只有楊崇一個人,因為其他的弟子認為和楊崇一起居住,會讓自己的修為也停滯不前,所以所有人都遠離楊崇。

  不過楊崇也沒有覺得這樣沒有什麼不好,這樣能夠讓自己安靜的修鍊,沒有那些瑣事打擾自己。

  楊崇剛剛走進院子,就聽到後面有人走過來,轉身一看,臉上出現了笑容,對着來人說道:「唐師姐,你怎麼來了?」

  女孩就是早上晨練的時候,對楊崇說鼓勵的話得那個女孩,名字叫做唐輕瑤,是被逍遙門譽為最近十年來,最具有天賦的弟子,現在已經是化元期的修為了。

  本來按照唐輕瑤的修為來說,是根本不需要去管晨練的,但是據說這是唐輕瑤自己要求的,所以唐輕瑤才去管弟子的晨練。

  「我來看看你!」唐輕瑤笑着對楊崇說道。

  「我有什麼好看的!」楊崇自嘲的說道。

  在逍遙門內,楊崇的修為無疑是很低的,就連很多新來的弟子的修為都比楊崇的修為高,這樣的一個人,確實沒有什麼可以看得,所以楊崇不明白唐輕瑤來看什麼。

  不過想到每次唐輕瑤每次來的目的,楊崇心裏就充滿了感激之情,其實唐輕瑤每次來看楊崇都是帶着丹藥來的,就是希望楊崇能夠利用唐輕瑤的丹藥修鍊速度快一些,快一些進入淬骨期,雖然不知道唐輕瑤為什麼要幫助自己,但是楊崇心裏十分的感激。

  「這個是丹藥,能夠增加你的力量,讓你的淬鍊進入你的骨頭,加快你的修鍊速度!」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楊崇接了過來,眼睛看着唐輕瑤,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麼長時間的幫助,楊崇相信,要是唐輕瑤不幫助自己,恐怕唐輕瑤的修鍊速度還要快上很多,唐輕瑤這是在利用自己的修鍊速度幫我啊!楊崇心中想到。

  「你快去修鍊吧,你的時間不多了!」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楊崇點了點頭。

  看着唐輕瑤離開時的背影,楊崇的眼中十分的複雜,又有些不一樣的色彩,一直看着唐輕瑤消失在實現範圍之內,楊崇這才走進自己的房間,開始修鍊。

  唐輕瑤給楊崇帶來的丹藥是兩瓶,足夠楊崇這三個月的時間修鍊用度,看來在來之前,唐輕瑤還是進行了一些的計算的,計算楊崇這三個月的時間需要多少的丹藥。

  楊崇沒有客氣,拿起丹藥,拿出一顆,然後服用了下去,開始修鍊起來,有了丹藥的輔助,楊崇感激自己身體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一樣,感覺自己距離練體八層更近了一步,如果再修鍊下去,在半個月的時間裏面應該能夠突破到練體第八層。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自己的修鍊速度這麼快呢?」楊崇心裏想到。

  楊崇心裏想了一想,然後想到今天晨練的時候,自己用了大一些的石暾,似乎這個才和以前不同才是。難道就是因為自己用了大的石暾,所以自己的修鍊速度才變得快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楊崇都決定第二天早上再去試一試,讓自己的如果真的能夠修理下去,那麼有一天,自己的修鍊就會很快,提高也很快,沒準在三個月的時間裏面,真的能夠突破到淬骨期。

  有了前一天的參照,楊崇第二天還是抬起了大一些的石暾,也就是練體八層用的石暾,進行了晨練,晨練以後,楊崇回到自己的房間再次修鍊起來。

  果然,楊崇發現自己的修鍊速度還是和昨天一樣,感覺半個月之內就可以突破到練體第八層了。

  明天不用大一些的石暾開始修鍊,看看自己的修鍊速度是否還是這麼的快。楊崇心中想着。

  楊崇放下自己的心神,開始修鍊起來。

  半個月以後,楊崇終於如願以償的突破到了練體八層,突破到了練體八層,楊崇感覺自己的信心回來了,相信自己真的能夠在三個月的時間內突破到淬骨三層的境界。

  楊崇每天都在修鍊,努力的修鍊,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將要被驅逐出宗門,更是因為一直都有一個女孩幫助自己,楊崇覺得自己不能讓那個女孩對自己失望,自己一定要努力修鍊。才能對得起她對自己的幫助。

  其實說到楊崇和唐輕瑤的認識,還有些狗血,楊崇和唐輕瑤一起來到逍遙門,希望進入逍遙門,在路上的時候,兩人相遇,當時楊崇看着唐輕瑤是一個女孩子,還沒有什麼東西吃,於是楊崇拿出自己的食物給唐輕瑤吃了。

  沒想到就是因為這一件事情,讓唐輕瑤記住了楊崇,每次都幫助楊崇,讓楊崇能夠修鍊速度很快。不然以楊崇的修鍊速度,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成為練體七層的修為的。

  「其實我知道自己的天賦真的不行!」楊崇心裏想到。

  雖然知道自己的天賦不行,但是楊崇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楊崇不想唐輕瑤失望,不想唐輕瑤看不起自己,其實在楊崇的內心對唐輕瑤還是有些特殊的感情的。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兩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楊崇距離最後的時間只有半個月了,只從一個半月以前,楊崇的修為突破到了練體八層以後,楊崇就在也沒有突破過了,即使是楊崇感覺自己的修鍊速度還是沒有放慢,還是利用練體九層的石暾,利用丹藥。但是就是沒有任何的突破。

  「聽說一個師弟在後山得到一種靈藥,然後他吃了,瞬間修為就突破了兩層,現在已經是淬骨一層的弟子,成為了內門弟子了。」

  「是啊!那個師弟七天前還是練體八層的修為,沒想到才七天,就突破到了淬骨一層了。」另一個了解內幕的弟子說道。

  「恩!」

  「要是我也有這樣的奇遇就好了!」

  楊崇聽到這些弟子的議論,自己心裏就有些心動了,楊崇沒有把握在一個月的時間內突破到練體九層,就算突破到練體九層,但是距離淬骨期,還是有些時間的。

  楊崇打算去後山尋找一些靈藥,如果找到能夠幫助自己迅速突破到了練體九層,甚至進入淬骨期,那就是自己的幸運,如果自己找不到,那就是自己的命了,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事情。

  雖然這個想法有些不切實際,但是楊崇覺得自己目前來說好像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半個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自己只有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時間對於楊崇來說,真的十分的不夠了。

  楊崇準備好了採藥用的葯鋤,還有放大多數藥材的玉盒,楊崇準備向著後山前行了。

  「後山的這些樹木可真的很高啊,以前還沒有發現,現在站在樹的下面,才發現這些樹木真的很高。」楊崇心中想着。

  以前楊崇的生活圈就是在那個院子,還有他需要晨練的那塊空地上面,再也沒有其他的去處,所以楊崇對後山沒有任何的認識,這是楊崇第一次來後山。

  「不過這個世界的空氣中有着靈氣,樹木可能也是因為這些靈氣,所以生長的更加的高大了。」楊崇心裏想到。

  楊崇本來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一次意外中,等到楊崇醒來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在一個新的世界了,這個世界竟然是一個練武的世界,這個世界都是武力為尊,從哪個時候,楊崇就知道自己穿越了。

  「沒想到我穿越了,竟然混成了這個樣子。」楊崇心裏想到。

  楊崇向著後山深處走去,不過楊崇深入了很深,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的靈藥,楊崇感覺自己的運氣也是如此的差。

  「難道我就這樣成為了一個凡人?」楊崇心裏想到,楊崇不服,不服這個老天這樣對待他。

  「恩?那是什麼東西?」楊崇突然看到前面兩米的地方竟然有一個通體紫色的東西,這樣的紫色在這樣樹木叢生的樹林,除了落葉以外,沒有任何的東西,最讓人容易發現了。

  「吱吱……」那個紫色的東西似乎感覺到有人靠近,竟然動了動,楊崇瞬間看清楚了這是一個什麼東西,竟然是一隻貂,和地球上的貂不同的是,這隻貂竟然是一隻紫貂。

  「沒想到這個地方竟然遇到這個奇特的動物,要是在地球上,恐怕又成為了一個富家小姐的寵物了。」楊崇心裏想到。

  其實楊崇也十分喜歡小動物的,看到這隻紫貂,頓時楊崇就想要去抱這隻紫貂,不過紫貂的警惕性很強,立刻就向著前面跑了一米,楊崇倒是很有耐心,再次向著前面跑去。

  紫貂回頭看看楊崇,然後對着楊崇看了一眼,再次向著前面跑去。

  「小東西,想不想吃東西啊?」楊崇看着紫貂,笑着說道,說完拿出了準備的食物,一隻烤雞。

  紫貂似乎聞到了烤雞的香味,回頭看看楊崇,不過似乎感覺楊崇太過於龐大,不敢靠近,楊崇倒是十分的耐心,看着紫貂,臉上露出微笑。

  紫貂看到楊崇對自己似乎沒有任何的惡意,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點,看到楊崇沒有任何的動作,似乎心安了很多。

  楊崇感受到紫貂,對着紫貂露出微笑,手裡動了動烤雞,紫貂受到烤雞的誘惑再次向著前面靠近。

  「這個小東西還真是聽警惕的。」楊崇心裏想到。

  「不過這樣靈性十足的小動物真的很少見啊!」楊崇心裏想到,對紫貂的喜愛之情更加的溢於言表了。

  「過來吃吧,我對你沒有惡意的。「楊崇心裏想到。

  其實楊崇真的對紫貂沒有任何的惡意,楊崇只是想要抱一抱這個紫貂,因為楊崇內心對小動物的喜歡,在前世的那個世界,楊崇對動物都十分的喜歡,因為是這個緣故,楊崇也打算去了非洲找小動物。

  紫貂感受到了楊崇心裏的善意,慢慢的靠近,終於將嘴咬在了烤雞上面,眼睛卻是看着楊崇,似乎看看楊崇有沒有任何的動作,楊崇相信,一旦自己有任何的動作,紫貂一定在第一時間逃走。

  紫貂看到楊崇沒有任何的動作,開始吃起東西來,吃了一口,看了看楊崇,看到楊崇沒有任何的動作,紫貂似乎更加的放心。

  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起烤雞,紫貂吃烤雞的速度真的很快,很快就將一直烤雞給吃完了,看了看楊崇,然後大搖大擺的走開了。

  「這個小東西還真的聽好玩的。吃完了就走,一點都不留戀啊!」楊崇心中想到。

  等到紫貂走了,楊崇向著前面走去,繼續尋找靈藥,如果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楊崇知道自己一定要有着很強的實力,不然根本就不可能生存下去,如果連生存都很難的時候,恐怕他就要成為唯一一個穿越了,然後死了的人了。

  「我相信穿越的人,一定有着主角光環的。」楊崇心裏想到。

  不過找了一天,楊崇也進入了很深的森林,還是沒有找到他需要的靈藥,讓楊崇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隻紫貂竟然再次出現在了楊崇的視線之內了。

  「小東西,真是貪吃的。」楊崇看到紫貂笑着說道。

  雖然嘴上這樣說,不過楊崇還是將烤雞拿出來,遞給紫貂,紫貂看了看楊崇,似乎對楊崇十分放心的樣子,這一次的膽子比上一次大了很多,紫貂直接咬了上去,看了看楊崇,看到楊崇還是沒有任何的動作,果斷的吃起東西起來。

  短短五分鐘的時間,一隻烤雞就只剩下了一堆骨頭,楊崇看了看紫貂,背起東西,向著前面走去,紫貂看了看楊崇,最後搖了搖頭,然後向著一個方向跑去。

  楊崇還在山裡尋找靈藥,在晚上的時候,就修鍊一下,不過這段時間,楊崇感覺自己的實力還是穩步的提高,不過現在距離三個月的時限只有十天了,楊崇不知道自己將目標寄意在這個虛無縹緲的靈藥上,是不是正確的。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了,楊崇還是向著一個方向繼續走,楊崇覺得自己自己的運氣應該是沒有那麼差的,應該能夠找到傳說中的靈藥。

  一連走了三天,楊崇的心理都有些麻木了,除了那些樹木以外,沒有任何的靈藥,不過楊崇在這幾天的時間裏面還有一個收穫,那就是以後即使被宗門給驅逐了,還是能夠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的。

  「呵呵……這個小東西又來了!」楊崇看着這隻紫貂,臉上出現了莞爾的笑容。

  看到紫貂的出現,楊崇就知道紫貂是想吃自己的烤雞了,不過這幾天野雞這樣的食物是找不到了,只找到了野豬,好在這只是一般的野獸,不是傳說中的妖獸,楊崇很利落的將野豬給殺了。

  楊崇拿出一隻野豬腿,遞給紫貂,紫貂看到不是烤雞,猶豫了一下,似乎鼻子聞到了烤肉的香味,立刻靠上來,一口咬住野豬腿,開始吃了起來。

  通過這長時間的了解,楊崇對這隻紫貂十分的了解,楊崇對這隻紫貂唯一佩服的地方就是這隻紫貂吃烤肉的速度還是那麼快。

  「小東西,你的牙口真的很好啊!「楊崇笑着說道。

  看着紫貂吃完以後,楊崇就站了起來,準備離開了,楊崇走了幾步,不過楊崇聽到了後面竟然有東西跟來的聲音,一看之下,沒想到那隻紫貂竟然跟來了。

  楊崇停了下來,看着紫貂,笑着對字段名說道:「小東西,你跟着我幹什麼?」

  聽到楊崇的話,紫貂看了看楊崇,然後咧了咧嘴巴。楊崇看到紫貂十分形象的動作,臉上瞬間出現了笑意。

  「你這個小東西原來是想要跟着我吃東西啊!」楊崇笑着說道。

  「跟着我也行,不過你這個移動速度太慢了,還是來我的肩膀上面吧!」楊崇伸出一隻手,看着紫貂,紫貂看了看楊崇,最後順着楊崇的手臂一直走到了楊崇的肩膀上面,楊崇看了看站在自己肩膀上面的紫貂,然後笑了笑,繼續想着前面走去。

  

  

 

 「小東西!你在說什麼?」楊崇看着肩膀上面的紫貂說道。

  自從紫貂跟着楊崇已經有了兩天的時間了,這兩天的時間裏面紫貂一直很安靜,除了要吃東西的時候,會看着楊崇以外,就很安靜的站在楊崇的肩膀上面。

  這天紫貂竟然大聲的叫了起來。這讓楊崇十分的好奇。

  紫貂直接從楊崇的肩膀上面跳了下來,在前面跑着,楊崇看到紫貂想着前面跑去,臉上出現了愕然的神情。

  「你要我跟着你去?」楊崇猜測。然後跟着紫貂走着。

  果然,看到楊崇跟了上來,紫貂在前面繼續跑了起來,楊崇不知道紫貂要帶自己去幹什麼,不過楊崇知道紫貂不會害自己的,動物的心態遠遠要比人純潔很多,只要你對他好,那麼它一定會對你好的。

  「小東西,我很好奇你到底要帶我去幹什麼?」楊崇看着前面的紫貂笑着說道。

  走了大概半天的時間,終於紫貂停了下來,楊崇看着紫貂,然後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發現周圍的環境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啊!

  「吱吱……」紫貂再次叫了起來。

  楊崇看到紫貂向著前面走去,很快就穿過了草叢,楊崇看不到紫貂,難道在這個後面還有什麼不一樣的風景嗎?楊崇心裏想到。

  扒開擋在前面的草一看,竟然出現了一個山洞,山洞有三米高,兩米寬,楊崇果然在山洞的入口看到了紫貂的身影,在楊崇看到紫貂的時候,紫貂也看到了楊崇,看到楊崇跟了上來,紫貂竟然再次向著前面走去。

  「你要我進去?」楊崇看着山洞,對着紫貂問道。

  看到楊崇指着山洞,紫貂竟然點了點它的那紫色的小腦袋,然後向著前面走去,走了幾步回頭看看楊崇,看到楊崇跟了上來,紫貂再次走着。

  山洞十分的曲折,蜿蜒,如果不是帶了照明的東西,根本就很難順利的走進去,楊崇不知道如果沒有紫貂的帶領,自己要碰壁多少次才能夠找到這個地方。

  「小東西啊,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楊崇看着紫貂說道。

  看到紫貂吱吱的交個不停,十分的歡快的樣子,似乎在告訴楊崇,這裡是一個好地方。

  紫貂再次向著前面走去,楊崇跟在紫貂後面,十分的放心,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於來到了一個比較狹窄的地方,楊崇看着面前這個地方,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好在自己是一個小孩子,還能走進去。

  「還好,不然我就走不進去了!」楊崇心裏想到。

  楊崇感受到石壁就在自己的面前,面貼着面,要不是相信動物是不會害自己的,楊崇是真的不會跟着紫貂過來的。

  不過進入了以後,楊崇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在這個被擋了的山洞後面竟然有着一個三米寬,五米長的池子,在池子裏面竟然有這很多乳白色的液體,雖然不知道這些液體有什麼好處,但是楊崇隱隱猜到,這似乎是天才靈藥。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千年靈液?」楊崇心中想到。

  楊崇記得在一次翻閱宗門典籍的時候,曾經看到對一種靈藥的介紹,說是這個世界上面有一種靈藥,是天地生成,沒一千年才能夠生成一滴,別看這是一滴,但是能夠立刻改變武者的資質。

  改變武者的資質,這是多麼誘惑人的一項,而且這種靈液除了改變武者的靈液以外,還能加快武者的修鍊速度,讓武者的修鍊速度快上很多倍。

  楊崇越發感覺這個就是千年靈液了。

  不過千年靈液是乳白色的,按照典籍上面的介紹,應該沒有這麼濃,難道這是……

  「吱吱……」紫貂看着楊崇不停的叫,然後就跳了下去,然後對着楊崇吱吱的叫,看到紫貂的動作,楊崇也不再猶豫,直接跳了進去。

  楊崇一跳進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楊崇感激池子裏面的靈液似乎在不斷的向著自己的身體裏面鑽進來,而且隨着那種感覺,楊崇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發熱。

  「好熱!」楊崇暗道。

  雖然感覺很熱,還伴隨着淡淡的疼痛,楊崇還是感激自己的修為還在增加,似乎已經到了練體八層的關頭了,快要進入練體九層了。

  「看來,這果然就是千年靈液了!」

  半個小時以後,楊崇就看到表面的乳白色的靈液完全的消失了,楊崇看到竟然出現了一種金黃色的液體。

  「金黃色的靈液?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楊崇看着周圍的靈藥,心中存在疑惑。

  不過楊崇感激這個金黃色的靈液比起那種乳白色的靈液似乎效果更好,因為楊崇感覺自己身體裏面的疼痛加重了,而且自己的骨頭已經有些淡淡的發癢的感覺了。

  「這似乎是淬骨期的徵兆?」楊崇心裏想到。

  淬骨期,就是說,已經開始淬鍊骨頭了。淬鍊骨頭,就會讓骨頭的密度開始改變,骨頭越來越密,硬度越來越大,等到骨頭的硬度達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身體裏面就會出現一種奇特的能量,那個就是所謂的真氣了。

  雖然武者在淬骨期淬鍊骨頭,但是武者終身修鍊,身體也會隨着修鍊發生改變,等級越高,身體的素質也就越強。

  「沒想到這個靈液竟然能提高自己的修為!」楊崇心中想到。

  本來楊崇以外只能改變自己的資質,沒想到竟然還能夠提高自己的修為。

  隨着時間的推移,楊崇發現越來越癢,自己越來越受不了了,骨頭髮癢的感覺是真的很難受,因為骨頭髮癢,沒有任何的辦法,不能去抓,也不能去磨,只能是默默的忍受。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啊!」楊崇心裏想到。

  雖然不好,但是楊崇知道,天將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勞其脛骨!雖然現在很痛苦,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自己得到的好處越來越多,以後的成就也會越來越大,現在的付出和以後的回報是成正比的。

  楊崇看了看旁邊的紫貂,發現紫貂閉着眼睛,似乎十分的享受這種感覺,而且靈藥還從嘴巴裏面流進去,看來紫貂孩子啊服用這樣的靈藥。

  楊崇看了看紫貂,既然紫貂能吃,自己能不能吃呢?楊崇心裏想到。

  楊崇吃了一口,靈液如果就變成了一種能量,充斥在自己身體的每個角落,楊崇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發現變化,楊崇隱隱的感覺這種變化對自己以後的修鍊似乎有很大的好處。

  半個小時以後,楊崇感覺自己身體不再吸收靈液了!楊崇從池子裏面走了出來。

  楊崇感覺自己在靈液池裏面已經呆了兩個小時左右,自己的身體已經本改造的很好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似乎已經突破到了淬骨期,楊崇看了看紫貂,發現紫貂正在看着自己,看到楊崇看着它,紫貂咧了咧嘴巴。

  「小東西,這次謝謝你!」

  似乎聽明白了楊崇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紫貂衝著楊崇眨了眨眼睛,然後跳出了池子。

  「走吧,我們回去,我已經耽誤了回去的時間了!」楊崇笑着對紫貂說道。

  紫貂看到楊崇的動作,就知道楊崇要他站在楊崇的肩膀上面,紫貂直接跳了上去,楊崇這才發現紫貂的速度真的很快,如果當初自己對它有惡意,根本就不可能抓到它。

  「你這個小東西還會隱藏實力啊!」楊崇看着紫貂說道。

  紫貂對着楊崇吱吱的叫着。

  楊崇向著逍遙門的山門回去,而此時在逍遙門裏面,很多的弟子都在尋找楊崇,尋找這個逍遙門唯一的廢物。

  並不是很多人對楊崇重視,而是都是想要看楊崇出醜,還有更多的人是想要看熱鬧,反正找到楊崇,自己就多了一種談資,對其他的人說說這件事情,還是很有趣的。

  還有一個女孩也在尋找楊崇,這個人就是唐輕瑤,唐輕瑤十分擔心楊崇,擔心楊崇沒有修鍊到淬骨期。

  「楊崇不會是因為沒有修鍊到淬骨期自己離開了吧!」一個弟子說道。

  「沒準還真的有這樣的可能性,畢竟自己離開了,不會被嘲笑,要是留下來,只會被人嘲笑!」一個練體九層的弟子說道。

  「恩,我覺得也是,一個廢物,是不可能突破到淬骨期的。」另一個弟子說道。

  ……

  唐輕瑤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她相信楊崇不會是那樣的人,如果楊崇真的要離開,一定會對自己說的,現在楊崇沒有和自己打招呼,那麼說明楊崇沒有獨自離開,但是在楊崇的院子裏面沒有找到楊崇。

  「楊崇,你到底去什麼地方了?」唐輕瑤心中暗道。

  此時楊崇還在慢悠悠的向著逍遙門的方向走來,一點都不擔心,沒有任何的焦急,雖然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但是只要在天黑之前回到宗門,那麼自己就有機會。所以楊崇一點都不擔心。

  

  

 

  楊崇遠遠的就聽到很多人議論自己的聲音,仔細一聽,原來這些人都以為自己因為沒有達到淬骨期而走了。楊崇嘿嘿一笑,心中暗道:「這次要讓你們失望了!」

  「楊崇,你終於出現了啊!」唐輕瑤看到楊崇,走過來對楊崇說道。

  「恩,我出去了!」楊崇說道。

  「他們還都以為你沒有達到淬骨期,然後自己離開了呢!」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師姐,你說我是那樣的人嗎?」楊崇看着唐輕瑤問道。

  唐輕瑤搖了搖頭,然後對着楊崇說道:「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你,我還是會相信你的。」

  「恩!」楊崇點了點頭。

  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相信自己,支持自己,楊崇看着唐輕瑤,心裏說道:「師姐,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失望了。」

  「師姐,等會我給你看個東西!」楊崇對唐輕瑤說道。

  對於楊崇來說,好東西都有和唐輕瑤分享,不過現在還是先解決了這些事情再說,看着這些人,楊崇臉上面無表情。

  「你們說楊崇有沒有突破淬骨期?」一個人問道。

  「不知道,不過三個月時間突破到淬骨期,怎麼可能!」另一個弟子說。

  「我想也是這樣,以前三年的時間都沒有突破,怎麼可能在最後的三個月時間裏面突破到淬骨期。」又是一個弟子這樣說。

  彷彿所有的弟子對楊崇都沒有信心,聽到這些人的議論,楊崇看了一眼在自己身邊的唐輕瑤,看到唐輕瑤臉上只有擔憂。

  看到唐輕瑤的臉色那麼難看,楊崇的心裏有些難受,也有些開心,難受的是因為自己讓唐輕瑤不開心了,開心的是唐輕瑤臉上的擔憂是因為自己,楊崇知道其實唐輕瑤心中應該是喜歡自己的。

  「等到我的修為趕上你了,那麼我就和你表白吧!」楊崇心裏想到。

  雖然楊崇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現,似乎唐輕瑤已經看出來楊崇心裏的想法,臉上竟然有些微紅。

  「楊崇,你的修為什麼到了什麼境界了?」身體的變化是不能用眼睛看出來的,只能是用特殊的儀器,所以長老也只是問問楊崇。

  「長老,測試一下不就知道了。」楊崇的臉上盪起微微的笑意,看着長老說道。

  「好!如果你沒有達到淬骨期,那你就離開逍遙門吧!」長老對楊崇說道。

  楊崇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的變化,看了下面的所有人,最後將目光移到唐輕瑤的臉上,兩目相對,楊崇對着唐輕瑤微微的點了點頭。

  似乎是感受到了楊崇的心境,唐輕瑤的臉上竟然也露出的淡淡的笑意,顯然唐輕瑤相信這個男孩,相信他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楊崇,你不要讓我失望!」唐輕瑤看着楊崇。

  「楊崇,你也測試了很多次了,不需要和你說什麼了吧!」長老和楊崇來到測試的儀器前面,長老對楊崇說道。

  「自然是不用了!」楊崇說道。

  楊崇看着周圍的那些人,看到他們臉上的嘲笑,還有很多人臉上的同情,而更多的人臉上是面無表情,因為楊崇的事情與其他人無關。

  楊崇臉上再次出現了一絲譏諷的笑容,今天的結果似乎要讓你們都失望了呢!

  楊崇將手放在了儀器上面,很快儀器就發出了紅光,所有人的眼睛都關注着這個儀器,只有一個人心中十分的緊張,這個人就是唐輕瑤,唐輕瑤對楊崇的關心十分的濃厚。

  雖然剛剛看到楊崇對自己點了點頭,但是唐輕瑤心中還是十分的擔心。

  唐輕瑤將目光轉向看到楊崇看着自己,臉上絲毫沒有任何的擔心,似乎是已經胸有成竹了,唐輕瑤放鬆了一些。

  「淬骨,九層!」

  只見到測試的儀器上面出現了這樣的四個大字,讓很多幸災樂禍的人,還有那些同情,嘲笑的人都大失所望了。

  唐輕瑤看到上面的四個大字,臉上的擔心完全的消失了,只剩下了喜悅,不過隨着喜悅,唐輕瑤心中還是有着很多的好奇,好奇楊崇究竟是怎麼樣在三個月的時間裏面突破了,而且還到淬骨九層。

  所有人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甚至還有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看花了。

  「你掐我幹什麼?」;一個弟子看着旁邊的一個人問道。

  「我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這個弟子說道。

  「淬骨九層,淬骨九層,這怎麼可能。」長老說道。

  他還記得在三個月以前,楊崇的修為還沒有突破到淬骨九層,而三個月的時間怎麼可能突破到淬骨九層。

  「難道……」突然這個長老想到一種可能,就是以前楊崇都是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你以前在隱藏自己的實力?」長老看着楊崇說道。

  楊崇沒想到長老竟然會這樣問,不過瞬間楊崇就明白了,因為自己三個月的時間突破了淬骨九層,實在讓他們不敢相信,所以長老才會這樣以為。

  不過這樣認為也有一個好處,就是自己得到的奇遇就可以完全的隱藏下來了,楊崇看着長老點了點頭。

  楊崇對長老說道:「隱藏實力,在這個世界上才能夠生存的更久一些。」

  長老聽到楊崇的這句話,先是一愣,隨後就笑了,沒想到這個弟子竟然有了這麼深的領悟,對,在這個世界上,要想生存更長一些,隱藏好自己的實力,讓自己的敵人在一瞬間被自己殺死,那是一件好事。

  「恩,你很不錯,竟然一件事淬骨九層了,那麼你就可以選擇一個院落了,還有功法,你自己去挑選!」長老對楊崇說道。

  「是,長老!」

  其實對於自己的院落,楊崇早就已經想好了,就在唐輕瑤的院子的旁邊,這樣自己就經常有機會去看一看唐輕瑤了。

  「這是令牌,去武閣領取功法的時候,只要出示這塊令牌就可以了。」長老對楊崇說道。

  「謝謝長老!」楊崇說道。

  「恩,好好修鍊!」

  楊崇走到唐輕瑤旁邊,看到唐輕瑤想要問自己話,楊崇對唐輕瑤說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你那裡吧!」

  「好!」唐輕瑤點了點頭。

  「好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唐輕瑤看着楊崇說道。

  楊崇當下就把自己怎麼進入後山,然後怎麼得到了奇遇,最後怎麼突破到了淬骨九層的事情告訴了唐輕瑤。

  「沒想到你竟然有這麼好的運氣!」唐輕瑤笑着說道,顯然在位楊崇高興。

  「恩!我的運氣真的很好!」

  「那隻紫貂呢?」唐輕瑤問道。

  楊崇吹了一個口哨,一隻渾身紫色的紫貂出現在楊崇的肩膀上,楊崇親密的摸了摸紫貂的毛。

  「好可愛啊!」

  唐輕瑤看到紫貂,眼中滿是喜愛,紫貂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這樣的樣子對唐輕瑤來說十分具有殺傷。

  「我可以抱抱它嗎?」唐輕瑤看着楊崇問道。

  楊崇點了點頭,對紫貂說道:「這個是我的師姐,也是我最信任的人。」

  紫貂看了看楊崇,然後看了看唐輕瑤,直接從楊崇的肩膀上面跳到了唐輕瑤的懷裡。

  「小傢伙!」

  「對了,師姐,我給你看一樣東西!」楊崇對唐輕瑤說道。

  「什麼東西?」唐輕瑤問道。

  「這個!」楊崇拿出一個瓶子,遞給了唐輕瑤。

  唐輕瑤接了過去,打開一看,不知道裏面是什麼東西,疑惑的看着楊崇,楊崇對唐輕瑤說道:「師姐,這個就是讓我改變了資質的東西。」

  「這個就是千年靈液?」唐輕瑤問道。

  楊崇搖了搖頭,唐輕瑤這才說,千年靈液本來就很難得到,還有那就奇怪了。

  「這是萬年靈膏!」楊崇說道。

  「萬年靈膏……」聽到這幾個字,唐輕瑤震驚了,隨後將藥瓶遞給了楊崇,對楊崇說道:「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要!」

  「師姐,我們之間還需要這麼客氣嘛?」楊崇看着唐輕瑤說道。

  「可是……」

  「我現在是練氣期,而你還是淬骨期,這個東西給你才是最好的啊,對你的修鍊有幫助。」唐輕瑤說道。

  聽到唐輕瑤的話,楊崇心中全是感動,沒想到師姐到了這個時候,還是關心自己,還是想要將好東西留給自己。

  「師姐,我在那個池子裏面已經吸收了很多了,現在已經不能吸收了,師姐,你就收下吧,對你的修鍊有好處,而且這個東西,我還有,如果我需要,我還可以用的。」楊崇對唐輕瑤說道。

  「恩!」

  「那我就收下了!」聽到楊崇這樣說,唐輕瑤也就不再推遲了。

  「師姐,謝謝你!」楊崇慢慢的走到唐輕瑤的面前,眼睛看着唐輕瑤。

  楊崇和唐輕瑤很近,近到唐輕瑤已經感受到楊崇身上的溫度,感受到楊崇的氣息了,這樣近距離的接觸,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前面幾次都是有人在的情況下,在單獨兩人下還是第一次。

  

  

  「師姐!」

  「恩!」

  唐輕瑤的聲音就像是蚊子一樣,細小到幾乎已經聽不到了,要不是楊崇的聽力變好了,沒準還聽不到。

  楊崇看着唐輕瑤因為害羞而發紅的小臉,心中滿是甜蜜,師姐真是可愛啊。

  「以後我可以叫你瑤瑤嗎?」楊崇問道。

  唐輕瑤根本就沒有聽到楊崇到底在說什麼,下意識的的點了點頭。楊崇看到唐輕瑤點頭,心裏更加的高興了。

  「瑤瑤!」

  「哎!」

  唐輕瑤答應了,答應以後,唐輕瑤的臉變得更紅了,楊崇慢慢的靠了上去,一隻手慢慢的向著唐輕瑤的小手靠近。

  就在楊崇的手將要捉住唐輕瑤的小手的時候,唐輕瑤突然說道:「崇,我還有事!」

  然後飛快的走了,楊崇看着唐輕瑤離開的背影,腦海里還剩下唐輕瑤離開的時候的那句話,心裏甜甜的。

  楊崇知道自己和唐輕瑤的關係更近一步,而且通過今天的事情,楊崇知道,在唐輕瑤的心中還是喜歡自己的。

  這樣的結論讓楊崇十分的開心,想到唐輕瑤,楊崇的臉上總是掛着甜美的笑容。

  「楊崇師兄,你在想什麼呢?」一個弟子看到楊崇突然笑了起來,隨後問道。

  「沒什麼!」楊崇說道。

  其實楊崇是因為想到了唐輕瑤,所以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

  「去武閣吧!」楊崇心中想到。

  「站住!」

  「守護長老!」楊崇行了一禮,站在楊崇面前的這兩個老人,就是守護武閣的長老,這兩個人守護武閣已經很多年了。

  而且這兩個長老的修為十分深厚,以前楊崇聽說這兩個長老似乎是掌門的師傅,輩分很高。

  「我是來挑選功法的。」楊崇對兩個老人說道。

  對於這兩個人,楊崇心裏十分的敬佩,為了宗門的發展,為了宗門,兩個人日夜守護着武閣,這樣的行為足以讓人十分的尊敬了。

  「恩,你應該有令牌吧!」守護長老說道。

  「恩!」

  「好,進去吧,進去以後,挑選一門最適合自己的功法,挑選功法,有的時候感覺最重要。」守護長老說道。

  「恩,謝謝長老!」楊崇對着兩位老人行了一禮。

  「師兄,你平時話不多,為什麼今天和這個弟子說了這麼多?」另一個長老對先前和楊崇說話的長老問道。

  「沒什麼,我感覺這個弟子和其他的弟子不一樣,所以我才多和他說說。」老者說道。

  「不同嗎?我沒有看出來他有什麼特殊的。」另一個長老說道。

  「這是一種感覺!」

  「好吧,師兄你的感覺一向都很準的,要不要通知一下小軒子!」

  「不用!」

  「好吧!」

  ……

  話說兩個長老的對話,楊崇是絲毫不知道的,楊崇直接進入了武閣,武閣存在於一個巨大的空間裏面,據說這個空間是逍遙門的祖師留下的,裏面全部都是逍遙門的功法,楊崇看着裏面的功法。

  「主修功法!武技,輔助功法!特殊功法!」

  楊崇走進武閣,就看到了四個通道,在四個通道前面寫着這幾個字。

  「我先去特殊功法裏面看看,有什麼東西!」楊崇心中想到。

  每個進入武閣的弟子,都可以得到一部功法,每個種類都可以挑選一次,當然這是進入淬骨期的福利,以後雖然也能夠進來,但是都需要用貢獻點來兌換了。

  「沒想到都是一些秘法,這些秘法雖然厲害,但是副作用太重了啊!」楊崇心中說道。

  最後楊崇選了一門叫做《碎心訣》的特殊功法!《碎心訣》,可以提高武者兩個階段的實力,時間為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以後失效。副作用:全身能量耗盡,沒有任何的戰鬥能力。

  「主修功法,我來了!」

  楊崇離開了特殊通道,來到主修功法的通道,進入以後,楊崇就看到了三排書架,上面都是書籍。

  「沒想到主修功法竟然這麼多,這可比特殊功法那邊多多了!」楊崇心中想到。

  「《金身決》,《青冥決!》《流星決》……」楊崇看了很多的功法,但是楊崇一樣都沒有選定,楊崇感覺這些功法和自己沒有關係一樣,沒有任何的感覺,所以楊崇沒有選擇。

  「這是什麼?」突然楊崇的視線裏面出現了一塊羊皮卷,楊崇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門功法,《萬物化靈訣》,楊崇看到這個功法的名字,隨後楊崇繼續看了下去,但是到了最後,楊崇發現這門功法竟然是殘缺的,這門功法只有到反虛的法訣,後面都沒有。

  「這讓人怎麼修鍊?」楊崇心中想到。

  「不過這個功法給我一種感覺,似乎他很適合我。」楊崇心中想到,楊崇冥冥中感覺有人在告訴自己,一定要選擇這門功法一樣。

  「不管了,既然是這樣的感覺,那就選了,大不了以後再換功法吧!」楊崇心中想到。

  「輔助功法!」

  楊崇來到輔助功法,發現這個通道裏面的功法很少,最後楊崇選擇了一種修鍊真火的輔助功法,最後一樣了,就是武技了。

  楊崇選擇了一門步法,隨後離開了武閣。

  「小子,終於出來了啊!」看到楊崇出來,守護武閣的兩個長老睜開了閉着的眼睛,對楊崇說道。

  「恩,出來了!」

  「選了什麼呀的功法?」守護長老問道。

  楊崇遞給了守護長老。

  「恩,這個碎心訣可以提高兩個等級的實力,在一層裏面也算是不錯了。武技選擇了步法,恩,選擇也說不上好壞。輔助是修鍊真火的,對以後煉丹或者煉器都有幫助,還不錯。」另一個守護長老說道。

  當看到最後的一本書的時候,兩個長老的眼神明顯變了,看了看楊崇,然後問道:「你不知道這本書是殘缺的嗎?」

  「知道!」楊崇說道。

  「知道你還選?」『守護長老問道。

  「我感覺他適合我!」楊崇說道。

  「你知不知道雖然以後可以換功法,但是到了修為高的時候換功法,對自己的實力是很有影響的,甚至會讓自己的修為下降。」守護長老說道。

  楊崇也是知道,在以後換功法會有這樣的不好之處,但是那種感覺讓楊崇最後還是選擇了這種功法。

  「長老,弟子知道!」楊崇說道。

  「只是有一種感覺,這本功法最適合我,我在武閣看了很多的功法,這本給我的感覺是最奇特的。」楊崇說道。

  聽到楊崇這樣說,守護大長老說道:「雖然我告訴你選功法需要靠感覺,但是這樣的殘缺功法,哪怕就是再厲害,你也不應該選啊!」

  「沒事,如果實在不行,我就換功法就是了。」楊崇說道。

  「小子,我看你不錯,如果你現在後悔了,我給你一個機會,進去重新選擇一種功法!」守護大長老說道。

  「謝謝大長老,不過小子還是選這本吧!」楊崇說道。

  既然已經選擇了,那就不後悔,就像當初自己進入後山一樣,明明沒有希望,但是最後自己還是碰到了奇蹟。

  「唉……早知道會這樣,我當初不該那樣說的。」大長老說道。

  「大長老,這是小子自己的選擇。」楊崇說道。

  楊崇將自己選擇的功法抄好以後,告別了兩個長老,慢慢的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早知道他會這樣選擇,我當初就不該那樣說的。」守護大長老說道。

  「師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機緣,不必強求!」二長老說道。

  「唉,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

  ……

  「師姐,你怎麼在這裡啊?」楊崇看到唐輕瑤竟然在自己的院子門前等着,楊崇快步走了上去,說道。

  「我來看看你,問你飯吃了沒有,我們一起去吃飯,沒想到你不在,我就猜到你去武閣了,所以我就在這裡等你了。」唐輕瑤說道。

  「恩!」

  「功法選好了?」唐輕瑤問道。

  「恩!」

  「我看看!」

  楊崇將自己選擇的功法遞給了唐輕瑤,當唐輕瑤看到主修功法的時候,看着楊崇,對楊崇說道:「你怎麼選擇這個了!」

  「適合我,我就選了!」楊崇說道。

  「你知不知道……」

  「瑤瑤我知道,但是我有一種感覺,我就應該選擇他!」楊崇說道。

  「好吧!」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去吃飯!」

  「恩!」

  「崇,我服用了你給我的萬年靈膏,沒想到我的修為立刻就突破了。我現在已經是練氣七層境界了。」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恩,恭喜你了!」

  「嘻嘻,你也要加油了哦!」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楊崇看着唐輕瑤,鄭重的點頭,對唐輕瑤說道:「我會努力的,瑤瑤,我很快就會超越你的。」

  「好,我等着你來超越!」唐輕瑤說道。

  「我給你擦擦!」唐輕瑤輕輕的擦去楊崇臉上的油漬。

  楊崇看着唐輕瑤,唐輕瑤感受到楊崇的目光,小臉立刻變得通紅,心中在想「不要這樣看着我啊,我會害羞的。」

  

  

  「二師兄!」

  楊崇和唐輕瑤走出餐堂的時候,看到一個男子,兩人對着男子喊道。

  「瑤瑤!」

  二師兄看到唐輕瑤,臉上就露出了笑容,不過看到旁邊的楊崇的時候,這個二師兄臉上就不太好看了。

  「你是誰?」二師兄看着楊崇問道。

  「楊崇!」

  楊崇看着這個二師兄,就知道二師兄似乎對唐輕瑤有意思,楊崇心裏就對這個二師兄有着敵意了。

  「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楊崇心裏想道。

  「楊崇,就是那個廢物?」二師兄笑着說道。

  聽到二師兄這樣說,楊崇變得十分得的憤怒,一旁的唐輕瑤對着楊崇搖了搖頭,示意楊崇不要這樣。

  逍遙門雖然有規定,宗門之間不能互相殘殺,但是可以互相切磋,只要不殺了對放就可以了,唐輕瑤知道眼前這個二師兄可是要進入化元期的人了,楊崇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

  楊崇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這個二師兄的對手,但是那個字,讓楊崇十分的反感,楊崇看着對方,譏諷的說道:「你不要太囂張!」

  「瑤瑤,我們走!」

  楊崇拉着唐輕瑤的手,就向著前面走去。

  「小子,你給我站住!」

  楊崇和唐輕瑤剛走了幾步,身後就傳來了二師兄暴怒的聲音,楊崇轉身看着這個二師兄,對他說道:「有何貴幹?」

  「小子,你找死!」

  二師兄看着楊崇說道。

  「呵呵,我找死,你敢殺我嗎?傻逼!」楊崇說道。

  楊崇也不知道怎麼了,當看到這個二師兄看着唐輕瑤的目光時候,楊崇的心裏就十分的不舒服,所以楊崇就看着這個二師兄越發的不順眼了。

  「糟了!」

  一旁的唐輕瑤卻是十分的擔心,對於這個二師兄的性格,唐輕瑤可是十分的清楚的,這個二師兄就是一個疵瑕必報的人,楊崇這樣對他說,肯定會對楊崇不利啊!

  「小子,我是不敢殺你,但是我保證,在三個月的時間裏面,我會讓你來求饒的。」二師兄看着楊崇說道。

  「呵呵……笑話!我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楊崇說道。

  說完,楊崇輕蔑的看了這個二師兄一眼,隨後拉着唐輕瑤的手,向著前面走去,唐輕瑤也這樣任由楊崇拉着。

  「崇,你今天可是十分的衝動了!」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受不了他看你的目光,你是我的!」楊崇霸道的說道。

  唐輕瑤沒有想到楊崇竟然會這樣直接的說出來,臉上十分的害羞,但是還是對楊崇說道:「我是你的!」

  楊崇拉着唐輕瑤的手說道:「放心,我會讓他後悔的。」

  「恩!」

  將唐輕瑤送回他的院子以後,楊崇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再次開始修鍊起來,今天的事情,讓楊崇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夠,如果實力不夠,那麼連自己喜歡的女孩都守護不住。

  「既然上天都給我了這個機會,讓我有了這樣的奇遇,那麼我就要好好的把握!」楊崇心中想到。

  一個練氣九層,快要突破到化元期的敵人,情敵,楊崇感覺自己的壓力很大,雖然壓力很大,但是楊崇並不畏懼。

  第二天,楊崇按照以前,還是出去晨練,本來到了楊崇這個境界,楊崇是不需要去晨練的,但是楊崇知道,修鍊靠的就是身體,身體就是一個容器,所以每天都去晨練。

  「你們聽說了沒有,楊崇師兄剛剛進入內門,就和內門的二師兄結仇了!」一個弟子說道。

  「自然是聽說了,聽說是為了唐輕瑤師姐!」另一個弟子說道。

  「我還看到他們在餐堂前面的衝突了呢!」一個弟子說道。

  楊崇對於這些議論並不在意,向著前面走去,那些弟子看到楊崇走了過來,紛紛的不說話了,楊崇也不在意。

  「沒想到自己竟然被這麼多人議論啊!」楊崇心中想到。

  「啊,今天終於到了淬骨巔峰了,可以突破到練氣期了,功法也可以修鍊了!」楊崇說道。

  「《萬物化靈訣》」楊崇仔細的閱讀着上面的口訣,吧每一個口訣都讀明白,修鍊一途需要十分的認真,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讓人走火入魔。

  「沒想到啊,當初選擇了《萬物化靈訣》,只是因為給我的感覺很好,現在才明白,這本功法究竟有多好,竟然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比一般的功法快上兩倍,也就是說,我的修鍊速度會是別人的兩倍。」楊崇心中想到。

  「開始修鍊吧」楊崇盤腿坐下,開始感受身體裏面的一絲氣流。

  淬骨期修鍊到了練氣期,第一步就是在這裡的身體裏面感受到這股氣流,然後運行這股氣流,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讓這股氣流不斷的壯大。

  而現在楊崇就到了這個關鍵的地步,楊崇感受到了身體裏面的氣流,慢慢的用自己的意念控制氣流不斷的移動,雖然這種移動十分的緩慢,但是楊崇十分的高興,這代表着自己進入了練氣期。

  「沒想到啊,我一晚上竟然就突破到了練氣第二層的境界!」楊崇十分的高興,僅僅一晚上的時間,楊崇就突破到了練氣第二層,這在修鍊史上是沒有的。

  「瑤瑤!」楊崇看到唐輕瑤,十分的開心。

  「崇!」

  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後,兩人的關係再進了一步,已經是名符其實的情侶了,兩人互相的關心。

  「我們去吃飯吧!」唐輕瑤說道。

  楊崇點了點頭。

  讓兩人沒有想到的是,兩人在餐堂前面的時候,竟然被人攔住了,攔住兩人的是一群人。

  「你就是楊崇吧!」一個弟子看着楊崇說道。

  「是!」楊崇知道對方應該是來找自己麻煩的。

  「有人讓我好好的教訓你一下!」那個人說道。

  「呵呵,原來是別人派來的走狗啊!」楊崇笑着說道。

  「你……」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唐輕瑤喝問道。

  「唐師姐,我們只是想要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什麼人不能惹!」那個人說道。

  「瑤瑤,我自己來解決!」楊崇對着唐輕瑤說道。

  「可是……」

  「放心,只是練氣一層,我還有信心對付的。」楊崇對着唐輕瑤露出一個相信我的眼神,唐輕瑤看到楊崇的眼神,點了點頭。

  對方來找麻煩,顯然就是想要讓自己離開唐輕瑤,但是楊崇是什麼人,楊崇不是那種被人威脅,就會放棄的人,更何況,那是自己心愛的人。

  「小子,要是你讓我很簡單就完成了任務,那麼我會下手輕點的。」那人對楊崇說道。

  楊崇看着這個人,臉上露出了輕蔑的笑容,對那人說道:「誰教訓誰,還不知道呢!」

  「待會不要求饒哦!」楊崇用戲謔的口氣對那人說道。

  「找死!」

  「砰!」那人仗着自己是練氣一層,就向著楊崇砸來。

  因為在情報裏面,只知道楊崇是淬骨九層,淬骨九層和練氣一層的差距太大了,所以這人一點都不擔心。

  但是他怎麼會想到,楊崇在一夜之間竟然突破到了練氣第二層,所以這一擊註定是他要吃虧了。

  楊崇看着對方就這樣砸來,臉上露出一個輕蔑的笑容,和自己比拳頭是吧,楊崇也是一拳向著對方砸去。

  那人看到楊崇竟然這樣砸過來,臉上露出笑容,心裏暗道:「和我對拳,呵呵,小子,你死定了!」

  「砰!」

  兩個拳頭碰在一起,發出了讓人心驚的聲音,因為兩個人都用了真氣。

  想像中的,楊崇的手被毀了的場景並沒有出現,而是那人後退了三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楊崇。

  自己是練氣一層,竟然連一個淬骨期的都打不過了,那人看着楊崇,問道:「你不是淬骨九層!」

  「呵呵……我自然不是淬骨九層!」楊崇笑着說道。

  那人知道今天自己栽了,立刻對自己的收下說道:「我們走!」

  「呵呵……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我楊崇好欺負是吧!」楊崇說道。

  「既然有膽子來找我的麻煩,那麼我就讓你知道,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楊崇笑着說道。

  「小子,你也是練氣一層,我也是練氣一層,你不要太囂張!」那人說道。

  其實這個人也是比較聰明的,知道自己不會是楊崇的對手,所以想要立刻離開,但是又不想被楊崇教訓,所以這樣說。

  楊崇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對那人說道:「呵呵,那就試試吧!」

  「砰!」

  楊崇的身形突然出現在那個人的面前,楊崇直接一拳打了過去,直接打在了鼻樑上面,頓時那人的鼻血飛流而出,而楊崇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那個小子。

  再次一拳向著那人的臉上打去,連續打了二十多拳,將那個人直接打成了一個豬頭,鼻青臉腫的,楊崇這才放過他。

  來到那人的身邊,看着這個人,對他說道:「做別人的狗,就是這個下場,回去告訴他,我會讓他後悔與我為敵的。」

  

  

  「瑤瑤,你不知道我喜歡你嗎?」唐輕瑤本來是要去找楊崇的,但是沒想到在半路上被人給攔住了,而攔着唐輕瑤的這個人,就是內門的二師兄。

  「二師兄,我不喜歡你,我有喜歡的人了!」唐輕瑤直接說道。

  「就是那個練氣一層的小子,那個曾經的廢物?」二師兄看着唐輕瑤說道。

  「二師兄,請你說話注意一些!」唐輕瑤直接說道。

  「呵呵……」二師兄笑了。

  「我不知道那個小子有什麼好的,值得你怎麼對我嗎?」二師兄看着唐輕瑤說道。

  「二師兄,你也是內門的二師兄,希望你不要這樣!讓我看不起你!」唐輕瑤說道。

  「呵呵……看不起我!」二師兄感覺自己內心的怒氣實在有些壓抑不住了,自己喜歡的女人,竟然為了另一個男人,而說是看不起自己。

  「請你讓開!」唐輕瑤淡淡的說道。

  對於二師兄,唐輕瑤以前還覺得這個人不錯,但是自從那天遇到了一群人將自己和楊崇攔在餐堂外面以後,想要教訓楊崇以後,唐輕瑤對於這個二師兄的品質就十分的討厭了。

  唐輕瑤沒有想到,外表看上去那麼溫柔爾雅的二師兄,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這樣一個不擇手段的人。

  二師兄聽到唐輕瑤的話,最後讓開了,唐輕瑤從二師兄的面前走了過去,沒有看二師兄一眼,二師兄看着唐輕瑤的背影,臉色鐵青。

  本來二師兄以為自己今天來和唐輕瑤表白,就會讓唐輕瑤接收自己,但是沒有想到在唐輕瑤的心裏,那個小子的地位竟然這麼高。

  「好,既然你選擇那個小子,那我就毀了那個小子。」二師兄說道。

  ……

  「怎麼了?」

  楊崇看到唐輕瑤臉色十分的難看,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唐輕瑤說道。

  「肯定有什麼,你不要瞞着我了!」楊崇對唐輕瑤說道。

  唐輕瑤知道自己是瞞不住楊崇的,當下就將剛剛自己被二師兄給攔住的事情告訴了楊崇,楊崇聽了以後,心中十分的不爽,他喜歡的女孩,竟然被人死纏爛打。

  「我會讓他後悔的。」楊崇說道。

  「崇,你現在的修為太低了,不是他的對手!」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我知道,放心,我不會現在就對付他的,等到我的實力夠了,我才會行動的。」楊崇說道。

  「我不希望你出任何的事情!」唐輕瑤對楊崇說道。

  「恩!」

  楊崇雖然嘴上答應了,但是心裏卻是憋着一股氣,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死纏爛打,是個人都忍受不住。

  「加快修鍊吧!」楊崇心中想到。

  楊崇加快修鍊,而在另一邊,二師兄卻是想着對付楊崇的計劃。

  「小五,你說我該怎麼辦?」二師兄看着面前這個陰冷的男子問道。

  這個陰冷男子可以說是二師兄的軍師,一切計謀都是他出的,以前二師兄有着敵人,對付那些敵人,都是這個軍師的計謀。

  小五也沒有讓人失望,小五的計謀最後都讓二師兄的那些敵人再也不能喝二師兄為敵了。

  「二師兄,我們不能再宗門裏面明着對付他!」小五說道。

  「我知道!」

  宗門的規矩是不能夠違背的,這一點二師兄也是十分的明白。

  「那麼我該怎麼辦?」二師兄問道。

  「二師兄,我看,對付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辦法,我們讓人去將這個楊崇給帶來,然後狠狠的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你的厲害,相信他不敢和二師兄你為敵了!」小五說道。

  「我已經試過一次了!」二師兄說道。

  「但是上一次沒有成功,他根本就不知道二師兄你的厲害!」小五說道。

  「好!那就這樣試試!」二師兄說道。

  「不過這個小子現在的實力似乎是練氣二層,而我不能親自出手,免得別人說我是以大欺小,名聲不太好,對我以後爭奪掌門的時候不利!」二師兄說道。

  「這個師兄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會安排好的。」小五對二師兄說道。

  「恩,你辦事,我放心!」二師兄拍了拍小五的肩膀說。

  二師兄看着小五離開,臉上帶着笑容,只不過那個笑容怎麼看,怎麼都邪惡,讓人看了不舒服。

  而此時,被人算計了的楊崇還不知道,自己一個人獨自在修鍊,兩天前,唐輕瑤對楊崇說,她要出去一趟,據說是出去試煉,要半個月的時間才回來,所以楊崇將更多的時間都花在了修鍊上面了。

  《萬物華靈訣》越是修鍊,楊崇越發的覺得他不一般,楊崇感激自己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練氣第二層的巔峰了。

  其實不僅僅是因為《萬物化靈訣》的不一般,還和楊崇當初的奇遇有着一定的關係,當初楊崇得到了千年靈液,還有萬年靈膏,那些東西被楊崇吸收了很多,雖然一部分能量讓楊崇的修為突破到了淬骨九層。

  但是大部分的能量還殘留在楊崇的身體裏面,隨着楊崇的逐漸修鍊,這些力量才會慢慢的被楊崇開發出來,隨着楊崇的不斷修鍊,身體裏面的力量也不斷的釋放出來,增加楊崇的修鍊速度。

  所以楊崇才感覺自己的修鍊速度越來越快。

  照這樣的速度修鍊下去,我有把握在一年的時間裏面趕超瑤瑤,楊崇心裏想到,作為一個大男子主義很強烈的男人,楊崇覺得一個男人的力量低於一個女人,是一件很不應該的事情,楊崇認為男人應該保護女人。

  男人要保護女人,就應該擁有比女人還要強大的力量才行,所以楊崇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超越唐輕瑤。

  楊崇睜開了眼睛,看着窗外,沒想到自己一修鍊,就是一天了,楊崇站了起來,需要好好放鬆放鬆了。修鍊也需要張弛有度,不能一味的苦修,有的時候一味的苦修,沒準也會讓人走火入魔。

  但是不能一味的放鬆,因為一味的放鬆也會讓人的修為提高不上去,楊崇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努力,而是什麼時候該放鬆。

  楊崇漫無目的的走着,突然楊崇感覺有些不對勁,自己的身後似乎有人一直在跟隨着,楊崇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很快一個人影就出現在楊崇的視線內。

  「這人是內門的弟子。」楊崇看到那人身上穿的衣服,瞬間就明白了來人的身份。

  「楊崇,你出來吧,既然你已經來到這裡了,那麼最好。」那人說道。

  楊崇感受到那人的修為似乎是練氣三層,不知道對方找自己有什麼事情,楊崇不怕麻煩,直接站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楊崇看着對方問道。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來對你說的話!」那人說道。

  「哦?」

  「楊崇,我勸你還是離開唐輕瑤的好,你知道唐輕瑤是二師兄看上的,你是不可能得到的。」那人說道。

  楊崇沒有想到,對方說的話,是和唐輕瑤有關,又是那個該死的二師兄,那個二師兄似乎是和自己杠上了。

  不過楊崇絲毫不在乎,對着這個人說道:「呵呵……你們二師兄還真是不死心啊,還想威脅我,呵呵……我要是因為他的威脅就離開唐輕瑤,我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楊崇看着這個弟子說道。

  「你這是何苦呢?」那人說道。

  「你不懂!」楊崇說道。

  那人確實不懂,他是逍遙門的內門弟子,叫做王飛,天生是一個修鍊狂,除了修鍊,對什麼都不感興趣,要不是因為欠二師兄一個人情,這個人也不會出現。

  「我本來是不想動手的,但是你讓我完成不了任務,所以我決定好好教訓你一下!」王飛說道。

  楊崇看着王飛,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雖然楊崇的臉上看着他什麼的淡定,但是在楊崇的心裏卻是十分的鄭重,十分的專註,因為楊崇感激這個王飛十分的強悍。

  「刷!」

  王飛的身法也不錯,一下就出現在了楊崇的面前,但是楊崇早就有了準備,在王飛即將要擊中他的時候,楊崇一個閃躲,直接閃了過去。

  王飛沒有想到楊崇竟然能夠這麼輕鬆的躲過去,眼睛裏面透出一道亮光,隨後再次向著楊崇攻來。

  「果然是一個對手啊!」楊崇心裏想到。

  「砰!」楊崇眼看自己躲不過去了,右手架住了王飛的右拳。

  「來而不往非禮也!」楊崇說道,左手變掌為拳,一拳向著王飛的面門砸去,這一拳要是砸中了,王飛可就慘了。

  不過王飛也不是一般人,怎麼可能讓楊崇這麼簡單的就砸中,左手捏住了楊崇的左拳,兩人的雙手架在一起。

  「你很不錯!」楊崇對王飛說道。

  嘴上說著,腳下卻是向著王飛的肚子踹去,王飛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楊崇的動作,對楊崇說道:「你還真是陰險!」

  「你是我的敵人,對待敵人是不能手軟的!」楊崇對王飛說道。

  突然,楊崇鬆開了王飛的右拳,右手向著王飛的胸口砸去,王飛來不及躲避,被楊崇砸中。「咳咳……」

  

《萬物化靈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