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為妻女報仇後,重生1980
為妻女報仇後,重生1980 連載中

為妻女報仇後,重生1980

來源:google 作者:受氣菠蘿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菀晴 都市小說 閆屹

【都市重生+兵王奶爸+種田致富】閆屹新婚第二天就接到了任務,被迫歸隊為了保密,他傳回家自己死亡的消息與敵對勢力鬥爭數載,終換得天下太平可他的妻女,早已在1980的那個雨夜,被殘忍的殺害閆屹苦尋兇手數年,終於手刃仇人,為妻女報仇眼前一花,再睜眼他卻重回了妻女被害前三天展開

《為妻女報仇後,重生1980》章節試讀:

「你那娘們可真烈,當年我本來想快活快活再給她賣掉換點酒錢,誰想到她竟然藏了一把剪刀!還好我反應快,一刀就給她解決了。」

「她死的時候還瞪着眼,讓你女兒快跑呢!」

「你女兒當時才三歲吧?長得可真水靈啊。我本來準備賣到山溝里的,誰想到她一路上一直哭,把人都引來了。所以我直接扔下懸崖了。」

「好像當時沒立刻摔死,我還聽到慘叫了呢!哈哈哈!」

腳步聲一點點逼近。

可徐王八卻依舊挑釁的看着閆屹:「怎麼?你堂堂龍國四帥之首,還能以公謀私,殺了我不成?」

話音剛落!

一道寒光閃過,血霧爆開!

「啊啊啊啊啊,我的眼!」

飛濺的鮮血之下,閆屹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手中匕首翻轉,又是一刀下去。

直接廢了他的雙眼!

慘叫聲之中,閆屹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你用哪只手碰她們的?」

沒等到回答,他卻自嘲的笑了。

眼中閃過一道利芒。

手起刀落!

削鐵如泥的寶刀竟將徐王八的雙手生生剁了!

血流如注!

將他染得仿若修羅!

可即便如此,內心的悲痛和內疚卻得不到絲毫緩解。

當年他新婚之後就接到秘密任務歸隊,為了任務保密性,被迫向家中傳去了他已死的消息。

原本想着等一切塵埃落定,就回到家中好好補償妻女。

然而等待他的卻是妻女慘死的消息!

為此,他苦尋兇手數年,終於在邊境毒窩裡把徐王八給抓回來了!

「閆帥!大哥!你這樣要被處分的!」

張浩被嚇呆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趕忙坡着腳上前,想要攔住閆屹。

然而卻被閆屹一腳踢開。

整個人砸在牆上,半天沒緩過勁來。

而閆屹卻仿若未覺,一雙血紅的雙眸死死盯住徐王八,手中的匕首一下下的朝下扎去!

每一刀,都不是致命的地方。

徐王八從得意,到驚恐,最後變成絕望的哭嚎。而閆屹卻只是冷笑着封了他的穴位幫他止住血。

一刀刀,凌遲!

「啊!閆帥,閆大帥!給我個痛快……我還知道你還有個女兒,從出生就被抱走賣掉……我什麼都說,只求給我個痛快,啊啊啊!」

還有個……女兒?

閆屹動作一頓。

隨後,一陣劇烈的頭痛忽然襲來。

他一個踉蹌,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

*

「老大你當時為什麼要救我,原本被炸的應該是我!你要是醒不過來,我他媽……」

張浩的聲音像是隔着一片霧氣,朦朦朧朧的傳來。

閆屹猛地一睜眼,整個人從床上彈了起來。

「浩子?」

「老大,你醒了?!」

閆屹冷着臉推開張浩湊近的臉:「徐王八呢!」

他還沒給妻女報完仇,還沒問清另一個女兒是怎麼回事!

「什麼徐王八?」王浩一頭霧水,「老大你是被爆炸震壞腦袋了吧?我這就去叫醫生!」

他說著就跑了出去。

而閆屹看着他沒有坡的腳,整個人愣了愣。

張浩的腳不是在十幾年前的任務中被炸傷了嗎?

怎麼又好了?

腹部的疼痛喚回他的意識,他震驚的拿起病床旁的那份任務彙報書。

最下方手寫的日期一欄赫然寫着:1980年7月13日!

怎麼會?

他這是……重生了?

等等,這個日期!

還有三天,就是徐王八口中衝進他家中,虐殺他妻女的日子!

彷彿驚雷炸開在耳邊。

下一秒,閆屹一把拔掉手上的針管,捂着腹部衝出了醫院。

三天後。

大青山,河下村。

女人帶着一個奶娃娃剛從地里回來。

小傢伙才三歲不到,跟着在地里呆了一天,困得眼皮子打架。

卻還是不願意讓菀晴抱她,堅持要自己走。

「娘,娘!」

小奶團忽然吭聲,拉了拉菀晴的褲腿:「咱家門咋開啦?」

菀晴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秀眉緊緊的擰起來。

「你在這等着,娘先去看看。」

她說完就抄了背着的鋤頭,一步步靠近家門。

心裏湧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她一個帶娃的年輕寡婦,在這窮山惡水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記。尤其是徐王八那個二流子,仗着跟村長有親戚,三天兩頭騷擾她們母女。

今天竟然還敢趁她下地幹活,進她家!

她這回非要給他的腿打斷。

看看村裡這些個混蛋還敢不敢欺負她們母女!

菀晴想着就已經到了門邊上。

裏面的腳步聲漸近,她深吸一口氣,眼見着那人冒頭。

她眼一閉,心一橫。

一鋤頭就劈了下去!

誰料劈到空中,手腕卻被抓住。

她惶恐的睜開眼,卻對上了那張朝思暮想的臉。

「閆屹?」

她呆了呆。

手中的鋤頭應聲而落。

「小晴,我……回來了。」

前世,閆屹自從知道妻女的死訊,就開始瘋魔般的悔恨自責。如今再見妻子,饒是鐵血男兒,也不禁有一瞬的哽咽。

而菀晴的眼眶卻忽然紅了,大滴大滴的淚水落下。不可置信的踮起腳尖,捧起閆屹的臉:

「你沒死。他們都說你死了,我就是不信。你怎麼會死呢……」

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這三年的心酸屈辱和恐慌,在見到閆屹的這一瞬間全部傾瀉而出。

三年來,為了保護自己和女兒努力裝出的堅強,頃刻間土崩瓦解。

閆屹沒死。

她男人回來了。

她的依靠回來了。

「壞蛋!壞蛋放開我娘!」

忽然傳來的小奶音讓閆屹一怔,低頭便看見一個小糰子正錘着他的腿。

瘦巴巴的小臉皺着,急的都快哭了。

菀晴趕忙鬆開閆屹,蹲下來抱住小糰子的手:「雙雙快看,這是你爹,是嗲嗲呀!」

「嗲嗲?」

雙雙的小拳頭果然停了下來,瞪着大眼睛,歪頭看向閆屹。

好高大。

她縮了縮脖子,卻又被菀晴往前推了推:「你不是一直要找嗲嗲嗎?現在嗲嗲回來了,快去抱抱嗲嗲呀。」

閆屹也蹲下身,忍着心頭的澀意開口。

「雙雙,嗲嗲回來了。」

上輩子他新婚之後就歸隊,只在信里知道菀晴給他生了個女兒。

時隔兩世,他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女兒。

很瘦,頭髮黃的像是枯草。明明快三歲了,看上去卻還沒有人家兩歲的孩子壯實。

但是眼睛很大,怯生生的看着他,像是只受驚的小奶貓似的。

跟他想的一樣可愛。

但這樣可愛的女兒,上輩子卻親眼看見媽媽不堪**被殺,然後被扔下懸崖!

徐王八說,雙雙被扔下懸崖之後沒有立刻死。

她當時……有多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