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連載中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醉花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川和鳴 浮雲醉花間 現代言情

擂缽街大爆炸發生的那日,淺川和鳴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同時晚了十年的金手指覺醒了王者榮耀系統,是他在橫濱生存下去的外掛然後為了救人,.………他開局選了蔡文姬!沒事,以後還會有能輸出的英雄的,他安慰自己然而………當他可以輸出了的時候,每次想打架都被按在原地「太危險了,你躲在後面!」被躲在後面的淺川和鳴伸出爾康手,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我能c的!我只是開局蔡文姬但是我可以輸出的#論為什麼每一個小夥伴都把他當成了一捏就碎的這檔子事#所以你們為什麼總喜歡搶人頭?放着我來啊你們!心痛的再次被搶人頭的專屬輔助如此想到作者有話想說:本文是腦洞作品,很多bug和私設,接受不了的集美們可以不要難為自己,改是不會改設定的,畢竟我寫的開心展開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章節試讀:

橫濱這個城市,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勢力卻錯綜複雜,大大小小的勢力交錯盤踞,使得這所港口的城市少有安靜平和的時候,民眾們也早已習慣了三天一次小衝突,五天一個大爆炸的日常。

「港口黑手黨易主?!」

當這個消息出現在橫濱所有勢力首領的桌子上的時候,整個橫濱都炸開了。

雖然現任的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晚年性格越來越暴虐,但是能把港口黑手黨一步一步發展為現在的規模,他的能力和魄力不容小覷,這也是近幾年沒有勢力同港口黑手黨爆發太強烈衝突的原因,年老的獅子也依然有爪牙,一旦把他逼到瘋狂,他必定原則同歸於盡也要咬死敵人的結果。

與其說是在避其鋒芒,倒不如說,他們是在等這頭年老的獅子死去,再一擁而上,分割他龐大的身體和地盤勢力,正因如此,這幾年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才越發的橫徵暴斂,肆無忌憚。

當一個人飽受許久困病痛苦的折磨,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和光明,他的性格就已經扭曲到極致,無情無義,把所有的人都當做工具和棋子,為了活下去,他會無所不用其極。

同樣的,如果有一根救命稻草曾出現在面前,他拚死也會抓住,但反過來說,如果曾經出現過面前卻又一直抓不住希望,他只會對希望更加的渴求。

「蘭堂先生,港口黑手黨發生什麼事了嗎,橫濱今天的氣氛有點不對勁呢。」

黑手黨的成員一擁而出,五角大樓被層層圍住,任何人不能靠近甚至路過那裡,港口黑手黨的異變簡直要宣傳的人盡皆知了。

蘭堂原本是獨自一人行動,即使是多了一個淺川和鳴需要照顧,對他來說也不是多困難的事,沒想到當時出去的那群孩子,除了和他一起出現的中原中也,還有另一個擁有異能力的孩子。

於是他在橫濱靠近市區又開了一個事務所,平時除了做一些情報相關的交易,更多的是在追查「荒霸吐」。

歷經四年,在追查擂缽街爆炸的時候,他查到了「荒神」的實驗。

人類永遠學不會教訓,一次次的重蹈覆轍,總想得到真正神明般的偉力,為此犧牲的生命在他們眼裡不值一提。

「荒霸吐」橫濱的傳說中祂是高天原的至高神明,欲凈化人間污濁降臨,反停留在人間不曾離去,成為守護橫濱的力量。

不知為何,沉睡的荒霸吐被人類發現,為了獲得神的力量,他們在橫濱建造了實驗室,企圖研究神靈的本質,並妄想控制神的力量。

他不知道自己的來處,但肯定不是日本人,具體是哪個國家的人卻無法確定,雖然無法完全恢復記憶,但有時總會覺得中原中也的面龐和力量非常熟悉,好似曾經日日相伴一樣,所以中原中也鬧着要和淺川和鳴一起來的時候,他也同意了。

「你也看見了嗎?」

蘭堂沉吟了一下,還是決定直接告訴他的小員工,反正對他來說,也算不上什麼大事。

「港口黑手黨,昨天已經易主,近日,橫濱恐怕會有一些動蕩,你最好告訴你的朋友們,最近不要離開家了。」

作為橫濱的情報販子,掌握第一手情報是必須的,黑手黨易主的消息一出,他就已經把原來的布置暫停,新首領是他認識的人,兩人還曾經合作過,就他對那個人的了解,他的上位,怕不是用了多光明的手段。

原來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淺川和鳴恍然,他難得過了幾年安穩的生活,當時把蘭堂和中也救下來這一步棋是走對了,幾年的發展,讓他有了猥瑣發育的時間,然而他還是只有一個蔡文姬。

終於,三刻構想要開始實行了嗎?

四年來從來沒抽中過永久英雄的某人內心是絕望的,我知道你概率低沒想到你根本就沒有概率,垃圾系統,萬分之一的概率也該中了,沒有保底這合理嗎?

好在平時的簽到積累了不少金幣和銘文碎片,再加上平時的經驗積累,蔡文姬終於做到了滿級。

裝備要用金幣買,英雄也要用金幣買,他沒想到的是這兩個用的是同一種金幣,這就導致他買了裝備就沒錢買英雄,買英雄就不能買裝備。

於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但是,新首領要收服港口黑手黨還需要時間吧,蘭堂你想怎麼做?」

十四歲的淺川和鳴已經是個半大少年了,營養充足後他的身高也開始抽條,然而身體還是有些瘦弱,面容白皙俊秀,黑亮的瞳孔恍若星子,清澈澄靜,身上帶着暖陽的氣息,使人見之親切。

「什麼都不需要做哦,和鳴君。」蘭堂優雅的拿起華麗的骨瓷杯,飲下一口祁門紅茶,不知為何,他對英式下午茶很排斥,但紅茶卻很得喜愛。

「鄙人曾與森醫生聊過,對他的抱負有些許了解,對森醫生而言,最重要的是橫濱,因此,絕對不會像前首領那般給橫濱帶來混亂和恐懼,我們只需要靜靜的觀望就可以了。」

「啊,對了。」黑色的髮絲垂下,絲滑柔順的落在了肩膀,蘭堂輕輕的一笑,語氣中帶着些許調侃。

「森醫生對和鳴君相當感興趣,他托我帶話給你,如果你願意加入港口黑手黨的話,會給你最優的待遇,比如,港口黑手黨的准幹部如何?」

幹部是首領直屬以下位置最高的人,只有對黑手黨有重大貢獻的成員才能得到此殊榮,在此之前,准幹部就是一隻腳跨入了這個門檻了,森鷗外給出的承諾不可謂不重。

但是淺川和鳴內心明白的很,那個黑心醫生,現在應該叫森首領了,才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之所以叫他森屑,就是因為在那個人眼裡,只有「最優解」,其他所有的人,都只是旗子,就算是他常掛在口中的為了橫濱,為了達成目的,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利用。

所謂的承諾,只怕是除了看中他的治癒能力,還看中了他家裡的龍之介和中也兩個潛力股,想着把人挖回黑手黨呢。

「蘭堂先生不要開玩笑了,如果真的這麼做,我會被啃的骨頭都不剩了吧。是什麼給了你我能混黑手黨的錯覺?」

他似真似假的抱怨道,語氣中卻帶着親近,雖然蘭堂看似難接近,但他經常會給獨自在據點的蘭堂帶吃喝飲食,貼上去和他聯絡感情,帶着中也龍之介來這裡請教異能力開發,這麼長時間下來,鐵打的心也會變得溫暖了,於他,蘭堂已經是亦師亦友,算得上是親近的人了。

「聽說前首領傳位給森首領的時候,有一個小孩子是見證人,那個孩子已經被森首領帶在身邊,十二三歲的年紀,已經准幹部級別了呢。」

蘭堂當然只是隨口一說,這幾年淺川和鳴靠近他的想法和目的沒有隱藏過,久而久之他也漸漸對這個孩子有些真心相待,畢竟有一個貼心還乖巧的小徒弟,對他又尊重又熱情的,他也不好意思拒絕。

而且他有預感,和鳴君對他的身份,恐怕是有一些了解的,他對自己有一種盲目的信任,並非是因為品德,而是相信他有保護這群孩子的力量,但那時候,他對彩畫集的開發不完全,也只是當作一個運送物資的空間使用。

他倒是曾經試探過這孩子,結果確實發現他隱藏了什麼,但是出於淺川和鳴多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不願意直接把他變成自己的傀儡,畢竟這麼做的前提就是,淺川和鳴要成為一具屍體才行。

「十二三歲又怎麼樣呀,中也也是這個年紀,他現在已經越來越厲害啦。」

提起自己的可愛的弟弟,淺川和鳴黑亮的瞳孔頓時熠熠生輝,仿若璀璨銀河中一閃一閃的碎星,發著細碎卻耀眼的星光。

「蘭堂先生,今天也一起來吃個飯吧,中也最近也有點想你了呢」

蘭堂對中原中也的態度一直都很微妙,他對這孩子很親切,有一種喜愛感,卻不知為何還有一些複雜的情緒深深的壓在心裏,但是中原中也卻很喜歡對他溫柔的大人,而且還可以和他一起訓練,因此平時對蘭堂的到來亦是非常期待的。

「我也有點想念中也了呢。」

港口黑手黨,五角大樓。

首領辦公室在五角大樓的最高處,短短几天時間,曾經前首領的風格盡去,染上了現任主人的氣質,雖然裝飾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但是曾經那種壓抑感和寒氣卻已經消失。

捲髮的少年沒骨頭般的歪倒在沙發上,黑色的西裝皺巴巴的披在肩上,臉上纏着白色繃帶,雪白的肌膚與繃帶搭配,襯托着少年帶着一股惹人憐愛的柔弱氣質,但那鳶色的瞳孔中,倒映着的晦澀的黑暗。

這是一個,已經沉浸到黑暗世界的孩子。

「森先生,好無聊——」

少年拉長了的語調帶着些許粘膩,明明是爽朗撒嬌的語氣,卻只讓人覺得空無一物。

「明明說好的我幫你作證就給我無痛自殺的葯的,結果讓我做什麼准幹部,森先生耍賴!我不幹啦!」

太宰治倒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以示抗議,他就是聽森歐外說會給他葯才答應他的條件的,才不是想給這個黑心醫生幹活呢。

黑色長髮披肩,一席黑色長風衣加內襯,脖間圍着一抹大紅,如血色般艷紅的瞳孔笑眯眯的看着少年撒潑打滾,就像在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我也是沒辦法呀,太宰君。」

新上任的港口mafia首領森歐外,今天也在頭痛,雖然成功的成為了首領,但是前任首領的瘋狂已經把港口黑手黨變成了一個爛攤子,他現在是沒錢沒人還內憂外患,不止內部對他的上位大有說辭,就連橫濱其他的黑色勢力也對如今的港口黑手黨虎視眈眈,若不是幹部之一的尾崎紅葉明言表示支持他,現在怕是已經開始內亂了。

「暫時幫幫我吧,太宰君,只要港口黑手黨的危機過去,我會考慮太宰君的請求哦。」

為了完整的得到黑手黨的力量,他需要培養完全屬於自己的部下,太宰治的心計和手段都合適,就是性格有些難搞,但是也不是沒有辦法。

太宰停下了翻滾的動作,坐起來盯着森歐外一動不動。

現任首領雙手搭在一起托住下巴,歪頭微微一笑,好似認真承諾一樣。但是太宰治知道,他恐怕永遠無法從這個原來是黑心醫生現在是黑心首領的人手上得到能讓他無痛自殺,前往安眠的死亡過度的藥物了。

鳶色的眼中暗流涌動,下面翻滾着的是深沉的黑暗,少年的眼睫輕輕顫動,遮住了眼底的情緒,語氣輕快的開口道。

「好啊,那就看在森醫生現在這麼可憐的份上,暫時再幫你一段時間吧。」

粘膩甜蜜的聲音中有多少空洞的情緒,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師徒的兩人都聽得出來,不過是虛假偽裝罷了。

「那就謝謝太宰君了。」

果然,還是好想要蘭堂君手中的那個治療系異能力者啊,那個孩子加入的話,他可以瞬間組織一個不畏傷亡的敢死隊,成為港口黑手黨的強大力量。

而且還買一送二,一個治療系帶兩個強大的戰鬥系異能力者,如果他們加入,港口黑手黨的發展絕對會比以前更強。

好想要啊,淺川和鳴君。

昏暗的辦公室中,艷紅的眼眸貪婪的情緒快要滿溢出來了。

太宰漫不經心的瞥了他一眼,為那個被盯上的倒霉蛋默哀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