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不做人後,在異界創立妖族
我不做人後,在異界創立妖族 連載中

我不做人後,在異界創立妖族

來源:google 作者:夏小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馮斯翰 夏小乙 奇幻玄幻

【系統+種田慢熱+商業+領主+巨龍+爭霸+甲骨文+無女主】五千人集體穿越,然後被『神明』強行分為了勇者組和魔王組進行一場賭上性命的遊戲「神明,人類是有極限的,我不想做人了!」誰知才來到這個世界,覺醒了『甲骨撰文』天賦的蛇人馮斯翰,就發現這裡的人類和國家對亞人非常的不友好「既然人族和魔族對亞人都不友好,那麼我們就團結所有亞人,自己建個妖族服務器玩玩不就好了」「誰說魔王就一定要率領大軍打打殺殺了?刻板印象要不得啊!」「用商業的手段來佔領這些國家不好嗎,反正我手上這麼多糧食和新奇的玩意兒」「靠着這些東西,我能玩死他們!」展開

《我不做人後,在異界創立妖族》章節試讀:

現在的馮斯翰站在一條不算繁華的小道上。

自從他從黑色的傳送門中走出來之後就打量着四周,想要先掌握一下自己所在位置的情報。

首先就是他沒和別的魔王組成員們在一起,很可能是被打亂了放在這片大陸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至少暫時不用擔心勇者組之間串聯的可能。

給自己留下了前期能苟下去的時間。

其次就是這個骷髏神的世界,似乎還處在比較原始且落後的中世紀時代。

至少從建築、街道和來往人們的穿着、街邊攤販販賣的貨物上看上去是這樣的。

只不過……

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怎麼有點怪怪的?

這時馮斯翰低頭一看才醒悟過來,自己的雙腿已經變成了蛇尾,而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被撐破變得破破爛爛的。

看上去活像一個難民。

不能夠吧,就算是這樣也不用用這種異樣的眼光看着自己啊。

咱又不是**狀態的……

呃……

馮斯翰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一樣,迅速的伸手,將褲子上的橡皮筋拉開然後低頭查看。

「呼……」

原本繃緊的神經一下就鬆弛了下來。

不當人其實沒什麼。

馮斯翰本身也沒有多少負擔和抗拒。

畢竟這關係到自己進化的進程。

可問題是一旦選擇不當人的話,身為一個男人就不得不面對一個不可不免的事實。

那就是『無稽之談』!

想想骨王、再想想萌王,誰不是這樣過來的?

光是看着都令人難受。

所以馮斯翰在想到之後第一時間就查看了一下。

而結果是令人滿意的。

原本以為是無稽之談,結果是雙倍快樂!

隨後,馮斯翰回想了一下自己腦海中那有限的動物知識。

吸……!!!

在回想起前世看過的動物世界之後,馮斯翰倒吸了一口涼氣!

別誤會。

這不是他欣喜若狂的表現。

雖然只要是男人可能都會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躍,

而實際上馮斯翰也有。

但他更多的是將注意力放在了『進化』兩個字上面。

倒是有三倍……四倍……

呃……這樣似乎有點多了。

不着邊際的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馮斯翰甩甩頭。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然後再想想今後怎麼辦。

順便看看那個骷髏神給自己的番茄手機具體都能幹點什麼。

「狗系統,之前你說進化需要能量,那麼是什麼能量啊,你好歹也明示一下唄。」

馮斯翰扭動着自己的尾巴,並不怎麼熟練的在街道上『遊走』着。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遊走。

在他看來有外掛不用的那是傻子。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進化需要的能量是什麼,只有這樣才能針對性的去思考發展。

【錯……信號……】

「嗯?什麼東西?你說清楚一點。」

聽着系統斷斷續續的聲音,馮斯翰有些不明就裡。

【信……差,請……自行……探索……】

呃……

信號、錯、差、自行、探索……

一瞬間,馮斯翰就做出了這個文字組合遊戲的正確答案。

大體就是信號差,不能和自己建立有效的溝通機制,讓自己自行去研究探索進化的奧秘。

「唉……」

馮斯翰雙手叉腰,惆悵的抬頭望天長長的嘆了口氣。

在原本的世界是沒有什麼卵用,現在好不容易覺醒了吧,又因為『信號問題』而不能進行有效的溝通。

還真是個沒用的系統啊……

馮斯翰在內心深處這樣感嘆着。

「喂!那邊的亞人!」

就在馮斯翰惆悵的時候,一個粗暴且極其不友好的聲音打斷了他。

「啊!」

原本就不爽的馮斯翰立刻扭頭,擺出了一副明顯是要搞事情的表情看着眼前的這個人類。

只見這個穿着麻布衣服的年輕男子,一手拿着一個項圈,一手捏着一根鐵鏈,一臉趾高氣昂的樣子看着馮斯翰。

「還愣着幹什麼,快點過來!」

彷彿是完全沒有看到馮斯翰現在臉上不爽的表情一樣,這個年輕男子依然保持着高傲的姿態。

這讓馮斯翰有些懵逼。

是誰給這個腦殘勇氣在一個蛇人面前這麼囂張的,梁靜茹嗎?

「雖然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奴隸,但既然沒有戴項圈,那你從今天開始就是我斯塔克的奴隸了,還不快點自己把項圈戴上!」

見馮斯翰沒有絲毫的動作。

年輕男子也有些惱怒就想要走上來將手中的項圈給馮斯翰戴上。

馮斯翰可不慣着這種巨嬰,於是扭頭就走。

畢竟現在還人生地不熟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噗!快看,斯塔克家的小子居然被一個亞人給無視了。」

「你看,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噗噗,別笑,這不是會讓人很丟面子嗎。」

「沒辦法,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忍不住就笑出聲了。」

聽着周圍人的小聲議論。

手拿項圈和鐵鏈的斯塔克滿臉通紅,羞憤無比。

「啊~~~!!!」

斯塔克一聲大喊,將手上的東西扔掉,然後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衝上去就刺在了馮斯翰的腰上。

『噗呲~』

「呃……」

原本想儘早查看番茄手機的馮斯翰感覺腰子一痛。

扭頭看去卻看到剛才那個精神小伙居然用刀捅在了自己的腰上!

這怎麼回事,這個世界的民風這麼純樸嗎?

一言不合就抄刀子?

「尼瑪……你這傢伙怕不是有病吧……」

『唰!』

心中憤怒的馮斯翰蛇尾一甩,帶着破風聲直奔精神小伙的腦門就去了。

這輩子他還從來沒被人背刺過也就算了了,這傢伙居然上來就給自己一個腎擊!

這換了誰受得了?

於是在憤怒與刺痛的雙重作用下,馮斯翰這一擊是沒有任何保留的。

可想而知,在打了一個螺旋之後,精神小伙的雙眼向著奇怪的地方看了過去。

比如說自己的後背什麼的。

「啊!殺人了!」

「亞人殺人了!」

「快去叫巡邏隊的人來!」

見精神小伙被馮斯翰一擊斃命,原本還在看熱鬧的吃瓜群眾們瞬間散去,尖叫着奪路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