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當妖道那些年
我當妖道那些年 連載中

我當妖道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陸藏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離 陸藏鋒

「女帝大人,其實我沒有做國師的資格」「不,你有」「不,我沒有,我就是個廢物點心,好看沒用」「我相信你」「你別信我,求你了」蘇離在穿越之後發現原主是個光有一副好皮囊但不學無術的廢物但當年糊弄的人裏面有一位姑娘當上了女帝,把他的假話當真了第一步,活過群臣的拷問第二步,算了拉倒吧愛死死展開

《我當妖道那些年》章節試讀:

蘇離轉頭看着眼前的絕美人兒,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成想皇帝大人見狀以為他身體出了什麼問題,開口問道:「愛卿可是還有什麼不適之處?」

那對秋水剪瞳中的擔憂都快要溢出來了。

蘇離見狀總算是開口說道:「陛下,我沒事兒,可能是這段時間有點累了,才會這樣,請放心。」

沒想到在他說完這話之後眼前的女帝大人眼眶一周卻是瞬間變得紅紅的:「是不是因為朕給你帶來的壓力太大了呀?」

聽到這話之後蘇離不禁對前身的所作所為感到極其的不齒。

畢竟他的記憶並沒有那麼完整,所以不知道自己前身究竟說了些什麼東西,不過看眼前皇帝陛下這樣子估計是被前身荼毒不淺。

「我……」

噗通…

一道硬物觸地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

「啟稟陛下,林大人等人在大殿說有要事上奏。」一道女人的聲音在聲響傳過來後緊接着就從門外傳了進來。

「朕知道了,你照顧好國師,朕現在就過去。」

「可是,林大人他們說一定要國師在場,否則這件事情不好處理。」

「放肆!朕……」

「咳咳,沒事兒,我已經好差不多了,既然林大人他們想讓我過去那我就過去一趟吧。」蘇離開口道。

這事情大概率就是衝著他來的,反正伸頭縮頭都是一刀,還不如自覺一點,免得還得背一個膽小如鼠的罵名。

女帝自然也是知道個中情況,所以看向蘇離的眼神中帶上了几絲擔憂,開口道:「愛卿,此事我來處理就好了。」

「沒事兒,不過是群宵小之徒罷了。」

這話說的有多霸氣蘇離心裏就有多慌。不過就目前而言蘇離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前身一向用以示人的狀態都是那種天老大我老二,沒誰比我厲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所以他乾脆就照着這樣子,看看能不能唬住那些人,要不然真就沒有半分能活下去的機會了。

「陛下還請暫時出去一下,我更衣之後就去大殿。」

「國師你之前可都是和我住一起的,不過是更個衣罷了,我不用避開,況且你身上還穿着底衫呢。」

蘇離聽完這話滿頭黑線,這前身之前到底是幹了些什麼啊,真就坑死人不償命唄。

當下心一橫,乾脆就起身拿起了置於床邊的那身袍子開始穿了起來。

袍子質地很好,是前身花大價錢購置的,畢竟俗話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雖然本身底子好,但能錦上添花肯定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女帝陛下在旁邊裝模作樣地用手擋住眼睛,但那雙纖細的手上的指縫寬的都能用來夾根棍子了。

蘇離實在無力吐槽,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套在了身上。

隨後瞥了一眼床邊的一面銅鏡,心頭微微一定。

四個字,衣冠禽獸。

劍眉星目,長發及腰。額頭的一縷頭髮也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後天刻意染的,呈灰白色,讓原本就俊朗的樣貌多了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意味。

這特娘,不去騙小姑娘確實是有點對不起這模樣了。

蘇離甩了甩頭,把這些雜念從腦海中拋了開來。

而女帝陛下在見得他收拾完畢之後則是裝模作樣的咳嗽兩聲,然後就領着他推門走出去了。

……

大殿內。

「林相,對於國師此事,您怎麼看?」

說話的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頭,光從外表看就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

被稱作林相的人則是鬚髮皆白,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質。

「什麼國師,分明就是一個妖道,古往今來禍亂朝綱的妖道還少了嗎?」

「雖與此子素未謀面,可在我眼裡,所謂的道士不就是那樣,靠得一張巧嘴坑蒙拐騙。」

說這話時他還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模樣,似乎皇上將蘇離任命為國師此事是一件天大的禍事。

若是這話被蘇離聽到,他一定會無比認可。可不就是嘛?自己這個原身除了坑蒙拐騙,一點本事沒學到,留給他的除了這幅還算不錯的皮囊以外就只剩下一堆爛攤子了。

「話說回來,目前見過這所謂國師的就只有陛下寢宮裡的人,也不知道是見不得人還是怎樣。」

「若是獐頭鼠目,老夫定要以影響國貌參他一本」慈眉善目的老頭說道。

「哼,且看吧。」林相開口道。

殿內林林總總幾十號人,都在各抒己見。

自當今的女帝繼位的幾年以來,勵精圖治,無論是在政務還是在別的方面,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英明神武的皇帝,幾乎挑不出什麼刺來。

這讓這些老人面子上有點掛不住。

自己等人就是應該為皇帝陛下排憂解難,這樣才能讓皇上注意到自己,從而讓自己的地位得到提升。

好不容易逮到這麼個事情,哪肯放過,當然得大書特書,一定要讓皇帝陛下知道找一個妖道禍亂朝綱的問題嚴重性。

……

「陛下駕到。」一道婉轉悠揚的聲音從殿外傳了過來。

聽到女官的傳話之後,殿內的幾十號人互相使着眼色,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波,我們齊心協力,把妖道趕下台。

穿着莊嚴肅穆的女帝緩緩步入大殿門,而這時候的眾官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女帝的身上,反倒是偷偷摸摸地往女帝身後那到身穿道袍的人影身上瞧,想要看看這所謂的國師到底是個什麼成色。

不一會兒,女帝就落座了,而蘇離也是不卑不亢地站在龍椅一側。

蘇離慌啊,慌得一匹,現目前應該是生死之決了,表現但凡出一點問題估計自己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雖說以後這樣的事情應該不會少,但畢竟這是第一次,第一次總歸會更值得紀念一些。

他瞥了一眼殿內的眾官,表情不喜不悲,甚至還有那麼幾分淡漠。

『我是陳道明,我是張國立,我是唐國強……』

就在這麼不斷的心理暗示之下,蘇離的氣質甚至比身在龍椅上的女帝大人更甚一籌。

所謂氣宇軒昂大概就是這樣了。

再加上額前的那一縷白色的頭髮,更多了幾分出塵的意味。

殿內眾官一看,似乎這國師,有點東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