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歌星女友超兇猛
我的歌星女友超兇猛 連載中

我的歌星女友超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連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知秋 虞採薇 都市小說

葉知秋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相戀三年的藝術生女友竟是個綠茶畢業晚會被逼獨唱,那就分享一首原創吧沒想到吸引了歌星女神虞採薇的注意主動邀歌、參加節目、合唱情歌...連她家開的公司都想簽下我!這些都沒問題,關鍵是...為什麼感覺女神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對?!等等...住手啊!痴女!展開

《我的歌星女友超兇猛》章節試讀:

葉知秋面無表情冷眼看着一男一女離開。

如今他已經不是之前的傻小子,心知陳媛這種綠茶完全不值得留戀,但也着實被這兩人噁心得不輕。

「老四,不用管他們,這種女人早點分了更好,今天算是徹底看清她的真面目了。」

舍長周華安慰道,葉知秋點點頭,幾人重新坐下,但輕鬆的氣氛已經被方才的插曲破壞殆盡。

謝俊冷聲道:「這個李鴻飛外號『飛哥』,圈子裡出了名的敗家,專玩拜金的綠茶和十二線小明星,我估計他和陳媛也是玩玩而已。」

葉知秋無所謂應了一聲:「願打願挨而已。」

說實話,這種情況在前世見得還少嗎,之不能他沒想到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已。

另一邊,時間接近晚上消費的高峰期,店裡幾乎滿座,李鴻飛和陳媛在距離206四人不遠的一張桌子上坐下後,目光不經意往店內四周掃了一眼。

視線掃過角落虞採薇與宋美所坐的方向,李鴻飛目光猛地一頓。

不得不說李鴻飛眼光的「毒辣」程度絲毫不亞於楊宏偉,作為資深的色狼,李鴻飛立刻判斷出那位僅僅看得到一張不甚清晰側臉的美女,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存在。

要是平日里,李鴻飛就直接上去搭訕了,往往蘭博基尼的車鑰匙往桌上一放,再裝作不經意間漏出手上七位數的手錶,一向都能成功。

但今日帶着陳媛在身邊,旁邊這位都還沒真正吃下嘴,饒是李鴻飛再不要臉也不好立刻轉而向另一桌示愛。

但色中餓鬼看到一名難得的「獵物」,讓他們毫不作為,靜靜等待着獵物溜走簡直比撓心還難受,李鴻飛自從坐下後與陳媛聊天都心不在焉,視線時不時不經意往那邊瞟去。

李鴻飛愈看愈發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對面的絕對是極品,比眼前陳媛還要高上不知多少個段位的存在!

就在此時,清吧舞台處獻唱的駐唱歌手剛一曲結束,正在致謝。

李鴻飛眼睛一亮,在陳媛的目光中站起身來,走到舞台駐場女歌手身旁。

「你好,我想為女友唱一首歌,方便借用一下吉他嗎?」

客氣的問話,卻是不容置疑的語氣。

作為長期在酒吧內混的歌手,她自然通過一些細節看出了李鴻飛的身份,必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大客戶。

清吧內發生這種情況也是很正常的,駐唱歌手也樂得可以休息一下,自無不可。

李鴻飛坐上駐唱歌手的位置,他真實身高也不高,話筒也不用調了。

「咳咳。」

清晰的輕咳聲通過價值不菲的音響效果傳遍整個清吧內,吸引了店內大部分顧客的的注意。

看到角落那名美女的注意力似乎也被自己吸引了,目光朝自己這邊看了一眼,李鴻飛心中暗喜,擺出自認為最帥氣的姿勢。

「打擾了,這首歌獻給場下一名女孩。雖然初見,但她的美麗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希望她能夠喜歡。」

陳媛滿心歡喜,以為李鴻飛說的是自己,雖然心中對話中的「初見」有點疑惑,但兩人認識時間沒多久,也沒細想。

出道是為了什麼?如果真的能攀上這個富二代,出不出道都不重要了,這是陳媛心中的想法。

殊不知,說這話的時候,台上李鴻飛的視線直直越過了陳媛,目光一眨不眨地「深情」盯在坐在角落的虞採薇身上。

李鴻飛自然是會彈吉他唱歌的,畢竟家裡就是搞娛樂公司的,只要想學什麼優秀的老師請不到。

可惜他吃不了那個苦,就連吉他也只是為了泡妞用,堅持得最久的一項了。

但有時候往往女生就吃這一套,有點才華,講點浪漫,再加上金錢攻勢,在李鴻飛的經驗中,這三板斧出馬,幾乎是無往不利。

可惜,似乎那名漂亮得驚心動魄的美女僅僅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轉過了頭去。

李鴻飛沒有放棄,手指掃動琴弦,深情地唱起來。

場下不知情況的觀眾反應不一,但這種「男士突然上台深情演唱」的示愛環節大部分人還是喜聞樂見的。

「哇,好浪漫,他女朋友也太幸福了。」

一名女性看着李鴻飛掃着琴弦的手…腕上的理乍得米勒手錶,雙眼冒星道。

「好像還挺好聽的。」

「勉勉強強吧,不如剛才的駐場歌手,不過也算不錯了…」

對於別人來說尚算不錯的歌聲,在作為專業歌手的虞採薇耳中卻是錯漏百出,其中許多畫蛇添足、矯揉造作的唱法實在與她的音樂理念相去甚遠。

加上台上李鴻飛不時望向這邊的騷擾視線,讓虞採薇眉頭直皺。

宋美看着眼前的虞採薇,也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從小到大,自己這外甥女因為長得漂亮,這種情況都不知道遇上多少次了。

206宿舍這邊,楊宏偉啐了一口,不屑道:「發什麼騷,就這水平也好意思上台顯擺,老四分分鐘秒了他。」

周華和謝俊深以為然。

葉知秋毫不關心場上的情況,將杯子里最後一口雞尾酒吸入喉嚨中,酒的後勁逐漸起來了,微醺之下思緒已經不知道飄向哪裡。

一曲結束,李鴻飛感覺有點挫敗,「獵物」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看了自己一眼,後面彷彿便漠不關心了。

這對於自己後續接近的計劃開展十分不利。

將手中的吉他隨手遞給駐唱歌手,李鴻飛臉色微黑走向台下。

經過206宿舍三人的桌前,李鴻飛看了葉知秋一眼,莫名的但對方那張帥臉就讓自己很煩悶,直接走到四人跟前,冷聲道。

「聽說你要在華海傳媒大學的晚會上台表演,想必歌唱得不錯吧?」

「上台露一手?」

李鴻飛目光陰冷,挑釁地看着葉知秋道:「敢嗎?」

「讓我開開眼界。」

這就是純粹噁心人了,李鴻飛畢竟是受過名師教導的,雖然還不夠專業水準但也相去不遠。葉知秋的確會唱歌,但水平是的確不如他的。

葉知秋上台,唱得不如他,出醜。這樣挑釁都不上台的話,葉知秋無形中就弱了一頭。

其餘三人看不過眼,謝俊「嗖」地站起身來,怒道:「有毛病啊?」

「謝俊!」

突然,一道平靜的聲音打斷了謝俊。

葉知秋緩緩站起,拍了拍情緒激動的謝俊的肩膀,看也不看李鴻飛一眼,步伐略微有點漂浮朝台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