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歲月待你回首
我的歲月待你回首 連載中

我的歲月待你回首

來源:google 作者:秋漫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財經報上說紀先生冷酷無情,傲嬌決絕,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富可敵國,權勢滔天,卻不近女色,可能喜歡的是男人白汐嗤笑一聲,昨天晚上對她驍勇善戰的是假的紀先生么?紀先生在背後抱住了她,「在想什麼,我洗澡水放好了」白汐委婉的拒絕道:「那個,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不用你負責的」紀先生冷了臉,咬了她的耳垂,「再敢推開我,我弄死你」展開

《我的歲月待你回首》章節試讀:

白父等人聽到聲音跑過去。
白亦初摔在地上,指着白汐,「爸爸,姐姐把我從上面推了下來,好疼,嗚嗚嗚。」
白汐被白亦初的表演震驚的瞠目結舌,她冷冷的說:「我沒有推她。」
「祁峰哥哥可以證明的。」
白汐看向祁峰,祁峰沒有看白汐,眼眸閃爍着,對上白亦初期許的眼神,沉聲道:「確實是小汐推的。」
白汐有過一瞬間的心痛,好像刀刺在心口,更強烈的感覺是失望和生氣。
想要撕掉這些人虛偽的臉皮!
可,她不是他們的對手,動手只能讓自己更悲慘。
她扯了扯諷刺的嘴角,寒心的問道:「你們背叛我在先,白亦初找人害我,你現在還含血噴人,就不怕有報應嗎?」
「你胡說什麼,青雲,白汐名聲臭了,還要玷污小初,是要我們白家從此再也不能抬起頭做人。」白亦初母親挑撥道。
「我沒有胡說,證據就在白亦初肚子里,她懷了祁峰的孩子。」白汐眸色發紅的一字一句咬着申辯道。
「所以你去找別的男人報復祁峰,冤枉小初,推小初下樓,你怎麼那麼歹毒!」
「是小初找人侮辱我,也是她自己摔下去的。」白汐提高了分貝。
「夠了!」白青雲瞪着白汐,「跟小初道歉。」
「我沒有錯,我為什麼要道歉。」白汐倔強道。
白青雲強勢逼迫道:「要麼道歉,要麼滾,二選一。」
白汐眼中的氤氳深了,「因為我不道歉,你就要趕我走,那她搶我男朋友呢,你準備怎麼辦?」
「什麼搶你男朋友,如果祁峰不喜歡小初,他們會在一起嗎?不被愛的人才是第三者,自甘墮落就是你的錯,推人更是錯上加錯。」白亦初母親罵道。
「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所以你才冠冕堂皇的做第三者趕走我媽嗎?」白汐不淡定了。
「你這個不孝女。」白青雲咬牙切齒的想要衝過去打白汐。
「爸,媽,我好疼,血,流血了。」白亦初臉色蒼白的握緊了她媽的手。
白青雲一聽,緊張道:「趕緊準備車,去醫院,爸爸會替你做主。」
祁峰衝下樓,抱起白亦初,往外面趕。
白汐看着白家一家人,祁峰一家人,陪着白亦初離開。
就算她說的天花亂墜,他們都不會相信她,不是她講的沒有道理,而是他們不願意去相信。
今天,她在這裡受夠了委屈,背叛,污衊,針對,陷害以及冷落,就算白青雲不趕她,她也不可能待下去了!
……
五年後。
澄海國際大酒店的會議廳里。
A組的李娜和B組的金秀荷為爭奪大客戶客房經理的職權吵的不可開交。
去年有一個迪拜富豪住在他們酒店的總統套房裡,客房經理照顧了他三個月後,被帶去了迪拜過上富豪的生活。
大家心裏都清楚,照顧大客戶是魚躍龍門的機會,運氣好,甚至能做少奶奶。
白汐低着頭,旋轉着筆,彷彿事不關己一般。
「白汐,紀辰凌是從A大畢業的,我記得你也是A大畢業的,你和他是校友。」總經理問道。
白汐瞟了一眼李娜和金秀荷,「雖是校友,但是他很少來學校,我們見面的次數並不多,話都沒說過幾次,並不熟。」
「那也比其他人好!別推辭了,客房經理就你了!他是我們大老闆請過來的人,很多投資權都在他手上,務必好好招待他。」
金秀荷不淡定了,「為什麼給白汐,經理你偏心,紀辰凌可是舉足輕重的富豪,還沒有結婚,已經富可敵國,我想服務他。」
總經理的臉色沉了下來,「記得你的身份,你是客房部A組組長,不是選秀美女。」
「可白汐是酒店商務部的,調過來做客房經理也不合適吧。」金秀荷提醒道。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白汐之前也在客房部待過。」總經理注意已定,看向白汐,「一會你去領下1908號總統套房的鑰匙,我把紀總助理髮過來的注意事項發給你,紀總的飛機下午16點40到,下午三點半我要去機場接。」
「呃……」
下午,白汐正在布置紀辰凌的房間。
手機響起來,她看是蕭燁的,「怎麼了?」
「白汐,你在酒店嗎?」蕭燁着急的問道。
「現在是上班時間,當然在酒店。」
「我在823房間,古楓也在,外面全是記者,你想個辦法把記者趕走。」
「什麼?」白汐不淡定了,「你做這種事不要在我的酒店裏面,古楓還是個明星,你不被記者堵才怪。」
「我在別人的酒店更危險啊,我最近給他投了一部劇,沒道理到嘴的肉不吃,好了,不說這些了,如果我被拍,你也沒面子對吧,趕緊的想辦法吧。」蕭燁說完直接掛上了電話。
白汐有種想要甩蕭燁兩巴掌的衝動。
當年她離開白家回到外婆那裡,外婆重病沒錢醫治,她又懷孕了沒上班,機緣巧合的遇到了蕭燁。
蕭燁喜歡的是男人,不可能和女人發生那種關係,家裡逼婚生子,他出錢救了她外婆,她就答應當他名義上的妻子。
白汐無奈,趕去823門口。
記者戰鬥力很強,保安趕不走他們的。最好的辦法是,用更大的新聞引走這些人。
經理打電話過來,白汐掛了經理的電話,故意大聲說道:「什麼,楊欣茹嗎?你確定?」楊欣茹是一線花旦。
話音剛落,記者們都看向她這邊。
白汐掃了一眼記者,不說話了,轉進了樓道。
確定有人跟過來了,她才繼續對着手機說道:「楊欣茹要1908號的房卡,那個房間是紀辰凌的,紀辰凌同意了嗎?……好,那就給她吧,我們酒店現在有一大堆記者,讓她務必喬裝打扮了再去紀辰凌的房間。」
白汐說完,趕緊從樓道下去,去倉庫里找到了紅色的弔帶短裙,蛤蟆鏡,頭紗,以及口罩。
她全副武裝後去了19樓,用房卡進了1908號房間,從貓眼看出去,那些記者一個個出現在門口。
白汐揚起了嘴角,一會等記者全到了,她就換回經理的服裝大搖大擺的出去,房裡沒有人,就算記者衝進房間,他們也什麼都拍不到。
她把經理的服裝從包里拿出來,脫掉了紅裙,正準備換上,忽然聽到咔的一聲,她下意識的看向身後。
紀辰凌從浴室里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