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爺爺是鬼差
我的爺爺是鬼差 連載中

我的爺爺是鬼差

來源:google 作者:禹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禹步 肖肆夜 都市小說

【系統】【靈異】【鬼事】肖肆夜,外號笑死爺,典型的新時代逗比笑死爺的稱號名副其實,然後他爺爺心中怨氣不散成了鬼差,並給他找了一份差事當簽收鬼物成了日常,肖肆夜的平靜生活被打破」叮咚,你有一份鬼物待簽收,簽收請閉眼,簽收請睜眼」肖肆夜無語:系統你狠......展開

《我的爺爺是鬼差》章節試讀:

婦女前面帶路,不多時來到了一處有些衰敗的小院。

「大師,人在二樓。」

說著就往二樓走去,人群也紛紛跟着上了二樓。

來到二樓,只見一個男人躺在床上,嘴裏念念叨叨的不知說著什麼。肖肆夜沒有發現精怪和鬼物的氣息。

來到男人身前,肖肆夜運氣法門,靈氣灌注雙眼,只見床上的男人身上有一些衰敗的灰色氣體,一絲絲黑氣纏繞其中。

肖肆夜來了興趣,這人明顯是個盜墓賊啊,長期在墳墓里活動的人才會被這些灰色的氣息所糾纏,這些就是人們所說的死氣,而黑氣更有意思了,根據百科大全里所說,這是兵煞之氣。

兵煞之氣出現的情況極少極少,只有在戰爭過後,兵器大量殺死敵人,並且聚集在一起才會產生,能產生兵煞的兵器數量都是超過幾十萬的,而且產生的時間需要很久很久。

要知道在古代,兵器是很寶貴的東西,一般戰爭過後都會被收繳,不會大量的被埋入地下,而陪葬品,更不可能了,幾乎沒有發現過數量超過幾十萬的兵器陪葬墓地。

拉着婦女到了裡屋,關上門,肖肆夜問道

「你家男人盜墓的?」

「啊?你咋知道的?」

「看出來的唄,你家男人這是被兵煞之氣糾纏了, 不除去兵煞,過不了多久你家就可以準備喪事了。」

肖肆夜沒有危言聳聽,按這個男人的情況,也就還能堅持一個來月

「啊?那怎麼辦啊?大師您可要救救我家那口子。」

「救,我是會救的,不然就不會跟你說這麼多了,不過我有條件的…」

「大師,我家錢都給你,都給你,救救他吧。」

「不是錢的事,錢我不要,你家這種錢我可不敢要,我的條件就是你一會報警,自首懂吧,還有救醒你家男人,我要知道產生兵煞的地方,這樣的地方放任不管太危險了。」

「大師,我這就報警自首…」

女人痛哭着,撥通了電話

「您好,這裡是110警務中心,有什麼可以幫助您嗎?」

「我要自首,不對,我要替我家男人自首,他是個盜墓的,你們過來吧,哦,知道了,地址就在東釜山村這邊,嗯嗯,知道了。」

「大師,已經報警自首了。」

「好,那我們就去救你男人,你準備一碗水。」

床上的人太虛弱了,肖肆夜需要從內往外逼出兵煞之氣,準備一碗水就是為了將靈力輸入水中,然後餵給男人,讓男人身體先有些抵抗力才好操作。

不多時床上男人身上的兵煞之氣散去,這時外面也傳來了警笛聲,屋內人群一陣騷動。好端端的怎麼**還找上門了,不會是來抓大師的吧!

肖肆夜老神的待在原地沒動,不多時幾個**走了進來

「誰報的警?」

「我,我報的。」

「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我家男人是盜墓的…大師讓我報警自首…」

「大師?哪個大師?我看看這個年頭還有什麼人裝神弄鬼!一會一塊帶回去。」

「大師是好人啊,大師都沒跟我要錢,救了我家男人,還讓我報警,怎麼能抓他呢!」

「鳳霞,這是怎麼回事?」

「啊,當家的,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婦女把過程交代了一遍,幾個**好奇的看了眼肖肆夜,男人也要跪下給肖肆夜磕頭,肖肆夜連忙擋住。

「我很早之前就開始盜墓,最開始盜一些小墓,後來漸漸認識了一些人,就膽子大了起來,開始盜大墓…」

男人講述着,**也在一旁認真的記錄著,這是一起大案啊,搞不好還能抓出一個盜墓團伙。

「這次是我聽說老家釜山是之前黃帝合符的地方,還有藏兵洞,伶山上也有不少好東西,咱們這邊啊,算是華夏文明的起源地了!我不該動這個心思啊!然後我們找到了龍石,找到了藏兵洞,找到了古祭台,對了,我們還找到了九眼雲泉。」

「從裏面出來以後,我們就再也找不到進去的路了。對了,我家裡還有一些東西,都是分來的,我回來就病倒了,沒有賣掉。」說著就要掙紮起來去拿

眾人聽完紛紛頭皮發麻,這是要震驚全國啊,黃帝!伶倫…等等,華夏文明起源地之一,這代表着什麼現場的眾人都知道。

「領導,不好了,要有大事發生了,我們在釜山這邊….」

年輕的警員向上級彙報後

「一會會有相關專家和國家部門的人到來,你交代的那些人也都在抓捕中了。」

年輕警員說道

「還有你,肖肆夜對吧!雖然你搞什麼大師名頭,讓我們很反感,但是這次謝謝你。」

「客氣了,還有大師不是我說的,我就是個紙紮店的小老闆。」

聽到肖肆夜這麼說,警員看了他一眼,就開始做相關記錄了。而床上躺着的盜墓賊王寶這時也能下地了。

來到一處隱秘的地方,王寶搗鼓了下,露出了一個隱藏極深的洞口,王寶等了一會,和警員們下到了洞里,不多時一件件物品被取出。

只見地上整整齊齊擺着不少畫著花紋的古老陶器,還有一些陶器上寫着什麼,另一邊是一些青銅兵器,最後警員們抬出了一尊大鼎。

看到大鼎,肖肆夜驚呼

「九州鼎?」

然後連忙上前確認,等確認是九州鼎真身後,肖肆夜微微對着九州鼎鞠了一躬,這是對遠古時期先祖們的尊重。

聽到九州鼎的話語後,大家紛紛上前,幾個小警員連忙攔住眾人,肖肆夜大喊道

「大家注意,不要靠近,這鼎身承載着我們華夏幾千年的氣運,普通人不能靠近的,會對身體產生危害。」

大家聽了肖肆夜的話語紛紛停住腳步向外退去。

這時外面也傳來了警笛聲,不多時一個幹練的中年**走進了小院

「局長!局長!這是九州鼎,快給駐防部隊打電話!」

警員指着身前的大鼎喊着

「什麼?九州鼎?確定了嗎?」

說著局長走到了近前

「這個人說的,他剛剛喊的九州鼎。」

「小夥子,你確定這是九州鼎?」

「我十分肯定這是九鼎之一。你看上面的花紋,這是古冀州啊,這是冀鼎!」

「好,那我給駐防部隊和上級打電話。」

局長几個電話打出去,上級被震驚,各種人手不斷被派了過來

「讓讓,讓讓,我們是**娛樂的記者,你憑什麼攔我,我有知情權,我是記者!」

外面一個聲音大喊着,肖肆夜皺了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