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是大蠻神
我是大蠻神 連載中

我是大蠻神

來源:google 作者:米子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古銘 奇幻玄幻 米子誠

這是以蠻為尊的世界蠻士,蠻將,蠻王,蠻尊,蠻祖,蠻神……蠻氣是開啟修行的鑰匙,蠻血里蘊含著生命的本源,蠻骨是塑造身體的密碼,本命蠻紋是潛伏於體內的神藏,蠻魂中有着永生不死的奧秘這是一個卑微的奴隸,踏遍五洲七海,成就史上最強大蠻神的熱血傳奇,但是過程可以會有些逗比……展開

《我是大蠻神》章節試讀:

蠻荒大陸以蠻為尊。

  蠻就是道,是銘刻在天地中的無形痕迹,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之力。

  那些追求蠻之真意的人被稱為蠻修。

  強大的蠻修具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控火御水,搬山移海。化凡石為靈玉,喚枯木發新芽……

  在普通人眼中,蠻修地位崇高。認為他們受到了居住在天國之上的祖先神靈的賜福,是天之驕子。

  只有具備萬中無一的資質才有可能成為蠻修,變成億萬萬芸芸眾生中的人上人。

  ……

  此時正值一年之中最熱的時節,雖已然臨近黃昏,但依舊有炎日懸空,那一**灼熱的氣浪不斷地衝擊着正在田地里艱苦勞作的奴隸,他們神情獃滯且空洞,如傀儡般不停地在田地里忙碌。

處在這樣宛如被煮沸的空氣中,簡直讓人喘不過去,有個奴隸不堪重負而暈厥,卻無人吃驚,誰讓地位低下的奴隸就是草芥螻蟻,沒人會在乎這類人的死活。

  一個穿着灰色麻衣的監工把這個暈過去的奴隸快速拖走,隨意地丟到一旁的馬路上,臨走之時還滿臉厭惡地朝他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嘟囔道,沒用的東西,浪費老子的時間!

  米子誠好不容易清理完河道里的淤泥,急忙抽出掛在腰間的破舊水袋拚命地往嘴裏灌水,直到幾乎把整個水袋都喝完才覺得稍微緩解了乾渴的喉嚨。

  他緩過一口氣,然後朝四圍看去。

  廣大的田地里到處都是和自己一樣**着半身辛苦勞作的奴隸,除此之外居然還有幾十個渾身布滿紅毛的人形怪物,就像居住在蠻荒地帶的野人,連面孔也顯得粗獷模糊。

  他們普遍都有三米高,且氣力驚人,輕易地就扛起直徑超過兩米多的沉重石頭狂奔,還顯得遊刃有餘。

  「吼!」一片巨大的陰影籠了過來,伴隨着震耳欲聾的聲響,一頭有着房屋大小的土黃色巨獸拖着龐大的耕具從米子誠身邊慢慢悠悠地穿行而過。

  六條猶如柱子般的粗壯巨腿支撐着它臃腫的身軀,行踏之間地面都隱約震動,旁邊有幾個提着巨大木桶的紅毛怪物在引導着它的行走路線,並不時從木桶里拿出幾顆黑幽幽的石頭甩到巨獸的嘴裏供它吞食。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米子誠喃喃自語,莫名其妙地出現這個奇幻的世界,又莫名其妙地被抓捕成為平蠻山莊的奴隸。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他倒是很快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但特么的對於奴隸身份他卻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再怎麼說我也是社會主義的接班人,怎麼可能甘心做生死不由自己的卑微奴隸?米子誠心裏憤憤不平,眼珠子亂轉。

  可這裡的管理實在是密不透風,每一小隊奴隸都至少有一名監工負責,所以都好幾天了,米子誠也沒找到好的逃跑機會,今天是他第一次被叫出來干農活。

  經過這些天的了解,他知道了這個世界叫做蠻荒大陸,階級劃分得很明顯,人上人能輕易主宰奴隸的生死,特別是所謂的蠻修,是凌駕於普通人之上,擁有非同小可的力量,而平蠻山莊里就有蠻修坐鎮,就是平蠻山莊的莊主。

  那些奴隸們一提到這位蠻修大人,就是滿臉的崇拜,以及深深的恐懼。

  傳聞他能輕鬆滅殺一支千人的軍隊,開山裂石不在話下。奔襲如蒼狼,力大如蠻牛,是方圓千里內的霸主級人物。

  米子誠看下眼四周,發現沒有監工在注視,空曠的田地僅僅零星地散落着幾個奴隸人影,但米子誠陷入了糾結之中,到底要不要逃跑?

  「咦?」這時有兩個抱着巨大木桶的紅毛怪從他身邊大步走過,並發出低沉嘶啞的吼叫,火急火燎地向前跑去。

  「發什麼愣!快點幹活!」一個長着一對刻薄三角眼,尖銳下巴的矮小青年對着米子誠喝罵道,他身上裹着黃色的布衣,但奇怪的是即便是在如此酷熱的天氣下,他的皮膚上竟也沒有一絲汗漬。

  在米子誠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就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劇痛,原來這個三角眼監工,不由分說地拿起手中的長鞭抽在米子誠的臉上,在他的臉上撕裂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要不是因為荒奴數量稀少且**起來太麻煩,哪還輪得到你們這群瘦弱的奴隸,不抓緊幹活,就把你們扔給六足地龍做飼料。」

  這個三角眼監工滿臉的兇狠,說著又要舉起鞭子。

  「莫管事,他是新來的,不懂規矩,您擔待點。」

  一個魁梧的男子擋在了米子誠身前,在三角眼青年前面連連彎腰,堆滿了討好的笑容。

  此人名為古銘,是米子誠所屬奴隸群中的一位同伴,和他一樣剛剛成為奴隸不久,所以不像其他奴隸一樣已經麻木不仁,對生活還抱有些許希望,是唯一幾個能和米子誠說上幾句話的人。

  很顯然,這樣的恭維似乎讓這個矮小的青年很受用,於是他放下鞭子眯着眼,挺直了胸膛,摸摸尖尖的下巴,以一種孤高零下的姿態,淡淡道:「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就饒過他。」

  「跪你媽!」米子誠突然衝上去,一拳打在措不及防的矮小青年下巴上,輕鬆把他放倒在地。

 「還愣着幹嘛,趕緊溜啊!」米子誠拉着一臉懵逼的魁梧男子向著人群集中的地方跑去。

   

  …………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大禍了!」古銘用力掙脫開米子誠的手,咬牙說著,「現在得罪了莫監工,等他緩過勁來,一定會殺了你。哎,現在求饒已經沒用了,快跑吧,我想辦法替你拖延點時間。」他臉上陰晴不定,掙扎了一會兒才快速說道。

  這幾天的奴隸生活讓米子誠充分了解到能做出這個決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氣,米子誠深深地看了一眼古銘,然後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笑容,「不用了,等會兒我們就趁亂逃跑吧!」

  「什麼意思?」

  「不好,荒奴暴動了,快跑啊!」正當古銘疑惑間,奴隸群中發出一陣驚慌失措的喊聲,他一轉身就看到那些高大的紅毛怪正在田地間肆虐,猶如推土機般把田地攪得一塌糊塗,將阻攔他們的監工都狠狠打倒在地,毫不留情地從他們身上踩踏而過。

  古銘目瞪口呆,因為據他了解荒奴的身體里都被注入了奴隸印記,根本反抗不了監工的驅使。

「這批新到的荒奴怎麼會造反,不是說已經**好了嗎?」「這種情況只能使用奴役結界了!」「快派人稟告蘭諾大人。」

  在經過最初的震驚和恐慌後,一些穿着黃色衣服的監工聚集在一起,迅速商量好對策。

  他們不知從哪裡找來十幾根不知名野獸的白玉般的骨骼,然後分散到田地的四周,很有默契般地把骨架插在土地里,再從懷中拿出一小瓶裝滿暗綠色液體的小瓶,將其滴在骨頭上面。

  這些骨頭似乎還擁有者生命,綠液剛一落下就被吸收掉,緊接着綠芒大盛,骨頭表面探出大量尖銳的骨刺,並如大樹般瘋狂地膨脹生長,剎那間就漲到了十多米,每個骨骼都相距數百米,骨骼表面的綠光相互吸引,延伸,使得它們相連的空白部分出現了淡綠色的屏障,幾個在綠光屏障處的紅毛怪一觸到綠光,就渾身戰慄,面孔扭曲,彷佛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總算困住這些荒民了,還好沒有釀成什麼大的事故,現在就等蘭諾大人來處理了。」奴役結界一形成,黃衣監工們都鬆了一口氣,滿臉輕鬆地說道。

  「想不到管事們這麼快就平定了荒奴的暴亂,這樣就不好逃跑了。」古銘嘆了一口氣,可惜道。

  「暴亂才剛剛開始呢。」米子誠嘿嘿一笑,「等會兒更亂的時候我們再跑!」

  「更亂?怎麼可能!現在荒奴都被困在奴役結界中,不可能逃出來了。可能你不知道,從來沒有荒奴可以逃得出奴役結界的,從來沒有!」古銘聳聳肩,無可奈何地解釋道。

  但這次顯然很往常不一樣,就在米子誠說完沒多久,被困在結界中的紅毛怪又有了新的舉動,其中負責驅使龐大巨獸的紅毛怪把木桶里的黑色石頭一股腦地都扔進了巨獸的大嘴裏,然後咆哮了一聲。

  那頭巨獸就像吃了興奮劑,體表隱約浮現出一些奇異複雜的土黃色符文,身體隱隱膨脹了一圈,六條柱子巨足都陷入了土地中,在紅毛怪的咆哮聲中,它也發出一陣低吼,從土地中抽出巨足,然後加快步伐,朝着結界沖了過去,頓時捲起了大片沙石,氣勢驚人。

  淡綠色屏障沒有想像中那麼脆弱,反而和相撞而來的巨獸僵持了一會兒,但隨着巨獸體表的土黃色符文閃過,整個結界轟然破碎。

  除了米子誠,所有人都一副驚愕,宛如天塌了的神情,尤其是黃衣監工們,臉上一片死灰,沒有了任何主意。

  「別傻站着了,趁現在快跑!」米子誠又拽起不知所措的古銘,奪路狂奔。

  

  …………

  

  可能是奴役結界激發了紅毛怪心中的暴戾,他們出手更加狠辣,有些人被打得咳出大口血。

  有一個黃衣監工被兩個紅毛怪抓住了雙手和雙腳,然後輕輕一扯,只聽得「咔咔」的骨骼破裂聲,頓時,黃衣監工面龐扭曲,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紅毛怪咆哮一聲,把斷掉的雙手雙腳被隨意地丟在地上,就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現場已經完全無法控制,可怕的荒奴到處攻擊,無論是監工還是奴隸都遭受到了難以想像的厄運,遍地的破碎屍骸,凄厲的哀嚎以及荒奴肆虐眾人的殘忍咆哮,構成了一副人間地獄般的景象。

 這時,有兩個從頭到腳裹着寬大的白袍的人和一個紅衣男子趕到了這裡。

  「該死,怎麼會這樣?這裡的監工都是草包嗎?」那個穿着紅衣,身材格外壯碩的紅髮男子顯得格外憤怒,他氣得滿臉通紅,頭髮根根豎起,宛如燃燒的火焰般狂亂地舞動起來。

  「蘭諾大師,這裡似乎不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其中一個白袍人拉開遮住臉龐的白布,露出一頭絢爛的銀髮和稚嫩的面容,面對如此血腥暴力的場面這個少年不僅不害怕,反而滿臉興奮,躍躍欲試。

  「阿飛,不要把臉露出來,不要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這裡的事情蘭諾先生自會處理。」另一個白袍人呵斥道,聲音清冷充滿威嚴。

 「看你的了,蘭諾大師。」少年撇撇嘴似乎還想辯解幾句,但看到對方微微揚起的拳頭後,就不甘情願地把頭縮回袍子內,向後退了幾步。

  紅衣紅髮男子微微點點頭,雙足一發力就彈射出去,竄入了荒奴集中的區域,雖然他的體型比起荒奴來說還是差了一截,但沒有任何荒奴能擋住他的一拳一腿,紛紛被掀翻在地,一時之間形式開始逆轉過來,潰敗的監工和奴隸也開始站穩了腳步,不再只顧逃跑反而開始了反擊。

  「以蠻骨境的強者對付一群尚未開化的荒奴還是很輕鬆的,不過這樣真是無趣。」白袍中的少年看了一會兒就連連打哈欠,一副失去興趣的樣子,「咦,六足地龍!怪不得這次荒奴暴動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看到荒奴驅使着六足巨獸衝過來,少年又恢復了精神。

  「烈焰蠻紋,啟!火神降臨!」面對氣勢洶洶,看似不可阻擋的六足巨獸,蘭諾毫不畏懼地迎面而上,身體表面浮現出一圈赤紅色的奇異紋路,然後整個人憑空燃燒起來,烈焰不斷擴散,最後竟形成了一尊周身赤光流轉,被火焰圍繞,足足有十多米的魁梧巨人。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下,火焰巨人一把抱住了六足巨獸,雙手一翻就將其重重掀翻在地,霎時間地震山搖。

  此人就是平蠻山莊的主人,就是方圓千里的最強者—火神蘭諾。

  

   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

   眼見開蠻山莊莊主蘭諾大發神威一招掀翻龐大的六足地龍,讓現場的奴隸和監工們目瞪口呆,連那兩位來頭不小的神秘白袍人也發出幾分讚歎聲。

   「好驚人的力量!一般的烈焰蠻紋沒這麼厲害吧,似乎是某種高級的火系蠻紋。」白袍少年咂咂嘴,感嘆道。

   「光憑蠻紋的力量是沒辦法形成火神蠻像的,恐怕蘭諾先生已經快要觸摸到蠻血的境界了。」另一個白袍人有些不敢肯定地說道,冰冷的語氣中隱藏不住一種羨慕。

   「蘭諾大人萬歲!神威蓋世!天下無敵。」一些黃衣監工歡呼着,手舞足蹈地大喊着對蘭諾的崇拜和讚美。

   隨着六足巨獸被蘭諾擊敗,這些紅毛荒奴們或許也沒有了什麼手段,漸漸地他們開始了退縮,然後圍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小的防禦圈,擺出一副死守的架勢。

「有古怪。品級低等的荒奴可不會懂這麼多。」蘭諾散去了圍繞周身的火焰,突地眉頭一皺,鷹隼般的目光犀利地投射到荒奴群中,瞳孔中冒出一陣血色的光芒。

   「那是什麼?難道會是?」蘭諾的眼中隱約閃過一抹白色的影子,臉上愣了片刻,突然腦中蹦出來一個大膽的猜測,剛剛褪去的火焰又馬上覆蓋身體,急不可耐地沖向荒奴群中。

   「滾開!」蘭諾一拳就轟開荒奴的防禦線,輕鬆地擊飛了好幾隻高大荒奴,勢如破足地突進到最裏面的防禦圈。

   「哈哈哈,我猜的不錯,果然是雪荒,而且看樣子血統還非常純凈,真是蠻祖保佑,這是要助我成就至高無上的蠻血境界。」蘭諾雙眼中血光更加濃烈,露出極度的狂喜和深深的貪婪,激動地幾乎手足亂舞。

   只見一隻渾身雪白宛如小猴子般的小東西就蜷縮在一隻顯得格外高大的荒奴腳邊,一看到蘭諾就露出驚慌恐懼的神色,顫抖地撲進一隻特彆強壯的荒奴懷飽里,發出可憐兮兮的嚶嚀聲。

   「給我拿來。」蘭諾面色一沉,一隻烈焰組成的巨手就肆無忌憚地向荒奴懷裡抓去。

   這隻強壯的荒奴只是死死用手護住懷裡的小東西,即使火焰如跗骨之蛆般蔓延在身上也毫不鬆動,頓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燒焦味。

   「以性命保護,看來真的是雪荒了。」一下子不能得手,蘭諾不怒發喜,眼中閃過一絲瘋狂,身體又湧現出赤紅色的紋路,火焰巨手變得更為凝實厚重,「雪荒是我的了!」

   「憑你也配擁有這種先天荒靈。」一個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在蘭諾識海中響起,緊接着他驚駭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連外化的蠻紋也飄散而開。

   「噗通,噗通……」蘭諾的心臟不斷顫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開始流淌出濃稠的鮮血,連皮膚外面也滲透出大量的血液,不一會兒就成為了一個血人,看起來分外凄慘。

   「蘭諾大師。」在遠處的兩位白袍人看到蘭諾的慘況都驚疑不定,他們只看到蘭諾像是發了瘋似地竄入荒奴群中,打倒了眾多荒奴後,就突然僵住然後開始全身流血,真是詭異恐怖。

   「等等,先別去。」白袍少年性子最為衝動,不理會另一個白袍人的勸阻,就急忙沖了過去。

   隨着血液的流逝,蘭諾的的精神越來越疲憊和恍惚,在失去意識之前他彷佛看到一個身披白髮的修長身影自虛無中緩緩踱步而來,朝他伸出一隻如玉石般精緻的手,輕輕虛按在他的頭頂。

  

  …………

  

   「你是誰?快放開蘭諾大師。」白袍少年驚怒異常,身體噴射出銀白色的璀璨光芒,猶如流星激散,夾帶着尖嘯聲,快速地射向那道修長的身影。

   「咦,星紋。」那道身影輕輕抬起頭,奇怪的是竟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給人一種浩大悠遠,不可侵犯的神聖感覺,他信手一抓就把那些銀色的光芒握在手裡,形成了一個銀燦燦的奇異符文,如同一顆散發著無限光熱的隕星。

   「返蠻塑文!」白髮神秘人的這一手段讓白袍少年心都涼了半截,整個人宛如被施了定身法,思維陷入到了短暫的空白,只剩下瞠目結舌的樣子。

   「原來是那個人的血脈,有點意思,剛好我缺一個僕從,跟我走吧。對了,還有你這小傢伙。」白髮神秘人輕笑一聲,微微一招手,白袍少年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而躲藏在荒奴懷中的雪白小猴子也跳了出來,小心翼翼地竄上了白髮人的肩頭,露出討好的神色。

   「吼。」那個高大的荒奴咆哮一聲,好像是被搶走了什麼珍貴玩具的小孩,眼睛赤紅一片,掄起粗壯的手臂就砸了過去,要讓奪走珍貴靈物的怪人粉身碎骨。

   白髮神秘人發出一聲輕笑,伸出纖細手指,輕描淡寫地一彈指。

   「轟!」看似柔弱的手指竟然把四五米高的荒奴彈飛了足足有幾十米高,在它落在地上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坑洞使得地面一陣晃動。

   這是一個無比震撼的畫面,白髮神秘人和荒奴身材相差甚大,可就是這樣看似瘦弱的人卻蘊含無匹的偉力。普通人絕對想像不到,僅僅是一根手指就擁有讓人咋舌的力量,有一種彈指破敵鎮山河的震撼!

   神秘人肩頭上的雪白小猴子臉上一陣驚恐,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嗖」的一下就撲到坑洞中。

  …………

  

   在蘭諾被白髮神秘人制住的時候,場上的奴隸和監工們就沒了主心骨,亂作一團,有種世界末日的絕望。

   「尊敬的大蠻,我這不成器的弟弟不懂事,請您寬恕他的魯莽,蠻武城沐星一族向您表示萬分抱歉。」另一個白袍人走上前,看了白袍少年安然無恙,鬆了一口氣,向白髮神秘人微微欠身,恭敬地說道。

   這個白袍人沒有如少年般衝動,深知一位能輕易左右像蘭諾這等強大蠻修生死的人物有多麼的可怕,恐怕至少是那種凝聚了本命蠻紋,參透了某種蠻紋奧秘的蓋世強蠻,所以哪怕自己身份高貴,也得恭恭敬敬,只能報出自己的種族,希望對方能有所顧忌。

   「沐野那個臭小子還在嗎?」白髮神秘人好似沒有聽到白袍人的求饒,沒有頭腦地問了一句。

   「啊!」星祖沐野!他怎麼知道五百年前逝去的祖先真名?在整個族群中也只有幾個嫡系繼承者和族長知道,而且這語氣彷佛,星祖不過是他的小輩,他是誰?白袍人腦中一陣波濤洶湧,不由驚叫出聲。

  「他到底沒能勘破生死,真道之路上又少一位故人。」白袍人的想法都被白髮神秘人一絲不差地窺探到,得知故人已逝,他深深嘆息一聲,白色身形更顯寂寥,彷佛整個天地之中只有他一個人,形單影隻,孑然一身。

   猶記得當初那個一頭絢爛銀髮的少年意氣風發,心中裝着星辰大海,志比天高。曾在一個群星閃爍,流螢飛舞的蒼茫黑夜,指着天宇對他說,我不要做終會暗淡的星辰,也不做那只有朝夕輝煌的流螢,我要成為這片容納萬物的黑夜,永不磨滅。

   整片空間驟然暗了下來,天空彷佛塌陷了一般,散發著沉重得讓人透不過氣的漆黑,神秘人的氣息變得異常紊亂,時而如惡魔般暴虐,時而如天神般威嚴,黑白兩色在他身上流轉交替,天地間的元氣都被強行吸扯過來,形成一個肉眼可見的漩渦,從裏面隱約傳來惡魔的哀鳴,天神的震怒。

   所以的人都陷入到無盡的黑暗中,意識不斷模糊,紛紛倒地沉睡了過去。

  

   …………

  

   一個鬼鬼祟祟,上半身**的身影從昏倒的人堆中爬了起來,此人正是去而復返的逃跑奴隸—米子誠。

   本來已經逃跑成功,可他為什麼冒着被抓的危險又回來?

   那是因為我們的小米同學沒錢啊。總不可能一直在山上打獵,吃野果子吧。這倒也正常,一個奴隸怎麼可能有存款,就連上半身都是光的,所以他只好鋌而走險地來這裡趁機撿便宜。

   一路上想着怎麼避過荒奴,在死去的監工身上撈油水,但到達目的地後卻剛好看到蘭諾大發神威一招搞定六足地龍的畫面,米子誠想也沒想地就「昏迷」在地上,還把頭埋在一個監工的咯吱窩裡,就這樣一直裝死到神秘人發生異變,天昏地暗的時候。

   說來奇怪,場上所有的人都暈了過去,但他還是精神奕奕,屁事沒有,只是覺得渾身涼颼颼的,還聽到莫名的怪聲。

   稍微抬起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只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特別是在漩渦附近連光線都扭曲起來,神秘人如同一隻發狂的野獸,在聲嘶力竭地叫喊,但奇怪的是沒有多大的聲響,好似被漩渦吸收了。

   這麼詭異的場景嚇得米子誠身體一軟,趕忙縮回了腦袋,更加賣力地裝死。

   等了半天,發現場上沒了任何動靜後,才敢「活過來」,這是天地已經恢復清明,只是天空顯得有些陰沉。

   「日你先人哦,渾身都是汗,而且還有狐臭!」米子誠一爬起來就破口大罵,還順帶狠狠踹了一腳死去的監工,然後他才想到了正事,蹲下身子在監工身上亂摸一通。

   正好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暈倒在地上,米子誠就放開手腳,大肆搜查,不一會兒就拿到了一大把圓形的錢幣,大多是銀幣和銅幣,當然還有少數金幣,而且還找出幾瓶裝有綠色液體的小瓶,可謂是大豐收。除此之外,他還從那位名為蘭諾的強者身上搜出了一張造型精明的銀色卡片以及一枚血紅色宛如瑪瑙的藥丸,雖然不清楚這兩個是什麼東西,但也讓小米同學歡喜不已,這些收穫已經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

   「還有最後一個人。」米子誠舔着嘴,來到白袍人身邊,期待着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

   「嗯?這兄弟身材不錯。」大手一摸,一陣柔膩的觸感從手心傳來,驚訝之下,一把掀開白袍人的頭套。

   夢幻般炫麗的銀色長發猶如從九天之上傾瀉而下的銀河,吹彈可破的肌膚幾乎完美無瑕,緊閉的星眸惹人憐惜和好奇,那粉紅色的嘴唇又平添一份嫵媚誘惑,平滑額頭上朦朧的星月紋飾更是點睛之筆,增添了一份超然脫俗的仙氣,這簡直是一個人類所能想像出的最美的女子。

   米子誠看傻了眼了,用顫抖的手指戳了戳女神的俏臉,口中喃喃道,「動漫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