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
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 連載中

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

來源:google 作者:大宋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宋貓 奇幻玄幻 程子晉

【傳統仙俠】+【無系統】+【利己】一眼夢醒,穿越來大順皇朝,人吃人的朝代,本想當個小商人討個小老婆,卻被牽連進黑暗的官場,皇帝昏庸,又逢天災人禍,饑荒、戰亂連年,可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看遍人間疾苦,轉而入山修道,殊不知,這才剛剛開始.....展開

《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章節試讀:

程子晉拿起一桿七米長的竹子,掂量了一下。

「這李四人嘴上潑皮,辦事還挺靈活,沒傻愣愣,把十五六米的竹子,直接扛回來。

有了竹子,接下來就能把地籠給搞定。」

推着一車的竹子,往何貫家去,村裡的村民紛紛駐足觀望。

村長俞熊搖着蒲扇,走來打趣。

「小娃,怎麼,今日這麼大陣仗,把一車竹子都弄來了,想搞什麼花樣。」

「嘿,你甭管我,山人自有妙用。」

「得瑟,你就得瑟吧,我倒看看,明日魯府的人來,看你怎收拾。」

「啐,來就來,我又不怕。」

「不怕?你僱傭了朱晡一家,錢能出的起嗎,再說你即便真能出錢,魯老爺,不壓榨你,你身子都賣給魯府,搞那麼多花樣,不老老實實的種田,我看他們怎麼收拾你。」

程子晉被俞熊老漢給說的心慌。

在和平年代都有鬥毆、搶錢的事,都偶有發生。

更別說古代,王法約束不到的地方,更是亂的要命,稍不留神,腦袋就得掉坑裡,蓋布,埋土,上菜。

看來買賣的事,得緩一緩,至少編個故事,把明早魯府來的管事,給騙過去。

程子晉把竹子推來何貫家門口,一口氣全卸下。

見屋內的黃蘭,已經回來了,興高采烈的走進去。

「何大嫂,棉花、麻線都買回來了嗎?」

「哦,是子晉啊,東西都買回來了,就差編織的事了。」

程子晉也是樂呵。

可一看黃蘭買回來的東西,貨不對板,臉都黑了。

棉花的確是棉花,可並非是彈松的棉花,而是一團團的籽棉,根本沒法擰成線,還有一地的苧麻莖皮,壓根不是麻線,也沒法馬上編織地籠。

果然墨菲定律。

擔心發生的事,總會出錯!

黃蘭看程子晉臉色不對,怯懦的問:「子晉,我買錯東西了嗎,這些不是你想要的?」

「額,東西是沒錯,只是我想要現成的,你這棉花、麻線得弄多久呀。」

黃蘭一聽,頓時驚慌失措。

十二枚銅錢,雖然說不多,但也得干好幾天活兒才能補上,如今東西買錯了,總不能讓別人吃悶虧。

她咬咬牙。

「這樣吧,我明早再去一趟大水灣鄉的市集,你要的是棉絮、麻線,對吧。」

「算了,算了,反正將就着也能用,你看什麼時候,先把苧麻莖皮給擰了,我需要編織個地籠。」

「哦,哦,好,我馬上給你先擰一段。」

黃蘭也不追問地籠是什麼,如今犯錯了,就得想法子補救,農村人就是這麼樸實。

何貫剛澆完水回家,喝口茶水,恰巧聽到兩人的對話,連連走進去,埋怨妻子道。

「我早就喊你,買東西之前,得先問清楚,你看現在東西,買滿了一整地,猴年馬月,才能織的完!」

「我不也是想省點錢,籽棉半斤,彈完棉花,可得八兩棉絮,總不得讓店家掙了去。」

「那你也得問問子晉,這錢不是你的錢,人家現在不要了,你說怎麼辦!」

說著說著。

黃蘭愣是被何貫給罵,低頭認錯般的抽泣起來。

何貫見妻子不駁嘴,冷靜了下,摸着褲兜里的幾文錢,轉身賠笑,對程子晉說。

「子晉,你也別怪她,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你別計較,這事算我家婆娘不對,這錢你先收起來。」

「何老哥….」

「別說了,給我個面子,剩下的錢,我晚一點湊齊給你。」

程子晉輕嘆一聲,也是知道何貫家的處境。

去年黃蘭六月懷胎卻意外流產,在縣裡花了一大筆錢,才把命給救了回來,如今家裡,除了幾張桌椅,米缸都見底,哪兒還有閑錢。

程子晉把錢送回何貫手裡,「何老哥,這事不能怪嫂子,是我說的不清楚,不賴她,而且我還得,仰仗你們幫忙呢。」

何貫一聽窩心話,感動的眼淚都快留下來,他搭把手到程子晉肩膀。

「子晉,既然你喊我一聲老哥,我也不能占你便宜,以後有事,儘管開口,我能幫忙,絕對義不容辭。」

「好,有你這話,我就安心了,你們先忙,我回去看看。

竹子先放你們家門口,可以不。」

「當然沒問題,你慢走哈。」

「好。」

何貫送程子晉出門,轉身回屋也不埋怨黃蘭,夫妻二人一起動手擰麻線,可謂伉儷情深。

……

把竹子放何貫家。

程子晉站在匯河的堤圍,張望一眼自家的稻田。

雖說稻田已經僱人打理了,但出問題,還得自己負責。

魯府的規矩,稻熟一季得收三畝地的糧食,沒糧食就以錢抵債,沒錢,那就毒打一頓,半年吃喝自負。

往往錯過夏播的耕奴,沒法挺過冬天就已經被活活餓死。

這就是現實!

人吃人的世界,根本沒法講道理。

瞻望一眼,見朱晡一家,還挺講信用,五畝水田,全都插滿了秧苗,動作挺利索。

回到瓦房,用隔壁牛家的晾衣桿,挑下鹿筋。

鹿筋風乾的足夠通透了,剩下就得,剝成絲。

這剝絲很有講究,要太細小了,沒法用,太粗了也糅合不麻線,增加勁度。

回到瓦房,見余文斌像瘋了一般對着賬簿,不時瞄一眼紙上的乘法口訣,默默的試驗。

看來他差不多基本掌握「乘法口訣」奧妙,只剩下時間,慢慢磨練。

…..

中午時分。

剝絲完成!

程子晉伸了個懶腰,挪了挪凳子上的屁股,手都有些酸麻。

伍龔給的鹿筋,份量不多,僅夠做一條弓弦,若是失敗了,上山打獵的願望,那就得落空。

聽說俞熊老漢,年輕時在縣鄉的武館練過,他鐵定會製作弓弦,有他幫忙最好不過。

只是俞熊老頭,出名兒的無利不起早,沒有東西孝敬孝敬,恐怕他不願意出手。

「來嘍,來嘍,二位爺,今兒中午的是白菜燉肉,請慢用。」

潘庖子端着一鍋肉,興沖沖的跑了進來,放飯桌上。

他也習慣了程子晉的地位,畢竟二人食同席寢同榻,比親兄弟還親,難為程子晉,不得受余文斌的氣。

況且每月買菜,還得從余文斌手裡摳錢,得罪頂頭上司,等於變相砸飯碗,這麼愚蠢的事,潘大膽可不會做。

潘大膽擺好飯碗、筷子,滿是諂媚道:「二位爺,到點吃飯了,吃了再幹活,那才有力氣。」

「行了。」

余文斌早就瘋魔,他對「乘法口訣」之精妙,嘆為觀止,以為絕倫,心中竟燃起一絲赴京趕考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