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午夜詭談:天黑請閉眼
午夜詭談:天黑請閉眼 連載中

午夜詭談:天黑請閉眼

來源:google 作者:夜小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夜小小 懸疑驚悚 李源

萬物雜貨鋪,只做生意不問來處只要你給得起價錢,無論什麼都能與你交換,可以是殭屍的眼睛,可以是黃泉路上的彼岸花,也可以是沒有的良知……展開

《午夜詭談:天黑請閉眼》章節試讀:

頭頂的壓迫感讓我一動不敢動,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旁邊的大漢忽然推了我一把瞬間便將我推到了女鬼旁邊。

我沒有想到那大漢會來這麼一出,這一刻竟然讓他算計了。

不過我要是這麼乖乖被人算計那就不是我了,在被推出去的一瞬間我立刻在地上滾了一個圈,隨後踢了大漢一腳,而自己則是借力滾到了另外一邊的一群人中間混入其中。

我做完一切還沒等喘口氣撕心裂肺的喊叫聲便響起,下一刻濕熱的氣息噴洒在我的臉上,我睜開眼周圍再一次恢復了明亮,每個人臉上都布滿了血液。

地上只剩下大漢那被撕碎的衣服還有一攤肉泥,若是剛才我沒有躲過去,那麼現在變成肉泥的就是我。

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而周圍的人一擁而上將地上的肉泥捧起來大快朵頤。

我感覺我這輩子吃的東西都快要吐出來了,我感覺我以後應該都不會想吃肉了。

「你不吃嗎?」一個孩子見我一動不動跑過來拉住我的衣角彷彿我不吃那個肉泥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一樣。

我強壓住胃裡的翻滾笑了笑:「搶不到!」

這種情況下我只能盡量將自己融入這個環境里去。那個孩子歪着頭顯然相信了我的話,有些遺憾得道:「我也搶不到,我們下去吃下面的東西吧。」

說完還真的拉着我往下走,可剛走沒兩步我便被一群人或者說是東西給圍住了,他們看我的眼神讓我全身發冷,那個孩子有些疑惑:「你們幹什麼?天亮了!」

我皺眉沒明白孩子的話,不過這不影響周圍的「人」一步步靠近,我下意識一把抱起地上的孩子一腳踢開正前方的人便往房間里走。

剛才我注意到他們不敢進入這個屋子,我知道裏面只會更危險,但此時我沒得選。

那孩子似乎也沒想到我會往屋子裏面跑,等反應過來後便尖叫道:「我要出去!」

我捂住他的嘴臉上帶着冰冷:「不想死就別叫!」

他害怕的用手捂住嘴,睜大眼睛看着我,這一刻我在他眼裡就是洪水猛獸。

不過我顧不上那麼多了,剛才我進來後外面的東西果然沒有繼續追,但是屋子裡得陰冷告訴我危險並沒有解除。

我用匕首抵着孩子的脖子:「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

孩子顫抖着,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心裏有一絲愧疚,但這愧疚很快便消散下去匕首又深了兩分:「說,不說我就殺了你!」

「這是吳老闆家!」

「說點我不知道的,比如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食人魔,它每晚都來,每次吃一個,吃了就會離開,吃完就離開。」孩子似乎很害怕,整個人都在顫抖着。

我總感覺哪裡不對,但我說不上來。

我繼續問道:「你們為什麼不離開這裡?」

孩子一臉絕望:「離不開,外面有鬼,他們不讓我們離開,外面的樹林里!」

我一顫,之前樹林里確實有很多鬼怪,這個孩子說得是真的。

我忽然想到之前我進來時那些鬼並沒有攻擊我,因為他們似乎很害怕那個白衣女鬼。

那個女鬼和我說謊了。

她進不來這裏面,所以想利用我,可是她得目的又是什麼呢?

「你剛才說這裡是吳老闆的房子,可我怎麼聽說這之前是另外一個人的,只是那人將房子租出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別想着騙我,不然我就將你一個人丟在這裏面!」我的匕首它可能不怕,但它對這個屋子的恐懼卻是一點不少的。

果然我的話音剛落它便開始顫抖臉色瞬間發白:「不要,這裡之前是一個白姓老闆的房子,只是後來欠了賭債不得已將房子租給吳老闆,吳老闆是好人給我們吃的,讓我們在裏面住着!」

我腦子嗡的響了一下,那個女人果然在騙我。

「繼續說!」

「後來,後來白老闆越欠越多他就想要將房子賣了,但是這裡是我們的容身之地,要是賣了我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吳老闆是個好人,他四處湊錢終於湊到了白老闆要的錢,但是白老闆卻說不夠,說那只是房租,吳老闆無奈又湊了錢好不容易湊齊,沒想到白老闆過了幾天之後竟然又回來了,而且還說這個房子是他的,吳老闆那之後也不見了,爭執間白老闆死了。之後我們就被困在這裏面了,外面那些東西不讓我們離開!」

孩子的話和女鬼的話交替在我腦海里,我快要抓住腦子的那抹線索了,可一陣刺痛傳來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面前的孩子不知從哪裡得來一小塊瓷器碎片狠狠刺入我的手掌心,疼痛讓我回到現實,一把抓住孩子想要將他往外扔他卻像是八爪魚一樣死死抱着我的手:「不要不要,放開我,不要!」

我黑着臉並沒有因為它的嘶喊而心軟,在這裡除了我自己誰也不能信。

我匕首刺出去想要坎他的手卻聽他道:「我可以帶你去找辟邪珠,你不要把我扔過去!」

我心一沉,他是知道我需要辟邪珠,還是只是剛好說到辟邪珠。

放開抓住他的手我道:「你最好不要有小動作,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收回匕首我往床走去,這裡我並不陌生,畫外的世界和這裡一樣。

床尾有一面鏡子,床頭對着門,我走過去鏡子裏面竟然亮起了紅光,紅光里一個女人正梳着頭髮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的衣服我不陌生,剛來這裡時我和他打了照面,不過當時她身上的肉已經沒有了,只剩下一副骨頭架子。

現在卻是有血有肉的「人」,她手裡拿着一把紅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頭髮,隨後一個男人走出來從後面擁住她:「芙兒,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女子一臉幸福:「阿玉,我相信你!好了快出去吧,外面的賓客們還等着你呢!」

男人吻了她一下:「好,等我回來!」

畫面一轉下一刻一個老婆子出現在房間里:「賤人,不要以為嫁給吳玉你就是這裡的女主人,吳玉只能娶我女兒!」

她說著手裏面拿出一把水果刀就向女人砍去!

隨後新嫁娘就這麼被老婆子殺了,那個叫吳玉的男人悲痛欲絕竟然也跟着殉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