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鄉村小司機
鄉村小司機 連載中

鄉村小司機

來源:google 作者:沈思雅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沈思雅 陳鋒

陳小峰是村長的司機,那一天晚上村長抽着煙愁眉苦臉,神色唏噓,因為他做出了一個決定,讓陳小峰爬上自己老婆的床…………展開

《鄉村小司機》章節試讀:

雙鹿山的民宿山莊是清一色的蘇式建築,竹屋籬笆院牆,亭台流水,小橋人家,頗具古風。

村長在民宿有股份,在室外練習瑜伽拉動客流也是他提起的。

此刻,十幾個穿着緊身火辣的瑜伽短褲、身姿綽約的貌美女人躺在海綿墊上,齊刷刷的開始下叉,修長圓潤的玉腿呈現出優美的曲線,柔美豐滿的身姿赫然成為了靚麗的風景線!

景區的遊客越來越多,無論男女老少都被女子曼妙的身姿吸引住了,尤其是單身男性,眼睛裏放出餓狼般的光芒。

村長坐在民宿的會客廳,靜靜的品着茶,眼睛卻肆無忌憚的看向抱着玉腿向前拉伸的蘇曼。

陳鋒的眼神從始至終都放在曲線玲瓏的沈思雅身上。

她柔美的四肢,豐滿的活物、緊俏的蜜桃臀,無時無刻撩撥着他的心弦!

節目足足維持了一個小時,所有參與活動的美女全都香汗淋漓。

陳鋒站在旁邊,沈思雅從他的手裡接過毛巾,擦了擦密布着汗珠的額頭,他盯着那對彈性十足的活物,暗自吞着口水。

「陳師傅,你待會來我房間一趟,我有事兒想讓你幫忙。」

就在這時,蘇曼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

陳鋒心裏一怔,看了沈思雅一眼。

沈思雅若無其事的走向民宿跟村長親熱的聊着天。

「蘇……蘇小姐,你有事兒直說唄。」陳鋒摸了摸鼻子,總覺得蘇曼不懷好意。

蘇曼嫣然一笑,雙手環抱着他的脖子,那對飽滿的胸脯幾乎貼上了他的臉頰。

混合著汗液的芬芳湧入了他的鼻孔。

「怎麼?還怕我吃了你啊?」蘇曼眼神火熱的看着他。

陳鋒心臟狠狠顫了顫,蘇曼為了練習瑜伽,將頭髮梳成了單馬尾,配合著一身緊身的瑜伽服,看起來亭亭玉立,相較於沈思雅,她的身上更有一種少女的氣質!

陳鋒吞着口說道,「不是,我是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方便,我怕別人誤會。」

蘇曼狹長的丹鳳眼閃過一絲狡黠,回頭看了一眼沈思雅,笑盈盈的道,「你該不會是怕思雅誤會吧?」

陳鋒心裏一驚,暗道這女人的心思好敏銳,他這點小心思根本瞞不住她的眼睛。

「不……不是。」陳鋒口是心非的道。

「別怕,我就是想讓你用筋膜槍幫我鬆鬆肌肉,我這幾天訓練太猛,渾身疼得要命,這點要求不過分吧?」蘇曼鬆開手,刻意在他結實的臂膀上摸了一把。

「那……那好吧。」

陳鋒看了一眼正在跟村長聊天的沈思雅,有些心虛的應下。

「那你跟我來吧。」

蘇曼親熱的拉着他的手,徑直的從沈思雅和村長的面前掠過。

「李村長,我借你的司機幫個忙,你應該不介意吧?」蘇曼笑盈盈的問道。

村長目光複雜的瞥了陳鋒一眼,乾笑着道,「當然不介意。」

沈思雅幽怨又責怪的眼神瞪着陳鋒,由於村長在場,她不好多說什麼。

蘇曼這便拉着陳鋒走向了另外一間卧室。

這間民宿是三室一廳,由於村長有股份,所以可以享受免費入住,其他來參加活動的人都擠在另外一所民宿里,自然沒有這個待遇。

沈思雅目送着陳鋒和蘇曼走進了房間,她的心像是堵了一團東西。

「思雅,蘇曼該不會是看上小鋒了吧?」村長問道。

「不可能,曼曼是有夫之婦,她老公事業有成又長得帥,怎麼可能看得上小鋒呢?」沈思雅嘴上這麼說,心裏一點底都沒有。

如果不是**在場,她肯定會阻止蘇曼。

「誰說的准呢,她現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村長冷哼了一聲。

「我去趟衛生間。」

沈思雅心裏越發的不是滋味,心不在焉的走向衛生間。

…………

陳鋒被蘇曼生拉硬拽的來到房間,整個人都呆住了。

白凈的床單上平鋪着一層花花綠綠的衣服,全都是女性貼身的衣物,光是**的種類就足有七八種,什麼白絲、黑色漁網弔帶襪,陳鋒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房間。

「筋膜槍在行李箱里,你幫我拿出來,我去換身衣服洗個澡。」蘇曼伸了個懶腰,從床上隨便拿起一件睡衣走進了浴室,很快就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

陳鋒打開蘇曼的行李箱,裏面是一些訓練的補充劑,除此以外還有一個紫色的電動小玩具!

陳鋒心裏一驚,沒想到蘇曼在外出的時候還帶着這種東西,看來她那方面的需求不是一般的強烈。

他忽然想到,經常鍛煉身體的人,激素分泌格外旺盛,那方面的需求也遠遠高於正常人。

陳鋒有些好奇的拿出那根電動玩具,上面滿是凹凸不平的顆粒,蘇曼上次用的時候明顯沒清洗,上面還殘留着一些白色的膏狀物。

就在這時,浴室的流水聲停止了,陳鋒趕緊將小玩具放回遠處,關上行李箱。

沒過多久,蘇曼走出了浴室,陳鋒下意識的看向浴室,眼前的畫面頓時令他呼吸一滯!

蘇曼穿着絲質的薄紗弔帶睡裙,濕漉漉的長髮披肩灑落,白裡透紅的肌膚,以及那睡裙下若隱若現的飽滿身材,格外的嫵媚動人。

蘇曼看着陳鋒熾熱的眼神,笑盈盈的道,「怎麼?以前沒見過女人啊?」

陳鋒暗自吞着口水道,「見過,但沒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

「哼,小嘴還挺甜的嘛,怪不得思雅會護着你,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跟思雅弄過了?」蘇曼似笑非笑的試探道。

「你別亂說話好不好,萬一讓村長知道,我這份工作可就保不住了。」陳鋒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蘇曼「咯咯」的笑個不停,「好了,不逗你了,趕緊幫我鬆鬆肌肉,疼死我了都。」

話語完畢,她身子一仰,倒在床上,渾圓修長的大白腿擺出一個劈叉的動作,半透明的蕾絲裙擺根本擋不住兩腿之間的風光。

陳鋒目光熾熱的盯着她露出的一小截**的大腿根,差點噴出鼻血!

「快點嘛,姿勢都給你擺好了。」蘇曼湊着嬌艷的櫻唇沖他撒起了嬌。

陳鋒嘴角一扯,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他不敢耽擱太久,沈思雅一再交代,無論蘇曼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能答應,也不知道幫蘇曼放鬆筋骨算不算違約。
「哦……!」

陳鋒拿着筋膜槍放在蘇曼白皙柔軟的小腿肚上,隨着筋膜槍的顫抖,她小腿的肌肉也跟着一顫,蘇曼止不住的發出一聲動人的嚶嚀。

「你聲音小一點,讓別人聽見還以為我們有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呢。」陳鋒苦笑着道。

「我就是太舒服了嘛。」蘇曼抿着嘴唇,幽幽的說道。

陳鋒加快速度,筋膜槍不斷的在蘇曼的小腿上遊走。

「你別總是按那裡,往上面來一來嘛。」蘇曼的眼神有些熾熱,為了方便陳鋒按摩,她雙腿併攏,將兩條渾圓白皙的玉腿放在了陳鋒的膝蓋上。

陳鋒心臟狠狠顫了顫,拿着筋膜槍移向了蘇曼白嫩的大腿。

他將筋膜槍的震動頻率調到最小,因為女性的腿部尤其是大腿內側比較敏感,剛開始就那麼猛,肯定受不了。

隨着蘇曼面露享受,陳鋒將筋膜槍的速度調到最快,渾圓的大腿跟着不斷顫抖。

蘇曼眼神逐漸迷離,臉上也浮現出了暈紅,陳鋒心裏一盪,顫着雙手將筋膜槍移到了蘇曼的大腿根。

「啊!」

蘇曼彷彿觸電似的,雙腿突然緊繃,面色潮紅的夾住了他的手!

令陳鋒差點鼻血噴涌的是,筋膜槍正緊緊的貼在蘇曼的私處,那震動的頻率,令得她目光迷離,嬌喘連連。

原來筋膜槍還有這種作用?

「別……別停,好舒服。」

興許是蘇曼夾得太緊,又或者筋膜槍的頻率太快,陳鋒的胳膊都麻了,他剛想收回手,蘇曼卻將他夾得更緊。

陳鋒看着輕咬着嘴唇,俏臉嫵媚的蘇曼,體內的血液溫度在迅速飆升。

「啊!」

就在這時,蘇曼突然繃緊了身體,發出一聲**又高昂的**,竟然在筋膜槍的作用下,到達了快樂的巔峰。

陳鋒的握着筋膜槍的手貼在蘇曼的私處,隨着她釋放的時候,一陣熱流打**底褲,順着大腿根「嘩嘩」的往下流。

沒想到蘇曼這麼敏感,這麼快就到達巔峰,他戀戀不捨的抽回手,指尖粘連着濕熱的液體。

「陳師傅,你……你能不能幫幫我?」蘇曼目光迷離,滿臉潮紅,美艷的臉蛋格外的嫵媚。

陳鋒緊張的狂吞口水,「你……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蘇曼輕咬着嘴唇,嫵媚一笑,然後玉肩輕抬,黑色的弔帶繩子順着她的肩膀滑落到了嫩白的胳膊,身前的風光頓時展現出一大半,被半杯式內衣束縛的活物,一副隨時都會掙脫的樣子。

陳鋒目光充血,心臟「咚咚」的跳個不停!

這女人該不會是想讓他代替剛剛受寵的筋膜槍吧?

《鄉村小司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