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仙醫歸來,一掌震驚拍戲現場
仙醫歸來,一掌震驚拍戲現場 連載中

仙醫歸來,一掌震驚拍戲現場

來源:google 作者:狼哥講故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少龍 狼哥講故事 都市小說

【修仙+神醫+美女+無敵+爽文+無系統】從仙界重返地球,仙醫帝尊隱鬧市,用法術懲惡揚善,用醫術救治病患煉煉丹,裝裝逼,踩踩人,泡泡……咳咳!展開

《仙醫歸來,一掌震驚拍戲現場》章節試讀:

眾目睽睽之下。

楚少龍縱身一躍,嗖地一下直衝高空。

「飛!龍!在!天!」

他凌空翻身,身體成倒立狀緩緩下落,同時揮掌隔空拍向地面上的慕容復扮演者。

現場隱約傳來龍怒聲,降龍十八掌,飛龍在天!

「嗷……」

慕容復扮演者口噴鮮血,身體飛了出去。

這絕對是真傷,不是演出來的!

「啊?!」

全場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所有人目瞪口呆,心中震撼無比!

大家不可思議地看着這精彩一幕!

不弔威亞,他居然可以飛起來?

關鍵是打出去的掌,居然能聽到龍的怒聲,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後期特效還沒做啊,簡直匪夷所思!

「慕容復,你怎麼不還手?」楚少龍飄落地面,穩如泰山,盯着慕容復扮演者:「幸虧本尊及時收住,否則你小命難保!」

慕容復扮演者從地上爬起來,直接跪了:「老師!不!大師!請受我一拜!」

「哎呀,大師!您是武道巔峰高手啊!」導演更是激動地站起來,一把握住楚少龍的手:「下個武俠劇,我請您當主角,連吊威亞都省了!」

楚少龍拿開導演的手:「本尊不感興趣,快給片酬!」

「對對對!副導演,趕緊讓群頭給大師結算片酬!一定要多給錢!」導演喊道。

拿到高於普通替身十倍的現金片酬,楚少龍大步流星而去,連戲服都沒脫,服裝老師也不敢說什麼!

「等等!」

阿紫扮演者,膚白貌美的女神追上楚少龍,態度尊敬:「大師,我可以加您的微信嗎?」

「不可以!本尊沒有手機!」

「我最近給品牌手機做形象代言,手機商送給我一部嶄新的手機,還未開封呢,送您了!」

阿紫扮演者叫來助理,助理從包里掏出一部最新上市的品牌手機,遞向楚少龍。

「謝了!」楚少龍接過,輕輕一拋,精美包裝盒,懸!浮!眼!前!

阿紫扮演者和助理看呆了,魔術大師啊!

「給本尊滾出來!」

下一秒!

嶄新的手機出現在楚少龍手裡,而包裝盒完好無損,還包得嚴嚴實實,沒有絲毫開箱痕迹,隨後啪地一聲,跌落地面!

「這也太神了吧?」阿紫扮演不可思議地叫起來:「大師,您是如何做到的啊?」

楚少龍答非所問:「我不能白要你的手機,這樣吧,你留個手機號給我,等我有了手機卡,再主動聯繫你!」

正合阿紫扮演者心意,她當即雙手遞給楚少龍一張名片,再三強調:「大師,您一定要聯繫我啊!」

「放肆!本尊向來言而有信,你不可質疑!」楚少龍轉身瀟洒而去。

阿紫扮演者望着楚少龍離開的背影:「真是個怪人!助理,你暗中跟着他,看看他住哪?回來向我報告!」

跟蹤到影視基地大門口,助理看到震撼人心的一幕。

楚少龍身形一動,祭出長劍,直衝高空,眨眼工夫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這…這不可能,我一定是看眼花了!」助理的世界觀被顛覆!

少時,楚少龍現身商場門口。

回家之前,為了儘快融入這個世界,還是買一身現代服裝穿着才好,這叫入鄉隨俗!

……

與此同時!

三線小城,中州市郊區。

一個甜美少女從農貿市場出來,手裡提着兩斤豬肉,她是楚少龍的妹妹楚婉兒。

一個遛狗,卻不牽繩的老頭迎面走來,當他看到楚婉兒時,眼中流露出一絲「怨恨」

老頭姓錢,他兒子是酒樓大老闆。

年初,楚婉兒的父親在酒樓里做電工,無意間發現錢老闆使用地溝油,結果維修電路時被「電死」

錢老闆一口咬定,楚父工作時飲酒,注意力不集中,才導致觸電身亡,並且有很多人作證。

結果,楚家只拿到錢老闆發放的五千元撫恤金。

楚婉兒和母親不服,把錢老闆給告了,最終結果是,按工傷處理,錢老闆賠償楚家八十萬。

「真是冤家路窄!我兒子的八十萬啊,心疼死我了!」錢老頭看見楚婉兒就來氣。

「大黃,咬她!」

大狗得到錢老頭的指令,狂吠着朝楚婉兒撲去。

「啊?救命啊!」

楚婉兒轉身,拔腿就跑。

「汪汪……」

大狗緊追不捨。

楚婉兒嚇得花容失色,驚慌之中不小心撲倒在地,磕得牙齒鬆動,滿嘴流血,痛苦不堪!

而大狗沒有咬楚婉兒,而是咬破塑料袋,叼着豬肉走了。

「錢大爺,你遛狗怎麼不牽狗繩啊?」楚婉兒心有餘悸地從地上爬起來,雙腿發軟,如同灌鉛!

她掏出紙巾,擦拭嘴角的鮮血,手顫抖得厲害,心也是突突突的狂跳,剛才嚇死了!

「狗是我的!我牽不牽繩子關你什麼事?你這個小姑娘不講道理呀!」

錢老頭蠻不講理。

「現在的年輕人真沒教養,都不知道尊重老人嗎?我的狗是個畜生而已,它懂什麼?吃你一塊豬肉咋了?不要那麼小氣好不好?」

楚婉兒本來不想追究了,但聽到錢老頭這一席話,決定報警。

她剛掏出手機,錢老頭又一個指令,大狗縱身前撲,把她撲倒在地。

「啊!啊!」楚婉兒嚇得心膽俱裂,魂飛魄散!

大狗咬住她的手機,返回錢老頭身邊。

錢老頭把楚婉兒的手機佔為己有!

「錢大爺,你怎麼可以這樣啊?」楚婉兒從地上爬起來,聲音裡帶着哭腔,身體也瑟瑟發抖!

她一臉委屈,狼狽不堪!

隨着圍觀群眾越來越多,錢老頭先下手為強,指着楚婉兒道:「我哪樣了?小姑娘,你跟一個六十歲的老人計較,你好意思嗎?你…你…哎喲,我心臟病犯了!哎喲……」

錢老頭雙手捂着心口,假裝暈倒!

楚婉兒懵了,六神無主!

「爸!爸你怎麼了?」

錢老闆帶着他老婆匆匆趕來,夫妻倆一眼就認出了楚婉兒,真是冤家路窄啊,不過現在風水輪流轉了!

錢老闆攙扶父親起來,心想這下可得好好訛楚家一筆錢!

而老闆娘則一把抓住楚婉兒的胳膊:「沒教養的年輕人,你害得我爸心臟病複發,如果我爸有個三長兩短,老娘饒不了你!」

「大姐!我也是受害者啊!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媽眼盲,我得趕緊回去照顧她啊!」楚婉兒哭得梨花帶雨,苦苦哀求。

「啪!」

老闆娘抽了楚婉兒一記耳光:「你少在我面前裝可憐!像你這種貨色,老娘見多了!不會是你見我們家有錢,特意用這種方式勾引我爸吧?不要臉的小狐狸精!」

捂着臉上又紅又疼的巴掌印兒,楚婉兒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想咬舌自盡,以證清白。

但是,她死了,年邁眼盲的母親誰來照顧?哥哥失蹤五年,或許早不在人世了!

去年,父親又撒手人寰,剩下她和母親相依為命!

圍觀人群中,有人想打抱不平,卻被錢老頭另外趕來的兩個兒子嚇得退縮回去!

「看什麼看?都給我散了!」趕來的兩個男子留着勞改頭,看上去凶神惡煞,威脅圍觀人群。

「這樣,老婆,你和老二老三送咱爸去醫院!我帶這個小狐狸精去她家裡,讓她賠錢!如果她不賠,我住楚家不走了!」錢老闆一副報復心態。

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見楚婉兒清純甜美,動了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