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逍遙至尊醫婿/逍遙至尊醫婿
逍遙至尊醫婿/逍遙至尊醫婿 連載中

逍遙至尊醫婿/逍遙至尊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白衣翩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凡 林幼薇 現代言情

他被人陷害,與林幼薇發生關係,從此遠走海外當他王者歸來,八方震動,世界顫抖他醫術通天,武道無雙,創建天醫府願守她一世無憂,卻發現她被冷嘲熱諷,落魄如狗他含怒出手,顯露絕世醫術,帶着她走上世界之巔,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展開

《逍遙至尊醫婿/逍遙至尊醫婿》章節試讀:

饒是林幼薇對葉凡的話存有疑慮,這會兒聽到葉凡這般斬釘截鐵的話語,也不免一愣。

「你真的能夠治好不悔的病?」

林幼薇的聲音中藏着她努力剋制也無法抑制的顫抖。

從林不悔出生到現在,林幼薇無時無刻不為女兒的病情焦心,她尋醫問葯整整四年,也不見女兒病情有所緩解,更沒有聽任何一個名醫說過能夠治好女兒的病。

可是如今,葉凡卻說,他能治好。

「你別痴心妄想,林幼薇你仔細看看他這副喪家犬的落魄樣子,還真能身懷絕技不成!要是你真的信了他的鬼話,就等着給你女兒收屍……啊!」

林作堂的話未盡,葉凡便箭步靠近,只見葉凡單手卡住林作堂的喉嚨,也不見他怎麼用力,林作堂就已經滿臉漲紅說不出一句話來。

若不是顧及林幼薇母女,葉凡真想掐死他!

「葉凡,你鬆手。」林幼薇低聲請求道,她雖然對林作堂多有怨恨,但他畢竟是自己的爺爺,血脈相連,林幼薇不想看林作堂受苦。

況且,看葉凡周身戾氣四溢,說不定真的會將林作堂掐死。

葉凡雙唇緊抿,他哪裡聽得進林幼薇的話,剛才林作堂竟然詛咒他唯一的血脈,就算當場將林作堂碎屍萬段也不足惜。

現在,他不過是要給林作堂一個教訓。

「不悔,不悔你怎麼了,醒醒……」

林幼薇的驚呼聲打斷周遭的肅殺之氣。

葉凡猛地收回手,轉身望去,只見林不悔雙眸緊閉,昏厥在林幼薇懷中。

「咳咳……」林作堂捂住脖子,倉皇后退跌倒,連滾帶爬離葉凡遠點。

此時的葉凡哪會顧及林作堂,他大步衝到林幼薇身邊,輕手輕腳想從林幼薇懷裡將林不悔抱過來。

林幼薇纖弱的身子緊緊護住林不悔,這是母親的本能。

「讓我替她診治,我能治好她。」葉凡輕聲規勸道。

林幼薇茫然無措,林不悔已經很久沒有發病,此時必是被葉凡的舉動驚嚇,導致發病。

「你別再搗亂了,就讓薛神醫來給不悔治病吧。」

聽着林幼薇哀求的話,葉凡雙手僵持在半空,他這才意識到因為自己刻意隱瞞身份,整個彰德市沒人知道他便是天醫府府主。

「好,就聽你的。」葉凡輕輕撫去林幼薇白皙臉頰上的淚痕。

「但是現在緩解不悔的病症為先,我先用針灸法讓她醒來,你放心,我會很小心。」

或許是葉凡輕柔的話帶有蠱惑人心的魔力,林幼薇竟然真的鬆開緊抱林不悔的手。

其實剛才葉凡已經暗中給林不悔把脈,了解林不悔的病情,這種小病他向來不放在眼裡。

既然林幼薇相信薛定平,那就讓那庸醫來露露臉,也好讓林幼薇看清真相。

躲在角落的林作堂狠狠盯着葉凡,只見葉凡將林不悔視若珍寶般抱進懷裡,從姜晨雙手捧過的灰撲撲木盒子里取針。

「林幼薇,沒想到你真的蠢到敢讓他救你女兒!」

林作堂不敢直視葉凡殺戮的目光,他衝著林幼薇直搖頭。

「你只要聽我的話,就能請到薛神醫替你女兒治病,那才是真正的神醫。」

「你把希望寄託到葉凡身上,那種雜碎就算真的懂醫術,也不過是個江湖術士,不信你看,他連套像樣的工具都沒有!」

只要拿薛神醫作餌,林幼薇就什麼都聽林作堂的,林作堂心裏十拿九穩,這次肯定也不例外。

「不,我想相信他。」林幼薇關切地望向葉凡懷裡的昏迷不醒的林不悔。

「他曾經說過會回來,我本以為不過是戲言,可是沒想到他真的回來了。可見他極重承諾,他說過會治好不悔,我相信他說到做到。」

葉凡做夢也沒想到會從林幼薇口中聽到這些話,感慨之餘,更是下定決心要保護好她們母女。

「我絕不會讓你失望。」

葉凡一手將楊不悔緊抱在懷裡,另只手從百年紫檀木盒中取出銀針。

林作堂眼拙,竟然認不出世代相傳的百年紫檀木!

四周安靜極了,只見葉凡用銀針扎入楊不悔的幾個穴位,眨眼的功夫,剛才還臉色蒼白昏迷不醒的女孩,突然嗚咽了聲,睜開眼。

「不悔!」林幼薇幾乎是撲上前去,她輕撫林不悔的小臉。「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媽媽,我這裡不痛了。」林不悔小手放在心臟的位置,歪着頭,小手戀戀不捨般緊緊拽着葉凡的衣服。

因為孕期用藥,林不悔出生不久便查出心臟異常,卻始終查不明具體是什麼病。

每次發病幾乎都會昏厥,隨着林不悔長大,心臟整日絞痛。也正因為如此,林幼薇才急着找名醫給林不悔治病。

這些年,林幼薇還是頭一次聽林不悔說心臟不痛了。

林作堂見葉凡和林幼薇和樂融融,頓覺不妙。

林幼薇是他討好魏家的工具,必須阻止林幼薇和葉凡這種窩囊廢在一起。

彷彿知曉林作堂的心意,葉凡緊緊握住林幼薇的手,朗聲道:「聽說你要讓幼薇繡球招親,還不如現在就將她嫁給我。」

起初,林作堂被葉凡的醫術驚呆,但轉念一想,葉凡在林家一整年,要是他真的有絕世醫術,絕無可能會在林家受窩囊氣。

「林幼薇你睜開眼仔細瞧瞧,葉凡只是運氣好,你要是再不給林不悔真正的治療,下一次就沒這麼幸運了。」

林作堂一番挑撥,將林幼薇心裏剛燃起的對葉凡的崇拜打破,她遲疑後退,面露猶豫。

若是強硬逼迫,恐怕會引起林幼薇反感,葉凡不敢輕舉妄動,但他更不想林幼薇躲避他。

僵持下,林作堂更是眉飛色舞火上澆油。

「林幼薇,這個葉凡就是個窮光蛋,你以為他真的看中你?他說不定是看中我給你的百萬陪嫁!」

不等葉凡發話,姜晨便早就按耐不住想一腳踹飛林作堂,卻被葉凡制止。

林作堂縮了縮頭,他心裏清楚,魏家的條件只是讓家醜林幼薇出嫁。

雖然嫁給葉凡也算是出嫁,但是他林作堂已經昭告天下要繡球招親,還給出聘禮百萬,要是食言恐怕對林氏企業形象有損。

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林幼薇跟葉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