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子安心頭嘆氣,那可都是你名正言順的女人啊,自己的女人不想見,倒是一味惦記着不屬於自己的女人。 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這麼犯賤啊? 皇帝還沒打算停止談話,繼續問道:「朕聽說,老二和你母親如今來往甚密,是嗎?」 子安不知道他到底想怎麼樣,但是這樣追問着實讓人心頭慌張,「這個,我許久沒回去,也不知道他們兩人是否如皇上說的那樣來往甚密。」 不否認,也不肯定,模稜兩可。 皇帝緩緩地笑了,「子安,你很怕朕嗎?」 當然怕,您可是掌握上生殺大權的人啊,您是皇帝! 子安當然不會這樣說,只是有些錯愕地問:「皇上為什麼會這樣說呢?皇上是王爺的兄長,是一家人,一家人只有親厚怎麼會懼怕?」 「一家人?」皇帝細細地咀嚼這句話,又抬起頭看着子安,「如果老二真的要娶你母親,這輩分可就亂了。」 子安哭笑不得,您娶我母親的話,這輩分不亂嗎?s3(); 子安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得淡淡地道:「那是他們兩人的事情,我們誰過問都不合適,順其自然吧,母親曾說過如今單身一人挺好,估計她也沒想過說要找個人嫁了吧。」 「但是女子總得找個婆家,找個男子依託終身,像她這樣的奇女子,天下有誰能匹配?可別再出一個你父親那樣的人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母親怕是暫時不會想這個問題的。」子安迅速地道。 「誰被蛇咬啊?」 洪亮的聲音響起,慕容桀的身影出現在帘子後面,他掀開,大步走了進來。 子安見他來到,頓時就鬆了一口氣,笑着道:「說你怕阿蛇姑姑呢。」 慕容桀道:「本王才不怕。」 子安聳聳肩。 「皇兄今天怎麼樣?」慕容桀問道。 皇帝坐起來一些,「精神覺得好多了,多虧子安。」 說完,他又看着子安道:「你的醫術,是你母親教的嗎?」 子安搖頭,「不是,母親不懂得醫術,我只是跟一位老大夫學的。」 「能教得出這麼出色的徒弟,你師傅一定很了不起。」皇帝讚賞道,「不知道是否能引薦入宮給朕見見呢?」 子安笑道:「師傅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連我都沒辦法知道他的行蹤。」 「哦?那他叫什麼名字?要不,朕命人去找一下?」皇帝今天像是跟子安扛上了,什麼事都要問個明白。 子安怔了一下,「師傅的名諱,其實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姓老。」 老師。 皇帝聽她這樣說,終於沒再問了,看着慕容桀,「休朝了吧?各方都安置好了?年底的賞賜都下去了嗎?」 「下去了,都領着大肥肉回去過年了。」慕容桀笑道。 朝廷每年過年前都會額外發放羊肉和豬肉,稱為年前賜食,按照官階分給,一品可得兩頭羊一頭豬,如此類推,到衙門的官差都能分得一斤豬肉一斤羊肉。 皇帝舒了一口氣,笑得有些苦澀,「朕以為這個年, 是熬不過去了,沒想到又熬一年,算起來,朕在位也十二年多了。」 「還有二十二年,三十二年四十二年呢,凈說胡話。」慕容桀沉下臉道。 皇帝瞧着他,緩緩地笑着,眼底溫和,「你啊,既然都成親了,也趕忙和子安生個大胖小子哄一下母后。」 子安沒做聲,她就是想生也生不出啊。 「嗯,會抓緊的,這不,晚上都在努力呢。」慕容桀恬不知恥地說著,就跟說正事一般正經嚴肅。 子安可沒興趣聽他們當著自己的面說房事,道:「好了,我去一下皇太后那邊,內府總管說把明年的預算提交上來,我去斟酌一下。」 說完,起身躬身道:「子安告退!」 她這邊剛走出去,便聽得慕容桀十分虛心地問道:「臣弟見後宮娘娘們個個體態豐腴,不知道是如何保養的呢?我家就一頭瘦牛,怎吃都不胖。」 子安吐血三公斤,飛快地走了,沒法聽。 宮中的賬目,內府這一次做得很好,子安很滿意,對明年的預算各種,也都尚算合理,但是,仍舊和她要求的有些出入。 不過,也不能馬上就從胖子變成瘦子,得慢慢來。s3(); 清寧閣那邊是整個王府和皇宮最不安寧的地方。 南懷王計劃失敗之後,回來臭罵了孫芳兒一頓,但是孫芳兒至今也想不明白,為什麼皇帝那天沒有露陷。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段日子,她一直在做假的臉皮,想知道其中蹊蹺,但是無論她添加了什麼,都不能制出一張在狂風呼嘯中維持兩個時辰以上的臉皮,而且,南懷王回來說過,那臉皮就彷彿新的一樣,而他肯定,皇帝沒有換臉皮。 對於一個求知慾極為旺盛的人,這段日子夠她折磨的了,所以每一次見到夏子安,她都投去怨毒的眸光。 終於,臘月二十九,她忍不住去找了子安。 子安是剛起來打算去梁王府的,慕容桀已經一大早就出門去軍營了,說是給軍營的士兵開個晚會什麼的,今晚也未必回來。 一出院子,便見小蓀領着孫芳兒進來,她挑眉,「稀客啊!」 孫芳兒看着子安那張臉,忍住想上前撕碎的衝動,「我想和你說兩句話,不知道可以嗎?」 子安道:「我能給你一刻鐘的時間,我今天挺忙。」 子安自然知道她為什麼來,這段日子,她一直在等着孫芳兒來問,之前本以為頂多是十天,沒想到,這一等,就等到將近過年才來。 進去之後,孫芳兒沒有拐彎抹角,直接便問:「我想知道,祭天大典那天,你是如何維持皇上的臉不顯露紅斑?我知道你是用了假臉皮,但是,在那天那樣的天氣里,假臉皮無法維持兩個時辰,你也不可能在鑾駕里換,因為,你不可能和皇上乘坐鑾駕。」 「你想不明白嗎?」子安輕笑。 「想不明白,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假臉皮的秘方,你用了什麼?」孫芳兒板著臉問道。 子安看着她,「撕下一張臉皮,需要多久?」 孫芳兒一怔,「很簡單啊,用袖子遮擋,就能夠撕下來,不過是眨眼的功夫。」 「嗯,沒錯,眨眼的功夫,你覺得皇上做不到嗎?」子安輕笑出聲,「好了,我得走了。」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