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鏽蝕王
鏽蝕王 連載中

鏽蝕王

來源:google 作者:牽着蝸牛看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明 牽着蝸牛看海 都市小說

抬頭會看到什麼?星球壁壘相互擠壓吞噬,掙扎融合,生靈彼此在重合空間里競爭求生,爭取機會抬頭會看到絕望,或者不放棄希望!展開

《鏽蝕王》章節試讀:

凌亂的攻擊不斷切割着大地,草地上噗噗斬裂的青草整整齊齊。

雲明蜷縮着身軀,手臂護住胸口和頭部,在地上翻滾躲閃,一聲不吭,悄悄靠近了發狂的凶獸,三根粗壯的肉柱不斷在眼前變換位置,上面的褶皺看得十分清晰。

「嘶!」

又是一道風刃劃開他的手臂,鮮血立刻流出。

不能再等了,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拖下去只會失去行動力。

弓着身,緊緊跟在凶獸那隻獨腿後面,雲明看準機會順着膝蓋一個撞擊,凶獸笨重的後半部分身軀,立刻「蹲坐」在地上。

「好機會!」

雲明一個跳躍,就爬上了凶獸的後背,死死揪住凶獸脖頸上的軟皮,心砰砰直跳,這個時候,他才感受到全身傳來的酸軟。

凶獸掙扎爬起,奮力扭動着身軀,低頭,甩臀,搖背,奔跑急停,雲明在上面被折騰的面色發白,依舊牢牢抓着凶獸,手指過度用力,微微有些僵硬。

嘗試了幾分鐘後,凶獸一聲怒吼,隨意找了個方向,就向前衝去,雲明暗暗叫苦,這個方向是內部圈層的方向,小隊在中圈幾乎團滅,內圈恐怕更是危險。

雲明奮力擊打凶獸脖頸,拚命拉扯,凶獸不管不顧,盲目的一頭扎向內圈。

眼看無力改變,雲明只好時時觀察地形,眼下只要跳下凶獸背,恐怕暴怒的凶獸就會沖他而來,他要等一個機會。

沿途的植物開始變得茂密,一些灌木叢隨意生長在一些水窪旁邊,不時可以看到體形巨大的野獸緩慢行走,最小的也在兩米以上,看到被馱着橫衝直撞的雲明,紛紛發出怒吼警告。

凶獸穿過草原,穿過獸群,穿過灌木叢,穿過沒過膝蓋的水窪,依舊不知疲倦,速度絲毫不減,雲明稍稍有些明悟,或許它也在用這種方式保護自己,對於一隻失明的凶獸,只有不斷移動才能暫時安全。

他一路嘗試和凶獸溝通,顯然沒有效果,不經意間抬頭張望,臉色立刻就變了,前方出現了一片圓形的沼澤,直徑足有幾十米,後面就是一個湖泊,波光蕩漾。

雲明真的着急了,用力抓打凶獸,依舊毫無用處,他決定立刻脫離凶獸,只是幾個小時一直騎在凶獸背上,現在想要翻滾下來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被凶獸粘稠的血液牢牢粘在了一起。

奮力想要掙脫,牽扯到凶獸的毛髮和傷口,吃痛的凶獸速度猛然提升,箭矢一般直射前方沼澤而去,

「喂,沼澤啊!」

雲明急切大叫,用力掙扎,眼前的沼澤越來越近,已經來不及了,這樣的速度即使現在能跳下去,也會翻滾到沼澤裏面。

「咱倆還真是同生共死啊!」

雲明安靜坐在凶獸背上,無奈感嘆。

「噗嘰!」

一個龐大的黑影重重墜在軟綿綿的黑色爛泥里,緩緩下降,凶獸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甘的吼叫,身體不斷扭動,前肢不斷扒拉,下陷的速度又加快了。

雲明感受着身體傳來的粘滯感,那是淤泥在擠壓。

開始是腿部被黑色污泥包裹,接着腰部被吞噬,最後胸口以下都沒入了淤泥里,呼吸有些凝滯,血液被擠壓到頭部,臉漲的通紅。

意識有些渙散的時候,雲明感覺到胸口的獸骨有些顫動,一股熟悉的光膜立刻覆蓋住了雲明的身體,淤泥被排擠在光膜之外。

突然的變化讓他一愣,接着狂喜,然後又是沉默,掉落下來,恐怕只有一個結果。

他感覺到手上緊緊抓着的凶獸毛皮似乎在脫落,用力之下,右手上感覺到一些毛髮被他抓了下來。

凶獸極度痛苦的聲音響起,很是模糊。

身體還是抑制不住的緩緩下降,身下凶獸已經完全停止了掙扎。

雲明的感覺很不好,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光膜內部留存的一些空氣,但更加讓他恐懼的是,原本他手中緊抓的堅韌毛皮,竟然被他輕輕捏稀爛了,情急之下,急忙雙腿用力,想要夾住身下的凶獸,這時,他感覺雙腿毫無阻礙,深深嵌進了凶獸的身體。

擔憂爬上雲明的心頭,這是屍體腐爛後才有的情況,才短短几分鐘,凶獸就被嚴重侵蝕了。

「最後的結局不是被憋死,就是被腐蝕而死。」

雲明默默想着,不知道父親去世之前是否也是這種兩難的處境。

淤泥不斷擠壓,身體也不斷向下,時間似乎變得很漫長,身下的凶獸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腿夾住的位置突然一空,一大塊血肉被淤泥沖刷,骨肉開始大片分離,現在雲明真的是在抓着凶獸骨架下沉。

胸前的獸骨終於還是破碎了,緊接着,明黃色的光膜又再次亮起,雲明低頭,原來是凶獸的骨架開始發揮作用,擠進來的淤泥又被擠壓出去,周圍的空間明顯擴大了很多,也有了一絲光亮。

兩米多長的骨架能夠支撐的時間很長,雲明燃起了一絲希望,他開始考慮怎麼脫身。

「咚!」

清亮的聲音響起,雲明感覺身體一滯,就撞在了微微彈動的土層上,下面似乎還有空間。

他一手握住凶獸骨架,一手用那根獨角用力戳向地面,幾分鐘後,「呼啦」一聲,連帶着骨架一起,重重摔在了堅硬的地面上,暈了過去。

當雲明在地面上醒來的時候,感覺身體被壓得很痛,轉頭一看,原來是已經乾燥的淤泥封住了下半身,掙扎着爬起,好奇的打量着這個地下石室。

頭上挖出的洞已經被淤泥堵塞,那個位置垂下來一條細長的泥柱,十分顯眼。

這是一個開闊的天然石室,不規則的凸起和凹陷隨處可見,彎折的通道伸向深處,雲明看了一圈,沒有什麼發現,就提着那根尖銳的獨角做武器,向通道深處走去。

隨着深入,通道開始變窄,隱約的微光從前方傳來,兩側的石壁上掛滿了細密的水珠,曲曲折折轉過幾個方向,雲明站在通道口不寒而慄。

腳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圓形深坑,直徑足有幾十米,站在邊緣向下望去,頭微微有些發暈,坑壁是粗糙的岩石,坑裡全部都是骨架,粗大的脊椎,狹長的肋骨,巨大的野獸頭顱,隨意堆積在坑底,白色和金黃色交織在一起,密密麻麻。

深坑周圍是一圈窄窄的石壁過道,半米寬,長滿了黑色的苔蘚,對面也有一個洞口,透着白光,整個空間陰森幽冷。

雲明頭皮發麻,小心翼翼踩着苔蘚,一步步順着坑邊的過道走到對面洞口,不敢停留。

穿過十幾米筆直的通道,眼前依舊是一個深坑,石壁邊緣密布花花綠綠的蟲子,坑底是一片黑色的蟲海,就像水流不斷在坑中流動,耳邊傳來的沙沙撕咬聲讓雲明渾身發麻。

緊張的環視一周,洞口在對面,雲明沿着坑邊石道走了半圈,進入了通道里。

沒走幾步,突然手臂出現一道細長的傷口,殷紅的鮮血立刻沁出,同時,手上的獨角竟也微微晃動,一圈透明的屏障眨眼間將雲明身軀包裹。

「噗噗噗」

一道道不規則的裂痕憑空出現,被屏障阻隔在外,雲明立刻退回,獨角恢復了平靜,屏障消失。

短短几秒鐘,尖銳的獨角前端已經灰敗,用手輕輕觸碰,角尖化成白色的粉末落下。

雲明一陣肉痛,這是他計劃帶出去的戰利品,看着前方詭異的通道,他轉身就走,很快就又返了回來,手上握着一根粗大的凶獸腿骨,那根獨角已經被他背在了身後。

一步步試探向前,包裹全身的屏障再次出現,手中的凶獸腿骨毫無動靜,雲明扭頭一看,依舊是獨角在支撐着光幕屏障,怪叫一聲,他撒腿就跑,口中喃喃道:

「浪費就是犯罪啊!」

很快跑出通道,依舊是相同的深坑,在光幕中看不清坑底的情況,但是一直維持的屏障讓雲明顧不上細看,沿着坑邊石道就鑽到了對面的通道中。

光幕依舊在閃爍,雲明依舊在奔跑。

通道盡頭有些昏暗,視線中朦朦朧朧,雲明放慢腳步,藉著微光,相同的深坑中,隱隱有液體在流動,飄上來的霧氣接觸到光幕後,立刻就傳出「嘶啦」的聲響,屏障明顯一抖,有些黯淡。

看不清對面的情況,他還是快速沿着石道跑去,幾步之後,忽然感覺有冷風迎面吹來,雲明一驚,昏暗中伸手去觸摸面前的屏障,一個大洞正在被緩緩修補,似乎是短時間失去的能量太多,導致屏障出現了缺口,吹來的風讓頭部和手都有些冰涼。

雲明有些無奈,探手後摸獨角,從根部往上,獨角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長度了。

他耐着急切的心情,右手摸着面前的屏障,一點點加快速度,微微出現裂隙就及時停下,讓屏障自動修復。

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對面,果然,石壁上是一個通道口,一個閃身就急忙鑽了進去,他已經看到了前方的光亮,光幕屏障也消失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幾步走出通道,眼前石室中的場景怪誕而荒謬,讓他怔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