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從人間絕頂開始
修仙:從人間絕頂開始 連載中

修仙:從人間絕頂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林靜江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靜笙 奇幻玄幻 燕歸塵

在大華朝這座浩瀚的棋盤上,燕歸塵身為一顆復仇的棋子,走出了俯瞰天地的人間大道……以無敵之勢,浪跡於江湖,這便是他的仙途展開

《修仙:從人間絕頂開始》章節試讀:

錢伯風走的很安詳。

一道不可視的虛影從他的屍體里飄出,浮空而去。

良久,余剛幾人才緩過神來,走到白衣少女面前,拿掉她嘴裏的黑布,關心道:「少宗主你沒事吧?」

少女用柔荑般的手放在光滑白皙的脖頸處,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少宗主,讓你受苦了。」沈從龍見少女這般模樣,心裏難受極了。

「嗯——啊——喔——額…」少女指了指自己的喉嚨,想說卻說不出來。

「剛哥,這什麼情況,師妹不會是中了什麼邪法吧?」

「應該是某種定身術,可惜我不會解……」

「老燕!你能幫忙看一下嗎?」在潘武輝的心裏,燕歸塵就是他的神。

「我試試,不過……」

「老燕你若是解不了少宗主身上的定身術,那隻能辛苦我一路上照顧她了……」

少女聽罷眉頭一緊,斜着眼睛瞪了沈從龍一眼。

「得罪了!」燕歸塵故意用手掌托着少女的下頜,象徵性地看了一下她的口腔,然後在其緊緻且富有彈性的蜂腰上猛地一戳。

「哎喲!你……你個小色痞,是不是故意的?」少女此刻哪還有少女的半點矜持,指着燕歸塵就是一通罵。

「呵!」燕歸塵見她臉紅的跟豬蹄似的,目光微微打量了一下那微微鼓起的酥峰,戲謔道,「就你這一馬平川的風景,屬實寒磣了點,燕某可不願消受。」

「你……別以為救了我,本姑娘就得感謝你!長得人模狗樣的,竟如此好色殘忍,真是白瞎了這副好皮囊,啊呸!」

余剛幾個見二人一副水火不容的模樣,便想站出來勸架,被燕歸塵擋了回去。

「小姑娘胸不大,脾氣還不小,叫啥名字啊?」

「我是你姑奶奶——許木恩!」許木恩也不客氣,對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一槍就遞了過去。

「槍法不賴嘛!」燕歸塵一把奪過許木恩刺過來的長槍,假裝無事發生地道,「在下燕歸塵,以後請多多關照!」

許木恩咬着嘴唇,氣呼呼地問余剛:「余師兄,狗賊這麼囂張,你們不會也是他救的吧?」

沈從龍終於找到插話的時機,弱弱地回了一句:「是的……」

「我問你了嗎?」許木恩白了沈從龍一眼,正準備繼續擠兌燕歸塵的時候,發現周圍少了個人,「你們看見那個白衣少年了嗎?」

「額…剛才他還在這裡來着,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走了也好,雖然他於我有恩,但此人不值得深交。」許木恩若有所思地道。

這小丫頭脾氣雖然暴躁,但看人的眼光還挺準的,嗯,除了我……燕歸塵心中想着,嘴上陰陽怪氣地喝道:「小丫頭片子,別擱那感嘆了,躺在地上的這位兄弟就沒人過來關心一下嗎?」

許木恩看到藍衣人那蒼白且爬滿血斑的面孔,表情瞬間凝固。

「邵書劍他…」

「他為了救我,獨戰那兩個與他同品級的黑衣人,最終身中數劍而亡……」

「他用命拖延時間,本意就是讓我跑,可是……」

「可是你覺得自己若是丟下他,豈不是成了眾人眼中的貪生怕死之輩,於是你加入了戰鬥,反而讓他變得畏首畏尾,很快便倒在了對方的劍下。」

這一次她沒有嚷嚷着反駁,而是抬起頭,又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

「八品在六品面前,弱小如螻蟻,正面交鋒根本構不成任何危險。下一次再碰到類似的事情,一定要記得果斷跑路,需知有舍才有得。」

燕歸塵本來還想說,如果她當時逃了的話,邵書劍毫無顧忌的絕命一搏,大概率能從兩個黑衣人劍下生還。

考慮到自己好歹也是個憐香惜玉的好男人,所以他把後面這段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余剛道:「藏劍山莊那邊我們怎麼交待?」

「此事因果在我,自然由我去解釋。」許木恩剛毅果決地道。

「少宗主,我之前答應了要帶燕兄去咱們那兒的,你看……」余剛試探性地問道。

「去就去唄,還得本姑娘用八抬大轎把他抬過去啊?」

如果是真實年齡只有二十來歲的燕歸塵,碰到許木恩這樣的姑娘,此刻已經開始打拳了。

……

處理完藏劍山莊的事情後,燕歸塵便跟着許木恩一行人,來到浮幽府的主城——滄陽城。

浮幽府隸屬北直隸,而滄陽城又是其主城,其繁華雖不如天京府的皇城,街道上卻也是人流不息、車馬如龍。

「還別說,你們這兒看着真不賴,買賣商鋪應有盡有,吃喝玩樂一個不缺,你們瞧那迴廊上扭腰擺臀的小娘子,看着多熱情啊!」

樓上的鶯鶯燕燕立馬就捕捉到嘴上叼着馬尾巴草的燕歸塵,她們哪見過如此俊逸的少年,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眼睛紛紛開始冒光。

「小公子,進來坐一會嘛…」

燕歸塵雙手抱拳,一臉壞笑道:「改日再來感受姐姐們的熱情……」

許木恩實在忍不下去,一把扯下燕歸塵嘴裏的馬尾巴草,然後放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幾腳,緊接着還用自己那雙卡姿蘭瞪了瞪迴廊上的鶯花女子。

若不是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她早已經大罵燕歸塵是「色痞淫賊」了。

「哦喲,原來人家正主就在邊上呢,姊妹們瞧瞧,看着挺嬌弱一丫頭,誰知道跟個母老虎似的,這麼俊的相公都捨得凶,真是不解風情……」

對於迴廊上紅館女的「火力輸出」,許木恩氣得銀牙直咬,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擊。

她一個剛入世的小丫頭,跟風塵女子打嘴仗,無疑於自取其辱。

「師妹,宗主還盼着咱們早點回去呢!」

「臭流氓!」許木恩心氣高,若不是沈從龍給她找了個台階,一時半會就真僵在這兒了。

燕歸塵雙手抱拳,不理會她的謾罵,幽幽地跟在隊伍後面。

幾個時辰後,一行人終於到了目的地——如龍宗。

位於滄陽城的西南處,屬於正兒八經的遠郊,與熱鬧繁華的主街道相比,只能用凄涼二字來形容。

四周既無像樣的酒樓茶館,也沒有上檔次的風月場所,燕歸塵看了一眼人煙稀薄的街道,心裏對如龍宗的實力有了一定的評估。

略顯陳舊的牌匾,宅子的佔地規模不過六畝地,充其量也就是個加大版的三進院落。

估計這個門派滿打滿算也就一百來號人吧,不然連地方都沒得住……燕歸塵根據自己豐富老道的經驗,在心裏盤算了一番。

「發什麼愣呢大恩人!還想讓我們三請四催啊?想得美!」許木恩嚷嚷着便進了如龍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