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修仙后,我成了仙界天尊的黑月光
修仙后,我成了仙界天尊的黑月光 連載中

修仙后,我成了仙界天尊的黑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長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崔洛月 長嫵

我親手把師尊推下了誅仙台,不,不算是誅仙台,只是一處能讓他神魂俱滅的輪迴崖罷了我師尊修仙途中走火入魔,他問我,能不能與他一起走「洛月,師父要入魔了,天界肯定是呆不了了,你跟着師父走,好不好?」看着他那張清冷謫仙的面龐日漸暈染上世俗的血腥與慾望,我心裏別提多暢快了其實就是我讓他墮入魔道的,我怎麼可能自己去陪他?當年他率領三千天兵誅伐我魔界崔族,害得我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我受盡苦難剝去一身魔骨,拜入他門下,等的就是今天我看着這個曾經的天尊,神情間是藏不住的譏諷挑釁他神色未變,伸手想捏一捏我的臉,可惜他的手早已沾滿萬千妖蝶的血,似是察覺到我眼中的嫌惡,他猶豫了半晌「崔洛月,你…現在可有不那麼恨我一點?」他終是放下手我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伸手將他推下了身後的萬丈深淵輪迴崖後,深淵之下,是數不盡的冤魂孤鬼,許還能碰上當年崔族的一員呢就讓他以這副血肉神軀的粉碎凐滅去贖罪吧不承想,數年以後,曾經那個仙雲出岫的男人卻身着一襲紅袍,在萬千魔修的恭迎下,溫聲道:「這回,還不跟我走嗎?」展開

《修仙后,我成了仙界天尊的黑月光》章節試讀:

這棵樹原應是死木,卻機緣巧合得到了往生燈,由此才重新煥發生機。只是它道心不正,選擇了殺人修鍊,又有神器助力,這才長成了如此恐怖的樹精。

蜚零也被枯枝緊緊扼住脖頸吊在半空。她修為尚淺,幾近窒息,已然神志不清,掀起沉沉的眼皮見薛惟還在同樹精搏鬥,強大的求生欲使她激動得渾身發顫,眼淚撲朔撲朔地往下掉,「薛師兄,救救我。」

薛惟聞言抬頭看了眼,心如火燒,奈何不得樹精實在難纏,枯枝遍地,束手縛腳的,一個分心枯枝便攀上了他的頸間。

冷不丁的,他只覺喉口一痛,雙腳便懸了起來。

蜚零怕極了,逐漸沉重的意識讓她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越掙扎,頸間便收得越緊,她心越慌,已然快哭斷氣。

電光石火之間,纏在蜚零頸間的枯枝被人斬斷,她一下子落到地上,還未反應過來,一個、兩個…

弟子接二連三被斬斷枯枝救了下來。

秦詭是帶着十大神器之一——淵清劍而來。淵清劍,削山如泥,斬地成川。

「師尊。」縛着万俟庭雙臂的枯枝也被秦詭盡數斬去,他拾起斷劍擔憂地望着在盤繞交錯間舞劍救人的師尊。

秦詭斬下薛惟頸間的枯枝,將他朝地上一扔,「快走,這樹精有神器相助,你們不是對手。」

說話間,樹精猛然發力,用一截斷枝生生扎進了秦詭的琵琶骨,將他彈飛在地上。

秦詭硬忍着劇痛,爬起來當機立斷將淵清劍向地上一紮,眾人與樹精之間霎時裂開了一條鴻溝。樹精的枯枝斷在對岸,無論怎樣也夠不到眾人,弟子們終於鬆了口氣。

「不可以!」楚眠剛剛掙開余留的斷枝,「崔洛…」

話說一半,他猛然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改口道:「那麼多弟子都還在樹上!」

秦詭回過頭盯着他,盯得他心裏毛毛的,「崔?」

楚眠愣了一下,沒想到還是被他聽了去,乾脆不再同他說話,自顧要搶他手中的淵清劍。

秦詭側身躲過,嘲諷地笑了笑,「李如寄一代天尊,怎會死得那樣輕易?我早該猜到的。」

崔洛月懸在半空滿臉通紅,枯枝力大無窮幾乎要將她的腦袋勒下來。她不怕死,只是後悔沒能多殺幾個仙人。

臨近斷氣之時,劍風在她耳邊呼嘯而過,她頸上陡然一松,重心下墜,落了下來。

方才的缺氧讓她渾身無力,意識混沌間只得任憑自己向下墜,預料中的疼痛卻沒有傳來,一雙大手穩穩地將她擁進了懷中。

「洛月!」楚眠見洛月已被人救下來,鬆了口氣,小跑着迎上前,待看清來人卻禁不住白了臉。

「你認得我?」他寒涼的眼神比三九天的冰霜還冷,淡淡掃過眼前人。

楚眠被這種目光生生盯出了一身雞皮疙瘩,既像來自深淵的凝視,又像蟄伏野獸的偷窺,下意識向側方挪了兩步,「不,不認得。」

話剛出口,他的臉色便又白下兩分。完蛋,上錯號了。他現在是九極山弟子季堂暉的模樣,哪有不認得自家天尊的?

他慌,不是沒有道理的。李如寄多年天尊,早已達到大乘境界,他區區合體期,平日里蹦噠蹦噠嚇唬人便罷了,在李如寄面前,他三招都扛不過。

況且李如寄此番死了一遭回來,看人的眼神跟淬了毒一樣凶得不得了。崔洛月當初親手推他下涯肯定早撕破臉了,此時被發現他乃妖物假扮,誰人能保他?回頭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師尊!」薛惟三步並兩步走上前,差點哭鼻子。

崔洛月聽見聲,眉心跳了跳,強撐着睜開眼皮,而後迅速又合上。

做噩夢了。

李如寄察覺到了懷中人的動靜,陡然鬆開手,抿着唇也不說話。

崔洛月馬上要掉到地上,下意識反身單手撐地,抬起頭剛巧撞進楚眠的目光,兩個人臉色都不太好。

「你們是何人?」李如寄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

他失憶了?

薛惟呼之欲出的鼻涕泡都怔了回去,定定地看着李如寄,「師尊,您是九極宗的天尊啊。您不認得我了嗎?」

「李如寄。」秦詭不禁上前一步,眸中漾着極複雜的情緒。

「如此啊,原來我叫李如寄。」他淺淺地勾了勾唇,卻看不出笑意,「你們說是便是吧,反正我也沒地方去。」

崔洛月撐着地的手緊了緊,拚命扼制騰起的殺意,默默站起身朝楚眠身邊走去。

楚眠牽住她冰涼的手,悄悄將她摟入懷中。

樹精仍在揮動枯枝,見枝條不行,立刻放出了掛在枝幹上的那上萬顆人頭。

人頭霎時重新俘獲了生命,張開血盆大口如同雨滴般朝眾人砸去。

此招詭譎,眾人防不勝防,被密密麻麻的人頭圍得密不透風,幾乎無從下手,皆被咬出了血印。

人頭瘋狂地噬咬着,擋了胳臂顧不了腿,避了肩頭逃不過腰。修為差點的,渾身上下剩不出塊好地,偏生這人頭難纏,人人都自顧不暇。

崔洛月起先被楚眠護着還勉強能抵擋一二,後來人頭嘗到了血腥味攻擊得愈發猛烈,楚眠被咬了好幾下再騰不出手來幫她,她立刻便被無數人頭單獨隔開圍了個結實。

分明是青天白日里,人頭卻將她圍得看不見一絲光,只由得她徒勞地揮着劍,身上每一寸都傳來被噬咬的劇痛,她甚至聽見耳邊牙齒咀嚼皮肉的嘎吱聲。

不知怎的,恍惚間她想起了那一日李如寄就是這樣被妖蝶圍着啃了整整三個時辰,啃得血肉模糊,白骨盡露,他會有多痛呢?

她設計他踏進了噩夢般的妖蝶陣,他卻用盡最後一絲靈力保她平安。

如今李如寄失憶了,她再想報仇,難道還要再用一千年將一切重來一遍?

崔洛月搖搖頭,她不想,她太累了,也太恨了,再演不下去了。認命般扔下劍,她知道抵抗已經沒用了,只可惜沒能給崔族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