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連載中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辭矜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依融 現代言情 謝逸岩

沈依融是一個普通的准女大學生,高考畢業後熬夜肝遊戲,沒想到在好友的安利下打開了一款無法卸載的神秘遊戲……【遊戲加載中……】【歡迎來到養成反派校草計劃!請選擇您的昵稱……】【每日任務】【任務1:打掃房間,可獲得2金幣】【任務2:和主人公打招呼1次,可獲得2金幣】沈依融先是試探性地輕輕戳了一下遊戲小人的臉,然後看遊戲小人的反應謝逸岩的反應很是可愛,先是那雙大眼睛四處看,小心翼翼地到處瞄着,像是一隻又凶又可愛的幼崽過了十秒鐘,謝逸岩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沈依融於是又去戳了一下他的手這回謝逸岩像是觸電一樣,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手【你是誰?】【A.乖,叫主人】【B.我是你心上的小寶貝呀~】【C.你好,我叫虞美人】【D.保持沉默】ps:這是一本很甜很治癒的輕鬆向萌系養崽文展開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章節試讀:

屏幕一黑,隨即畫面跳轉,彈出一條字幕。

【op播放已結束。】

接着屏幕出現了一扇破舊的門。

像是現實中那種普通小鎮上久年失修的出租屋的門,沒有防盜鎖,上面的油漆也像是已經掉了很久了,大部分都生鏽了,沈依融甚至懷疑,這樣的一扇門能否防止賊的入室搶劫。

沈依融戳了一下門,只聽到嘎吱的聲音,門卻沒有推開。

沈依融搗鼓了一下,最後發現她得拖着這扇門,才終於把門打開。

沈依融:「……」

沈依融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門打開後屋內的情景,突然就彈出了一個任務窗口。

【提示:主人公的母親病危中!現在是上午十點,主人公已經去上學了,母親突發高燒在家無人照顧。】

【主線任務1:請照顧好母親,讓母親脫離生命危險!】

沈依融心裏一緊,猜測這個母親應該就是之前頁面里那個病人的女人。

破舊的出租屋門裏面更為破舊了,沒有客廳,只有一張吃飯的桌子,空間狹窄的僅能容下兩個人,桌子的不遠處放了一張摺疊床,摺疊床也很小,勉強能躺下一個人,大概隨便翻個身就會摔到地上。

桌子正對着一扇門,沈依融猜測這應該是謝母休息的房間,空間狹小,更好的環境當然應該提供給病弱的母親,而那張摺疊床可能就是謝逸岩自己睡覺的床。

沈依融意識到這一點,感覺到心頭一陣的酸澀。

此時的劇情線里,謝逸岩不過是一個上小學二年級的孩子,她小時候家裡條件還沒現在這麼優越,但是父母也從來都沒讓她受過一點委屈,起碼能吃飽穿暖。

門打開之後出現了一個小房間,這個房間說小也是真的小,床稍微大了點,除此以外的過道僅能由一人通過。

沈依融此時也終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女人。

沈依融戳了一下女人的臉,她的頭上顯示出一串類似於經驗條或者血條的東西,紅色的地方僅有一點點,其他都是白色的,上面還打了一個紅色的感嘆號。

左邊有一個方框,顯示人物的狀態是【病危中】

沈依融對照顧高燒的人沒有什麼經驗,第一反應是把躺在床上的女人拉到醫院去,但是卻不知道應該怎麼操作。

眼看血條一點點降低,沈依融還沒找到這遊戲的玩法。

這遊戲也太難了!什麼按鈕都沒有,連地圖都沒有!

不知道多少人一進這個遊戲就直接死在第一關了,主線任務1失敗,反派直接黑化,最後迎來BE結局!

沈依融瘋狂吐槽,在屋內尋找毛巾和熱水。

水是找到了,不過是冷水,給高燒的人喝冷水,那豈不是雪上加霜!

沈依融正着急,頁面彈出一個窗口。

【是否打開遊戲商城?】

沈依融彷彿看見了救星,她剛剛也想過用遊戲商城按鈕,但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這會兒它倒是自己彈出來了!

沈依融毫不猶豫選擇【是!】

大概是因為處於遊戲的初期階段,遊戲商城裡的道具也有限。遊戲商城裡的道具是分類擺放的,沈依融快速地選擇藥品,找到了退燒藥,卻在看見葯的價格之後震驚。

一個普通的退燒藥居然要三十金幣!遊戲1金幣等於1人民幣,放在現實沈依融覺得沒什麼,畢竟葯的價格本來就很貴,但是放在游戲裏,沈依融就覺得不怎麼划算了。

不過好在沈依融很快就發現有新手禮包,打開後得到了188金幣,一套新校服,以及三個隨機遊戲道具。

沈依融使用了隨機遊戲道具,打開之後是一碗魚湯,顯示可加智慧值和健康值,10個金幣和一次抽卡機會。

除此以外,還有每日補給,每日補給也都是隨機的遊戲道具。

新手禮包的隨機遊戲道具沒有開出退燒藥,沈依融抱着最後一點希望,打開了每日補給。

沈依融都不敢看,萬一沒有開出來退燒藥,她就只能去商城買了,還好剛才的新手禮包里一共開出了198金幣,相當於198塊錢了。

好在沈依融歐氣爆棚,真的心想事成開出了退燒藥。

【你使用了退燒藥。】

在這行字出現之後,一碗退燒藥直接憑空出現在桌子上。

沈依融震驚,她還以為使用了直接讓謝母退燒然後好起來的……沒想到,看樣子還挺仿真的,是要讓她喂謝母喝下去?

沈依融大概get到了這個遊戲的玩法,於是拖着退燒藥去謝母的房間。

謝母燒的人有些迷糊,但是感覺到有人在喂她吃什麼東西,她聞到了一點葯的苦味,十分配合地喝下去了。

葯喝完之後,沈依融看見謝母的血條頓時恢復到了一半。

怎麼只有一半?難道是遊戲道具弱雞?

謝母喝完葯之後就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沈依融盯着謝母看了一會兒,發現她的血條慢慢地在一點點上漲。

看來喝完了退燒藥不會立刻見效,還得慢慢地等藥效發揮,細心調理照顧才能完全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