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葉先生的心肝是朵黑蓮花
葉先生的心肝是朵黑蓮花 連載中

葉先生的心肝是朵黑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青椒不太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沭淵 池璃 現代言情

又名《恰遇深淵踏黎明》池璃的朋友說:池璃似神明,似琉璃透亮清明池璃的仇人說:似與惡魔作伴,不知清明偽善,過即成煉獄葉先生說:恰遇深淵踏黎明,寥寥救贖予終生,心上意,心中人,唯池璃池璃背抵鮮血,將乾淨面向葉先生「真想把你藏起來,為我執筆畫一生」直至深淵歸黎明,一切有跡可循【假溫柔真冷漠隱藏黑化屬性要弄就弄死你的醫學大小姐x假和善真心機隱藏偏執屬性的寵妻畫家葉先生】展開

《葉先生的心肝是朵黑蓮花》章節試讀:

【提示:可直接跳過從12章開始看】

#最新報道,國際中心屹立已久的CY集團宣布破產,傳聞其董事長意外身亡!

#國際中心黑馬林拓集團董事長將舉行盛大婚禮,新娘竟是——

「他要結婚了。」

安靜的病房裡,消毒水的味道肆意瀰漫著,厚重的窗帘擋住了欲要破窗而入的太陽,白藍色的病房壓抑而沉重。

男人暗沉陰冷的氣息,壓着病房裡的氣氛。

病床前的米白色沙發上,一身黑色定製正裝,披着大衣,骨節分明的手捏着一張紅色的邀請函。

長着一張魅惑眾生的臉,比女人還美,那雙含情眼透着極致的邪魅,匪肆的笑容下似乎埋藏着陰暗的心思。

長腿交疊,氣勢毫不收斂的散發出來,一個妖魅且野氣十足的男人。

那雙含情眼正含着笑意藏着含情脈脈望着面前病床上的可憐人兒。

病床上的女人雙手環抱着雙腿,長發散下,皮膚白皙卻瘦弱無比。

細細的手腕上銬着笨重的鐵鏈,腳腕上也有一條,鐵鏈的另一頭緊緊的抓着牆壁,似乎勢要將這個紙片似的人兒禁錮在這狹小的病房裡。

「你就不想去看看嗎。」他再次開口,語氣中卷繞着濃濃的陰戾。

可坐在床上的女人似乎沒聽進他的話,她將自己埋起來,一動不動。

沒有得到回應的男人自嘲一笑,雙眼死死的盯着她,眼底略紅的腥色粘稠着執拗。

曾經那個立於頂峰的女人,機智聰明,冷傲高貴,被**上下尊稱一聲池大小姐的池家大小姐。

背後的身份更是千層百繞,有着可敵一國的實力。

而如今,竟也被一個「情」字所困。

被「挖」了心,「掏」了肺,如今的她就像個廢人一樣,一無所有。

不,她還有他。

可笑的是她從未正眼看過他。

滿眼都是那個道貌岸然唯利是圖的慫貨!

等了良久,他起身,將手裡的請柬隨意扔在病床床尾,雙手抄着口袋,準備離開。

床上的女人卻突然抬起頭,露出了蒼白無力的小臉,輪廓精明,五官絕美的女人。

嘴唇乾白,雙眸空洞,眉宇布滿愁郁,活脫脫的病態美人。

女人張了張嘴巴,隱忍着心口的痛意,喊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靳司野。」

聽到她的蒼弱的聲音,靳司野停下腳步轉身面向她,微微低眸對上她的視線。

還是那雙讓他淪陷的星月眸,卻不知那璨璨兩點星月眸是何時少了光亮,仿若浸下海底深淵,空洞幽暗。

靳司野沒有說話,對着她的目光,安靜的等待她接下來的話。

池璃苦澀一笑:「新娘是誰。」

饒是她極力壓制,還是沒忍住問出這句話。

「事到如今,你還是放不下他?」靳司野冷嘲笑了笑,看似是嘲笑她,實則是嘲笑他自己。

池璃偏過視線,左眼一顆晶瑩的淚珠冒頭划過臉頰。

卻是坦然的笑了笑,語氣比任何時候都輕鬆:「我放不下嗎?對,我就是放不下,是你讓他來到我身邊,是你讓他害我池家,更是你讓他奪走我的一切。我如今家破人亡,我最親的人離我而去,我的朋友,那些護我的人,一個個全被你的陰謀詭計毀滅,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他得到了權勢,如今還結婚了,愛情事業雙豐收,我卻被困在這狹隘之地,你讓我如何放下?」

說到最後,只留余赤紅着雙眼瞪着他,迸發著滿滿的烈火,似乎要將他灼燒,將所有她恨的人燒死!

靳司野沒有回答,她兇狠的樣子像一把利劍,狠狠扎在他的心口上,讓他難以喘息。

「靳司野,你該帶我去看看他的。」

她也想看看他們海枯石爛的愛情,踩着白骨進教堂的他們,肯定很好看吧……

其實...本文全員瘋批...慎入

閱讀指南:女主池璃,男主葉沭淵,雙向奔赴,互寵,無誤會。

男強女強,重生微玄幻架空文,女主特彆強!bug的存在,是一朵足智多謀的病嬌黑蓮花。男主實力寵,與女主絕配頂配超級配!

有很多不合理,不符合現實的,希望親們不要深入考究,這是一本純純編造的架空文,不是現實,若有不喜歡的親們可以劃劃小屏幕去看喜歡的,作者罵人很兇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