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是。」田聰應了一聲,起身後站在了一旁,恭聲道:「啟稟王爺、王妃,奴才按照王妃的吩咐,派幾個乞兒盯緊了城南那處院子,在王爺和王妃離開京城這段日子,恭王殿下和羅三小姐每隔幾日便要去那個院子見面,有時候要一整天才離開。」 「嗯。」齊宥聞言微微皺眉。 他們去玉雪山之前,他曾在京城裡發現他那位三哥和羅家的小姐私會,便要派人盯着他們,後來葉珍珍說田聰做事很穩妥,便派田聰去了。 「這算什麼?無媒苟合?」齊宥說著臉上露出了笑容:「齊澈的嫡妻死了不足百日,他就和別的女人有了首尾,當真叫人鄙夷。」 「孫氏是六月里去的,王爺發現他們有私情,是在八月,如今已是十月,孫氏已經死了四個月了,這件事即便被傳出去,他最多被罵一頓,皇上為了皇家顏面,肯定會給他們賜婚,明年再成親」葉珍珍低聲道。 按照習俗,男子若死了髮妻,也是要為髮妻守制的,一年內不再另娶。 當然了,定親是可以的,只是成親要等上一年,不然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王爺打算怎麼做?」葉珍珍笑着問道。 「當然是把這件事公之於眾,齊澈那樣的人渣,就該把他那虛偽的面具撕下來,讓人好好看看他的真面目。」齊宥冷笑道。 直到今日,齊新和齊澈都沒有放棄和他爭奪皇位,人家一有機會,肯定會毫不猶豫把他踩死。 他當然也不會客氣。 更何況,齊澈和他早有矛盾。 齊宥也不想費神算計人家,可他們若行不正坐不直,那就別怪他把他們那點屁事抖出去了。 「只是公之於眾,太便宜他了,王爺若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吧,不知為什麼,那個羅三小姐,給我的感覺陰陰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女人可不是好對付的,能現在就把她拉下馬,倒是件好事。」葉珍珍笑着說道。 「好。」齊宥笑着點頭,只是如此一來,他家珍珍就要受累了。 「王爺放心吧,我只是安排一番,費不了什麼勁。」葉珍珍看齊宥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連忙柔聲說道。 「好,那就聽你的。」齊宥笑着點了點頭。 …… 羅家後頭一處寬敞的院子里,雲滿站在屋外的大魚缸前看着裡頭的小魚發獃。 「小姐,天越來越冷了,要不奴婢讓人把這魚缸搬進隔壁的屋子吧,不然這些魚會被凍死的。」站在身後的丫鬟靜姝低聲道。 「死了再買便是了。」雲滿回過神來,淡淡的說道。 靜姝聞言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雲滿看着她,一臉不耐煩道。 「小姐,這浴缸里的魚,每日都要不見幾條,府里的小廝每隔幾日就要買一次魚,外院的管事已經頗有微詞了。」靜姝說到此,壓低聲音道:「小姐,有丫鬟說,曾在咱們院子里看見過碧綠的小蛇,奴婢聽說,蛇也會吃魚,那些不見了的魚,會不會是蛇偷吃了?用不用奴婢灑一些雄黃酒,把蛇嚇走?」 雲滿聽了靜姝的話後,神色微變。 她冒充靜姝來羅家時,就帶了四條小蛇來,都是用來防身的,為了不被人發現,一直放養在院子里,讓它們躲在院子里的花叢中,或者樹下的泥土裡。 可小傢伙們是要進食的。 她養的蛇種類特殊,是不需要冬眠的,可以一直保護她。 但也必須進食。 那些小傢伙很特殊,要吃活物。 雲滿沒辦法,便借口想養魚,讓人弄了個石頭挖鑿而成的大缸,在裏面養了不少魚,就是給幾個小傢伙吃的。 「頗有微詞?他一個管事,不過是奴才罷了,本小姐讓他派人每隔幾日買幾十條魚回來,算得了什麼?又沒用他的銀子,像這種沒眼力勁的奴才,還留在府里作甚?去告訴大管家,打發了吧。」雲滿沉聲道。 「小姐……那位……那位管事可是夫人的心腹。」靜姝低聲道。 「如此說來,是我的母親不樂意了,不過那麼點銀錢,她有什麼不滿的?」雲滿說到此,臉色有些難看:「派人去請夫人過來。」 「是。」靜姝應了一聲,連忙去安排了。 府里這段日子流言四起,都說現在的三小姐,並不是真正的三小姐。 老爺得知後生了大氣,杖斃了兩個奴婢,才算壓了下來。 靜姝以前是不信的,最近卻覺得流言未必是假的。 夫人對她們家小姐不冷不熱的,小姐讓人買點魚,夫人還藉著外院管事的手,來擠兌小姐。 前些日子,大小姐回府時,夫人高興壞了,親自張羅,不僅讓人做了大小姐愛吃的東西,大小姐回去時,還讓人裝了整整一馬車東西帶回去。 這麼一比,夫人對她們三小姐並不好。 沒過多久,馬氏便過來了。 「婧兒好大的架子,要見我這個母親,不去母親的院子請安,竟然讓我這個長輩過來。」馬氏坐到了羅漢榻上冷笑着說道。 「都退下吧。」雲滿冷聲道。 靜姝等人應了一聲,連忙出去了。 「夫人以為我想當你的女兒嗎?若不是你那位好夫君羅勉和王爺有約定,也輪不到你來給我做母親,我警告夫人,最好在我面前客氣一些,要不然……我明日便離開羅家,你這羅家的三小姐,我還不稀罕做呢。」雲滿看着馬氏,冷笑着說道。 馬氏之前對她還不錯,看起來還像個母親。 最近這段日子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買點魚都要和她計較,雲滿可咽不下這口氣。 「你……」馬氏聽了雲滿的話後,氣得一下子站起身來。 「作為母親,你自己沒本事護住你自己的女兒,被羅勉牽着鼻子走,怪得了誰?我可不是你的出氣筒,我最多在這羅家再住大半年,就要嫁去恭王府做王妃了,在這段日子裏,還請夫人做好一個母親該做的一切,要不然……我會毫不猶豫離開羅家,到那時候,羅勉還會要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糟糠之妻嗎?」雲滿放下茶杯,淡淡的說道。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