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連載中

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

來源:google 作者:雨遇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尚語溪 江寒 現代言情

傳言江少不近女色,但凡碰到江少者必得斷手斷腳但是某天,江少給人碰了摸了「女人,你得負責」「江少,我治好了你的病,你不是應該感謝我?」「所以,本少願意以身相許,現在就去民政局登記吧!」她仰天長嘆江少邪魅一笑:老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展開

《一婚到底:總裁寵妻無節制》章節試讀:

第10章 尚語溪是個乖巧的人

林子皓拍了拍小然的肩膀:「小然,你放心,哥哥一定會幫你找到小溪的。小溪也是我的妹妹。你給哥一點時間。不過你要先照顧好自己,不然小溪知道了一定會很難過。」

林子然還想說什麼,「吱吱」的手機振動響了起來。林子然打開一看,是凌澤陽發來的信息:「小溪有線索了,你到宋氏樓庭3幢6樓來一趟。」

林子然眼睛一亮,興奮地對着林子皓道:「哥,凌澤陽那邊有小溪的線索了,他讓我現在就過去一趟。」

林子然說完馬上就要走。

「等下,小然。」

林子然停住了腳步:「怎麼了,哥?」

林子皓若有所思道:「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消息,但是凌澤陽卻有了消息。說明這個人並不簡單。你和小溪策劃綁架的事情千萬不能讓他知道。」

林子然連連點頭:「哥,不用你說,我肯定知道的。所以我那天一看到小溪被綁走了,不是馬上通知你,讓你把我僱用的那些人給全部抓了起來嘛。這樣凌澤陽就不會懷疑到我和小溪的頭上了。」

想到這一點,林子然忍不住得意了一會兒,要是等到小溪回來了,一定要好好地跟她誇耀一下自己的功績。要不是當時自己聰明,小溪的這一招英雄救美就要被凌澤陽給識破了。但同時,想到小溪還沒有蹤跡,林子然又癟了下去。

「哥,我不跟你多說了,我要去找凌澤陽了。」

林子皓點了點頭:「不管他那邊是什麼消息,你得知以後第一時間通知我。我這邊會順着馮權和尚明梅這條線路去找人。」

「我知道的,哥。」

「嗯。我讓人送你過去。」

林子然很快就到了凌澤陽的住處。

她敲了敲門,凌澤陽立馬開了門:「進來吧。」

林子然急迫地問道:「學長,小溪在哪兒?」

凌澤陽這兩天跟林子然也熟悉了一點,知道她應該是尚語溪最好的朋友,這兩天她也在千方百計地找尚語溪,便說道:「是馮權讓人綁了小溪。」

林子然冷笑了起來:「果然是馮權,果然是他!我就知道,一定是這個混蛋!」

凌澤陽聽了這話,不由納悶:「你怎麼會知道?」

林子然在沙發上一屁股坐了下來,氣憤的說道:「學長,你不知道這中間的事情。小溪太可憐了!」

凌澤陽也坐了下來,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子然在這種關鍵時刻,當然沒忘記幫尚語溪爭取一下眼前這個男人,用一下苦肉計:「這些事,小溪都一個人默默忍受着。但是現在,忍不下去了。學長,你知道小溪過得是什麼日子嗎?」

凌澤陽深沉了幾分,只覺得這裏面有個大故事。

「其實這要從小溪小時候說起了。尚家有三兄弟姐妹,當時小溪的爸爸應該是最有作為的一個人,對兄弟也是最重情的一個。而尚明梅,也就是小溪的姑姑,學長你應該認識吧?」

凌澤陽點了點頭,何止認識,尚明梅還有可能是凌澤陽未來的岳母。

「尚明梅是一個非常有心計的人。當時小溪的爸爸事業有成,創立了一家公司,兄弟三人在公司里都有股份。但是有一天,小溪的爸爸和小溪的叔叔,兩人出了車禍。那場車禍中,小溪的叔叔當場死亡,而小溪的爸爸受了很重的傷。而就在小溪爸爸養傷的時刻,尚明梅篡奪了公司的大權,逼着小溪的爸爸讓位。小溪的爸爸也是個蠢的,看着自己一個兄弟去了,另一個姐妹這麼做,也懶得跟她折騰了。就要了一筆養老金,帶着老婆女兒去了安縣,也就是宋市和雲市的交界處。而尚家就在雲市安定了下來,成了現在的尚家。」講到這兒,林子然看了凌澤陽一眼。

凌澤陽的表情愈發深沉了。

這些話林子然倒是沒有誇大,講了事實。

「他們兩家一直沒什麼大的走動。直到四年前。小溪高考沒怎麼考好,填學校有些尷尬,恰好上了宋市國際學院,但是宋市國際學院的學費很高,十幾萬一年,但小溪的爸媽還是讓小溪讀了學校。最可惡的是,當時小溪的爸爸打算問尚明梅借錢,尚明梅直接說公司融資困難。不過會在生活上照顧小溪。放她的狗屁,誰要她生活上照顧!尚家好歹在宋市也排到第五第六,這麼大一個公司融資困難。鬼才相信。」

林子然越說越氣憤。

凌澤陽問道:「那小溪的學費怎麼辦的?」

說到這兒,林子然的眼眶紅了紅:「小溪是一個很有自尊的人。第一二兩年的學費是他爸爸湊了家裡錢付的。小溪在寒暑假在外面打工,平時也會幫廣告公司寫策劃賺錢。第三四兩年是小溪爸爸貸款,小溪用自己打工的錢,還有獎學金付的。我每次說要幫小溪,小溪都不接受。她想要靠自己的實力。但就是這樣,她姑媽一家還一直打小溪的主意。她姑媽每次見小溪,都不懷好意。這一次,她姑媽給小溪介紹對象了,對象就是馮權!那個無惡不作的黑道管家馮權!溪學長你知道么?如果我是小溪,我真想殺了她姑媽一家!」

凌澤陽猛地起身:「你說她姑媽給她介紹了馮權?」

林子然連連點頭。

凌澤陽握緊了拳頭,冷冷道:「難怪,小溪這麼乖巧的人,怎麼可能惹了馮權這個混蛋!」

乖巧?

林子然聽了這個詞,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尚語溪是個乖巧的人?

阿彌陀佛。

凌澤陽以後就知道尚語溪到底是不是一個乖巧的人了。

其實林子然說的全部都對,只不過中間還忽略了很多細節,比如當初小溪來到宋市,她姑媽一家對小溪冷嘲熱諷,不肯借錢,小溪一轉身,就找了一堆人去她姑媽公司鬧事,最後還是她姑媽求着讓小溪高抬貴手。而她林子然也是那次認識了小溪,並對小溪的手段佩服的五體投地。

而這幾年,哪怕小溪家境不好,在學校也沒人知道,原因就是小溪這個人就是有這種本事讓閑言閑語的人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