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連載中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三隻小板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然 現代言情 陶小滿

陶小滿在工作中遇到大明星李然,相識後發現兩人志趣相投,引為知己但二人相處引來網絡暴力,陶小滿出國三年,回國後,兩人再續前緣………展開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章節試讀:

「陶老師,好了。」化妝師望着鏡子里的陶小滿,彷彿在欣賞一幅精美的畫作。一雙劍眉下一對瑞鳳眼好似風中的花瓣,似笑非笑,再配上纖細濃密的睫毛,最絕的是右眼下的那一顆淺淺的淚痣,眼睛眨動間彷彿羽毛撩撥人的面龐,讓人心癢難耐。

高挺的鼻樑,薄厚適中的唇,五官精緻得令人髮指。但是因為鑲嵌在了一張輪廓清晰,稜角適度的臉上,柔中帶剛,精美卻不失英氣。180cm的身高,寬肩細腰的倒三角身材,兩條筆直纖細大長腿,把那件果綠色外套穿出了高定的既視感,渾身散發著青春儒雅的氣度。

「辛苦了,小美老師。」陶小滿禮貌地點頭道謝。

送走了化妝師,陶小滿拿着手卡,踱步到嘉賓化妝間,門開着,裏面的人有條不紊地各自忙碌着。陶小滿禮貌地敲了敲門,似乎並沒有人注意到他這位不速之客。他尷尬地站在那裡,這時還是博哥先看到了他。

博哥是李然的助理,也是李然轉了幾個彎的表哥,退伍軍人,身材壯碩,常年理着板寸,面部表情匱乏,話不多,聲音卻很溫柔,也因此有了「金剛芭比」的稱號。畢竟男生沒那麼心細,他主要負責業務的對接,比如現在,他把李然交給了化妝師,自己就找了個角落坐下。

「陶老師,有事嗎?」博哥首先發現了陶小滿,迎到了門口。

「嗯,我只是想問一下李老師,台本有沒有什麼問題,需不需要再做調整?」

「李然說了很好,沒有問題。」博哥看了一眼還在化妝的李然回答道。

「陶子,該候場了。」導演在遠處吼了一聲。

「來了!」陶小滿點點頭,轉身走向候場區。

「五,四,三,二,一,主持人上場。」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大家晚上好。」伴隨着整齊的掌聲,陶小滿送上了標誌性的笑容,潔白整齊的牙齒無疑是滿分笑容的標配,但陶小滿的笑容又不僅是溫暖燦爛那麼簡單。

他的笑容似乎有着一種無法言喻的魔力,能瞬間驅散空氣中的陰霾。好似這一笑,便足以冰釋前嫌。陶小滿的事業能穩紮穩打走到今天,除了自己的努力,他這人畜無害的笑容絕對功不可沒。

「歡迎大家來到《音樂周見》,我是你們的老朋友陶子。今天來到我們節目的歌手是《亞洲音樂風雲榜》年度風雲人物——李然!」隨之陶小滿的聲音被淹沒在了歡呼聲和尖叫聲中。

李然出場了,他身着一身黑色隆重登場,更加映襯出他膚色的白皙。李然的臉部線條柔和,沒有明顯的稜角,眉毛屬於上斜到一個剛好的弧度,眼睛雖不大,但寬度足夠,挺鼻豐唇,少年氣很強,且偏貴族氣質一點,給人的感覺就很高冷。他從出道時的籍籍無名,到如今的風頭正盛,除了才華和努力,差點運氣都不行。

這樣的場合李然早已習以為常,空靈的歌聲逐漸壓制住了尖叫和歡呼的聲音。

到了採訪環節,陶小滿上台與李然互動。

「這次來到珍珠市,除了與愛你的歌迷朋友們見面,據說還帶來了你的新專輯?」陶小滿仍是標準的微笑。

「是的,」李然回以禮貌的微笑,當他的眼神與陶小滿交錯的一瞬間,似乎頓了一下,這個溫暖到能融化冰川的笑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強烈的職業素養讓他瞬時就回過神來,「這次是帶着我的新專輯《與我無關》來跟大家見面的,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無疑,李然就是那個自帶尖叫雞的人,他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會迎來山呼海嘯般的回應。

「先用一段話概括一下這張專輯,非買不可的理由吧?」陶小滿繼續發問。

「這張專輯的主要還是大家比較熟悉的R&B曲風,還加入了一些民謠的感覺。這次的詞曲創作,我都有我親自參與,編曲方面跟祖母綠樂隊合作得也非常愉快,製作人也是由蘇川親自擔任的。」

「哇,這麼豪華的創作陣容,看來李然是非常重視這張專輯。祖母綠樂隊和蘇川老師都是音樂界泰山北斗級的人物,是什麼讓他們兩位願意為這張專輯保駕護航的?」

「可能是我對音樂的真誠吧。」此時李然的眼中閃現了一絲不易察覺淚光。

公司為了利益最大化,把專輯的製作成本壓縮到了9%,遠低於專輯的宣傳成本。以這樣的製作成本是不可能出高品質的專輯的。李然為此跟公司抗爭了很久,最終的解決辦法是,公司追加投資,但李然必須簽掉幾個綜藝和代言。

接下來的訪問,都給了李然一種錯覺,一種他們其實認識很久的錯覺,也許是這個主持人特別敬業,對他的信息都精準到如數家珍,又或者是他對自己每首歌的介紹都剝去了表層的偽裝,可以直視自己的內心。

接下來的粉絲互動環節中,有粉絲提問「李然,你對心上人的要求是什麼?」

李然冷笑一下,「沒有要求,看緣分吧。」

「能不能具體點,比如長頭髮還是短頭髮?可愛型還是御姐型?」粉絲依舊不死心地追問着。

「外形和風格都是可以改變的,隨他喜歡,我喜歡的是這個人,是和他一起相處的感覺。所以,對外在,不會要求過多。」

「哇……」又是一波痴迷的吶喊。

陶小滿站在旁邊看着這位閃閃發光的明星,心想,如果他所言屬實,那麼倒是一個真性情的人。

節目結束之後,博哥主動找陶小滿加了微信,陶小滿先是一驚,然後迅速拿出手機完成了操作。

博哥走後,陶小滿還在疑惑:通常情況下,像李然這樣級別的明星是不會主動加自己的微信的。為什麼?也許人家只是出於禮貌呢?千萬別多想。

「陶子,主任辦公室。」在忙碌的辦公室中,遠方傳來一聲吶喊。

「收到。」陶小滿答應了一句,跑了出去。

敲門之後,陶小滿就等在門口。「進來。」聽到回應之後,他才開門進去。只看到,老韓坐在辦公桌後,雖然已到不惑之年,微微有些發福,但仍能看出年輕時面部的俊朗,表情千年不變,沒人能從他的臉上窺探出任何信息。

吳曼麗就坐在老韓的對面,他們都是珍珠傳媒大學畢業的,畢業後到珍珠台實習,都是老韓的徒弟,平時也以師姐弟相稱。

吳曼麗有着明艷動人的臉蛋和身材,尤其是笑起來的那對梨渦,讓她的性感變得沒有距離感。但她對自己的美貌好像一無所知,也沒有那些大美女給人的距離感,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美而不自知」吧。

她也有一個弟弟,跟陶小滿一樣的年紀,只是在外地工作,並不經常見面。不知道是不是移情作用,她對陶小滿這個小師弟格外寵愛有加。

「師父,師姐,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跟韓昌進和吳曼麗打過招呼之後,在吳曼麗旁邊坐下。

吳曼麗拉着陶小滿的胳膊,略帶害羞和興奮地說,「陶子,我懷孕了。」

「真的?!」陶小滿拉着她的手說,「恭喜你,師姐。你終於盼到了,太好了,太好了。對了師姐,男孩還是女孩?」

「才剛確認,哪有那麼快知道男女。這個要暫時保密,師姐年紀不小了,前三個月還不穩定,另外,你也知道,師姐盼這個孩子盼了多久,多少人等着看你師姐笑話呢。我不想弄得滿城風雨。」吳曼麗褪去了臉上的興奮,慢慢冷靜下來。

「嗯嗯,我知道了。師姐,那你要多注意身體。有什麼跑腿的活交給我就好了,不要再事事親力親為了。」陶小滿拍了拍吳曼麗的手。

「這個你算說到點子上了,」老韓終於打斷了二人的師徒情深,「下個月,台里有個真人秀節目,本來已經定好曼麗去常駐,但現在的情況,我們商量了一下,讓你以助理的身份參與,主要是照顧曼麗和分擔她的工作,另外,你也該歷練歷練了。」

「真人秀,是那個文化旅遊的《華夏之美》嗎?那樣會不會太奔波了?師姐的身體?」陶小滿還是一臉擔憂,他是真的把吳曼麗當成了自己的姐姐。

「節目開始錄的時候,已經過了前三個月了。另外,不是還有你照顧我嘛。」吳曼麗對他點點頭,想讓他放心。

「好了,去準備吧。」老韓示意讓他們出去。

出來之後,陶小滿並沒有回自己的工位,而是跟着吳曼麗來到了她的辦公室。關好門,他坐到吳曼麗身邊,壓低了聲音說:「師姐,你身體本來就不好,盼了那麼久才懷上孩子,為什麼不好好在家養胎呢?」

「陶子,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吳曼麗欣慰地笑了笑,「可是,我有多不容易走到現在,這你是知道的,主持人有幾年好光景,除了像師父那樣做到無可替代。為什麼那麼多女明星,孩子剛滿月就忙着復出,她們是真缺那些錢嗎?都說互聯網沒有記憶,真正沒有記憶的是互聯網背後的人。你敢任性的說走就走,別人也會再也想不起你。你看咱們台里的那些前輩,哪個不是等到快生了才休息的。再說了,師姐哪有那麼嬌氣,我自己會當心的。」

陶小滿低下了頭,他似乎還不能同情師姐的話,但他是真的擔心,「室內的還好,可是真人秀整天東奔西跑的,太不安全了。」

「名單是早就定好的,宣發都做過了。這次把你帶上,也是師父的意思。每年都有珍傳的學生進來,可能讓師父另眼相看的沒幾個。好好把握機會,現在看電視的越來越少,向綜藝節目轉型,做全能型藝人才是你的出路。」吳曼麗語重心長地說。「真人秀跟我們在棚里錄節目不太一樣,需要的臨場互動會很多。禮貌是好事,但是過於禮貌也會讓人有距離感的。」

陶小滿知道,只有師姐才會跟他說這些,認真地點了點頭,「師姐,我知道了。我會記住你說的,但是你也要答應我,如果身體不舒服,一定不要硬撐。」

吳曼麗點點頭,「去忙吧。」她看着陶小滿的背影,又發了會兒呆。

吳曼麗已經32歲了,結婚4年一直沒有孩子,剛開始是不想要,後來是真懷不上。她自認為不算工作狂,只是性格略有些好強。別人都以為,以她的條件,不想努力是完全有捷徑可走的。

即便是她通過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今天的成就,也還是會有很多的風言風語。她從不理會,更不去辯解。就連她的婚姻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的追求者中不乏圈內的明星和富二代,但她卻選擇了家人介紹的銀行經理。了解她的人才會知道她其實是個骨子裡很傳統的人,與人交往也最看重對方的品性。

這也是她跟陶小滿關係好的主要原因。每年到台里來實習的師弟師妹很多,不乏殷勤機靈的,但他們都有個些共同特點,恨不能將功利之心宣之於口。可是陶小滿剛來時,卻是傻乎乎的,對誰都一腔熱情,對誰都不設防。像什麼背鍋,方案被抄襲,上台服裝被弄髒,真心話被別人當笑料等等,他都經歷過了。

吳曼麗看不過去他被欺負,偷偷幫過他幾次,他便記在心裏。吳曼麗有胃病,所以每次跟吳曼麗一起工作,她都會用保溫杯泡好熱茶,準備好應急的胃藥。慢慢地,兩人也越走越近。陶小滿也不再是那個傻乎乎的大男孩了,他依舊對所有人禮貌,只是不再輕易表露真心。所以,跟別人的關係也都是不遠不近,甚至是一些需要刻意維護的關係,他也處理得非常佛系。

這天晚上,剛到家,陶小滿就給陶媽打電話,問她懷孕的時候應該注意什麼。這可把陶媽給激動了一把,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才鬆了口氣。從飲食到穿着,給陶小滿科普了半天。

陶小滿現學現賣,立刻上網搜索「防輻射服」,看了半天,也沒太懂,但本着一分價錢一分貨的原則,選了個貴的。收到貨後立刻換了包裝,偷偷拿進吳曼麗的辦公室。自是又免不了一段姐弟情深。

陶小滿在拿到第一期嘉賓名單時,愣了一下,他看到了李然的名字。要知道李然近幾年可是很少上綜藝節目,陶小滿想:這次應該可能也是為了新專輯的宣傳吧,但是後面標的是常駐嘉賓,這就有點費解了。不管那麼多了,還是趕緊做功課吧。

李然,歌手,演員,常駐嘉賓。20歲在韓國以練習生的身份出道,22歲回國發展,擔任飛騰少年團團長,獲得奇蹟之夜頒獎禮最具期待組合獎。隨組合憑藉歌曲《IOIO》獲得美國International-K Music Awards最佳編舞獎,同年,獲得第十七屆音樂風雲榜年度盛典偶像新勢力獎、亞洲影響力盛典最佳新人演員獎以及電視影響力盛典年度新銳藝人獎,主演青春校園劇《校草校花》;參與競演類真人秀節目擔任舞蹈導師;領銜主演古裝劇《飛花令》......

於菲菲,歌手,演員,常駐嘉賓。是李然的同門師妹。選秀出道,MINI女團成員,參演偶像劇......

「怎麼現在的明星像搞批發似的,成名之路都一模一樣。」陶小滿不禁發出感嘆。

「不僅成名之路一樣,甚至連長相、說話、唱功和演技都一模一樣。」

「你沒發現,他們在接受採訪時的答案都是標準格式,甚至連興趣愛好都是一樣的。」

「還有,還有......」

陶小滿沒想到自己無意間的一句感嘆,引發了這麼熱烈的一場討論,趕緊岔開話題,再說下去,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不可控的場面。「嘉賓里還有歐陽倩呢?」

「歐陽倩,演員,憑藉電影《遠鄉》摘得亞太影后,因電視劇《候鳥》獲得視後,後又參演了很多頗具影響力的影視作品。」

「妥妥的實力派演員,結婚後便息影,在家相夫教子,兩年前復出,也只是在影視劇里出演一些配角,即使演技口碑依然在線,但江湖地位大不如前,尤其是很多年輕人對她並不熟悉。估計這次也是想通過節目在年輕人里圈一波粉。」

再有就是每個節目里都需要有的搞笑擔當,蔣彤。他是正兒八經的科班出身,但因長相併不出眾,於是走了諧星路線,因為他足夠努力,在一些影視劇里演些沒人願意演的反派和配角,因為表現力強,每每也總能給人些驚喜。慢慢的很多節目都很願意請他,有他在的話,起碼節目不會冷場。

還有就是每期的飛行嘉賓,他們多是來宣傳自己的作品的,第一期是秦素素,她來宣傳自己的新電影。

除了每個嘉賓的名單,資料上還有這個嘉賓的性格,喜好,禁忌話題,特殊要求等等。陶小滿把這些資料和網上搜到的簡介全部看完之後,把一些需要特別注意的點重新整理了一份電子檔存入手機。

很快就到了錄製時間,第一天的錄製在雲南大理的一個度假酒店,上午也就是大家自我介紹,互相認識,在室內做了一些熱身遊戲。雖然都在娛樂圈,但這些嘉賓的交集並不多,一度還有些冷場,蔣彤和陶小滿就擔起了活躍氣氛的重任。又唱又跳,陶小滿還模仿了蔣彤在《大話仙京》里的經典台詞,蔣彤也模仿了陶小滿主持時的樣子,吳曼麗則非常捧場地大笑不止,整個現場的氣氛才慢慢活躍起來。

到了晚上,導演又安排了一個談心環節,讓大家輪流唱歌,並講一個關於這首歌的故事。這個環節,其實也可以叫戲精環節。就看你願不願意演了。

吳曼麗帶頭先來,唱了一首《揮着翅膀的女孩》,回憶了自己的大學時光,主打友情牌。

看着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趕緊讓秦素素接上,她自然唱的是電影主題曲,拍戲時的艱辛,受傷,以及拍戲建立起的友情,極盡所能地渲染出一副良心之作的樣子。

然後是陶小滿,他就選了首老歌《I will always love you》。

「這是電影《保鏢》的主題曲,我媽媽很喜歡那個電影,老在家裡看,我跟着看了幾次,就也喜歡上了這首歌。但是這首歌太難唱了,我一個人不行,能不能請然哥跟我一起唱?」

李然一整天的表現都很冷,導演一直讓陶小滿cue李然,李然可是他們的收視保障啊。

陶小滿看過李然的一個採訪,說他非常喜歡惠特尼休斯頓的歌,於是特意點了這首歌,與李然合唱。

「好啊。」李然也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陶小滿的唱功一般,但共情能力超強,屏幕里的電影畫面一幕幕閃過,他似乎又被感動了,眼中閃現些許淚花。當他與李然對視之時,正好撞上李然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兩人似乎都從彼此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絲感動,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李然比陶小滿略高一些。由於身材管理做得極好,身形也略魁偉一些。李然身上充斥着高冷的貴族氣質,他的神情就顯得格外冷艷。而陶小滿身上是滿滿的鄰家大男孩韻味,他那溫暖爆表的笑容正好可以融化李然的高冷。

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在一起居然有種反差萌,畫面極度養眼。更巧的是,他們的服裝也是黑白配,其餘眾人也極度配合地尖叫,鼓掌,氣氛一度到達**。合唱結束,兩人才從這首歌里抽離出來,居然莫名有點不好意思。

接下來於菲菲也故意點了首合唱的情歌,想讓李然陪他一起唱,李然卻非常不解風情的回了句「我不會。」幸好蔣彤出來圓場,氣氛才沒有那麼尷尬。

第一天的錄製就在歌聲中結束了,陶小滿把吳曼麗送回房間後才回自己的房間。

到房房間後,居然收到了李然的短訊,「今天唱得很好。」

陶小滿一個機靈從床上跳了起來,「李然居然給我發信息了!」

他趕緊回到,「都是然哥帶得好。」

「你也喜歡休斯敦的歌?」

「嗯嗯,那個年代的人似乎都很長情,歌詞也很感人。」

「比如《Right here waiting》。」

「還有《Yesterday once more》。」

「你的年紀,不像會聽這些歌曲的。」

「都是受我媽媽的影響,她經常在家裡放這些音樂。那然哥是為什麼會喜歡呢?」

……

他們從音樂聊到人生,不知不覺已經聊到半夜1點,他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第二天早飯後,導演為了更加貼合本期的武俠主題,讓大家分別挑選一些自己喜歡的古裝武俠角色進行扮演。當然條件是通過遊戲贏得自己想扮演的角色,如果失敗就得穿導演組指定的造型。

經過第一天的磨合,大家的默契度提升了不少,加上都不願意去扮演導演組指定的那些角色,也都在賣力地遊戲。結果自然也是意料之中的。

吳曼麗玩心大起,非要拉着陶小滿一起扮青白二蛇。陶小滿是一百個不願意,但架不住師姐的苦苦哀求,導演組也覺得這樣更有綜藝效果,陶小滿只能含淚答應。

大家扮好之後,導演組根據每個人造型的驚艷程度安排了出場順序,青白二蛇自然是壓軸出場。

吳曼麗的五官本來就有些像王祖賢,再加上巧奪天工的化妝技術,不能說一模一樣,但完全有了《青蛇》里白素貞的神韻。

可看到陶小滿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輸了。「本以為今天我要艷壓群芳了,沒想到這風頭居然被師弟你給搶了。」拿着扇子邊搖邊又圍着陶小滿轉了一圈,「你要是女兒身,不知道要禍害多少良家公子呢。」

陶小滿臉都要羞紅了,「師姐,要不是為了陪你,我才不會扮青蛇呢,你還取笑我,哼!」說著撅起小嘴假裝生氣。

「好了好了,師姐錯了。我們陶子最好了,為了陪我,犧牲了這麼多,我好感動啊。」吳曼麗看陶小滿有些不高興了,趕緊上前去哄他。

陶小滿想着,反正是為了節目效果豁出去了。跟着吳曼麗走向大廳。

其他人早已等在那裡,大家互相恭維着彼此的扮相。當吳曼麗和陶小滿走進大廳的那一刻,大家不自覺得被他們所吸引。

吳曼麗的白蛇美艷動人,無盡妖嬈。而陶小滿的青蛇更是楚楚動人,風姿綽約。嘉賓們一個個差點驚掉下巴。李然的目光也從陶小滿身上拿不下來。恰當的妝容使得陶小滿的眼睛裏多出了幾分嫵媚,上揚的嘴角更添加了幾分頑皮,一切似乎都那麼的恰到好處。當他的眼神與李然的目光接觸時,感受到了一絲灼熱。

蔣彤頂着韋小寶的造型,用摺扇挑起陶小滿的下巴,輕佻地說「這是哪家的小娘子,如此俊俏,不如跟我回去做我的老婆如何?」

陶小滿很配合地撥開了他的扇子:「公子還是先回去問問你家裡的七個老婆答不答應吧。」

「小青哪,這是何人,看起來奇奇怪怪,莫要與他有所糾纏。」吳曼麗也學着白蛇的口氣湊起了熱鬧。

「姐姐,他們都說一見楊過誤終身。聽說今天楊大俠也來了呢?不知是何等風采呢?」陶小滿繼續當工具人cue李然,但是他似乎忘了自己的扮相,他這話一出,引得眾人哄然大笑,只有李然笑得有些勉強。

李然的身形不僅挺拔,還有寬肩細腰的黃金比例,彷彿行走的衣架。古裝對他來說,駕馭起來毫無難度。他高冷的眼神雖有些放浪不羈的味道,但也難掩其中的深情,還真有點一見誤終身的意思了。別說於菲菲這樣的小萌妹,就連歐陽倩這樣見過大世面的老阿姨,也不自覺地露出了姨母笑。

於菲菲聽說李然選擇了楊過的造型,就把自己的造型改成了小龍女。「不行,楊過哥哥是我的,你們不許搶!」

「楊過是你的,但楊過哥哥不是你的。你是楊過的姑姑啊!」蔣彤早已忘了剛才青白二蛇的調笑,開始取笑起了於菲菲。

秦素素扮了周芷若,歐陽倩扮了黃蓉。大家嬉笑了一陣,導演又繼續開始下面的進程。

今天有幾個外景,都是陶小滿帶着大家一起去的。吳曼麗借口胃不舒服留在酒店等他們。

陶小滿把提前準備的關於景點的介紹和典故都用上了,經過早上角色扮演時的天性解放,他跟嘉賓們也更加熟絡,與蔣彤配合著把整體氣氛烘托的歡快而又融洽。

晚上回到酒店時,導演組已經準備好了晚餐,他們跑了一天,又累又餓,都開啟了乾飯人模式。

餐桌上,大家忙着吃飯,也不怎麼說話。只有陶小滿謹慎地審視着盤子里的食物,把木耳、螃蟹等不能吃的食材和配料又小聲地提醒吳曼麗一遍。

李然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從脖子到後背,再到四肢,慢慢地開始瘙癢。他覺察哪裡不對,借口去了衛生間。

從鏡子里看着自己,嘴角周圍出現了一些紅點,他解開衣服,脖子,胸口上也有,並且伴有瘙癢。他很快意識到自己過敏了,但是他只對芒果過敏,飯菜里並沒有芒果啊?難道是那杯果蔬汁?他已經來不及細想,忙去找博哥。

「博哥,你在哪?」

「哦,我剛到賓館,什麼事?」

「食物過敏,我需要去醫院。」

「我馬上過去。」

李然放下電話,用水洗了把臉,準備先回房間。正好碰上迎面走來的陶小滿。他覺察出李然臉色不對,忙問道,「然哥,你怎麼了?」

「沒什麼,麻煩你跟導演說一聲我不舒服先回房間休息了。」

陶小滿看到李然臉上和脖子上的紅點,意識到這可能是過敏的癥狀,「然哥,你是不是過敏了?」

「沒事,我先回房間了。」身體的瘙癢和胃部的不適讓李然煩躁不已。

「我那兒有治過敏的葯,你要不要先吃點葯?」陶小滿想起了自己百寶箱。

李然突覺得一股熱流往喉嚨上沖,忙跑到水池邊,吐了起來。

陶小滿連忙跑上前幫忙。「博哥他們住的酒店離這裡有段距離,我看你的情況比較嚴重得馬上去醫院,不如我送你去吧。」

「不用麻煩了。」李然的語氣很堅決。

「你不用擔心節目組跟拍,我會去溝通的。」陶小滿似乎意識到了他的顧慮。「你在大廳等我一下,我去拿帽子和口罩。導演組我去溝通。」

李然本想拒絕,但自己的身體再次發出了不適的警告。他勉強地點了點頭。

導演組本來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點,可以突顯藝人錄節目的不易。想要跟拍,但陶小滿說,那樣會讓別人認為我們的節目組不專業,連藝人過敏食物的調查都沒有做好,會影響其他藝人跟我們合作的意願。

打開導航,陶小滿幫李然繫上安全帶,這個度假酒店在景區之內,所以最近的醫院也得1個小時的路程。白天已經累了一天,又不熟悉這裡的路況,加之又是晚上,開車是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的。

李然看着駕駛座上的陶小滿,車燈掩映下這個男孩的臉越發白皙,輪廓又是那麼的稜角適度,立體又不突兀,很難讓人相信它與早上那個嫵媚俏皮的青蛇是同一個人。

通過這兩天的接觸,他能感受到這個男孩身上的溫度,他對每個人都謙遜有禮,了解每個人的演繹經歷,對每個人都照顧得面面俱到。尤其是對吳曼麗,更是無微不至,但又極有分寸,不會引起誤會。

這時,陶小滿剛好回頭看了他一眼,陶小滿眼中難掩的疲憊和焦慮,「怎麼樣?還很難受嗎?」

李然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謝謝你!」

「再堅持一下,很快就到了。你靠着睡會兒吧。到了我叫你。」

李然點點頭,不再說話。

下車前,陶小滿用帽子、口罩把李然和自己都武裝起來。

好在情況不算太嚴重,打上吊針,李然所有的疲憊都一股腦的涌了上來,漸漸睡去。

陶小滿通知了博哥,讓他不用着急。明天早上再來接他們就好。

看着李然睡熟了,陶小滿坐在旁邊盯着吊瓶。原來那個舞台上那個光芒萬丈的明星,褪去了臉上的高冷和傲嬌,也有點惹人憐愛的味道。哪有真正的冷酷啊,只是把自己脆弱的部分藏起來了而已。看着睡得像個孩子的李然,陶小滿居然覺得他有些可愛。「陶小滿,你在幹嘛?對着一個大男人傻笑?」陶小滿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搖了搖頭,繼續盯着吊瓶。

護士拔了吊瓶,交代了注意事項就離開了。李然朦朦朧朧醒了一下,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陶小滿本來打算在沙發上睡一會兒,又怕自己睡熟了,不能及時關注李然的狀況,所以趴在病床邊睡著了。

迷迷糊糊間,感到有東西在抽動,陶小滿警覺地坐起來。看到李然已經醒了。

「你醒了,感覺好點沒?」他拉着李然的胳膊翻看,又觀察了一下脖子,鬆了口氣,「紅點已經退了很多了,你感覺怎麼樣?還癢嗎?想吐嗎?」

李然蒼白的臉上擠出一個微笑,「好多了,我想喝水。」

陶小滿趕緊給他倒水。李然喝完水,又一次道謝,「謝謝!」

陶小滿讓李然躺下,看了一眼手機,「才四點多,你再睡會吧。我已經通知博哥,讓他明天早上過來。」

李然點點頭,「我睡了一覺,感覺好多了。倒是你,也沒好好休息,你去沙發上睡一會兒吧。」

「我沒事,倒是你昨天晚上把我嚇得不輕。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陶小滿的開心難以掩飾,八顆牙的笑容又顯露在臉上。「還有一件事,你的資料中並沒有寫你對芒果過敏這件事啊?是你不知道還是忘了呢?」陶小滿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說了下去。「我本來不該問的,可是如果不引起重視,耽誤工作事小,損害身體事大啊。」

「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芒果過敏呢。我平時吃東西就少,更少吃芒果這樣熱量高的水果,所以,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沒有在意。」李然的眼神黯淡下來,像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經歷。「博哥是知道的,又恰巧他今天不在。」

「以後上節目還是要提前報備的,你這樣多讓人心疼啊。」陶小滿關切地說。

李然默不作聲,側了側頭,一行清淚划過眼角,滲入枕頭。「連我媽媽都不會心疼,別人又怎麼會心疼呢?」他似乎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把心裏話說了出來。

陶小滿作為主持人的敏感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觸碰到了李然的傷口。他本想開口追問些什麼,但是又覺得不妥,於是換了張笑臉,說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小時候也很皮,經常闖禍,挨罵是經常的,有時候還會被揍呢。但是我媽媽跟我說過,『如果你做錯事,媽媽可能會批評你;如果你生病,媽媽會擔心,也可能會生氣,但那並不代表媽媽不愛你,只是媽媽還沒有看到那個更好的你,媽媽有些着急了。』」

李然緩緩地轉過頭,眼神里掠過一絲亮光。

陶小滿接著說,「像你這樣身上閃着星光的人,一定是經歷了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孤獨與磨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你媽媽也一定是對你要求很嚴格的吧。」

「我從小就被媽媽送到各種各樣的課外班,舞蹈、鋼琴、魔術、架子鼓,能報的班都報了。她跟爸爸分開之後,更是把所有的關注力都放我一個人身上。一個動作沒做好,就要練50次,一個音沒彈准,就是50遍。即使我拿了第一名,她也只是點點頭,好像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聽她誇過我,沒見她笑了。」李然依舊側着頭,彷彿在跟自己說話。

「怎麼會有不愛自己孩子的媽媽呢?只是她們表達愛的方式不一樣而已。」陶小滿看着李然,從心底生出的心疼。他只知道國外練習生的生活是不能用一個苦字去概括的,他能擁有今天的成就,究竟付出了多少,犧牲了多少,外人是真的很難有切身體會的。「一定有很多話是沒有辦法在媒體面前說的,也一定有很多事是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的。如果你不介意,我願意成為你的朋友,聽你說說話,或者只是陪着你,只要你能覺得好受點。」

他伸手去拍了拍李然的手,李然下意識地把手抽回,但又很快意識到這似乎很沒有禮貌。「對不起,我不太習慣跟人有身體觸碰。不是針對你。」

陶小滿尷尬地笑了笑,「沒關係,交朋友是需要一個過程的。像你這樣的大明星一定很少有時間交朋友吧?」

李然也尷尬地笑了笑。

「你再睡會兒吧,等博哥來了,我們就得回去了。你這樣,要不跟導演組商量一下,休息一天吧。」陶小滿說。

「不用了,花姐的名言是:簽沒簽合同?拿沒拿錢?」花姐是李然的經紀人,很多當紅的藝人都是她一手捧紅的。

「都能開玩笑了,看來是沒啥事了。再睡會兒吧。」陶小滿給李然整理了一下被子,自己也去沙發上躺着了。

第二天一早,李然剛睜開眼,博哥就已經在病房裡等着了。掃視了一周,沒有看到陶小滿,「陶小滿呢?」

「他去買早餐了。」

正說著話,陶小滿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然哥,你醒了。我問過醫生了,他說可以出院了。這是注意事項,我都寫下來了,交給博哥吧。」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張折好的紙條遞給博哥,「我買了早餐,你們先吃一點吧。醫生說你現在只能吃些清淡粥,先將就一下吧。」把手裡拎着的早餐分給他們。

「一起過來吃吧。」李然關切的說。

博哥看到李然的眼神,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彷彿吃到了大瓜,他可從沒見過李然對誰有過這麼溫柔的關心。

「我剛才吃過了,你們吃吧。」李然笑着說,然後去拿桌板。把買來的粥放在上面,擺好了勺子,才發現哪裡不對,李然昨天輸液扎的剛好是右手。

這就很尷尬了,昨天晚上只有他們倆,所以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可現在有個博哥在啊。他要是提出給李然喂飯,會不會太……

博哥這個認真的乾飯人已經在蠶食自己的食物了,絲毫沒有注意這邊發生了什麼。又或者,只是假裝不在意。

李然好像明白了陶小滿的意思,抬了抬右手,覺得使不上勁,就換了左手。接下來的一幕就更加尷尬了,左手似乎有些不聽使喚地把粥送到了嘴角旁邊,弄得嘴角和臉上都沾上了飯粒。陶小滿趕緊去拿紙巾,手已經伸到李然臉邊了,又縮了回來,把紙巾放在李然手上。

回去時博哥開車,博哥知道只有他們兩個來了醫院,就沒有開車,而是直接打車過來。李然和陶小滿並排坐在了後面。看到李然好轉,又有博哥開車,陶小滿似乎是真的鬆了一口氣。上車不久就一陣困意襲來,李然把他的頭靠在自己肩上,讓他枕着自己睡。博哥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這次似乎已經沒有了早晨的驚訝。

他們很快返回酒店,又開始了新一天的節目錄製。

鏡頭前,陶小滿似乎又滿血復活了,他的笑容依舊燦爛。他一如既往地照顧着每個人的情緒,只是在這次的餐桌上,他需要格外照顧的人又多了一個。

李然今天的表現似乎比前兩天更配合了一些,笑容也多了一些。於菲菲依然有意無意地往李然身邊蹭,可李然總是能及時躲過。李然的目光則越來越多地落在了陶小滿的身上。連吳曼麗都有所察覺,她還追問陶小滿究竟前一晚發生了什麼 ,陶小滿也只能搪塞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