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位金主總撩我
有位金主總撩我 連載中

有位金主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翹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翎寒 現代言情 田小鹿

【一窮二白身世成謎的大學生VS要多少錢有多少錢的悶騷男】專門做男人的生意的田小鹿,偷偷和一位金主戀愛了從此……腳蹬單車上學的小女人,有豪車接送了欺負小女人的,都無故消失了想對小女人攤牌表白的,牌還沒出就被封殺了!金主眸子半眯,這麼明顯,小女人不會還不懂我的意思吧?後來……網傳,各大校草捧花爭相向小女人告白,半路被神秘男人摘的葉子都不剩!金主:呵呵……跟我搶女人你們也配?展開

《有位金主總撩我》章節試讀:

田小鹿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的走出女裝店。

本想再堅持一下衣服鞋子的事情,目光碰到墨翎寒冰冷且不耐的眼神,她甩了甩頭,心說,又不是花你的錢,心疼個什麼勁兒?

打開車門,大喇喇的坐了進去。

墨翎寒也不知道看見了她哪個表情,竟抿嘴笑了一下。

車子再啟動,墨翎寒的臉色明顯好了很多,田小鹿偷瞄了他好幾眼,緊張的心稍稍放輕鬆了一些。

「到家不要亂說話,一切看我眼色行事!」墨翎寒交代說。

田小鹿重新樹立起信心:「放心吧墨先生,我一定讓我表現對得起您的付出!」

田小鹿本意的付出是她身上這套行頭,畢竟好幾萬,不能讓人打了水漂,但墨翎寒好像會錯了意,他問:「干這麼一單,你能掙多少錢?」

涉及職業**,田小鹿不好直接說出來,打馬虎眼道:「掙什麼錢啊,不過混口飯吃罷了!」

墨翎寒顯然不想繞過這個問題,於是他又問:「謹言給了你多少?」

田小鹿斜睨他一眼,什麼人啊這是,懂不懂禮貌,哪有一個勁兒打聽人收入的?

「一萬吧,好像,最近業務比較多,我記不太清楚了!」田小鹿含糊的說。

墨翎寒勾了勾唇角:「給的真多!」

田小鹿沒聽出墨翎寒話中的反諷意味,有點慌神:「我發誓絕對沒有亂要價,主要是因為您這個業務比較難搞,屬三星難度範疇,你想啊,搞砸婚禮這種事得承擔多大風險,弄不好我就會被人打……」

「這種……業務很多?」還三星?

「嗯……類似的去年有一單,今年您是第一單,去年那單我就差點進醫院,本來我都打探好的,誰知新娘家那邊突然跳出來個哥哥,哎呀我的媽,那人長壯的像只熊,說我搞砸了他妹妹的婚禮,要撕了我……」

夜幕降臨,天邊鋪了晚霞,太陽的餘光給這座城市罩上一層金色的細碎光芒。

田小鹿充分發揮自己的口才,把從事「專業前女友」這個職業以來發生的重點事件講了一遍,墨翎寒雖什麼表情但聽的倒也有趣。

他不得不承認,在有些事情上他確實out了。

比如現在,若不是親眼所見,他都不知道世界上有「專業前女友」這麼一個職業。

他側頭看了一眼喋喋不休的田小鹿,差不多二十歲的年紀,皮膚很白,臉圓圓的,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總是轉來轉去,屬於那種聰明女孩兒的長相。

「你父母不給你錢用嗎?」

剛才接田小鹿的小區,雖算不上高檔,但環境還不錯。

她這個年紀應該在上學才對,怎麼會出來做這個謀生?

田小鹿尷尬的笑笑,剛才還明媚動人的眼神,突然就盛滿了一種叫憂鬱的東西。

「父母,呵呵,我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他們怎麼給我錢?」

「怎麼會不知道父母……」

墨翎寒察覺到田小鹿的欲言又止,及時打住這個話題。

車子里很靜,他似乎能聽見她淺淺的呼吸。

田小鹿開了車窗,趴在上面,不管導購員剛給她做好的髮型,迎風招展。

墨翎寒動了動嘴唇,想說什麼沒說出來。

窗外的街景漸漸變得稀疏,田小鹿看到一排排漂亮的別墅後,問:「快到了嗎?」

她還沒等到回答,只聽「吱」一下,輪胎摩擦着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她被嚇了一跳。

墨翎寒緊急剎車,然後匆忙的下去,只見一個老太太蹲在他的車前面。

這個老太太竟然是他的奶奶。

「奶奶您不好好的在家待着,跑出來幹什麼?」

進入別墅區後,幸好他的車速不是太快,若是跟市區馬路上的車速,非撞上自家的老太太不可。

「我的重孫子來了嗎?」

老太太站起,小碎步的快步走過來,手指上祖母綠的戒指尤為顯眼。

她趴在車玻璃往裡看。

田小鹿被突然出現的蒼老面容嚇了一跳,我的媽,怎麼突然出現一個人頭?

看到墨翎寒在車外朝她招手,她膽戰心驚的下了車。

咦,這位老奶奶好面熟啊?

她不就是在酒席上迷路的那位嗎?

「這位是我奶奶,打招呼吧!」墨翎寒走過來說。

田小鹿清清嗓子,馬上進入角色:「奶奶好!」

奶奶卻哇的一下哭了。

「我的重孫子呢,我的重孫子怎麼沒了?」

田小鹿狐疑的看向墨翎寒,墨翎寒拍了一下額頭,他真是糊塗了,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奶奶,您重孫子就在她肚子里呢,他還太小,顯不出來!」墨翎寒發揮胡謅本事,瞎胡說,希望能糊弄過去。

顯然,他的本事沒到家,奶奶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哭着叫着要重孫子,最後直接坐在地上撒氣潑來。

墨翎寒扶着額頭憂愁的走來走去。

田小鹿想起車后座有兩個靠枕,急中生智,重新上了車,把其中一個靠枕塞進裙子里,然後挺着「肚子」下來。

「奶奶您看,您重孫子不是在我肚子里嗎?」

奶奶瞧了瞧,立刻止住了哭聲,扶着墨翎寒站起來。

她來到田小鹿的身邊,小心的摸摸她圓滾滾的肚皮,眼睛上淚水還沒幹,又拍手大笑:「哈哈哈,重孫子,我的重孫子……」

墨翎寒輕咳一下:「這下我們可以回家了吧?」

奶奶拉住田小鹿的手,拍了拍:「回家,乖孫孫跟奶奶回家嘍!」

田小鹿回頭看了一眼墨翎寒,墨翎寒指了指太陽穴的位置,示意自己的奶奶精神不太正常。

田小鹿點點頭,寬慰的一笑,反手攙扶住奶奶:「奶奶您以後可不能像剛才那樣哭鬧,不然我就不給您看小孫孫了!」

「我不哭也不鬧,我要看我的乖孫孫!」

剛見到墨翎寒時,田小鹿在心裏估計過墨翎寒的身價,能開得起奔馳車的最少也是百萬富翁吧?

可當她進入墨翎寒家後,驚呆了,媽呀,這哪是身價幾百萬能住得起房子,最少也得上億,別的不說,就牆上那副明清間的八馬圖就價值三千萬。

她之所以這麼「識貨」,還多虧梁昊的博聞強識,。

梁昊是個文物迷,給她普及過不少這方面的知識。

田小鹿走馬觀花的欣賞了一下客廳,朝墨翎寒豎了豎大拇指:「牛逼!」

墨翎寒換了一套家居服,休閑的款式,溫柔的顏色,讓他看起來年輕了好幾歲。

「什麼?」他問。

田小鹿搖搖頭,然後走過去戳了戳他:「墨先生,您這麼富有,能不能透漏我點秘訣,不用多,能掙個百八十萬的就行!」

墨翎寒笑了笑:「你想做生意?」

「我想掙錢!」

墨翎寒想了想,半真半假的說:「何必那麼辛苦,直接嫁個有錢人不就是好了!」

田小鹿白了他一眼,看樣子覺得他是個有文化有內涵的人,沒想到也這麼庸俗。

「女人一定要靠男人才能變成有錢人嗎?我們有手有腳,為什麼就不能自食其力非要靠男人?」

墨翎寒點點頭:「那就祝你以後多接幾個有錢人的單子,一夜暴富!」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又遭到田小鹿一記白眼。

「乖孫孫,快點來吃飯!」奶奶在餐廳招呼說。

「來啦!」

田小鹿早就聞到了肉香,饞的跟什麼似的,剛想一溜飛奔過去,墨翎寒抓住她的胳膊,小聲提醒:「你現在是個孕婦!」

「哦,對,我現在是個孕婦!」

田小鹿挺了挺肚子,瞥墨翎寒一眼:「都說我是孕婦了怎麼還不扶着點?」

墨翎寒:「……」

田小鹿胃口很好,平時在學校就比一般女生能吃。

今天墨家招待她的飯菜堪比漢滿全席,更是把她肚子里的饞蟲都勾了出來。

逮住什麼吃什麼,吃什麼都讚不絕口。

「哇,這個好好吃……那個我也要,再來點再來點……」

對面的墨翎寒一口沒吃,就看田小鹿吃了。

他覺得又新奇又有趣,怎麼就有這樣的女孩兒,到了陌生人家裡一點也膽怯,知道他是大公司總裁後也不巴結,跟誰都自來熟。

還這麼能吃,一頓飯頂別人一天的飯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