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願以錯愛度餘生
願以錯愛度餘生 連載中

願以錯愛度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小確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唐念安 懸疑驚悚 江一帆

丈夫出軌,小三挑釁,唐念安盛怒下攪黃了一單生意,誰知,竟因此惹上一個惡魔般的男人賀涼瀟,賀氏集團總裁,冷酷薄情,更有着不為人知的秘密兩人複雜的交集,讓他厭惡她、刁難她、戲弄她,卻也在不知不覺中迷上了她當她遠走,他終於幡然醒悟:即便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錯愛,他也發誓與她共度餘生……展開

《願以錯愛度餘生》章節試讀:

  「來人,把這瘋女人給我趕出去。」

  唐念安也是豁出去了,她厲喝一聲。

  「我看誰敢碰我。」

  兩名保鏢模樣的男人頓時被震住了,卻也只是一瞬,便又朝唐念安衝過來。

  唐念安心知鬥不過兩人,索性死死的揪住了江一帆,撕扯中江一帆也被帶到了門外。

  「唐念安,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到了門外江一帆立即變了臉。

  「就算瘋了,也是你逼的」。唐念安放開了手,臉色蒼白的問道:「許靜是怎麼回事,江一帆,既然你喜歡她,當時為什麼要娶我?」

  江一帆的臉頓時變的很難看。

  「什麼許靜,我不認識,那邊還有合約要簽,趕緊給我滾回去。」

  話音剛落,就見張總和王總同時走了出來。

  「江經理,既然你有家事,我們就不打擾了,合約的事咱們改日再說。」

  「別,您別走啊。」

  江一帆驚慌去追,這個項目可是他負責的。兩人卻像沒聽到似的,說說笑笑的上了電梯。

  緊接着,先前那個男人也從裡邊走了出來,他表情陰鶩的瞪着江一帆,冷冷說道:「你可以去打辭職報告了。」

  兩名保鏢隨後跟上,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走廊的盡處。

  「唐念安,這回你滿意了吧!」江一帆收回目光,一臉怨毒的說道:「那是我們賀總,你不但攪黃了他千萬的生意,也讓我失了業,你他媽簡直就是一個喪門星。」

  江一帆抬手把她推到了一邊,便上了電梯。

  唐念安緊追上去,聲音顫抖的說道:「你少跟我打馬虎眼,許靜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

  「你他媽給我閉嘴,我現在不想回答。」

  電梯很快到了一樓,江一帆開門就走,唐念安忽然揪住他的衣領。

  「今天要是不說清楚,你就別想走。」

  江一帆回過頭,目光漸漸陰冷。

  「是又怎麼樣,唐念安,老子早就受夠你了,不想過就離。」

  唐念安一下怔住了,旋即,發瘋一般的沖向了江一帆。

  「離就離,你以為我怕你嗎?」

  江一帆已經發動了汽車,留給她一連串的尾氣。

  兩人的舉動全都落在了一雙深沉如海的眼眸里。

  他面無表情的看着監控錄像上頹然蹲下的唐念安,冷聲吩咐道。

  「給我查一下這個女人,還有,發出通告,江一帆已被TJ除名。」

  一千萬的生意,對賀涼瀟來說不大,卻也不算小,為了拿到公司的大部分股權,他沒日沒夜工作,沒想到,卻被這個瘋女人給攪得一塌糊塗。

  重重的靠在了真皮座椅的靠背上,賀涼瀟的眸子越發的陰沉。

  這是母親留下的公司,他能做的,便是守護好這最後的一切,而這公司最大的股東,正是那個薄情寡義,聯合小三逼死他媽的親生父親。

  想起母親亡故的那一幕,賀涼瀟緊抓着座椅的扶手,指節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不管是誰,毀了他的生意,都得付出代價。

  賀涼瀟雙目暴睜,屏幕上早就沒有了唐念安。

  此時,唐念安已回到了醫院,如果孩子真是江一帆的,他就一定會來看她。

  直到現在,她仍對江一帆有那麼一絲期盼,或許他說的只是氣話,這一切,都是假的。

  下了車,她便直奔V218,沒等走到門口,手機就響了。

  護士急切的說道:「唐醫生,你去哪裡了,院長正在找你。」

  唐念安心裏一沉,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院長室。

  除了身材微胖的吳院長,裡邊還多了一個手抱着嬰兒,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這女人正是她剛剛見過的許靜。

  一見到唐念安,她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吳院長,就是她,我不過多問了幾句病情,她就不耐煩的打我,還說再廢話就撕爛我的嘴,嗚……這種大夫簡直禽獸不如。」

  要是沒見過她方才的尖酸,唐念安恐怕也會被她騙了。

  「許靜,你不要含血噴人,為了一個男人,你連身體都不顧了嗎?」

  手術不過才兩個小時,她就讓保姆推自己出來,這份強悍讓唐念安又氣又恨,卻也多了一分同情。

  「什麼男人,我聽不懂你的話,唐醫生,你怎麼能這麼誣陷我。」

  許靜不住的抽噎,求助似的看向了院長。

  「看看你們這兒的醫生,說不過就侮辱人,我可是有丈夫的,他要是聽到了,我還能活嗎?院長,你可要給我做主啊,否則我就叫新聞夜航過來,讓他們好好採訪一下,你們是怎麼對待產婦的。」

  「別,咱們有話好說,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你先回去休息,院方一定會查清真相,還你一個公道。」

  許靜仍不妥協,非嚷着讓院長把唐念安辭掉,院長沒辦法,只得連推帶哄把許靜送出了門。

  隨後,他嚴厲的看向了唐念安。

  「這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打沒打人?」

  這種質問,無疑是一種侮辱。

  「沒有。」唐念安說的心灰意冷,她把這裡當成了家,卻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得到。

  見唐念安一臉問心無愧,院長頓時又把話拉了回來。

  「念安啊,我相信你的為人,但是事情總得解決,這樣吧,我給你放三天假,等你溝通好了,再回來上班。」

  如果沒溝通好呢,是不是就不用幹了?

  這話唐念安沒問,院長也不曾問過她緣由,他要的只是結果,如果想要這份工作,就只能儘快解決。

  出了院長室,唐念安的呼吸已有些急促,她恨江一帆,但卻不怕離婚,她怕的是只有一個,就是沒有錢。

  唐念然住的也是vip,每個月的醫藥費都將近一萬,這筆昂貴的醫藥費,已壓的她心力交瘁,沒了工作,簡直不堪設想。

  幾經猶豫,她再次拿出了手機。

  裡邊傳來了毫無韻律的電腦聲。

  您撥打的手機已經關機,請用其他方式聯繫。

  沒在醫院,手機也沒開機,難道他回家了嗎?

  唐念安恨恨的關上了電話,開車離開了醫院。

  到了自家樓下,卻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

  「唐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

  其中一人冷冷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