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雲頂觀小道士
雲頂觀小道士 連載中

雲頂觀小道士

來源:google 作者:五胖不太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五胖不太胖 都市小說 馬曉

「小曉!你怎麼又在祖師像前睡著了?」「小曉,為師還是無法查明你的命數」「小曉,這雲頂觀為師就交給你了」展開

《雲頂觀小道士》章節試讀:

馬曉在山上呆了16年,來山上的人屈指可數,今天這是破紀錄了。

「道友,可有事?」馬曉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來師兄處化一頓齋飯。」小和尚拱手行禮。

「請進屋坐吧,正好我也沒吃呢。」馬曉把他領進屋裡,進了廚房。

「道友怎麼稱呼?」馬曉把飯菜下鍋,回到前廳給小和尚倒了杯水。

「方圓,師兄你呢?」方圓眉清目秀,細皮嫩肉,不知道還以為唐僧在世呢。

「我叫馬曉,是這雲頂觀第99代掌門,我師父下山去了,目前就我一個人。」

「哦,我們雲中寺也就兩人,師父讓我下山歷練歷練。」方圓羨慕馬曉,他從昨天到現在都還沒吃飯,想來是師父看他太能吃了吧。

一股飯菜的香氣飄了出來,方圓的肚子配合的響了起來。他尷尬的摸了摸光頭,卻一下拉近了二人關係。

「方圓,洗手吃飯吧。」馬曉把飯菜端上桌,清蒸筍尖,還有剩飯。

「來不及重新做了,你將就着吃。」

「這…很…好…了,師兄…呃…你也吃…呃。」方圓的吃相,着實嚇到了馬曉,他就沒見過餓成這樣的,這是直接往裡倒啊,都不帶嚼的!

「你慢點吃,喝口水順順。」馬曉把水杯推過去,轉身又進了廚房,往鍋里下了兩碗米。

「師兄,不好意思啊,我吃的有點多。」方圓靦腆的說。

「這有啥不好意思的。你放開了吃,我又下了兩碗米,足夠了。」馬曉笑着說道。

不過他這句話,在一個小時後得到了驗證。答案是否定的,也是令人咋舌的。

「方圓,你老實說。你師父是不是因為養不起你了,才把你趕下山的?」馬曉前前後後做了六碗米的量。看到方圓意猶未盡的樣子,有些擔心廚房的米缸。

「呃,師兄哪裡的話。呃,師父對我很好的。呃,我下山的時候。呃,他都哭了。呃,想來是捨不得我吧,呃。」方圓打着飽嗝,說話斷斷續續的。

「你有沒有想過,是他太激動了,喜極而泣呢?」馬曉調侃方圓,自己光顧看他吃了,自己也餓了。

「呃,師兄說笑了,師父他…唉,可能是吧。」方圓的話,一下讓馬曉笑噴了。

「哈哈哈,沒事,師兄養你。」馬曉現在手裡錢,心裏不慌。

「師兄,我很能吃的。我看你過得也不太富裕,明天我還是下山去吧。」方圓看着簡陋的道觀,心想不能再給馬曉添麻煩了。

「沒事,今天剛好收了筆錢。明天咱倆下山一趟,找個裝修隊把這裡修繕一下。」馬曉真心挽留,正好還有個人說說話。

「師兄,那就打擾了。」方圓拱手道謝。

「以後日子長着呢,別這麼客氣。」馬曉吃完收拾碗筷,方圓自覺的過來幫忙,馬曉也沒阻止。

「師父說看不透我的緣法,讓我自己下山尋找機緣。師兄,你說我的緣法會在山下嗎?」坐在石頭上的方圓,看着搖椅里的馬曉問道。

「我不懂你們佛門的禪語,不過說不定你的緣法就是我呢?哈哈哈,想那麼多幹嘛,順其自然不是很好嗎?」馬曉的性子深受馬有道的影響,未來的事他從不考慮。

「師兄說不懂禪語,卻句句不離禪機,是小僧着相了,謝師兄解惑。」方圓起身施了一禮。

「你再這樣,就下山好了。」馬曉面露不悅,公雞小紅衝著方圓喔喔直叫。

「師兄的小雞好有靈性,昂着頭真好玩。」方圓轉移話題道。

「你師兄我的雞,在褲兜里呢。我現在算是理解你師父了。」馬曉的話,讓方圓又不自覺的去摸光頭。

「行了,今天早點睡吧,明天起早下山,還要買些米面油呢。」馬曉帶他來到自己的房間。

「師兄再見,我做完功課就睡。」方圓盤坐床上,拿下了脖子上的念珠。

「行吧,有事叫我,上茅房去後院。」馬曉去了師父的房間。

喔喔喔,小紅盡職的工作,提醒着馬曉該起床了。

一步跳到房頂,面對紫氣東來,連續叩齒三十六下,這是道家十二段錦,叩齒鳴天鼓,傳承了千年的養生良方。

念了一段凈心神咒,算是做了早課。便跳下去,準備去叫方圓。

「師兄來啦,我剛想去叫你。」方圓今天換了一身僧衣,比昨天乾淨多了。

「那就走吧,早飯咱們去山下吃。」

二人走的飛快,邊走邊聊沒有停歇,沒一會兒便到了山下。

吃過早飯,打聽到建材市場位置,便往那個方向趕去。

路上的人紛紛側目,看着這個奇怪的組合。

「師兄,那些人為什麼看我們啊?」社會小白方圓問。

「沒見過什麼世面唄。」社會小白二號馬曉回答。

「哦,師兄懂的真多。」

「多學着點,學到了都是你的。」馬曉把師父對他說的話,說給了方圓。

「嗯,知道了師兄。」方圓一副受教了的模樣,讓馬曉很滿意。

路過一家銀行,馬曉帶他走了進去。

「我要取錢。」馬曉對着保安說道。

「去ATM機。」保安指了指門口。

「什麼他么機?我要取錢!你咋還罵人呢?」在馬曉印象中,師父取錢是在裡邊窗口啊,把小本本遞進去就能取錢了啊。怎麼到了他這,罵人不說還趕人出去。

「先生你好,我是大堂經理。有什麼可以幫您?」小姑娘聽到馬曉的喊聲,趕緊小跑過來,避免影響自己的評級。

「我要取錢,他罵人還讓我出去。」馬曉委屈道。

「我是說ATM機,你這小夥子,耳朵比我這老頭都背。」保安大叔笑着說道。

「啊,先生您要取多少呢?」大堂經理微笑問道。

「全取。」馬曉不知道卡里有多少,把卡遞給她。

「啊,先生您的卡是VIP,請跟我來,我幫您叫號。」大堂經理內心錯愕,現在出家人都這麼有錢嗎?

「唉,和尚道士都這麼有錢?不是騙子吧?」大廳里的人竊竊私語。

「嗨,騙子能騙幾個錢,真的才有錢吶,不是什麼人都能當的,出家都得碩士畢業呢。」

「可不嘛,網上看到好些個都開着豪車,泡着美女呢。」

「先生想辦什麼業務?」窗口的櫃員禮貌的問道。

「幫我把卡里的錢都取出來。」馬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