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雲落星辰
雲落星辰 連載中

雲落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祁琛 都市小說

冰冷的宇宙,浩瀚無垠,遙遠的時空星辰閃爍,流光飛旋,一團星雲橫亘於虛空,夢幻絢爛如同霓虹般璀璨,藍與紅的蔓延,閃耀着極致的色彩,瑰麗而動人星空下,神秘在運轉,齒輪永不停歇,文明與奇幻的碰撞,誕生出史詩的色彩風起雲落,星辰幻滅,雲落——星辰展開

《雲落星辰》章節試讀:

清晨的空氣有着些許寒冷,入冬之後溫度降的出奇的快,吐口氣都像是在吐雲吐霧,冬天的第一場雪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蕩然無存,讓不不得不佩服城市具有的「獨特」魅力。

「或許我的數學潛力還沒有發掘出來。」享受了兩天輕鬆的周末時間之後,祁琛走在人行道上,前往有着他最頭疼的數學學科的學校,想起數學課上總是鑽牛角尖的自己,每一步的靠近都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

爸爸和媽媽都是理科天才,這讓他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數學潛能還沒有發掘出來?

他曾也嘗試過靜下心去看那千奇百怪的數學符號,勵志遨遊數學的海洋,可每次只堅持一個小時,隱藏的困魔就戰勝了他,迫使他低下倔強的頭顱,意識模糊地屈服在桌子上。

按照基因遺傳來說,兩個優秀的基因結合大概率會誕生出一個更強大,更優良的基因,然而照目前來講,這個大概率並沒有光顧於他……

拐過幾次轉角後,車輛漸漸的稀疏,蘭市一中的大門出現在眼前,一個高大的石雕刻門矗立在大地上,下面一群與祁琛一樣穿着紅色校服的學生相伴入內。

祁琛看着學校大門時,總是不禁的感慨,石柱上雕刻的一層層雲海紋路宛若真實的一樣,在上方石橫柱上鐫刻着蘭市一中四個磅礴大字,旁邊則是他們學校的校徽,一朵盛開的君子之花——蘭花。

可能是受小叔的影響,他對這些「古物件」保持着好奇探究的態度,每次經過大門時總是伸出手去撫摸。

據說這個門在這裡將近有四百年的歷史了,是在新華夏成立之初建立,當時是一所培養棟樑的大學,在二十世紀末改成了蘭市一中成為了一所高中,直至如今。

天下無數英才俊,滿園桃李路此門。

每年都有人在此門下相擁而泣地別離和滿懷憧憬地相遇,這道門經過太多的歲月,早已沉澱出了歷史的氣息,無形中帶着朝氣蓬勃的神聖光彩,代表了活力與青春。

「小癟犢子!終於等到你了,敢壞老子好事!老子要讓你好看!」

粗魯的喝罵聲從旁邊傳來,三個混混模樣的人弔兒郎當地走來,嘴裏叼着煙,手上拿着類似於小手電筒的物件。

祁琛看向來人後,眉頭不由得皺起,他認識這三個人,以前有次放學回家,他碰到這三個人把一個女孩堵在了小巷裡,正要對其下手。

女孩大聲呼喊,叫的很絕望,都快哭出了聲,但是天很晚周圍沒什麼人,嗯……熟悉的劇情加上他這個熱血的憤青,發生了該發生的一幕。

趁着那三個人正在用語言挑逗那女孩,正好又背對着他,他悄悄地挪過去,拔掉鋼筆筆帽,瞄準了比較壯像一頭黑熊的流氓,出其不意地刺了過去。

出手之前他根本沒想到會這麼做,也沒考慮後果會怎樣,一切都是心中的熱血驅動着他做出這一系列的反應,等他反應過來後鋼筆頭已經刺破衣服,扎進了肉里。

深夜的哀嚎聲格外嘹亮,殺豬般的慘叫傳的格外遠,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的情緒一瞬間變得空白。

興奮、驚嚇、恐懼、茫然、不知所措、以及……震怒。

他成功地吸引到了注意力,在「黑熊」的大巴掌距離他還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快速後撤,在三人窮凶極惡追來時撒腿狂奔,勾引走了三人。

年輕就是不一樣,一口氣十條街,「黑熊」一邊捂着腰一邊對着他咒罵叫囂,說要卸他一條胳膊。

成功擺脫他們後本以為事情會就此了結,沒想到他們竟然來學校門口這裡堵他,這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距離這裡不到兩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個**局,要是報警的話一分鐘之內就能駕駛着警車趕到,但凡有些社會常識,他們這些潑皮流氓是怎麼敢在大白天校門口出手的?挑個夜黑風高的晚上不更好嗎?

周圍有同學好奇地看着這裡,有人的眼中露出緊張,顯然是看出了他們是來找事的。

祁琛看着他們,用平淡地語氣道:「你們好大的膽子,世風日下,你們敢在這裡對我動手?」

「黑熊」獰笑一聲,舉起手上的小手電筒,按了一下按鈕,在中間彈出一個摺疊的空心鐵棒,一層層展開後大約有一尺的長度。

「噼啪!」

鐵棒上面電火花爆裂閃爍,電弧四濺,如銀色小蛇般圍着其變幻遊離,空氣中有一股焦糊的怪味,讓人下意識捂住鼻子往後退。

祁琛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頭「笨熊」還要來真的,他可不會什麼絕世武功能將這些人打倒,唯一的保命手段就是他那兩條已經開始哆嗦的腿。

「大黑熊」舉着電棍就向著祁琛揮來,空氣發出「咻」地清響,轉瞬就來到他的左肩。

祁琛迅速抽手,儘管速度很快,衣角還是被刮到,衣袖瞬間變得焦黑,露出了一個洞,差點擦到皮肉。

他毫不懷疑,如果再慢一點絕對會出現皮開肉綻的景象,並且傷口會留下可怕疤痕!

「瘋了!瘋了!」

他轉身就要走,離開這裡,他可不認為這些人會懼怕不遠處的**就收手,剛剛的果斷已經說明了一切,白痴地呆在這裡,丟掉的就不知道是胳膊還是自己的小命了!

「按住他!」

兩個混混一左一右,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將他死死地按住,無論他怎麼奮力掙扎都掙脫不了這強硬的束縛,面對噼啪作響的電棍在眼中倒映出絕望,心中大罵這個變態瘋子。

「住手!你在幹什麼!快給我住手!」焦急的語氣制止了下落的電棍,大腹便便頭頂地中海的教導主任急匆匆地趕來,一邊走一邊咒罵著。

「啪!」

教導主任上來就一巴掌抽在了「黑熊」臉上,跳腳怒罵道:「你這個蠢貨!你在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被抽的那個混混有些發懵,他指着祁琛下意識道:「舅舅,他壞我好事,我給他一個教訓……」

「胡鬧!混賬!!!」教導主任破口大罵,又看了一眼祁琛,對着抓着祁琛不放的兩個混混喊道:「你們還不放開,等着我報警嗎?」

兩個混混對視一眼,識趣地放開了手,他們已經明白,這就是他們大哥說的那個當教導主任的舅舅,不過,似乎是幫理不幫親……

教導主任飽含深意地看了祁琛一眼,轉身質問起「黑熊」:「你和你這些鬼混的朋友在這裡幹什麼?如果你們不老實交代,我就把你們交給**處理。」

「黑熊」沒想到舅舅並沒有向著他,而是要幫那個該死打擾他好事的混蛋,他睜着不大的眼睛道:「舅舅,是他壞我的好事!我們那天把一個女學生堵進衚衕,馬上就要得手了……」

「夠了!」教導主任十分惱怒,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叫他舅舅,還把醜事說的這麼理所當然,他的臉都要被丟光了!他可以想像,很快這件事情就會在學校傳遍,並且還有學生指着他罵!

「縱容外甥在校門口打人。」

「仗着權利對女學生為所欲為。」

諸多「頭銜」落到他身上,校長會找他談話,他會被停職,會被調查,他的位置也會不保,這會十分的糟糕!

周圍學生看教導主任的眼神都變得古怪,教導主任面紅耳赤,他感覺他在學生心中的形象已經開始崩塌,他必須要想辦法挽救!

他當著眾人的面,拿出手機直接報警,他顧不上他姐姐的面子以及是否要先經過商量徵得她的同意,他只知道他現在快要被這個愚蠢的外甥把工作給害沒了!

電話接通後,大概講述了一下事情經過,沒一會兒就聽到了警笛聲由遠及近。

一輛沒有輪胎的警車從枯敗的綠植灌木上飛過,徑直來到一中大門這裡,在距離地面不到半米的位置穩健停下。

車門打開,兩個身穿制服的**下來,教導主任迎了上去,重複說明了這次的事件,不偏袒的態度擺明了要大義滅親。

**先是詢問祁琛,而後又問那三個混混,另外兩個不停搖頭,表示就是路過,什麼都不知道,而黑熊則大咧咧道:「**同志!你們快把他抓起來,他敢壞我的好事,一定要給他好果子嘗嘗!」

眾人一陣無語,旁邊的兩個混混更是被驚呆了,大哥!沒想到你還敢指示**辦事!真是……不要命了嗎……

明白事情的原委後,兩個**用手銬將三人拷住,又對祁琛做好口供筆錄後帶着三人返回警局進一步調查審問。

教導主任對還未離去的學生嚴肅道:「任何人犯法都會為其行為受到應有制裁,我也不例外。」

「快去教室吧,馬上就要上課了。」

說完,他又看向祁琛,臉上表情溫和道:「祁琛同學,我知道你的爸媽,他們也見過我,他們很優秀也很和善。」

祁琛微抬着頭,靜靜地聽着。

教導主任輕吟一聲,壓低嗓音:「十分抱歉,我那混賬外甥做出這樣的舉動是我沒想到的,我姐和姐夫經常工作忙,家裡也就他一個獨子,平時對他很少管教,沒有在他走上歪路時及時勸導。」

嗯……他這是……在向我解釋嗎?

祁琛看向一旁,道:「快要上課了,主任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去教室了。」

教導主任張了張嘴,苦悶道:「這件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有了個教訓,我們會對你進行賠償,留下案底的話對他的人生也有影響。」

「這是我這個當舅舅和做弟弟的一個表示。」他又急忙解釋道。

「任何人犯法都會為其行為受到應有制裁,誰也不例外。」

祁琛轉身離去,留下哀苦多愁的教導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