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連載中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小馬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二福 劉二福家人 古代言情

【無CP+女穿男+萌娃+親情+事業】我陪你長大,你陪我變老我們造不出昂貴的夢想,卻有着精衛填海的勇氣願你們:以夢為馬,不負昭華,不虛此生展開

《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章節試讀:

走到離家100米處,劉二福看到院門口露出一個小腦袋。

「年年?」劉二福試探地問。

「爹爹。」小娃娃轉頭就朝劉二福噔噔噔跑了過來。

聽着年年歡快、驚喜又帶着急切的聲音,劉二福感覺一身疲憊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蹲下身張開懷抱,看着年年如乳燕投林般朝着自己奔跑而來,萬般滋味湧上心頭,頃刻就**眼眶。

有這樣一個小人,全身心依賴着你、想着你、愛着你,原來是這麼幸福地一件事情。

懷抱着年年,劉二福突然就有一種全世界都在自己懷裡的感覺。

親了親小娃娃的額頭:「你在門口做什麼呢?」

「年年想爹爹了。」說著把小臉埋到劉二福脖頸間。

「爹爹也想年年跟安安了。」

……

吃完晚飯,劉二福本來是想去釣魚的,可看家裡還兩條魚的存貨,便改了主意。

「年年,爹爹教你讀書好嗎?」

「讀書好玩嗎?」

「有點辛苦。」

「我還是個小孩子,只有四歲。」

「四歲的小孩子可以讀書了。」

「那好吧。」為什麼爹爹每次都好有道理的樣子?

「那你去幫爹爹,把小生哥哥也叫過來一起讀書,好不好?」

「好。」小娃娃咚咚咚跑去隔壁了。

劉二福拿出自己小時候啟蒙用的三字經,還有前幾天準備好的四塊青石板跟炭條。

在院子里擺好椅子凳子,把青石板鋪在高凳上,再把炭條放上去。簡單的小課堂就完成了。

劉二福把家裡唯一的女娃叫到跟前。看着這個平時乖巧懂事,11歲的年紀什麼家務事都會做,但存在感很低的小姑娘。問道:「小玉,想跟小叔學識字畫畫嗎?」

小玉迷茫地看着小叔,又看了看在廚房忙活豬食的小陳氏,手緊緊攥着衣擺沒說話。

劉二福在心裏嘆了口氣。這個小姑娘大概不明白做這些的意義在哪裡吧?她感受不到識字畫畫給她將來帶去的便利,怕是只想着會不會耽誤幹活吧。

「小玉,你小叔厲害,跟你小叔學。」劉大福在堂屋大聲說道。

劉大福無條件相信弟弟,弟弟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想法。

「好,謝謝小叔。」手還攥着衣擺沒鬆開。

一會年年就帶着小生過來了,劉二福安排他們在不同高度的椅子上坐好。

把三字經放在小生面前,邊開口邊用手語比劃道:「好,我們今天開始學三字經,學三字經之前,我們先學會怎麼寫自己的名字。」

劉二福把孩子們各自的名字,寫在各自青石板上。然後讓他們照着寫。

「雖然我給你們寫了全名,三個字。但年年今天只需要學會寫年字,小玉學會寫玉字,就可以了。」

至於小生,在小生無聲的世界裏,「小生」兩個字的口型他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劉二福先從「小生」開始。連說帶比劃,又指着青石板上的小生二字,重複了兩遍,便讓他照着寫。

奶娃娃小安安,學着哥哥姐姐們坐了一會就溜號了。劉二福無奈,只能抱過小壞蛋防止搗亂。

每過一刻鐘,劉二福給孩子們一盞茶的休息時間。

不過小生即使休息也在跟劉二福學手語。連帶着年年也跟着學,小娃娃還比劃得有模有樣。可能在他心裏,這就像舞蹈動作一樣有意思吧。

院子里的大人偶爾路過看着他們在比劃,也沒覺得什麼。在他們看來,劉二福不過是在手忙腳亂地比劃,想讓小生看懂他說的而已。

兩個兩盞茶的休息時間過去,劉二福把小生面前的《三字經》打開,開始教「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12個字的背誦。

又是一盞茶的休息時間,劉二福拿過自己的青石板。

「孩子們,要不要過來看我畫蘋果?」

等孩子圍過來,劉二福便開始動筆。

先用炭筆定出框架,再用線條勾勒出大體形狀。從整體到細節,完成明暗陰影處理。

很快,一個非常形象的蘋果躍然於紙上。

孩子們驚訝地看着一根根線條,在劉二福手上變成了蘋果。太神奇了。

「哇,爹爹,我要學,年年學畫蘋果。」小娃娃搖着他爹的手臂激動道。

小玉小生也都非常激動地看着劉二福。

劉二福笑着道:「想學我就教,不過學畫畫不是一朝一夕的,要慢慢學慢慢畫。就像你們現在都是小孩子,要長成大人也是需要很長時間的。畫畫讀書也一樣。」

說完開始教孩子們學習畫畫第一步——畫線條。

學完今天安排的內容,又預習了一下之前的書寫跟三字經背誦,劉二福就給大家放學了。

一個多時辰的教學,比預想的輕鬆。也讓劉二福感到驚喜。

首先是年年的聰明。今天教的內容,一個4歲的小孩竟然都消化了。而且從頭到尾都能耐得住性子跟進度。

其次是小生在畫畫上的天賦。自己從小學畫畫很清楚,跟自己這種技術型選手相比,小生是難得的天賦型選手。

而且小生也很聰明、努力,劉二福要求的,都完成得很好。要知道,小生的作業是最多的。

小玉也不錯,認真努力。

看來,自己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用在這上面了。

……

晚上,劉二福、年年父子倆親親密密地窩在床上。

「年年,喜歡爹爹教你讀書寫字嗎?」

「爹爹,年年喜歡。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哎喲,記得真好!這是誰家的孩子啊?咋這麼聰明?也太棒了吧?必須給大拇指。」

聽到如此直白的誇讚,小娃娃高興地哈哈笑:「爹爹家的。」

「為了獎勵優秀的年年小朋友,爹爹準備給年年繼續昨天的《戰馬》故事。。。。」

兩刻鐘後,父子倆相繼進入睡眠模式。

……

而這廂,懷抱着《三字經》的小生此刻卻異常精神。

他知道這本書一定特別珍貴。

因為從爺爺驚訝的表情里,從奶奶通紅的眼眶裡,他感受到了這本書沉甸甸的分量。

小生回憶起下午學寫的字,還有三字經的手語,在心裏重複了一遍又一遍。

其實最令小生震撼的,還是劉二福炭筆下的蘋果。

在小生心裏,那不止是蘋果,卻又形容不出來它為什麼不止是蘋果。

直到小生自己拿起炭筆,突然有一種全世界裝在畫里的感覺。每一個線條都是自己要表達的意思,都是自己世界的一部分。

……

「爹爹,我好像看到光了。」

其實,小生很早就知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小時候,他很害怕看到娘親,因為娘親看自己的眼神讓自己很害怕,她還會偷偷地掐自己。

剛開始他會曬出淤青,眼淚嘩嘩地跟最最疼愛自己的爹爹告狀。爹爹特別心疼,每次都給自己吹吹,還抱着自己哄。爹爹會對娘親發很大的脾氣,娘親都哭了,還跪在爹爹面前。

後來他知道,不能告狀。娘親會因為自己告狀更生氣地打他,打完還抱着他哭。爹爹知道了也只會更心疼、更難過。

爹爹那麼好,他不想讓爹爹難過。

爺爺奶奶也很疼愛自己,可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擔憂。他們在擔憂什麼?這種眼神讓自己心裏悶悶的,很壓抑,也有點難過。

最疼愛自己的爹爹突然有一天就被人抬回了家。雖然他全身腫腫的,但這就是自己的爹爹,我知道的。可爹爹一直都不動,全身還冰涼涼的。

爺爺奶奶還有娘親都張着嘴巴掉眼淚。我握着爹爹冰涼涼的大手。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感覺天黑了,可外面明明還有太陽啊?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因為,世間唯一的光,消失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我感覺自己好像不會呼吸了。我想像他們一樣張着嘴巴掉眼淚。我張了張嘴。。。可是。。原來,沒用啊!從此,我再也不想張嘴了。

光真的消失了。爹爹走了,娘親變本加厲地掐我打我,我很疼,很疼!

明明沒有打到胸口,為什麼胸口也疼呢?

後來,不小心被爺爺奶奶看到自己身上遍布的傷痕,他們抱着我哭了好久。

然後,我也沒有娘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