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戰神王爺拐回家
戰神王爺拐回家 連載中

戰神王爺拐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雲小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小汐 墨玄瑾 穿越重生

憑藉精湛醫術在古代混得風生水起是什麼感覺?雲小汐就一個字爽!臉上有疤很醜?沒事,她能治治好後,她傾國傾城!戰神王爺中毒眼睛瞎了?沒事,她也能搞定治好後,順便拐回家做便宜夫君!雲小汐美滋滋地看着自家夫君的帥臉:乖,快來給爺抱抱!展開

《戰神王爺拐回家》章節試讀:

「小賤人,就憑你還想嫁給楚王?我讓你過了今晚就身敗名裂!」
尖利的女聲響起,雲小汐皺眉睜眼。
吵死了,身上還火燒一般難受!
雲念柔見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雲小汐這賤人被她灌了半杯百歡香應該昏迷不醒才是,怎麼突然醒了!
以為是藥量不夠,她拿起半杯茶水就要繼續往雲小汐的嘴巴里灌。
雲小汐眼神驟冷,她左手靈巧奪過茶杯,右手則猛地捏住雲念柔的手腕一擰——
咔啦!
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她眯眼看着慘叫的雲念柔,陌生的記憶湧入腦海。
她原本是二十一世紀特種部隊最厲害的醫生,身手了得,醫術更是精湛無比,卻在執行任務的途中被炸死。
看眼下這情況,她這是沒死成,反而穿越了!
天要玩她!
身體深處的異樣越來越強烈,根據她多年的行醫經驗來看,她這是中了媚葯。
雲小汐冷冷地看着慘白的雲念柔,寒聲道:「你再敢罵我一句試試看。」
對上她冰冷的目光,雲念柔心中大驚,分明是個沒用的草包,何時變得眼神這麼凌厲了!
門外,一陣迫不及待的淫邪的笑聲響起,雲念柔嘲諷地看着雲小汐,「爬起來又如何?我給你準備的驚喜都到了,我的草包姐姐,你可要好好享受啊!」
雲小汐眼底不見半分慌亂,隨手端起剩下的半杯茶水聞了聞,果然,是媚葯中效果最為強烈的百歡香。
她冷笑着對上雲念柔的雙眸,「好東西我還是留給你吧。」
見她沉着冷靜,雲念柔感到不妙,下意識就想要逃。
晚了!
雲小汐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狠狠一扯,就把她整個人拽到在地上,雙腿一跨,騎坐在雲念柔的身上,把剩下半杯茶水都灌進她的嘴裏。
「賤人,你……你想幹什麼!」雲念柔被茶水嗆得說不出話來,滿眼驚恐地看着出奇冷靜的雲小汐。
她準備的人馬上就到了,雲小汐想幹什麼!
不祥的預感在心底逐漸蔓延,她拼了命地想把茶水吐出來。
雲小汐見狀,右手詭異地摸了一下她的下巴,微微用力,雲念柔就沒了張嘴的力氣。
「再動,我就卸了你的下巴。」她冰冷地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雲念柔,「不是要看看百歡香的威力嗎?我可不敢獨享,剩下的半杯,就留給你享用了,可不要,白費了我的慷慨。」
話落,雲小汐便從窗子里跳出去,這才發現自己身在一片荒林中。
「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傻子才會在這住下吧!」雲小汐低咒一聲,絲毫不理會身後的木屋傳來的淫邪的笑聲和雲念柔的慘叫。
木屋裡,雲念柔渾身火熱,身體的異樣一陣強過一陣,可見到門口一臉猥瑣的幾個男人,心中惶恐不已。
「娘的,可真漂亮!」一個男人爆了粗口。
「滾!滾開!你們要找的人不是我,她跑了,你們快去追!」她拚命地掙扎着,卻眼睜睜地看着幾個男人大步走向自己,骯髒齷齪的手,在她的身上撕扯……
「啊!」
……
荒林之中, 雲小汐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的燥熱和不適感越來越強烈,憑藉她多年行醫的經驗,再不解毒,她真的要再死一次了。
腳步越漸凌亂,體內的異樣越來越強烈,百歡香這玩意的效用太強,怎麼都壓不下去。
雲小汐心中感嘆,更迫切地想要找一個男人解毒。
「不行不行,得快點找到。」她狠狠咽了口口水,腳步逐漸踉蹌。
一個黑色身影,赫然出現在她視線當中。
那不是……男人嗎?
「解藥來了!」她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去,蹲下一看,「哎呀!還是個帥哥,不吃虧!不吃虧!」
只見男人雙目緊閉,滿臉痛苦,卻絲毫不影響他好看的眉眼,反而讓他平添了幾分不可褻玩的美感。
「吸溜!」她忍不住吸了一下口水。
躺在地上的美男:「……」
這個女人,想幹什麼?!
墨玄瑾極度忍耐着女人在他胸口上亂摸的手,睜開雙眼,卻仍舊一片漆黑,看不見這女人的臉。
雲小汐動作一頓,美男是個瞎子?
那感情好,就算以後有緣相見,他也認不出自己。
她強壓下內心的一丁點羞澀和愧疚,畢竟自己也算是趁人之危了。
「滾開!」墨玄瑾使出渾身力氣,也沒能推開她,心,更沉了。
雲小汐後退一步,定定地看着他。
只見他隨手抓住一塊石頭,耳廓微微一動,便憑着極細微的呼吸聲判定了她的方向,猛地把石頭扔向她。
雲小汐一蹦躂,避開了石頭。
好厲害的瞎美男!
她心中驚嘆,自己一步都沒動,他卻能憑着輕微的聲音判定自己的方向,剛才那塊石頭可帶着他最後的利器,要是砸在她身上,她估計得當場昏過去。
聽見石頭並沒有砸中,墨玄瑾心猛地一沉。
該死!早知如此,他就應該在木屋裡好生待着,待毒性過去再出來。
沒曾想毒性發作,渾身無力,還遇見一個女流氓!
墨玄瑾憤恨地攥緊了拳頭,任由鼻尖的少女馨香亂竄。
他墨玄瑾在戰場上詫叱風雲,卻被一個女子佔了便宜。
奇恥大辱!
雲小汐察覺到他的怒氣,心尖一顫,卻嘴硬地勸道:「我說,咱們互相幫忙,我看你好像,也不太好!」
她的手很不老實,在他身上扒拉,感受到他周身散發的怒氣,她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
「別怕,我很溫柔的啊!」她嘴裏不斷嘟囔着,柔弱無骨的小手在他身上肆無忌憚地點火。
滔天的怒氣在他胸中翻湧。
「滾!」他幾乎從牙縫裡蹦出這個字。
「滾?好好好!我們馬上就滾!」雲小汐搗頭如蒜,手上幾次都沒解開他的衣帶,眼底有些懊惱。
雖然看不見,但墨玄瑾還是感受到雲小汐幾次失誤,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體內毒性發作,動彈不得,本想在這慢慢壓制毒性,沒想到被一個不怕死的女人佔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