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只憶星辰墜清莞
只憶星辰墜清莞 連載中

只憶星辰墜清莞

來源:google 作者:青衣先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許莞

*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有一種遺憾叫「葉辰許莞」許莞用她的整個青春相守,只為等待葉辰的那句「許莞,我喜歡你」*故事開始於一個充滿活力與汗水的夏天,那個帥氣的身影闖進了許莞的眼中,走進她的心裏就像是星辰細碎的銀光撒在斑駁的湖面上,湖岸邊細弱的水草隨着微風的浮動緩緩浮沉,卻是終究留不住的靜謐美好*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屬於他們的故事會怎樣的發展下去,而他們又是否會擺脫命運的枷鎖*病弱學霸少年VS與命運抗爭的少女【很幸運在最美好的年紀遇到你】*誰知道他們會迸發出怎樣的火花呢?展開

《只憶星辰墜清莞》章節試讀:

放學後,許菀騎着單車飛快的回了家,敲了敲葉辰家的門,還是沒有人,許菀心中那種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重。

許菀轉身剛要開家門,就碰到了準備出門的舅媽:「菀菀回來了呀,我要出去一趟,等會你舅舅就下班了,回來給你做飯。」

許菀急忙問道:「那個,舅媽,你知道葉辰一家去哪了嗎?他今天沒來上課,我敲門家裡也沒人。」

舅媽看着許菀說:「那個啥,葉辰他爸昨天半夜身體不舒服,去了醫院檢查,好像結果不太好,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我這不也是剛接到葉辰媽媽電話,說那離不開人,讓我幫忙送一點東西去。」

許菀拉住舅媽:「舅媽,我和你一起去,正好我也給葉辰送東西。」

半個小時後,許菀和舅媽到了醫院。許菀看到經過一天一夜的折騰,加上為父親的病情擔心而神情萎靡的葉辰,有些心疼。

葉辰媽媽接過舅媽手上的衣物,說了聲謝謝。舅媽問:「檢查結果怎麼樣啊?」

葉辰媽媽搖搖頭,聲音低沉的說:「不太好,醫生給的診斷是胃癌,具體情況還得看進一步檢查結果。」

舅媽拍了拍葉辰媽媽後背安慰道:「最後結果還沒出來先別灰心,說不定並不嚴重呢,你帶我去看看老葉去,菀菀你帶葉辰去吃個飯,這孩子折騰那麼久也得餓了。」

許菀點點頭看着葉辰道:「走吧,我們去吃點飯。」接着葉辰就安靜的跟在許菀身後。

她帶着葉辰去了附近的一家麵館,坐下之後點了兩碗牛肉麵,然後就低頭看着地面。許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不擅長安慰人,怕說錯什麼話讓葉辰更加傷心。

面上來之後,許菀看着正在挑香菜的葉辰說道:「對不起哈,我不知道你不吃香菜。」

葉辰搖搖頭,看着許菀說:「沒關係,你不知道,不用道歉。」

頓了一會葉辰聲音低低的接著說道:「菀菀,你知道嗎,我爸就是我家的頂樑柱,我媽和我身體都不好,是他辛苦的經營着家裡的公司,讓我和我媽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我真的不敢想像,沒有他我們的家會是怎樣的。我也曾和父親聊過,說我可以去公司幫他,可他說讓我好好學習,不用操心家裡的事。我就在想,如果我堅持去公司幫他,他是不是就不會生病啊。」

許菀聽到葉辰的話,她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於是站起身坐到了葉辰旁邊的座位,輕輕地拍着葉辰的後背,希望能緩和一下他悲傷和不安的情緒,安慰的道:「這不怪你,葉辰,你要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聽到許菀的話,葉辰忽然轉身抱住了她,略帶哭腔的說:「菀菀,可我真的好害怕,害怕父親會離開我們。」

許菀沒想到葉辰會抱住她,但如果讓許菀形容一下現在的感覺,她只想說,當時的葉辰就像是一個易碎的陶瓷娃娃,作為兒女面對父親生了重病,面對生死的考驗,任是成年人也無法完全不害怕,更何況他只是一個剛上高一的男孩。

許菀用手輕輕地拍着葉辰的後背,希望自己的舉動可以讓葉辰稍微好受一點。葉辰也感覺到自己的舉動似乎有些不妥,鬆開抱着許菀的手說了句抱歉。

許菀指着桌上的面對葉辰說道:「快吃吧,面都快涼了。」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抬起頭對葉辰說道:「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陪着你。」說完開始低頭吃面,心裏想:「我剛是在幹什麼,這麼肉麻的話不會讓葉辰誤會吧。」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只能聽見面館裏其他顧客說話聲音還有街道上汽車鳴笛的聲音。

許菀也不敢抬起頭,自顧自的往嘴裏塞着麵條,突然許菀感覺到有一雙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葉辰的聲音傳入耳朵:「菀菀慢點吃,還有,謝謝你。」

許菀感覺自己差點被嗆到,趕忙喝了口水,和葉辰說:「不客氣,你快吃,吃完咱們回醫院,我給你帶了作業和筆記。」

許菀看到葉辰點了點頭繼續吃飯的樣子,心中還是很心疼,但也沒有繼續說些什麼,畢竟有些事需要葉辰自己去消化。

吃完飯,許菀和葉辰互相留了聯繫方式後回到了醫院,她把作業和筆記交給了葉辰之後,就道了別,跟着舅媽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許菀聽着舅媽一直嘮叨:「葉辰這孩子學習那麼好,性格也好,就是家裡出了這事,但還好趕在你倆回來之前,葉辰爸爸檢查結果出來了,是胃癌Ⅱ期,早期做手術五年存活率90%以上,這下那娘倆能放心點了。」

許菀聽到這個消息感覺放心了不少,回到了家,給葉辰發了個消息:「葉辰,叔叔的病情我聽說了,治癒率非常高,你可以放心啦。還有就是詩詞競賽,你要是狀態不好的話,我就再選一個同學,你好好照顧叔叔就行。」

許菀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回復,她便開始學習。不一會聽到了敲門聲,就聽舅舅喊道:「菀菀,去開門,應該是葉辰來了。」

許菀打開門果然是葉辰,舅媽走過來:「葉辰呀,這幾天你就住沈丞房間,他現在天天住公司也不回來,還有,你明天把你的衣服收拾一下都拿過來,省的來回走不方便。你就放心住着,不用和我們見外哈。」

葉辰點點頭:「謝謝叔叔阿姨。」

許菀一臉懵,走到舅舅身邊,看着和葉辰嘮家常的舅媽問:「舅舅,這是怎麼回事?」

舅舅看了看許菀:「葉辰爸爸要住院一個月,手術加上恢復,他媽媽沒時間照顧他,我和我你舅媽尋思,這麼多年的鄰居了,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就說這段時間讓葉辰住這,這孩子也是可憐,哎。」

許菀被這麼大的信息量震驚了,在這住一個月,這難道就是「同居」。舅舅伸出手在發獃的許菀面前晃了晃:「菀菀,發什麼呆,帶葉辰去你哥房間,給拿新的床單被罩哈。」

許菀點點頭便領着葉辰去了房間,拿出新的床單被罩說:「你自己換一下,這個都是新的,舅舅都和我說啦,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就可以和我說,那個,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許菀說完便要走出門,

葉辰叫住了她:「菀菀,競賽我還照常參加,現在臨時換人也來不及,我沒事。」許菀聽到他的話,知道他看到了自己的信息,說了句好,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早晨,許菀迷糊的起了床,閉着眼走出了房門,走兩步感覺撞到了什麼,睜開眼睛抬頭看到了葉辰含着笑的眼睛,感覺一下子就清醒了。聽到那句,早上好呀菀菀,許菀臉一下子紅了,慌亂的跑進了洗手間。

洗漱完後強裝淡定的坐在了餐桌前,看見了表哥,疑惑的問:「哥,你不是在公司嗎,怎麼回來了?」沈丞回答道:「我就是回來取東西,你還不快吃飯,都幾點了,人家葉辰都吃完了等你半天了。」

許菀看了表一眼,抓起書包就往外跑:「都這時候了,葉辰快走,快遲到了。」葉辰說了再見後跟着許菀跑下樓,舅舅看着許菀的背影搖搖頭:「這孩子,一天張牙舞爪的,以後誰敢娶她。」沈丞笑了笑看着樓下的兩個人沒說話。

到了學校,兩個人踩着上課鈴進了教室,許菀氣喘吁吁的坐在座位上,安願看着她問道:「你倆今天怎麼來這麼晚?」

許菀心想:「要是你喜歡的人住在了你家,你晚上能睡着嗎?」當然許菀沒真這麼說,只回道:「昨天學得太晚了,早上沒起來,連飯都沒吃,餓死了。」安願也沒多問什麼,就開始聽課了。

第一節課結束後,安願拉着許菀去水房接了熱水,回到教室後看見自己的桌上多了一盒牛奶和一袋麵包,許菀以為是葉辰送的,但看到葉辰座位空着。

問了前面的同學,也說沒看見,許菀也沒多想,就把早餐吃掉了。

上午的四節課結束後,許菀和安願去食堂吃飯,剛坐下就聽到了一陣吵鬧聲,許菀看過去,只見一個寸頭男生站在一個手足無措的女生面前,女生慌忙的說著對不起,男生用紙擦着身上的油漬,似乎有些生氣,但也沒多說什麼,就離開了那。

許菀問道:「那是誰呀?怎麼以前沒見過。」

安願看着許菀無奈的說:「你們這些只知道學習的好學生啊,聽小道消息永遠都是最慢的。那個是新從四中轉來的,上午剛到,聽說啊他是因為打架才迫不得已轉校的,哪個班的班主任都不想收,上午年級開會,也不知道結果是啥,反正別來咱們班就行。」

許菀看着那個男生,總感覺那個有一點眼熟,像是在哪見過一樣。實在是想不起來也沒繼續想,也許是在哪看見過吧,不重要,重要的是吃飯、學習、還有葉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