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終末的幻想曲
終末的幻想曲 連載中

終末的幻想曲

來源:google 作者:漆繼柃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加玲莜雅 奇幻玄幻 文夏雲升

命運的鐘聲已經敲響,彈奏着幻想夜的交響曲將破碎的希望重拾,在你我的眼中是那名為「西曆」的瘋狂年代,在你的腦海里,是名為「啟示」的引導展開

《終末的幻想曲》章節試讀:

這個世界曾經走向覆亡過,一場亘古不變的戰爭,我不想重蹈覆轍,我不想身死緣滅。我相信大家的感情已經能夠戰勝命運,我們的力量不終結於此!

這句話選自這一架空世界中的複雜時間線,原宇宙邊緣銀河中的一個小小恆星天體系統,第三顆蔚藍色的星球,一位不知名的小作家。

西曆12900年1月6日,129世紀初。這個異世界、坐標為單恆星系統第四顆藍色生命行星RG30(母星),表面積5.1億平方千米、半徑6500千米、最大圓周長4萬千米、全球65%為海洋。這顆星球被分為四片大陸:**黑色大陸被三塊大陸包圍。

世界七個地點呈現直徑1000km的「重力異常點」,隨後的十幾年間,各地區方面停火開始調查這七個位點。「12905年9月21日,不知名的結晶化病毒襲擊全球,造成人口銳減的同時……給予了部分人類超越人類的力量。」我在這本《世界史(最新版)》上看到了這樣的敘述,用力握握拳頭,紫色的亮光閃爍在血液中。

「而這種物質恰恰來自於『重力異常點』。」書頁的後面據說是沒有印出來,這一章到此結束了。深夜,我從夢中醒來,痛徹心扉的刺痛感從腦內傳來,我知道我又失眠了。四年來的奔波、戰鬥、穿梭在槍林彈雨中的生活讓我感到厭棄,只是我的理想更加遙遠了而已。看了看那張臉,依舊停留在我十六歲的模樣。

我走到家裡陽台的櫥櫃,摸着黑也不願開燈得打開柜子,夜光中拿起裏面的鎮定劑,掀開蓋子就猛得吞下。「還是去那邊吧……」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說了話,拖着睏乏卻無法入睡的身子,打開窗戶,夜風襲來。「唯獨……夜晚的風能給我帶來一絲寬慰……」

我走過去,撞在報紙堆成的廢墟中,裏面帶血的凶刃上還掛着吊墜。

「我厭倦了……」手旁是一封紅色的通知書:江戶地區超能力學院入學通知。幾個赫然的金色大字,「就這樣先做個了結吧。」四月的涼風攜帶寒意,雨點清洗凝結拍打在窗戶上,我的面前是繁華都市,再遙遠而去是無盡的深空。

身後是我不像二十歲的第二人生,比起活下去,我更存在於奪走生命的黑暗中,我在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這裡是位於北大陸最東邊靠近極圈的不凍港,一座不到100平方千米、幾乎一半是廢墟的小城。

身後的地圖標着幾個點,這裡是江戶市區偏中心,曾經的世界大都會已經成為過往,短暫的統一過後,這片島嶼再一次走向分裂。這小小港口地區有三個獨立地區,對……自從十一年前的二次災難後,世界就只剩下些星星點點的城市,結晶會長在廢墟上,然後不到三天後便連同物質一起消失。所以,全世界只剩下十三個擁有實際國際主權的地區(截止西曆12916年各地區實際控制的領土面積):

北大陸的極東港口地區:江戶(94平方千米)、千葉(42平方千米)。

北大陸的山林地區:雪嶺(1426平方千米)

北大陸的西方列島:卡修(4529平方千米)

東大陸的運河地區:九州(3245平方千米)、依納方黎(5468平方千米)

東大陸的雨林地區:曼泊桑(45平方千米)

**大陸偏北:中庭之海(346平方千米)

西大陸的歐羅巴地區:迪亞蒙特(145平方千米)、帕里斯(52平方千米)、歐羅蒂(567平方千米)

西大陸的沙漠地區:紅海(624平方千米)

西大陸的三角洲地區:巴比倫(1124平方千米)

這些地區已經代表了曾經被征服的國土,就算他們範圍再廣也無法突破歷史的陰雲。架空的歷史又會引起誰的注意呢?

誰願意去奢求過去?

這些題外之物能讓我保持清醒,過去的聲音總是飄散不去,我想要的救贖僅僅限定在這不到一萬平方公里內的高牆小國。把窗戶開到最大,風倒灌進來,皎潔月光攜帶無數星辰閃耀天際。好在有這樣的夜景……

一夜未眠,等待黎明過後,從大堆的畫稿中找出幾張。「突然想起來後天就是截稿日了,我還什麼都沒畫啊……」我抓抓頭,「唉……不管了,隨便糊弄吧,反正看的人也不是很多,我的粉絲……好像也沒幾個」我趁着凌晨的陽光晃過,找出幾張廢作開始修改,「我都不記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去繪畫了。」

「嗯……那個,我叫文夏雲升。文章的文,夏天的夏,文夏是複姓……」新學期第一件事,自我介紹,生硬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了。

「興趣是繪畫……」為了躲避一些不必要的詢問,我需要一個擺的上檯面的身份。

「基本每周會畫幾張……」話是這麼說,我的藝名:芷夏,在這行里居然小有名氣。

「我大概學了一年……」我擺出自己的廢稿,上面亂塗的幾筆。……所以,我還是要丟一丟自己的面子,引來哄堂大笑後我也順理成章地走下去。課還沒下,我就開始考慮中飯在哪吃了,下午還有個什麼開學典禮,無關緊要吧。除了班裡的幾個黃頭髮小孩子很煩,幾個女孩子很臭美以外,其他都還好。

中午,食堂到了飯點自然是水泄不通。

回到教室,這裡安靜得出奇,我旁邊的座位本來是有人的,位置表上寫着:加柃莜雅。不知道她怎麼沒來,身旁的黃毛少年端着下巴也望着位置表,他自然地和我搭話:「你小子挺有福分啊……」我一臉懵逼?「哈?」

「加柃莜雅可是個大美女啊……」說起來,我在自我介紹的時候被無數隻眼睛盯着,下課了也總有人想接近我。「這個名字,我有點印象,但是不太記得了。」

「那豈不是很難過?」我笑道,「每天要受男生都排擠,還要被女生說閑話。」

「哈哈哈~忍着點吧,畢竟是和那個大美女做同桌啊……」少年欲言又止。

「這個……這個加柃莜雅什麼來頭。」我不好奇,只是一問。

「文學才能出眾,初中就獲得了校級作文競賽的第一名,中考語文、英語都是滿分。人也特別美,黑髮、黑裙,還有纖細雪白的手臂,凹凸有致的身材,簡直……」我看着他滿臉陶醉。

「所以呢?」我這個問題問的他不知所以然,我也不知道他在期待什麼,「我並不是很在意這個,我也不期待……」

「所以就得針對我?」我不帶怒色更顯得生氣,「算了,反正也沒多長時間。」我尷尬地緩解一下氣氛,「你是……你是叫克萊斯卡·萊恩哈特……對吧。」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金屬銘牌。

「對,別這麼生硬嘛,叫我克萊斯卡就行。」這個人不愧是自來熟,什麼都安排好了,「要是有什麼事的話,可以找我哦~我儘力幫你,同學嘛,就得互幫互助。」陽光的他和我格格不入,他還加上了一句話,「下午放學再聊吧,我現在要去學生會面試……」

我用眼神告訴他「去吧」,我就開始自己的午睡。下午無聊至極的迎新會簡直是一場折磨,於是我躺了一下午,走出禮堂的時候也是腰酸背痛了好久。

下午的天台有最好的涼風,「真麻煩啊,儘是些這個。高中生活這就啊……」

「那你當時還爭着吵着要來?」身後熟悉的聲音能讓我繼續調侃下去,「對了,你的小幫手呢?」

「他說要照顧妹妹,而且我們不同班。」我擺擺手接著說,「還不是你說這裡有我想要的東西。」酒紅色的成**子站在後面,微笑着。

「姐姐太無聊了,想要你來做個伴。」

「奕諾不是和你住一起嗎?

「他哪有你這麼有趣啊。」

我說不過她,「不耍嘴皮子了。說吧,在哪可以得到些情報?」

「嗯……那當然是學生會啦。這裡可是連著名地頭蛇江戶小姐都不敢染指的地方,雲楠家的地盤。」

「想想也是……」

「你這不是早就想到了嘛~」

「測試一下我家的傻二姐有沒有想到。」

她已經放棄和我爭論了,「好了,二姐我還有事,失陪了。」我向後面招招手,「還想着要復仇嗎?當然我不是勸你放下仇恨,可在我看來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的敵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是超能力者。」

我停止了腳步。

我低下頭,陰沉下去:「姐姐說笑了,我從未中斷自己選擇的路……這四年來,我從未後悔。我只後悔那一天的夜晚……」

我跳躍起來,停在最外面的欄杆上,遠去的煙雨朦朧已經轉化成漫天飛舞的櫻花。「但就這樣下去也好,我不想看到犧牲了,殺戮不是我的本意。」

每天夜晚的我都會失眠,不安的惶恐總是會入侵我的夢境,我把它當作是懲罰,當作是內心的顫抖,成為我強製冷靜的證據。

響鈴了,然後從樓頂跳下去直奔教室,從剛才開始那裡就鬧哄哄的。

「初中時期的超級美少女加柃莜雅是在九班啊……」

「快!快……快去看看啊。」外面的走廊一直在吵的是這個。

「她在江戶文壇也有影響力啊!真是個才女。」

「不僅人美,文采也好,簡直太完美了吧!」

「可就是……這樣的光環!難以接近啊。」

目標教室被圍了個水泄不通,我並非去湊個熱鬧,只是剛好要過去。裏面變得更加騷亂,「你們都給我讓開!」

又是那個黃頭髮的男生在叫喊,只是沒人注意到他,所有的男生都在看着裏面後排靠窗位置的女孩。整條走廊除了人還是人,「你們都讓讓好嗎?我們還要走路。」

有幾個人抱着書走來,旁邊還有幾個女生在小聲議論:「真悲慘呢,被圍觀得像個猴。」「長得漂亮有什麼用嗎?還不是被當猴看。」「天才就應該榮辱共存……」最後這句話是我加的。

外面人嘰嘰歪歪了好久,但就是沒幾個人進去。因為她旁邊站着一個身高偉岸的男生,他紳士的禮儀、矯健的步伐、滿頭的金髮,手中拿着一束玫瑰花。「能在這裡相遇一定是我們的緣分。」他開口了。外面也議論開了,「那不是西塔尼亞財閥的副總裁卡里爾·西塔尼亞嗎?」「那個十六歲的天才副總嗎?」那個熟悉的模樣,他也注意到了我。

「能成為我的女朋友嗎?我一定能給你富足幸福平穩的生活!」外面突然安靜,卡里爾單膝下跪,從胸前口袋中拿出一個戒指盒,「當然,這個只是訂……」他還沒說完,女生站起來,黑髮、黑衣、黑裙的少女,滿臉不在意、一臉嫌棄地走開,一句話不說地沉默走開。

「你……」卡里爾疑惑,「沒有人會拒絕我的才對。」卡里爾抱着花離開教室,他看到了加柃莜雅的不喜的怒色。

我從人群中看到了那所謂驚世的容顏,果然是精雕細刻出來的面龐,黑濃的睫毛給她的雙眼蒙上面紗,手掌到手臂透着淡粉的玉色。溫潤、通透的雙唇,雅緻的鎖骨。

標準的理想型美少女,大概都不如她,宛如存活在二次元的她穿過人群,能給她再一個定語的話,應該就是「冷艷」吧。「我……很奇怪,為什麼我對他們有種莫名的熟悉呢?」

我不相信命運,但我確信了下一步的計劃。

(在黑暗中遊走的亡靈會迎來曙光……)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