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帶着系統去當兵
重生:帶着系統去當兵 連載中

重生:帶着系統去當兵

來源:google 作者:不愛碼字的凡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不愛碼字的凡凡 李天華 都市小說

李天華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但年輕是時候不懂事,成為一個死宅男,最終渾渾噩噩已過了四十多年,始終單身由於經常躺在床上玩手機,猝死在家中與此同時,因為某種未知原因他重生了,重生在剛高中畢業準備參軍那年並且,獲得了一個士兵輔助系統從此,李天華走上了一個不一樣的人數他被無數敵人稱為惡魔被西方國家稱為天花,象徵著天花病毒帶來的死亡他是一個戰士,是大夏國隱藏的守護者!展開

《重生:帶着系統去當兵》章節試讀:

因為今天耽擱的時間過多的原因,跑完操,回到宿舍之後。

留給新兵們只有洗漱的時間了,幾乎都是匆匆洗了把臉,連牙都顧不得刷。集合的哨音再次響起。

「嘟~~嘟~~」

緊接着樓道中有人喊道:

「所有人樓下集合,開飯!」

正在疊被子的李天華無奈的放下手中工作,向著樓下跑去。

他這算是完全被拖累了啊!

集合完畢後,李天華跟隨隊伍,和那些新兵們一起被帶到了食堂。

來到食堂門口之後,今天可不像昨天那樣隨意。

這次沒有直接進去吃飯,反而站在大門口,像是等待着什麼。

沒一會兒功夫,等到所有人都來到食堂門口之後,接下來,賀悲展吩咐道:

「從今天開始,進入食堂前,首先要唱歌才行。」

接着賀悲展轉頭看向了宋勇斌,說道:

「二連連長,你來組織一下。」

隨後,在宋勇斌的組織下,幾百號人開始唱起了軍歌。

不過嘛,很多新兵都不會唱,幾百號人的的聲音,就像幾十號人在唱的一樣。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很多人,嘴巴只是一張一合,但是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

不過這也是有情可原的,畢竟這些新兵之中,還有很多人不熟悉歌詞,或者乾脆就不會唱這首軍歌的。

出現這尷尬的一幕,也是在所難免的。

好在賀悲展也不是什麼不講理的人,他也知道唱成這樣是為什麼。

很通情達理的沒有去難為這些新兵,讓他們必須唱好才行。

進入食堂之後,有些不懂規矩的新兵,沒等班長坐下,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拿起筷子就要開吃。

就連李天華旁邊的陳國棟和王兵倆人,也同樣坐了下來。

李天華用腳稍微踢了下身邊的老鄉,朝着陳國棟眨了眨眼睛,緊接着,朝着其他還站着的人努了努嘴,示意他看看別人怎麼做的。

陳國棟這人很聰明,瞬間就領會了李天華的意思。

裝作一副之前沒站穩才坐下的動作,不是他故意要這麼做的。

隨後,陳國棟不動聲色地又站了起來。

李天華本想提醒王兵來着,但奈何王兵跟他還有些距離,而且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所以,還未等李天華提醒,班長趙超就進來了。

當趙超看到已經坐在凳子上的王兵時,雙眼一瞪,朝着王兵咳嗽了幾聲之後,王兵才反應過來。

隨後,王兵神色尷尬的站了起來。

等所有人都到齊站好之後,宋勇兵這才喊道:

「開飯!」

宋勇兵剛一喊完,絕大多數的新兵就立即坐下,然後拿着筷子就準備做個乾飯人。

但這事情明顯還不算結束,還沒等他們將飯吃進嘴裏,在各班班長那殺人的眼神下,重新放下筷子又站了起來。

一直到各班班長說:

「坐!」

各班級的人才能坐下,但這時候還是不能動筷子,要等班長說:

「開飯!」

並且動了筷子之後,那些新兵才能動筷子吃飯。

李天華知道,這苦難才算剛剛開始。

開飯前這麼正式的還算是頭一次,要求方面還不是很嚴格。

往後的日子裏,要比這嚴格多了。

在坐下的時候,如果動作不整齊,那都要站起來重新來一遍的!

一遍不行就兩遍,兩遍不行那就直到行了為止。

而且吃蛋的時間是有限制的,等你磨了大半天時間,那估計連吃飽都做不到,就要被帶回去了。

以前,李天華非常不了解,新兵營這樣的做法是為什麼。

是表面工程,還是故意在折騰人,總是強調那些不起眼的事情。

部隊不是只要學會打仗就好了,學那麼多規矩做什麼!

不過,在他經歷過那麼多年的人生之後,李天華才算醒悟過來。

這不是故意折騰人,也不是浪費時間。

這是要培養新兵成為軍人的基本素質,以及服從命令的意識。

讓新兵們知道,什麼叫做令行禁止,什麼是軍人作風。

有道是,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這種服從命令的意識,不是簡簡單單的就能養成,要從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開始抓起。

如果平時就散漫習慣了,那關鍵時刻,絕對會掉鏈子的。

雖然這麼做,很讓新兵最開始的時候很不適應。

他們這些新兵當中,絕大多數人都會在內心中嘀咕、會不舒服,同樣也會反感。

但這麼做,會快速使得這些新兵懂得什麼是命令,會在短短三個月內,迅速養成了服從命令的習慣。

如果在平時,不這麼一再強調的話。

那麼,新兵什麼時候能養成這種作風,那可就真不好說了。

在部隊裏面,方方面面的規矩就是比較多,有很多甚至都不用寫進條令條例中,就會執行。

例如:

在吃飯時候不允許說話,飯菜堅決不準浪費,吃完飯後還要自己洗碗。

嚴格點兒的話,還要限制吃飯的時間,一般最長不超過半小時。

吃完飯之後,每個班還要留下一倆人打掃食堂的衛生,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尤其是在新兵訓練期間,這和大學中軍訓完全是兩碼事。

大學軍訓時候可以任性,可以耍無賴,因為教官們不會真的揍你,頂多就是說些不痛不癢的話。

說的再難聽,只要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人家說什麼,只要你聽不進去,不放在心上,那你也不會少塊肉的。

你要是真耍性子,那他們還真拿你沒什麼辦法。

不過新兵嘛,敢這麼做的就不是什麼刺頭兵了,那是傻!

純粹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呢!

班長們對付這種不聽話的新兵,那手段可多的去了。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

前世的時候,雖然李天華偶爾會偷下懶,但在大的方面都和其他新兵們都保持一致。

他也沒敢晚上點名時候不下來,白天起床時候睡懶覺。

閑話少說!

再一次吃上大鍋飯的李天華,內心中是五味雜陳的。

雖然,大鍋飯的味道上說不上有多好,但吃在李天華口中,吃的不僅僅是味道。

李天華吃的最重要的,還是那滿滿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