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後夫人攤牌了
重生後夫人攤牌了 連載中

重生後夫人攤牌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夏安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夏安安 江易琛 霸道總裁

出車禍死了,重生到一個隱藏的馬甲大佬身上是什麼體驗?設計界的天花板是她,黑客界的龍頭老大是她,作曲界無人超越的神話也是她!這麼厲害的大佬,居然一直隱藏身份狂追男人,夏安安表示無法理解!夏安安冷笑,很好,從今天開始,她單方面宣布她逆襲了!男人,那是啥???若干年後,沒能躲過真相定律的夏安安抱着自家老公一頓猛啃:臭寶,你真香江易琛:乖,再香也沒你香展開

《重生後夫人攤牌了》章節試讀:

「不過。」葉微桃輕輕一笑,乾淨的眸子無半分雜質,「夏小姐能夠洗清冤屈真是太好了,還好我沒有給夏小姐平添太多麻煩,否則真是要自責死了。」
微微挑眉,夏安安只覺得眼前人城府頗深。
葉微桃果真不是朵普通小白蓮,三言兩語,就將自己擇的乾乾淨淨。
本想追責到底,夏安安卻瞥見了一側的江易琛。
葉微桃畢竟和江易琛交好,當眾針對葉微桃,江易琛下不來台。罷了,他也幫了自己不少,以後再說吧。
現場一片狼藉,徐依依被葉微桃故作善意的拖走,夏安安給導演賠了個不是,這件事情才暫且告一段落。
不過經過這麼一鬧,現場確實是沒人有心思聚會,紛紛轉戰微博,夏安安也不例外。
今天這事兒已然被現場記者爆料到了微博上,此刻微博一片罵聲,徐依依大批脫粉。
意外的,夏安安發現,自己竟藉機圈了一波粉?
「徐依依不至於吧,怎麼能拿別人的安全開玩笑,劣跡黑心女星滾出娛樂圈。」
「夏安安雖然黑料多但是罪不至死,再說了,她最近好像也不怎麼蹦躂了,還不能讓人改過自新了?」
「冒泡冒泡,有沒有人覺得……夏安安處理問題的姿態竟然有點帥啊!」
下面,一排瘋狂的加一。
陳旭坐在夏安安對面,看着微博言論,不禁嘖嘖感慨,「夏姐,你這是要乘風破浪逆風翻盤了?」
沒好氣看了眼對方,夏安安托着下巴,「我可不願意用這種方式洗白。」
「不過陳旭,你可得幫我盯着徐依依,她這次是徹底身敗名裂了,指不定怎麼想辦法搞我。」
臉色一正,陳旭收起那份玩鬧模樣,緊緊盯住對方,一本正經,「放心吧。」
江易琛站在不遠處,時不時用餘光瞥上眼聊的起勁的兩人,心中越發不是味道。
一抹酸溜溜的感覺在心頭瀰漫,他莫名的有點情緒,期待着坐在夏安安對面那人是自己。
終於熬到宴會結束,客人紛紛離場。
江易琛瞥了一眼夏安安,確定對方孤家寡人一個,「上車吧,我送你。」
原本的答應卡在喉嚨里,看着對方一張俊臉,夏安安遲疑了。
原主的死在她心裏始終是個疙瘩,無論如何,原主都是是因他而死,而原主死去那一刻,他們二人也就緣分已盡。
她害怕自己重活一世再去接近他,也會同樣萬劫不復。
這個男人對於她來說,渾身上下都是危險的氣息。
不,她不要死!她只想好好活着,享受富婆生活!
徹底將答應咽下,夏安安禮貌的拉開距離,刻意疏遠,「不必了,這裡打車很方便,黎黎也在附近。」
眼前人的回答意料之中,江易琛眸中的期盼頓時削了大半。
他眸色沉沉,令人摸不出任何情緒,兩人彼此無言,卻都沒有下一步動作。
他的心情,竟會隨着她,而有所變動了。
江易琛先前鮮少情緒低落,他抬起眸子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夏安安那張熟悉小臉,卻令他一時有些錯亂。
隨着身側一輛豪車呼嘯而過,他的記憶,被帶到了很多很多年那個夏天。
那是去鄉下的遠房親戚家裡有事,在河邊被一個地痞流氓欺負,對方是個變態,見他不從,就一腳將他踹到水裡!
他不敢呼救,害怕水灌到嘴巴里。那時突然出現的姑娘,好似一縷光,那樣小的一個人,手裡攥着把小刀,愣是將一個大男人直直放倒。
當然,她也沒貪到什麼好處,那地痞流氓,在她腰上狠狠捅了一下。
她水性很好,帶着小小的他一口氣上了岸。
等江易琛緩過來,那姑娘早就已經離開。
他大口大口喘着氣坐在岸邊,身側只留有一張濕噠噠的樂譜。
他不知道她名字是什麼,只知道署名是小小,只知道,她是個在河邊旁邊創作的怪胎。
再後來……他找到小小這個名字時,那戶人家已經搬走。
從此,她在他的世界中消失。
多年來他一直在找她,卻遍尋不得。
哪怕小小當時留下腰傷,可他找人的時候也不能隨便看女孩子的腰……
夜漸深夏安安不願在大馬路上站太久,她盯着疑似出神的江易琛,抬手在對方面前晃晃。
「江易琛?」
眼前人的聲音像是一隻大手,將江易琛在思緒之中拽回現實。
也許是剛才的回憶讓他有些疲憊,一時間,他的眼裡流露出幾分脆弱。
夏安安探口氣,默默地上了車。
該死,她心疼個什麼勁呢。也許只是對美男兒的疼惜吧,夏安安這麼安慰自己。
心情不佳的江易琛倒是看起來愉悅了不少,起碼,臉上沒了那麼多的落寞。
兩人同車並行,都沒交流太多,車子在夏安安樓底停下,她禮貌性和對方說了再見。
鑰匙投入家門輕轉兩圈,手機赫然響起來,筷子一放,她垂眸看去。
「溫酒」二字在屏幕上瘋狂閃爍,短短几秒發送了十幾條微信消息,
夏安安拿起手機打趣,「這就是頂流天天打遊戲練出來的手速嘛?」
對面很快回復,「姐姐,別玩捧殺那一套。是你不行吧?」
好似聽到什麼笑話,夏安安一拍桌,隨即語音便發了過去,「行不行的,出來試試!」
蟬趴在樹榦上嗡嗡的叫,這座城的夏夜悶得不像話。
口罩帽子大墨鏡,藝人出街三件套。
夏安安在大樹後探出顆小腦袋,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看着不遠處的網吧。
「喂!」
突然被人在身後拍了下,夏安安如只跳腳貓兒,吸着口冷氣驚了下。
瞧着對方的跳腳模樣,少年不禁笑出聲來,「什麼嘛姐姐,膽子還是這麼小?」
眼前少年短褲白T再簡單不過的裝扮,鴨舌帽大墨鏡,露出顆好看的虎牙。
溫酒,男團出身,唱跳天花板,在演戲方面近年來也有不俗表現,翩翩少女清一色的夢中情人。
至於他和夏安安的認識,說起來真是和兩人的華麗身份沒什麼關係,當年不過是打遊戲開黑才認識。溫酒常年第一的遊戲排名被夏安安搶走,他一直想看看這個大哥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後來面基才發覺竟然是個姑娘,還是特有錢那種。
「敢打趣我,你真是膽子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