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嬌夫哪裡逃
重生之嬌夫哪裡逃 連載中

重生之嬌夫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立夏森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詩詩 現代言情 顧南宇

前世,宋詩詩將渣男錯認為救命恩人,為了他甘願嫁給顧南宇,為渣男竊取顧南宇公司機密,親手將顧南宇送進監獄為了不連累宋詩詩,顧南宇凈身出戶,最終慘死在監獄重活一世,宋詩詩手刃渣男,暴揍白蓮閨蜜,抱走深情老公不約「南宇哥哥,人家心裏可只有你呀」卻不曾想,半夜被某人按在懷:「小騙子,你跑不掉了」展開

《重生之嬌夫哪裡逃》章節試讀:

「咳咳咳」

一陣咳嗽在白色的病房裡響起,濃煙灌入鼻腔,無法呼吸的感覺彷彿還在,宋詩詩突然從病床上驚起。

疼,渾身疼的要命,彷彿骨頭被碾碎了一般。

看見宋詩詩醒了,鍾阿姨十分驚喜,連忙一邊扶着宋詩詩靠着病床坐好,一邊按下鈴呼叫醫生。

「詩詩,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宋詩詩的父母曾救過鍾叔叔,所以宋詩詩父母出車禍去世後就被接到了鍾家。鍾家只有一個兒子名叫鍾景,大宋詩詩三歲。因為沒有女兒,所以鍾姨和鍾叔叔一直都把宋詩詩當作親生女兒看待。

看着眼前滿臉焦急的鐘阿姨,宋詩詩感到很奇怪,自己不是已經葬身火海了嗎?

「鍾姨,我沒事。」

「好好好,沒事就好。話說,詩詩你好好的,怎麼會失足從學校樓梯上滾下來呢?」鍾姨看着宋詩詩頭上的紗布一臉心疼。

從學校樓梯上摔下來?自己難道沒死?莫非……自己重生了?!

宋詩詩緊緊的抓住鍾姨的手,緊張的問道:「鍾姨,現在是哪一年?」

鍾姨一臉懵,伸出手摸了摸宋詩詩的頭:「今年是2017年啊,詩詩,你莫不是摔傻了?」

2017年!莫非自己回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的自己還在讀大二,顧南宇也才剛回國,一切都還沒發生。

看着宋詩詩愣了神,鍾姨一本正經的伸出手指,認真的盯着宋詩詩說:「詩詩,快告訴我,一加一,等於幾?」

宋詩詩回過神,無奈的笑了一下,「鍾姨,一加一等於二。」

「對了鍾姨,顧南宇呢?」

鍾姨有些摸不清宋詩詩的心思,這孩子不是一直都避顧南宇如蛇蠍一般嘛,怎麼突然打聽起顧南宇了?

「他…他估計現在還在外面等着。」

鍾姨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宋詩詩的臉色。

「詩詩啊,經過這次我也想通了,沒有什麼比你好好的更重要了。既然你那麼不喜歡顧南宇,鍾姨會幫你去和顧家退婚的……」

「鍾姨,從前是我錯了。我也是經過這次才明白自己該愛的人是誰,你可千萬別去顧家退婚。」宋詩詩打斷鍾姨的話說道。

「詩詩,你什麼意思?」

宋詩詩嘆了口氣,笑着說:「鍾姨,我說我願意嫁給顧南宇。」

鍾姨愣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湊近了宋詩詩,小聲的問道:「詩詩,告訴阿姨,是不是顧南宇威脅你了?傻孩子,你別擔心,我和你鍾叔叔永遠站在你這邊。」

看着滿臉疲憊的鐘姨,宋詩詩心裏不免有些感動還有愧疚。

鍾姨一直都待自己不薄,甚至比對鍾景還要好上幾分,可自己前世為了杜橋三番五次衝撞鍾姨,還大言不慚的說自己不是鍾姨親生的,鍾姨沒資格管自己。

「顧南宇很好,他沒有威脅我。是我自己想清楚了。」

鍾姨卻一臉不相信的模樣,試探着問道:「你以前不是死也要和顧南宇解除婚約,想要和杜橋在一起么?」

聽到杜橋的名字,宋詩詩只覺得噁心。這個人渣不配自己那麼喜歡他!上一世杜橋和白雲月串通一氣害自己家破人亡,還傷害了顧南宇,簡直是罪不可恕!

好在這一世她還有機會好好彌補顧南宇還有她身邊的人。

「鍾姨,你就當我從前眼瞎了吧。我已經不喜歡他了,從今天起我和那個渣男就一刀兩斷了。」宋詩詩深吸了一口氣,堅定的說。

聞言,鍾姨先是一愣,而後又喜上眉梢。她之前就不喜歡杜橋,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哪裡配得上宋詩詩的半根手指頭。

宋詩詩擦乾眼淚,心疼的對着鍾姨說:「鍾姨,您先回去休息吧,這幾天肯定都累壞了,都怪詩詩不好。對不起,鍾姨。」

鍾姨摸了摸宋詩詩的頭,溫柔的說:「傻孩子,一家人說什麼對不起。」

鍾姨本想留下來照顧宋詩詩,可無奈宋詩詩實在堅持,只好先回去了。

鍾姨走後,偌大的病房裡只剩下了宋詩詩一個人。這樣也好,她就能有足夠的時間冷靜一下,好好想想發生在自己身上離奇的事了。

宋詩詩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點開微信,裏面除了白雲月和杜橋的幾句虛情假意的話外再沒有什麼消息。

「詩詩,你沒事吧,我本來想留下來照顧你的,可你也知道我事情多。實在抽不開身,你醒了記得給我發個消息哦。」

看着屏幕里白雲月發來的消息,宋詩詩抽了抽嘴角。什麼實在抽不開身,無非就是整天和杜橋膩歪罷了。

剛才鍾姨說自己是從樓上滾下來的時候宋詩詩便想起來了。

前世這個時候A大正在籌辦文藝節,今年據說會有一個商界大佬要來參觀,若是能給他留下印象,說不準以後就可以平步青雲了。因此今年文藝節比往屆還要熱鬧。

宋詩詩因為姣好的面龐,而且身材極好,剛入校便被投票成為了校花。

這次理所當然就成為了這次文藝節的主持人之一,而巧的是另一個主持人便是大三的杜橋。

而當時宋詩詩從樓上滾下來的時候,白雲月是在宋詩詩身邊的,宋詩詩要回禮堂綵排,白雲月便堅持要陪她一塊。

宋詩詩懷裡抱着一箱文藝節用的裝飾品走在前面,白雲月則以自己前幾天不小心扭到手為由空手空腳的跟在後面。

摔下來的時候宋詩詩是感覺到有人在後面推了自己一把的,可後來白雲月哭的梨花帶雨,說什麼宋詩詩自己失足掉下去,把自己都嚇壞了。宋詩詩便沒深究,選擇相信了白雲月,還因為自己的懷疑對她心懷愧疚。

可重活一世,自己早已看清了白雲月的真面目。想來這次自己受傷和白雲月肯定脫不了干係。上一世自己受了傷,白雲月便求着自己將文藝節主持人讓給她,說什麼「肥水不流外人田。」

宋詩詩摸了摸頭上的紗布,眼中滿是狠勁。呵,一筆筆賬早晚都得算。白雲月、杜橋,你們欠我的,我會自己親手拿回來。

這時,一位女護士敲了敲門進來查房,耐心的詢問宋詩詩的病況,臨走時還忍不住調侃道:「小妹妹啊,我看你男朋友也在外面站了一天了,他做了什麼讓你生這麼大的氣,竟然不讓他進房門?」

oh no!她竟然把顧南宇給忘了!

宋詩詩着急的一下子忘了自己頭上的傷,一拍腦門,疼的齜牙咧嘴。忍着痛說:「護士姐姐,他不是我…算了,姐姐你幫我叫他進來吧,謝謝了。」

女護士一臉我都懂的表情,笑着走了出去。

「好好好,你別著急。」

宋詩詩盯着房門,手心緊張的攥出了汗,彷彿過了半個世紀那麼長般,門把手才緩緩扭動,門慢慢打開,門口站着一名身着黑色西裝的男子,模樣清雋,氣質文雅高貴。

只一眼,卻恍如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