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木槿花開
重生之木槿花開 連載中

重生之木槿花開

來源:google 作者:陸少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木槿 現代言情 陸少愷

應屆畢業生木槿憑藉著優異的成績進入了KENZO,卻不知道自己和KENZO的總裁早已定下不解之緣陸少愷:「別想逃,你註定躲不開我的氣息」展開

《重生之木槿花開》章節試讀:

「王麗梅,你女兒盜竊了KENZO的東西。
畏罪自殺導致墜樓身亡。
你已經被起訴了,跟我走一趟吧。」
**說完,上手就準備抓人。
木槿雙眸驟然放大,快步趕了上去,連連搖頭:「這根本不可能!」
當天分明是張夢瑤覺得被搶了風頭,來找木槿的麻煩。
兩人爭執之下,張夢瑤氣急敗壞將木槿推下了大樓。
而且當時在場很多人都可以親眼所見,木槿是被張夢瑤退推下大樓的。
現在人死了,KENZO居然現在又來倒打一耙說不見了東西,根本就是死無對證。
木槿拽住了**的胳膊,「警官,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此時,王麗梅也反應過來,她不可置信地使勁甩着手上的手銬,「你們放開我!
瑾兒不會,絕對不會偷盜。
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誣陷!」
**朝着木槿一笑,「張小姐,千真萬確。」
此時還沒有走散的記者們也圍了上來,自從墜樓事件之後,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大街小巷,現在突然傳來是偷盜的消息,真是有些讓人意外。
警擦掃了一眼來勢洶洶的記者們,銬住了王麗梅另一隻手,快步走向警車:「行了行了,趕緊跟我們走吧。」
木槿擋上前,還沒開口,**變了臉色看向她,「張小姐是通情達理之人,現在不是要影響我們辦案吧?」
木槿再未多言,讓開了路,望着還在叫喊的王麗梅,心痛不已。
可她身後,兩道漆黑的光正落在木槿身上。
助理南峰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懂她是什麼意思。
張夢瑤一向是出了名的驕傲跋扈,從來都是挺直了腰桿,一副盛氣凌人。
什麼時候竟是變得這般富有同情心了?
何況自從昨天起就一直謠傳,是張夢瑤將實習生推下樓,現在王麗梅被告,不正好洗清了她的冤屈?
他越想越是不解,看向一旁的陸少愷,「少爺,不就是你上訴的嗎?
為什麼張小姐會那麼生氣?」
他還未說完,陸少愷眸光陡然掃向他。
但跟前的木槿已經聽到了聲音,她踉蹌地迎了上來,指向南峰,「你剛才說的什麼?」
南峰臉色嚇得慘白,回身看了一眼陸少愷,不敢多言。
「他到底說的什麼意思,為什麼你要上訴王麗梅?
為什麼?」
木槿的聲音帶着顫音,陸少愷對上她眸子,閃過一絲疑惑,轉瞬又恢復鎮定,平淡無奇的解答:「王麗梅女兒偷了KENZO的東西,畏罪自殺。
但人死了,東西還是需要有人承擔責任。
我就是KENZO的CEO,理應由我起訴。」
說完,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木槿卻好像是被五雷轟頂,雙腿無力地癱在地上。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木槿沒有偷東西,沒有人比她更清楚王麗梅是被冤枉的?
冤枉她的就是陸少愷。
還有張家全家人!
可現在王麗梅已經被抓走,她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楚真相,救出母親。
木槿眸光流轉,站在原地腦子裡飛速的運轉。
她好久才回過神來,跟上了陸少愷。
因為只有頂替了這個跋扈的千金小姐張夢瑤,才能接近陸少愷查清 真相,進而解救王麗梅。
木槿一路追了好遠,叫住了陸少愷,「陸少爺,我謝謝你接我回家。」
「上車。」
他徑直坐上副駕駛的位置,全程並沒有看木槿一眼,好像一切都只是例行公事。
轎車一路飛馳到張家別墅前。
張婉早已經在門外等了很久,她眼尖地看到女兒走了過來,一把將她抱住,「夢瑤,你可算是回來了。
張媽說你出去了,剛才做完手術,可把我給擔心的……你說你剛醒來……」
張婉還在繼續嘮叨,木槿聽着她說每一個字,都覺得無比的罪惡和厭惡。
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王家,如果不是張夢瑤她根本不會墜樓。
現在還顛倒是非,扭曲事實,讓木家背負冤屈。
如果不是因為她們看,她還是KENZO的實習生木槿,母親並不會痛不欲生。
木槿想着,毫不留情地挪開身子,瞪向張婉,「給我走開!」
張婉撲了個空,整個人跌在地上,一聲悶響。
一把老骨頭瞬間像是被粉碎了一般,傳來一聲慘叫,「啊……」
張媽聽見聲音「夫人!
來人啦,快去叫老爺。」
張媽將張婉從地上拽起,不過張婉這下摔得不輕,半天還在連連哀嚎。
二樓的老爺高盛聽見聲音,從二樓趕了下來。
他一把將張婉抱起,怒目瞪向木槿:「張夢瑤!
你給我站住,這是你乾的好事!」
張夢瑤本已經走到轉角,又到了回來。
高盛將張婉放置到一旁的沙發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朝着張夢瑤步步逼近,「孽子!
她是你的親媽,你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
看來這些年,太過於寵着你,讓你現在成了這個樣子。」
說完,他揚手就準備朝木槿揮去,沙發上的張婉咬着牙爬了起來,拽住了高盛的手腕,「別,老爺,都是我的錯。
你要打就打我。
夢瑤她剛手術,可能是還沒有恢復好。
我沒事。」
沒等她說完,木槿只覺得好笑,她冷冷一笑,掃向張婉,」夠了,收起你那假惺惺得一套。
你說我心狠手辣,你們哪一個不是殺人不眨眼!
你是想要打我嗎?
還是想要殺了我,你儘管來,我沒有在怕!」
說完,她推開跟前的張婉,就朝着二樓走去。
張婉剛剛摔了一腳,這會又被推到了地上,她一瞬間臉色煞白,尾椎骨硬生生地撞在地上疼得齜牙咧嘴。
「來人,叫救護車!」
高盛厲聲吩咐完,看向木槿,已經是氣得冷汗直冒:「你這個大逆不道的孽子,畜牲!
我嚴家沒有你這樣你不成器的東西,給我滾。
你不是有能耐嗎?
我看你有多大能耐!」
「算了算了,老爺……」張婉,單手撐着身體還在求情。
木槿回眸掃過她毫無血色的臉龐,心頭有過一絲的歉意。
但轉瞬即逝,因為這一切是她罪有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