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逆天邪仙
重生之逆天邪仙 連載中

重生之逆天邪仙

來源:google 作者:從不改名的小蘑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如雪 方有志 都市小說

修鍊三千年,別人同境界無敵,方有志同境界最垃圾本以為是自己資質不行,誰料是有人在不斷竊取自己的氣運跟寶物在一次爭奪重寶中,方有志眼看就要得手,結果有人突然從背後使出殺招,而那個人就是他愛了三千年的女人原來這三千年,這個女人一直在竊取自己的氣運睜開眼,方有志意外回到了三千年前,這一世,他取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害我者,血債血償!騙我者,求死不能!展開

《重生之逆天邪仙》章節試讀:

非常不湊巧,這個時候剛剛被支開的那個**又回來了,原本他以為晚安然是真有事讓自己去做,可是走出去仔細一想又不對勁。

晚安然肯定是想支開自己,然後嚴刑逼供,畢竟這種事情晚安然幹得出來。

為了防止晚安然犯錯誤,他急急忙忙地跑回來,只是沒想到自己剛打開門,就發現晚隊長跟那個男人抱在一起,而且主動的好像還是晚隊長。

當然,這一切並不是巧合,而是方有志精心設計好的。

就是察覺到了門外來人,他才偷偷絆倒晚安然,然後又藉機倒了下去,順勢就讓晚安然騎在自己身上。

雖然說起來很多,但這一系列動作都是在一瞬間完成,不管是晚安然還是門外那個**都沒有反應過來。

此時的晚安然頭趴在方有志胸口,自然是沒有發現門口已經來了人,整個人都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

於是非常滑稽的一幕出現了。

躺在地上的方有志開始瘋狂的大叫起來,「非禮啊,非禮啊……」

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摔倒,但是後面這一下明顯是方有志故意的,晚安然簡直就要被氣炸了,被銬起來都還不老實,這不是流氓是什麼?

就在晚安然準備起身好好教訓一下方有志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直接就把晚安然嚇得一個激靈。

「晚隊長!」

晚安然舉起拳頭剛想狠狠的教訓方有志,有人就叫住了她的名字。

晚安然扭頭一看,這不是自己剛剛支開的警員嗎?對方怎麼這個時候又回來了。

更讓晚安然感覺非常尷尬的是自己此時跟方有志的姿勢。

就好像自己在強推他一樣,晚安然的臉頓時就紅的跟猴屁股一樣,急忙從方有志的身上爬了起來。

那個警員見此就要溜走,晚隊長的凶名可是遠近聞名,他可不想觸這個霉頭。

不過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晚安然直接讓他滾過來把方有志先扶起來,自己要繼續審方有志。

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審訊室里的三個人都很默契地沒有再提及。

又是一番老套的問話,可以不管晚安然怎麼問,怎麼給方有志設套,方有志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有女朋友,根本就看不上那樣的貨色。

此時就連旁邊那個小警員也看出來了,他們晚隊是跟這小子有仇,要玩死這小子,畢竟哪有這麼審訊人的,完全就是要強行給對方安罪名。

看來剛剛自己是真的誤會了,估計是晚隊長正在教訓那小子。

審來審去,審不出一句有用的,晚安然讓旁邊的警員去把監控關了,順便把門也給反鎖上,自己要給這小子一點教訓。

就在晚安然準備「以德服人」的時候,審訊室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直接強行推開了。

幾個**跟保鏢瞬間涌了進來,這群人的身後是一個清純漂亮的年輕女人跟一個四五十歲的老**。

年輕女子進了審訊室,立馬就開始四處搜尋什麼,在看到被綁在椅子上的時候,眼圈突然都有些紅了。

「方哥哥!」

安如雪走進審訊室,立馬就看到了雙手被銬在椅子上,看起來頗為狼狽地方有志。

見此情形那個中年老**立馬狠狠地瞪了晚安然一眼,然後命令自己身邊的人馬上去給方有志解開。

當然,現在這幅樣子並不是方有志裝出來的,而且剛剛兩人一起摔倒,晚安然把方有志的衣服給扯成了這樣。

後來晚安然自己起來以後,把自己的衣服給整理好了,但是方有志因為手被銬着,自然是沒法整理衣服,此時看起來還真是頗有幾分狼狽。

看着一臉焦急,朝自己這邊撲過來的安如雪,方有志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絲厭惡,不過又很快隱藏起來了。

按照自己上輩子的記憶,此時的安如雪應該已經得到那一對神秘玉佩一段時間了,對玉佩的功能應該有了一定的了解。

上一世自己被對方從車站接回家,然後直接就住進了安家別墅,安如雪也在第二天把那枚奪取自己氣運的玉佩送給了自己,當作兩人的定情信物。

可憐當初的自己還信以為真,一直把那枚玉佩貼身佩戴,從未從身上摘下來過。

雖然方有志很恨安如雪,但眼前要想快速離開警局,還是得靠安如雪幫忙才行。

對於晚安然,方有志已經有了一些陰影,方有志可不想再跟晚安然這個瘋女人繼續呆在一起了。

兩人好像也才是第一次見面,方有志不明白晚安然為什麼對自己有那麼大的敵意,一副想要致自己於死地的態度。

難不成這個晚安然也是自己在修仙界的仇人,如今也跟着重生回來了?

不過想想也不太可能,自己前世跟別的女人並沒什麼交集,而且自己能重生,多半也是靠了那件至寶。

但方有志沒有想到,他對安如雪的厭惡雖然是一閃而過,但還是被一直在觀察他的晚安然盡收眼底。

「他居然連安如雪這種女神都瞧不上?」

此刻的晚安然是有些相信方有志真的沒有在公交車上耍流氓了,畢竟家裡有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誰還會去外面耍流氓啊。

不過緊接着晚安然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方有志絕對是個渣男,不然在審訊室又怎麼會三番四次地調戲自己。

雖然晚安然很不想放人,但是局長親自發話,再加上安如雪出面做擔保,晚安然在沒有什麼實際證據的情況下,還真不得不放人。

其實就算晚安然有證據,但是有這兩位大人物替方有志講話,晚安然今天還是得放人。

在方有志準備離開的時候,晚安然對着他動了動嘴。

方有志看了一眼,立馬明白了晚安然的唇語,「你給我等着」,方有志當即一笑,嘴巴也動了動。

外人自然是沒看懂兩人這一番騷操作,但是晚安然卻讀懂了方有志的唇語,她怎麼都沒想到,方有志居然也會唇語,不過在讀懂方有志的唇語以後,晚安然就更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