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問道
諸天問道 連載中

諸天問道

來源:google 作者:征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征懲 秦雲

諸事有因,萬事有果道?何為道?人命如草芥的武道世界,強者就是道!既然文人改變不了,那我就踏入武道問問這諸天何為道?展開

《諸天問道》章節試讀:

「當然,我說的是靈舟全盛狀態。

不過你太弱了,最多也就能發揮出十道比你高一個境界的推衍。」

秦雲完全沒有在乎舟靈說自己弱,就算是十道比自己高一個境界的推衍,那也已經很逆天了。

多說無益,秦雲對即將開啟的演武室有了一絲期待。

突然,一道雞蛋破殼的聲音響起。

在整個黑暗空間格外清晰,秦雲也在靈舟內第一次聽到別的聲音。

靈舟發生了變化。

塵封了多年的演武室,再次開啟。

只有真正的踏入其中,秦雲才知道其中的可怕。

十道影子,化作秦雲的樣子。

模擬出,秦雲煉體三重之後的境界。

最後一道影子,秦雲甚至能看出九道血輪盤踞周身。

「少主,我覺得剩下的元力可以先幫助你開脈。」舟靈分析道「只有你變強了,才能更快的恢復。

另外,極品元石對武者的提升好處不言而喻。」

舟靈的話,讓秦雲陷入沉思。

演武室的開啟,讓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去開啟下一間。

不過,舟靈說的也不錯!

只要自身強大了,修復靈舟那是遲早的事。

「開脈!」

影子已經指出了開脈,秦雲也不需要考慮。

直接用氣血,撞開堵塞的經脈就行了。

盤膝而坐,秦雲終於找到了任脈。

嘗試用氣血衝擊,一股厚重的感覺傳來。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睹門前,堵上了一座大山。

調動全身氣血,開始撞擊任脈。

影子也模擬着氣血撞擊的樣子,傳入秦雲腦海。

就像是一位毫無保留的老師。

秦雲也跟着影子,不斷調整着撞擊。

突然一道青綠色能量進入秦雲身體,經脈瞬間被沖開了一大節。

繼續……

感受到那股力量,秦雲自然知道是極品靈石的力量,沒有遲疑繼續撞擊。

秦雲腦海內,那道影子也瞬間做出調整。

雖然虛影就像是自己的記憶,自己對氣血的操控也有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

一次次調整,終於與影子達成了一致。

轟……

每一次撞擊,秦雲都覺得身體彷彿被一把大鎚不斷在淬鍊。

每一次撞擊,秦雲都覺得身體內得氣血發生着變化。

一次次轟擊,一次次變強。

突然腦海中的劍道發生了變化,虛影也有所感應瞬間做出調整。

秦雲也跟着變化,氣血化劍向堵塞的經脈撞去。

轟……

瞬間,秦雲七竅流血。

虛影也感到自己似乎是高估了,瞬間化作無數小劍衝擊經脈。

剛剛一下,就沖開了之前的二分之一。

秦雲也調整成之前撞擊的樣子。

剛才,差點受傷。

五臟六腑撞擊的十分難受。

舟靈看着七竅流血的秦雲,也是一驚。

苦笑一聲,連忙跟着變化。

氣血一點點變成小劍,有了上次前車之鑒,秦雲做起來十分小心翼翼。

終於,所有氣血化劍。

劍道也不甘示弱,加入了開拓。

秦雲一驚,上次入道直接強化到煉體境三重。

還好,秦雲的擔心是多餘的。

氣血中與劍道彷彿兩位許久未見的好友,不斷交織在一起勤奮開拓。

每一次撞擊就會多出一把氣血小劍,青綠色能量不斷疏導着開拓的經脈。

隨着青綠色的能量疏導,經脈變得韌性十足。

黑暗空間中沒有時間,一次次撞擊着。

秦雲也忘了時間。

……

「還沒有秦雲的消息嗎?」

面對大師姐的詢問,一群人也不知所措。

他們去了小鎮就分開了,根本沒見到秦雲的身影。

如今都過去十天時間。

「大師姐,師弟會不會是回家探親去了?」

王清萍臉色糾結,他當時與秦雲一起回來的。

秦雲會不會是得罪了歐陽修,被這位公子哥給偷偷幹掉了?

如今十天過去了,如此想來還真有這樣的可能!

「王清萍,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沒……」王清萍一時間語無倫次,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大師姐。

「說,你是不是見過秦雲?」沈菲玉敏銳的察覺到,對方或許知道秦雲失蹤的消息。

一群人看着王清萍,六位葯童中也就王清萍與秦雲關係親密一些。

「我們當時一起回的宗門,後來的事你們也都知道了……」王清萍支支吾吾講述了秦雲得罪歐陽修的經過。

「至於是不是被歐陽修幹掉了!」王清萍大膽猜測着。

眾人一聽,還真有那個可能。

要不然怎麼解釋,一個人好好的突然消失不見?

「你怎麼不早點說?」沈菲玉一臉怒意,說完就向葯田外走去。

「大師姐,你這是要幹嘛?」

看着憤怒的沈菲玉,眾人連忙追了上去。

「你們別管了,我去找歐陽修要人。」

幾人終於臉色一變,連忙勸阻。

「大師姐,萬一其中誤會呢?」

「是啊,或許秦雲真的是回家探親去了。」

歐陽修是什麼人?

宗門內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弟子,還沒有人能從他手上逃走的。

至於得罪他的人,那就更不用說了。

不是被廢了,就是神秘失蹤了。

看着大師姐如此態度,眾人也紛紛猜測秦雲與大師姐的關係。

「大師姐,要不我們再等幾天?」王清萍也有些後悔,自己就不該說出來。

若是此刻上門,吃虧的還是他們。

「讓開!」沈菲玉大喝一聲「再攔我連你們一塊收拾。」

沈菲玉憤怒,幾人也沒有再阻止。

「怎麼辦?」

「你們說大師姐和秦雲什麼關係?」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情開玩笑?」年紀稍大的青年,看了剛才說話的青年一眼「王清萍,事是你挑起來的。

你說說看,如今怎麼辦?」

「……」王清萍也是一臉無奈,他能有什麼辦法。

誰能想到,沈菲玉一聽秦雲與歐陽修有過節就上門要人的?

若真是歐陽修做的,他也不能承認啊!

「要不要去找殿主?」一道弱弱的女聲傳來。

「對,我們怎麼沒想到。」

「誰去?」

眾人一聽,齊刷刷看向王清萍。

「憑什麼要我去?」王清萍指着自己,腦袋直晃。

「你說呢?

誰讓你亂說話的?」

王清萍也無可奈何,只好苦哈哈的一個人跑去找殿主。

沒辦法,要是出了問題……

養尊峰。

「歐陽修,滾出來!」

沈菲玉一聲大喊,直接動用了元氣。

能住在養尊峰的,一般都是長老們的親系和一些親傳弟子。

「沈菲玉?」

「怎麼回事?」

「快去看看。」

很快,養尊峰前就聚集了大量弟子。

「怎麼回事,我剛剛沒聽錯吧!」其中一名內門弟子扯着旁邊的師兄弟問道。

「聽說,歐陽修一直青睞沈菲玉你們說他倆之間……」另一名弟子一臉八卦,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歐陽修,滾出來……」

沈菲玉見遲遲不見歐陽修的身影,皺了皺眉再次大喊。

「沈菲玉,你這是何意?」

這次,養尊峰終於有了動靜。

不過,出來的並不是歐陽修。

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憤怒的表情,修鍊最忌諱被人打擾。

若是一不小心,輕一點的功法逆轉受一點輕傷。

重一點的,那就是毀人根基了!

所有人都是一副憤怒的表情,像是不給個說法,就會立刻出手鎮壓了沈菲玉。

「諸位師兄,沈菲玉今天得罪了。」沈菲玉態度誠懇「今日之事,我找歐陽修討個說法。

各位的損失,沈菲玉願意幫諸位師兄煉一次丹藥作為補償,當然材料要諸位師兄自己準備。」

「沈師妹言重了,師妹自便。」幾人一聽,沈菲玉幫忙煉丹。

表情瞬間和顏悅色起來,表現出一副隨意的態度。

彷彿剛才生氣的不是他們。

「那就多謝了!」

沈菲玉,剛張口準備再喊一聲。

「哈哈哈!」

「師妹若是想見我找個人知會一聲,哪裡需要師妹親自上門。」一聲大笑,人未至聲先到。

歐陽修一如既往,出現在眾人面前。

「師妹,怎麼如此大動干戈的來找我?」

「歐陽修,你幹了什麼事?」

歐陽修一時間有些疑惑,近來自己一直修生養性。

「不知師妹所說的是?」

「歐陽修,你最近是不是又殘害了哪個宗門弟子?」

歐陽修更加疑惑「師妹,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歐陽修的凶名,眾人一聽都是一驚。

「好!」沈菲玉也是怒極反笑「看來你殘害的弟子多了,連你自己都不記得了。

十多天前,在小鎮是不是有人衝撞了你?」

歐陽修皺了皺眉,突然想起那個買藏寶圖的小子。

眾人看到歐陽修的表情,瞬間明白。

歐陽修還真認識。

「記起來了,你把他怎麼了?」

「沈菲玉,我們之前是有些衝突。不過我也沒當回事。」歐陽修一臉淡然,自己喜歡的女人如今居然為了別的男人,來質疑自己?

「做了就是做了,何不大方承認?」沈菲玉一臉憤怒,現在看來秦雲怕是遭了毒手。

「哼!」

歐陽修也來了火氣,一聲冷哼道「沈菲玉,別以為你是我喜歡的女人我就不敢動你。

我歐陽修做了便是做了,沒做便是沒做。」

宗門弟子聽到,歐陽修憤怒中的表白紛紛震撼。

看來歐陽修對沈菲玉是動了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