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小作精不好惹
總裁的小作精不好惹 連載中

總裁的小作精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大魚大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清寒 現代言情 陸北北

總裁慕清寒冷酷霸道,腹黑無情,碰上個會撩人的小作精小作精性格直爽,樹敵太多,總是被人算計總裁抓住她,把她圈在自己懷裡,說:在我身邊待一輩子吧,誰都不敢惹你!小作精咬着他的耳垂,說:好啊!撩完就跑,絕不給他得逞的機會!展開

《總裁的小作精不好惹》章節試讀:

陸媽媽在電話那邊問:「北北,你跟媽說實話,你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陸北北:「媽,如果我說,這些包不是我買的,你信嗎?」

陸媽媽回答的乾脆利索:「信!憑你現在的經濟條件,還真買不起這幾個包。除非你現在是被人包養了,但我女兒,那麼高傲的一個人,怎麼會當人家的情人呢!」

還真是知女莫如母呢!

所以,這些包到底是誰買的呢,價錢可不低呢,一套房子的首付都差不多了!

想來想去,陸北北覺得季明最有可能。

因為當時陸家出事,陸爸爸被檢察院起訴行賄官員,季家不但不伸手支援,甚至還落井下石的遞交了一份對陸爸爸非常不利的文件。

因為這件事,季明對陸北北很是愧疚,總想着給她一點經濟補償。

呵!殺了人又哭墳!陸北北對於季明每次的示好,冷言冷語已是很客氣了,如果不是明白他這個人生性懦弱,是被家族操控,她會控制不住自己揍人的暴脾氣的。

陸北北對電話那頭的媽媽說:「我猜,可能是季明。」

「季明!」陸媽媽聲調突然升高許多,她現在心中對季家每一個人都充滿了憤怒之情。

陸媽媽:「他想幹什麼?他是不是還想追你?女兒啊,你記住,季家沒一個是好東西的。你一定要離他們遠一點啊!」

陸北北點頭:「嗯,媽,我知道的。你明天把這些包再送回季家吧,咱們不接受他們的施捨。」

一聽要把包送回去,陸媽媽聲音又變得低了些,猶猶豫豫的說:「那個……那個,既然已經送來了,就別再送回去了,季家不缺這點錢,再說了,這是他們季家欠咱們的,咱們受之無愧!」

開什麼玩笑,骨氣在物質面前是不值一提的!陸媽媽心裏想着,這可是她出入上流社會的通行證呢,這下看太太圈的哪個人還在背後嘲笑自己!

全色系的新款包包啊,她們未必有呢!

陸北北還想再勸勸媽媽,但一想到媽媽的脾氣,覺得再費口舌恐怕也沒有什麼結果,只得作罷,算了,等自己賺了錢,再把錢還給季明吧!

母女倆又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之後就掛了電話。

早上,林氏集團會議室,公司中層以上人員都坐在寬大的辦公室開會。

陸北北當然也在其中,她一邊聽一邊做筆記,雖然對林南民這個人有看法,但工作歸工作,自己既然來林氏集團上班了,就應該有基本的職業精神,這是她的原則。

當初自己父親是和林南民一起合作一個新能源項目的,所有的決策都是兩人一同決定的,最後不知道為什麼父親被人檢舉行賄官員,而且證據確鑿了,林南民卻在整個事件中全身而退,這不得不讓陸北北對林南民有所懷疑。

「啪」,手機屏幕亮了一下,陸北北悄悄拿出手機一看,是好朋友方方發來的微信,內容很簡單,傳遞的信息卻很大:金城俱樂部 888號房間 救我!!!

看到這條信息,陸北北心裏震驚了一下,直覺告訴她好友遇到了什麼危險的事情!

她偷偷溜出會議室,給方方打電話,電話已經關機!

難道,真的有什麼危險了?!

方方是陸北北大學舍友,現在是一個有着幾十萬粉絲的美妝博主,算是小網紅吧,是陸家破產後為數不多的還和陸北北保持聯繫的人。

陸北北見方方電話打不通,現在唯一的方式就趕到這個金城俱樂部去找她。

金城俱樂部是本市最豪華的俱樂部,被稱為本市第一富人俱樂部,這個俱樂部在富人圈子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不過,方方去那裡幹什麼?以她的收入,是不可能有條件去那裡消費的,除非是有人邀請。

不能想這麼多了,必須立刻找到她!

陸北北疾步往公司門口走去,林妙雲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擋在了她的前面。

林妙雲陰陽怪氣的說:「這還沒下班呢,怎麼就着急下班走呢,是急着見什麼野男人嗎?」

陸北北沒時間和林妙雲鬥嘴,說:「林妙雲,我現在有急事要做,你給我讓開。」

林妙云:「我是公司的總經理,你上班時間擅離職守,我有權利懲罰你。」

陸北北:「行,隨你怎麼懲罰!」

說著就從林妙雲側面穿過。

林妙雲要去拉陸北北的胳膊,試圖不讓她離開。

陸北北狠狠的瞪她一眼,只這一眼,林妙雲就害怕了,伸出的手又縮了回來。

她還記得被陸北北打耳光的事情呢!這個野蠻的女人,發起瘋了能和人拚命啊!

林妙雲眼看着陸北北走出了公司,氣的直跺腳。

她跑回會議室,哐的一聲踢開會議室的門。

整個會議室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林南民皺眉,有些生氣對林妙雲說:「開會時注意安靜。」

林妙雲說:「爸爸,您看,有人無故離開會議室了!」說著向陸北北的座位努努嘴。

林南民嘆口氣,說:「行了,這件事會後再說。」

林妙雲不服氣,道:「爸爸……」

林南民語氣有些不耐煩了,說:「我說了,會後再說。」

見林南民確實有些生氣了,林妙雲咽下了後面要說的話,不情不願的坐了下來。

林南民當然知道,女兒說的是誰了,還不是自己那個曾經的好朋友陸景遠的女兒陸北北!

如果不是季明出面,林南民是絕對不會讓陸北北來自己公司上班的,他總感覺這姑娘來自己公司有什麼目的。

不過,陸北北在自己公司上班的事情,倒是為自己贏得了一些好名聲,外界說他有情有義,對落難好友的家人是以援手,給了陸北北一份工作,不至於讓她窮困潦倒。

一開始林南民並不想讓陸北北進入公司中層,但如果自己將她安排在一個小職員的職位上,豈不是讓外界嘲笑自己虛情假意嗎。

雖然陸北北是公司的中層,但接觸到的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項目,核心的業務林南民已經交代了公司的幾名高管,一定要防着點陸北北。

林南民當然知道自己女兒與陸北北之間的那些小爭鬥,甚至還對林妙雲欺負陸北北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現在是在會議室里,公司這麼多人盯着自己呢,他可不能將自己一貫維持的有情有義的好口碑給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