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連載中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來源:google 作者:斐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孟霖 現代言情 許鹿微

【純野系馭夫高手vs高冷系寵妻狂魔】金融新秀X商界才子那一年,許鹿微怎麼也想不到沈孟霖會離自己而去而今,她成功晉陞華西銀行項目總監,意外接手了中城集團的融資項目,這時的他,已經成為了萬眾矚目的集團公司太子爺這一次,她還是沒能全身而退愛情遊戲,到底誰是獵人,誰又是獵物*1v1破鏡重圓*從校園到都市,從雙向暗戀到相愛相殺*治癒與救贖he展開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章節試讀:

對於沈文城語重心長的一番話,沈孟霖只是冷眼相對,好像他所述與自己無關。

這五年來,他對家族的事業一向不關心,新能源汽車的研發,也不過是因為這是自己的專業領域罷了。

見沈孟霖對自己的期許依然沒有任何回應,沈文城低下頭悶聲嘆了口氣,他明白,無論是江耀平,還是自己的兒子,都是一道很難過去的坎。

「耀平這幾年在南方,事是做的不少,明面上的,背地裡的,多少我都是知道的。他以為他可以瞞天過海,為所欲為。」

說著,一邊走向辦公桌一角擺放的青花瓷魚缸,看着魚缸里養着的六條色彩艷麗,曼妙的遊動着的鳳尾龍睛魚,他隨手撒下一把魚食,意味深長的說道,「但就算我還掌控不到他,也輪不到他哪天要來控制我。」

沈孟霖仍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在一旁站着。

這些年雖然他沒有真正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但沈文城對江耀平的忌憚,以及他們二人之間在集團里表面一派祥和實則明爭暗鬥的關係,他是知道的。

現在沈文城明着在自己面前把這層窗戶紙捅破,他不明白其中用意,也可以說,他不想被拉進他們的爭鬥中。

「你們倆之間的這些事,我不想知道。」他及時開口,試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沈文城並不理會他的抗拒,拄着手杖略顯焦急的走到沈孟霖面前,此刻的他,不再是威風八面的集團董事長,他只是一位日漸衰老的父親。

已經58歲的沈文城,年輕時盛氣與鋒銳被歲月一點點磨滅,臉上布滿溝壑,兩鬢已是花白。

他滿目憂愁向著沈孟霖道,「孟霖,中城集團早晚都是你的。」

中城集團......

這四個字像一根倒刺深深的扎在沈孟霖的心底,他孤身而立,挺拔的背脊沒有一絲晃動,雙眸淡淡的看了沈文城一眼,「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回去了。」

沒再多說一字一句,轉身走到辦公室門口。

「等等——」

沈孟霖快步離開,沈文城急忙叫住,「今天是孟哲的生日,晚上回來吃飯吧。他天天吵着要見他哥,幾次想跟來公司找你。」

原本已經離開的沈孟霖,手搭在門把手處停住了腳步,他的目光里顯現出一絲思索的猶豫。他微微張口,語氣平淡,「知道了。」

看着遠遠離開的兒子,沈文城佇立在原地,內心充滿失落和對自己的埋怨。

他終究是不肯放下過去。

晚上七點的沈宅,沈孟霖幾乎是踩着飯點回來的。

知道是他回來了,沈孟哲早早地等在大門口的玄關處迎接。

沈孟霖進門,他便飛一般的衝上去,「哥,你終於回來了。」

被瞬間抱住的沈孟霖,笑盈盈的摸了摸沈孟哲的頭,這小子,幾個月沒見,又長高了不少。

看着沈孟霖心情不錯,沈孟哲更加的活躍了起來,拉起他的手,一雙黑色的眼珠子像兩隻小蝌蚪一樣在眼眶裡遊動。

「哥,你今天給我準備禮物了嗎,給我看看,是什麼禮物~~~」

見沈孟哲一臉迫不及待,沈孟霖指了指門口,說道,「剛準備拿進來就被你小子攔住了我,自己去看看吧。」

說著,沈孟哲已經走到了門口,「啊」的一聲,上躥下跳的尖叫起來。

沈孟霖給他準備的禮物,是一款限量版的高達。

「哥,你怎麼買到的!」小孩抱着手中的禮物,圍着沈孟霖來回蹦躂着轉了幾圈。

見他這麼高興,沈孟霖想到自己三個月前去東京出差,搜尋了幾天才找到的這份禮物,算是值了。

「沈孟哲!你站在門口瞎囔囔什麼?」江月雲尖聲厲叫道。

她披着黑色的直長發,五官大方立體,身穿淡紫色長裙,顯得十分素雅。

沈孟霖是六年前來北京才第一次見過這位比自己大十二歲的繼母,不,準確來說他們並不存在繼養關係,畢竟連親生父親他也是那時候才見過的。

她老遠就看到是沈孟霖來了,看到自己兒子圍着他那一臉高興的勁,心裏總是覺得不舒服。

走到門口,沈孟霖看到她後立刻收回了笑容,江月雲心裏莫名一陣得意,「孟霖回來了呀,快進來吧,別站在門口了。」

「文城,孟霖回來了。」

她一手扯過沈孟哲往客廳走去,留下沈孟霖一人站在原地。

沈孟霖對江月雲的行為已然見怪不怪,他之所以會回來,也只是為了將禮物帶到,不想讓沈孟哲失落而已。

換好鞋到了客廳,沈文城上來迎接。

無論他回來是為了什麼,見到幾個月沒回家的兒子終於又回來了,心裏多少有些喜悅。

「回來了。」

心中自是高興,卻沒有在臉上表現太多,沈文城面色依然有些嚴肅,「趕緊過來吃飯吧,就等你了。」

因為今天是沈孟哲十歲生日,晚餐自然是比較隆重。

沈孟霖目光掃過整個一樓,發現已被精心布置過,應該之前還開過生日派對。

雖說沈孟哲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但是卻與他情同親兄弟,更何況,沈孟哲對這個突然從天而降的哥哥可說是非常喜愛,從小就特別崇拜。

可即便如此,沈孟霖仍無法融入這個家,始終覺得自己與這裡的一切格格不入。

本想着送完禮物就走了,結果還是拒絕不了沈孟哲得熱情,被拉到餐廳就坐。

江月雲發現沈孟霖已在座位上坐下,也只好迎上笑臉說,「本來今天是準備把舅舅他們家也叫上的,你爸的意思是一家人簡簡單單的吃個飯就好,所以就隨意的準備了一下。」

說完,便欠着身子走到沈孟霖面前,為他滿上杯中酒。

他因為要開車,自是不喝酒,便將酒杯撇至一邊,只是抿了一口水。

本就對這種家庭氛圍感到不自在的沈孟霖,被江月雲這麼一客氣,更是覺得渾身難受起來。一向不善言辭的他,一時半會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拘謹地坐着,默不出聲,倒顯得自己有些過於冷漠。

「哥,你吃這個。」

沈孟哲將擺在自己面前的一盤油燜大蝦,一隻只的堆滿沈孟霖的小碗。只要是他自己愛吃的,他都要分給哥哥吃。

「好,你自己也吃。」沈孟霖對着他笑了笑,輕柔地說道。

四個人各自吃着,只聽見碗筷間一聲聲清脆的碰撞聲,廚房裡忙碌着的阿姨,時不時想看看外面的用餐情況都畏手畏腳的。

在她的記憶里,沈家大少爺每次回家吃飯,餐廳的氛圍都是死氣沉沉的,連呼吸聲好像都得憋着似的。

「再過兩年,你也三十了,」

許久,沈文城放下手中碗筷,突然開口道。

「我和你雲姨的意思是,既然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有合適的對象就給你把婚事定下來。」

聽到沈文城又有意說起結婚的事情,沈孟霖夾起菜的手停滯了一下,心中不禁冷笑,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想要控制自己來任意擺布的想法。

「鄧伯伯的女兒...」

話剛到嘴邊,沈孟霖手中的筷子「啪」的一聲摔在大理石餐桌上,打破了整個家原有的寂靜,惹得屋子裡的女人和孩子都嚇得顫抖了一下。

沈文城眉心收緊,收回了剛想說出口的話。

「我現在還沒有這個打算,就不勞您費心了。」沈孟霖頭也不抬的冷冰冰說道。

「孟霖,你爸也是為了你好,你現在...」

江月雲見沈文城的「好意」被拒絕後似乎很不高興,臉色有些難看,便想打個圓場,誰知沈孟霖並不給她這個機會。

他直接起身道,「我吃好了,公司還有點事要處理,先走了。」

「哥,你就要走了嗎?」沈孟哲小心翼翼的拉住沈孟霖的衣袖,低聲問道。

沈孟哲已經不是那個懵懂的小孩兒了,他知道他哥在這個家並不開心。

這麼多年,他已經逐漸感受到了沈孟霖和這個家的關係,他哥不喜歡這個家,不喜歡他的媽媽和舅舅,甚至不喜歡他們共同的爸爸。

「嗯,你在家乖乖的,等你放假了我再帶你去玩。」

孩子始終是孩子,聽見沈孟霖要帶自己去玩,立馬又開心了起來,眼睛眯成了月牙形,露出陽光開朗的笑容,用力的點了點頭,「你別忘了還要教我打籃球呢!」

每次看到沈孟哲笑,他總能想到許鹿微。

許鹿微笑起來也是這樣,彎彎的眼睛,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笑的明媚又燦爛。

走出沈宅的沈孟霖,站在花藝鐵門外深吸口氣,每次走進這個家,那種令他窒息的感覺,從來不曾改變。

他回到車裡,從暗格中拿出一個印着「Tiffany」字樣的藍色禮盒,目光空洞的彷彿要將夜色吞沒。

想到今天上午在會客室許鹿微說的那番話,想到她看到自己時幾乎是本能的躲在了高一鳴的身後......

不,這一次,他說什麼都不會輕易放手。

夜色漸涼,乾冷的北風卻不敵他的眼神更讓人覺得冰冷刺骨。

他關上手機,發動車子,駛向暗沉沉的夜色里。

兩天時間過去了,與中城的合作一直沒有收到明確答覆,高一鳴雖然臉上沒有流露出太多情緒,但許鹿微能感受到他的心裏多少有些苦悶。

於是她提議去好好吃一頓。

「你早就知道了吧...」

高一鳴被許鹿微帶來一家高檔網紅餐廳吃涮羊肉,他沒什麼心情吃東西,倒是覺得看着許鹿微吃的津津有味很有意思。

「知道什麼。」

夾着肉的筷子放進銅爐里涮了幾下,許鹿微平靜道,「胡康傑,受賄。」

下午回到酒店,許鹿微就接到葉菁的電話,說小韓今天去中城科技做交接,公司的財務總監見到小韓,熱情的不得了,上來就往他口袋裡塞了個大紅包,見小韓一直拒絕,那位財務總監以為他只是客氣,還一直迎着笑追着要給他,說自己知道規矩。

小韓是他們組去年年底才轉正的畢業生,可沒見過這種場面,把孩子嚇得,一回公司就對葉菁坦白從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