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強冥界殺神
最強冥界殺神 連載中

最強冥界殺神

來源:google 作者:最強冥界殺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琳兒 雪琳

一代冥王穿越異界!執掌正邪司盤,肆虐收小弟!你強?好得很!看我扭轉你善惡是非觀!我便是你的神!你正道君子?光明磊落?好!從此做我冥王手下收割靈魂的死神如何看邪魅冥王如何征服神墮大陸!眾神負我!我便要眾神墮落!美色萬千,我等你回來!――弒神殿冥獄展開

《最強冥界殺神》章節試讀:

相傳,天下有一種奇花,名為彼岸,又名曼株沙華,食人魂魄,噬其記憶,以血肉為土。是天地第一邪花,然而此時那火紅的花海中卻有兩個人相依在一起,這這片血色花海中不顯半分詭異,只有說不出的和諧。

「這冥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竟得到了我冥界第一仙子的心,連冥皇都不得不平輩而交。」路過的陰使忿忿不平的看着那花海中的兩人。

「噓~獄大人不管怎麼樣也是一位冥王,不是我等可以議論的。」另一名陰使拉着還在抱怨的陰使快步離去。

「獄!你力什麼拉着我!他們說你壞話,我要教訓他們!」花海中,如仙般的女子委屈的望着身旁清秀的男子。

「琳兒,他們是在嫉妒我,誰叫你那麼優秀呢?」冥獄寵溺的將雪琳抱在懷裡,琳兒,你是萬妖之首,冥界第一仙子,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冥王,在這諾大的冥界中我到底該拿什麼守護你?冥獄的心中忍不住悲哀。

雪琳抬頭望着冥獄,開口道:「獄,我自沙華花王孕育,從有意識開始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你,這,便是緣。你不懼這沙華邪名,踏入花海,對着還在花中的我說,世人諧道你是妖花,長得無比美艷,卻傷人魂魄,食人血肉,卻從未想過,若你無毒,旁人早以折回家中。獄,對於吸食世人記憶的我來說,這句話讓我對外面的世界第一次有了期待,我從花中飛出,找到了你,那時,我便告訴我這將是我用生命守護的人!你說我如雪一般純結,似玉一般美麗,從此喚你雪琳。為我取了名,這,便是份。我們有緣有份,我自然要和你在一起,對於琳兒來說,即使那傳說中的冥神也比不上你一根手指。」

冥獄抱着雪琳的手緊了緊,眼裡閃過一絲堅定,對着身後道:「無痕,召告冥界,冥王冥獄與沙華妖王雪琳將於下月十五成婚,請諸王前來參加婚禮。」

「是!獄大人」黑影一閃而過。

雪琳眼中閃過一抹淚光,而後滿臉通紅,吱吱唔唔的說:「獄……會不會太快了。」

「不快!不快!晚了就被人搶走了!」冥獄一臉無賴。

很快,沙華妖王要成婚的消息就傳遍了冥界,惹得無數人心碎,卻也有不少大人物送上厚禮,原因很簡單,曼株沙華是製做孟婆湯的主葯,沒有孟婆湯冥界就會大亂,所以幾乎沒人原意與之結怨。

正當所有人都在討論雪琳婚事的時候,冥界至高權威七位冥帝傳來消息,將於下月初十共聚九幽煉獄。

九幽煉獄是冥界的禁地,只有修為到了冥帝才能進入,據傳裏面有一隻一千多年前冥界鼎盛時一百零八位冥帝聯手封印的洪荒古獸,被歷代冥帝每十年封印一次。而今冥界人才凋零,七位冥帝只能集冥界諸王之力加以封印。而冥獄做為冥王也被邀請參加下月的九幽封印。

「獄,當心七位冥帝,我總覺得他們怪怪的,還有在九幽能遠離盡量遠離,總覺得要發生什麼事一樣。」雪琳纖眉緊皺。

冥獄看着為他但心的雪琳,心中一軟,說道:「琳兒~我……」

一根白玉般的手指輕輕的封上了冥獄的唇,雪琳溫柔的看着冥獄說道:「獄~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始終不敢接受我的愛,可我原意等!我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我終於等到你了!我不會怨你!我只感覺好幸福!好幸福!」雪琳輕輕的吻上冥獄。

冥獄沉默着……卻又無生無息的回應着。

突然!冥獄推來雪琳,猛得後推,臉色蒼白的捂住胸口!

「獄!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每次臉色都一下子變得蒼白!」雪琳擔心的扶住冥獄。

「我沒事,放心!不會再讓你一個人!我只是……只是因為……」冥獄面色複雜的看着眼前花一般的雪琳。

「呵~」沒有氣惱冥獄的吞吞吐吐,雪琳只是給出世間最醉人的微笑。

「我會等到獄心甘情願告訴我的那一天!」雪琳給出一絲微笑,化成血色花瓣飛去!

冥獄勾住一朵沙花,喃喃自語:「為什麼?你總是那麼溫柔……那麼善解人意?我真的好怕得到你,卻又不能陪你走到永遠~」

輕輕摸向胸口,按緊,再緊,最終頹然放棄。

「我會用心呵護你!」冥獄開口對着口氣說話,表情分外落寞。

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到了我這就這麼難?冥獄長長的嘆了口氣。

冥王境修為,地位顯赫,身份尊貴……

可是,對於他來說,不過是撿來的冥王罷了!

「不過……哪怕讓我自私一次也好!我只想像平凡人一般得到幸福!」冥獄喃喃自語地說。

突然,冥獄眉頭一皺,閉上雙眼,像是在感悟什麼。

一片血色的妖花,漫天飛舞,一個一襲紅紗的絕美女子,站在花的盡頭,她笑着……身體卻在變淡!

「怎麼會有這種不好的預感!就像要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一般!」難道……跟婚禮有關?」冥獄一驚,雖後又鎮定下來。

「沒那麼巧!是我想多了!」冥獄搖了搖頭,覺得因該是自己太過緊張才出現了幻覺,隨後化作墨光離開了,他要準備迎娶他最美的新娘!

而另一邊,雪琳漫步在沙華叢周圍,背影美麗而孤寂。

遠遠的,雪琳就看見兩個切切私語的陰使。

「那是?」雪琳一陣皺眉,突然一笑邁步過去……

那是早上談論冥獄的兩個陰使!

任何傷害他的人,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殺意瀰漫,彼岸花的花香越發濃烈。

冥界的夕陽下,總是各種詭異的紅……